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脱手铐 三翻高墙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在正法修炼中,只要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无时无刻都感到师父就在身边。危险、障碍在大法的神奇中消失遁形。

一、头部受重创,无碍传真相

二零零一年八月六日中午二点左右,与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途经一处铁道,火车正好开过来,我站在轨道旁等着,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同修叫我,我一回头看,火车恰好经过我身边(可能当时身子斜了点),就正好刮倒我。当时耳边只听见火车强大的“轰隆、轰隆”声,接着感到自己的上头盖骨整个被瞬间揭去,而且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脑浆全部向外喷射出去,喷出去有几米高,这时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在反复想:哦,是我太笨,师父帮我换脑壳了。

当时我自己并没有感到太大不适,其实身体已经倒在了火车轨道旁边,周围人们吓坏了,纷纷说:这个人完了,包饺子都要不得了(注:当地话,意思就是被火车压太碎,没用了,活不了了)。这时火车停下来,铁路工作人员来了,周围的人也都围了过来,结果我一翻身就起来了。周围人赶快说:快、快送医院。我说:没事,我是炼功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后边这句话没有说完,就看见同修在对我眨眼睛,我马上想到我们身上还有很多真相资料,所以就没说了,离开时,留下了一份真相资料。

同修看我这样就说:算了,今天就不去(发资料)了,回去吧。我说:不行,是邪恶在破坏,我们今天就是要继续救人。回头找自行车,发现自行车没坏,仅仅是车筐撞坏了,同修要帮我提自行车。我不,自己提。后来回到家后,才发现右手掌根处被拉开一个大口子,皮肉向外翻开,就象小娃娃的嘴巴一样张着。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的眼睛周围黑了一圈,成了熊猫眼,太阳穴后面头发覆盖处,被深深的抓去几道皮肉(象什么巨大的爪子抓的),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弟子,要不然肯定没命了。经过那次以后,我的头部从此感到特别轻松。

二、水淹看守所,牢狱之灾消

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和同修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同修被不明真相的人拦下了,围了一圈人,同修身上还有很多资料,我想不能被坏人拿走,我挤过去用雨衣挡着手,碰了一下同修,她马上会意,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同修把身上的资料全部转给了我,我马上出去贴完、发完,再返回看同修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胖婆”拦住,我和同修被赶来的警察非法抓進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一个当地国保大队长非法提审我,他不断的问我问题,我也不说话,就看着他发正念,结果发现他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具黑色骷髅形状,并且一下缩短下去,变的很小。而他人这边也问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的看着我,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只见他赶紧指着另一间非审讯室对我说:你赶快到那间屋去。

还有两个警察也非法提审我,刚开始两人特别的凶,恶狠狠的,其中一人是当地被公认对待大法弟子很凶的恶警之一,后来他问我贴的不干胶是什么内容,我说是: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当时还不明白正法口诀不要随便张贴的理)。他问:什么?我又大声说了一次,他又问:你说的啥?我说这样吧,你跟着我念,我念一个字,你念一个字,结果那警察跟着我一字一句的连续念了三遍,两人也恶不起来了。

我和同修原定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看守所,我天目看到那个“胖婆”背后原来是只老虎,它凶恶的向我扑来,但瞬间被一只巨大的手抓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灭了老虎。十九日那天下起大暴雨,看守所被水淹了,看守所里边用沙包堵,木板拦,水还是淹到齐小腿肚深了,后来听说当时看守所外面成了一片“汪洋”。我当天下午无条件释放。

三、轻松脱手铐,三翻高墙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天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关在派出所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两只手被拉开,成大字型用手铐铐起,当时我想:(手变)大、大、大(一会儿好脱铐)。开始有四、五个人看守我,后来留下三个人守夜,其他人走了。他们开着电视,又打牌又赌钱。我想给他们讲真相,就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抓错人了,他们却恶狠狠的说:抓你们,才有钱。

看他们不愿听,我就背法,背着背着我突然哭了,感到脑子中全是法,其它什么也没有了,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表面上是因为女儿要我选择:要家,还是要修炼?并说要继续炼,就别在家里呆了,我当然要修炼法轮功了,但当时一时带着气恨离家出走了。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我上了邪恶的当,我有家,我为什么要流离失所,我不是变相配合了邪恶迫害常人女儿吗?我应该既要坚持修炼,又要留在家里,这是我的修炼环境。于是我想:师父,我做错了,上当离家出走,我错了,请师父加持,我今晚五点前一定要离开这里。

然后我就发正念让他们睡,几个人刚才还兴致高昂的赌钱,一会儿他们手中的牌掉到地上,他们马上说想睡了,结果其中两人倒下就睡熟了,另一个人来查看我的手铐,还说:你不要动,越动越紧。我想还有你没睡啊,你也睡吧,于是这个人也倒下睡熟了。我想我该走了,右手一拉就脱出了手铐,又用右手往左手的手铐一推,左手也脱铐了。我走到外间,发现门上锁了,我又发正念,结果门锁开了。

走下一楼,看到很多警车,我看到一辆旧自行车,于是提起车放到选好的墙边,站上自行车,再搭上旁边一处正好能落脚的地方,然后再上到房顶,但是往下一看不行,还是出不去,于是又下来,从新想办法。无意中看到一些吃饭用的桌椅,于是找到另外一处,放上一张桌子,上面放两个椅子,再在上面放一个椅子,我站上去,还是碰不到墙边,我也看不见,就在黑暗中胡乱伸手一抓,结果正好抓住外面房子搭过来的一根铁棒,而且这根铁棒只能供一只手握住,接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站在围墙上了。怎么下去呢?我伸出脚想试探一下,结果整个人已经站在墙外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下墙的。

四下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大宅院内,大门上的锁有手指粗,我就边发正念边爬上墙边一棵有腿那么粗的树,但是上去后发现树枝很浓密,我怎么出去呢?我想:只要我的头能钻出去,我整个人就能出去,结果我头往外一伸就出去了,而且我整个人已经站在了院子外,我同样不知道是怎么出来的。但是那棵树却断了,我一下子哭了,这棵树为了救我,自己却……后来我想:树,你一定会有好报的。就这样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师父的呵护下,连翻三次高墙,最终平安走出了派出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