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三百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十几年前,我将我修炼法轮功的喜讯告诉一位朋友时,朋友笑着说:在他的家乡,几乎一个村庄的人都在学法轮功呢,修炼法轮功使得这个村庄的村民身体康健,民风淳朴善良。朋友的讲述,让我记住了这个村庄的名字──广西百色市田东县思林镇三百村。

很多年后,旅途中我碰到了一群田东人,我以修炼者的平和与善良向他们讲述着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已经弘扬世界各国等真相。这群田东人渐渐明白后,打开了话匣子,和我聊开了。

一位男士说:“田东县确实有这么一个修炼法轮功的村庄,九九年那时,政府叫村民不炼了,但村民总说法轮功好,说村里的某某修炼后,多年不愈的病奇迹般的好了;某某修炼了,不打老婆,不去赌了,还戒掉了烟酒等等。后来政府出动了一大批警察,荷枪实弹地包围整个村庄,威胁说,看谁还敢炼,那些村民都被吓呆了。”

我的心一阵刺痛,脸上的表情让男士停下了话,我回过神问到:“后来呢?”男士说那些村民都不服啊,听说几个山里的汉子打着赤脚,揣着一点钱上北京上访找中央领导为法轮功找个说法吧,后来被本地公安去北京抓回来关在拘留所后被劳教了。

一位妇女插过话:“上访事件后,县里紧张得不得了,一大批工作队进驻思林镇三百村了,把人集中在操场上开会,批斗。几个工作队员守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做思想工作,硬逼人家表态认错,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过份了。其实有什么,不就炼气功做个好人吗。挺朴实善良的村民,硬搞得象文化大革命一样。”

妇女表明,她就是当时赴思林镇三百村工作队的成员之一。她讲述了当时一件哭笑不得的闹剧:工作人员分组分别负责包夹一位法轮功学员,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怕他们去省城、北京上访。一天半夜时分,一位被监控的人穿着睡衣,吸着拖鞋急匆匆跑出房间,工作人员一声令下“抓住她”,工作人员们有抱脚的,抱腰的,拉手的。穿睡衣的人说:“我内急,憋不住了。”(广西农村条件差,厕所是公厕)工作人员还是不松手,硬让这个内急的人尿湿了裤子。这个可怜的人只是去看了法轮功学员炼功,还未走入修炼的行列,也被抓到洗脑转化班来了。

妇女回忆着那段日子,她说她忘不了三百村一位年过花甲的母亲。当时,任凭工作人员怎么劝说、威胁,这位修炼法轮功的妇女就是不认错,不妥协,不揭批,她说她满身的疾病是法轮大法治好的,是她的师父治好的,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反过来诬陷恩人呢?还有良心吗?她说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做人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工作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改变不了她,就把她在部队服役的长子叫回来做思想工作。母亲含泪和儿子述说着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健的益处,回忆着未修炼法轮功时病魔缠身、痛不欲生的遭遇,在事实的真相面前,当兵的长子不说话了。上边的领导知道后大怒,骂“解放军”立场不坚定,以株连政策相胁,以共产党的党性相逼,以部队复员后安排工作利益相诱。最终逼得当兵的长子以断绝母子关系,逼迫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语相向,拳脚暴打这位含辛茹苦养育自己长大的母亲。就这样,白发苍苍的母亲被逼迫背井离乡、外出打工谋生。

听到这,人们沉默了,我清楚地感受到了人们在醒悟,在反思这场荒唐迫害“真、善、忍”普世价值的闹剧。

“三百村”——这个南方小山村的名字已深深映在我的脑海里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辗转来到广西田东县。寻车问路来到思林镇,走向了三百村。沿着这条蜿蜒的山路,思绪万千,山风吹来,我听到了低沉的哭泣声—— 脚下的小草哽咽着告诉我:当年那几个山里的汉子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就是从这里走向了北京;陡峭的山崖低吟着说:那年警察包围村庄抢书时,古稀的老人为了保护珍贵的大法书,用塑料布包好,颤颤抖抖地爬上悬崖峭壁,塞在了石缝里;路边的木棉花呜咽了:那位善良纯朴、不放弃修炼的母亲当年就是在这里,被逼得跌跌撞撞地背井离乡,走出大山。

