记看了《买鞭炮 放鞭炮》一文后的第一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打开明慧网,看到《买鞭炮 放鞭炮》一文,震动很大。我提醒自己不要有欢喜心,要继续平稳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经过十几年的磨练,大法弟子已经多了一份成熟,多了一份理性。江泽民的死或苟延残喘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和庆祝的事,首恶撒旦魔的清除和灭亡,会使民众更多更快觉醒,那些跟随邪恶作恶的人也会看到这是一个警示。

中国传统就有“放鞭炮可以扶正祛邪”一说,老百姓放了几千年的鞭炮。我想:师父让我们发放真相资料,劝民众念九字吉言、办三退、看神韵,都是在救人,现在明慧倡议“全国民众都买鞭炮、放鞭炮”,不也是在救人吗,民众明白真相后放鞭炮,能有力的帮助解体邪恶,也为自己树立正气、正念,最终还是自己得益,解救了自己,选择了一条光明的路。

大陆大城市禁止放鞭炮大约也有二十年了,我也已经记不清了,也想不起放鞭炮的滋味和感受了,也不知道现在哪里可以放鞭炮。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也是“全国民众”的一员,我先放一次鞭炮,加速解体邪恶,同时可以感受一下放鞭炮的作用,又可以实地了解一下情况,在向民众讲真相的时候可以给他们一些建议。

晚上,在网上查到一座古庙在当地是最多人到那里放鞭炮的,在去古庙的途中会分别经过省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我打算放完鞭炮就去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并将这一消息告诉关押在里面的同修,我想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同修会感受到的。

没想太多,第二天一大早,我坐上了长途汽车。到了古庙,没有进庙,在门口附近店铺买鞭炮,我不敢放鞭炮,大型的鞭炮更是不敢买,只买了两饼排状鞭炮,我不知道怎么放好,卖鞭炮的人看到我这么害怕说:我陪你到广场上放吧,你买的,你放的,我点,就算是你放的。她真的撂下店铺陪我去放鞭炮,鞭炮放好位置后,她鼓励我放,我想可能是应该我自己放了,我点燃了鞭炮,鞭炮虽小,但很响,很清脆,震动整个广场。

放完后,我站在广场没动,感到好象还有什么事没做。卖鞭炮的人劝我再买一个圆盘形的大型鞭炮,我买了那个品种中最小一个型号的,也有脸盆那么大。点燃鞭炮前,我心里想:这里离城里很远,我代表城里的大法弟子和那里的民众放鞭炮,解体邪恶,庆祝这个恶贯满盈的政治流氓的灭亡,让更多民众得救度。我从容点燃鞭炮,鞭炮响声震耳欲聋,我附近不远处也有一帮人在点燃一串最大型的那种鞭炮,可是,我那串最小型的鞭炮炸响的时间比他们那串还长,还响,到最后还打出很多很亮炽眼的白光,响声后,炮竹烟幕往上冲的很高很宽,象天上有一块瀑布,然后随风飘向远方,很壮观。

卖鞭炮的人自言自语的说:我都没见过放出这么好的鞭炮,这个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一般从事这一行的人,他们会看的)一会儿,她抬头看着我说:你的面相很善,你到这里放鞭炮是想求什么呢?我说我什么都不求,江泽民作恶太多,现在它将要解体灭亡,这是举国欢庆的事,对大家都是好事,所以我来放鞭炮了。

她看到我冒着烈日酷暑大老远跑来,不进庙,不逛旅游点,放完鞭炮就准备走,她还看到刚才那种壮观景象,她知道这个鞭炮放的不是一般。我劝她也放,放前念:解体邪恶江泽民,举国欢庆,她说她会放。我简单向她讲了真相,她也跟着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一再向我道谢,祝我好运。离开前,我加了一念,让她告诉她的亲朋好友,告诉在那里专营卖鞭炮和点鞭炮的人,让他们人传人,把明慧的倡议传播给更多的人。

到了省劳教所所在地,我问一位环卫工人,当地是否能放鞭炮,她说不行,随后她很好奇问我为什么要放鞭炮,现在又不是过年过节。我把真相告诉了她,她说这么好我也放,我家乡就在附近,可以放,星期六星期天放假我回家乡放。

早上七点一刻出门,晚上将近八点进门,这一天,买鞭炮 放鞭炮,讲真相,到黑窝发正念都做了,顺理成章,心里是踏实的。

中国幅员辽阔,当民众都明白真相,神州大地都响起鞭炮声的时候,那将是真正意义上的“炮竹响,除旧迎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