沉思着,一座小山村出现在眼前,低矮的房屋,咳嗽的老人,偶尔一两幢外出农民工挣回钱盖的楼房,用一个“穷”字便可以概括。虽然我也有着山里人黝黑的皮肤和爽朗的笑声,却感觉到这里的人们对我的敌意和防范。当我和一位老人问起军(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现是化名)家在哪里时,这位老人竟紧张得站起来,摇着头,摆着手,嘟囔着语无伦次,一路小跑进了屋里“吧”地把门关上了,等我走后,又偷偷地爬在窗台看我。

整个山村的氛围让我窒息,人们躲避着我,没有人和我说话,但是又有几个人远远地跟着我,怯生生地、警惕地左顾右盼。我独自坐在一个废弃的木桩上,静思中,我又听到了沉闷的叹息声与哭泣声……

没等日落,我出山了,依然是那条蜿蜒的山路。路口坐着一个满脸通红的醉汉,他吆喝着问我进山干啥,我笑着说,看风景,便和他聊起来。闲聊中,我自然而然地讲述了大法弘扬世界的真相。醉汉不醉了,眼睛有了神采,激动地说:“法轮功本来就是好的嘛,以前我就炼过。”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夹,从钱夹里翻出一张过期的身份证让我看他十年前炼功时神采奕奕的照片,回忆着他当年修炼法轮功的情况:不赌了,不吸烟,不喝酒,不说脏话,也不杀生,身体好着呢。我称呼他“兄弟”,他笑了,让我改口称呼他为“叔叔”,我告诉他其实我和他同龄,修炼大法十几年让我年轻健康。他惊喜地打量着我。

我问他为什么不炼了,他说: “不是不想炼啊,书被抢了,上边久不久又来人骚扰。”

“那也不该喝那么多的酒,多伤身啊。”我关切地拍拍他的肩。

“不行啊,如果不喝不赌,不说脏话,上边说你还在想法轮功呢。”

听到这我就想哭……中共逼他重染恶习,乡村人却这么的无奈。

我正想和他促膝畅谈,从山里急匆匆跑来一个人,看见我俩在一起很诧异。他拉起醉汉快速地说了些什么,醉汉神色严肃起来,一把拉起我说:“黄忠祖叫人来了,你快走!”黄忠祖是三百村村支书,反×教中心户,专门配合上一级中共“六一零”迫害法轮功,曾得到县六一零办公室的“夸奖”。(注:“六一零”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

“我又没干坏事呀,怕什么?”我的心很坦然。

“不行,黄忠祖就象中邪一样,他连山里嫁出去的曾炼过功的闺女回娘家都叫人来抓,你快走!”

在他诚恳、急促的催促下,我只好起身快步向山外走去,呼呼的山风在我的耳边掠过,一个踉跄让我止步,我回过头,看见汉子正站在高高的土坡上向我招手:“喂——别忘了山里的兄弟!”大山呜咽地应和着“别忘了山里的兄弟,兄弟……”

我不由得潸然泪下。

所谓的“反×教中心户”是广西百色市中共邪党人员在2007年以来迫害法轮功的一种邪恶形式。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这些所谓的“中心户”在百色市各县的社区、自然村、屯中建立,中心户由自然村、屯、社区(街坊)的村、组干或典型户、说话办事有感召力的户主担任。主要工作是配合中共“六一零”向当地群众发放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开展“家庭拒绝×教”活动,动员当地群众签署承诺卡,构陷、恶意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2009年12月,在中共全国会议上此做法曾被邪党推广。为此,广西百色市“六一零”2010年还被中共标榜为“全国先进集体”,岂不知坏事做的越多,是“先进”地狱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百色市已建立了“中心户”1907户,覆盖全市所有的自然村、屯,中心户发放污蔑法轮功的材料达13000多册(份),动员群众签署所谓的拒绝法轮功的承诺卡30多万张,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134人次,配合六一零、公安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1230人次。

田东县邮政编码:531500
田东县政法委综治办  0776—5235811
田东县思林镇三百村村委会  黄忠祖  0776—535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