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冤狱 山东中医师邵承洛生命垂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邵承洛,五十八岁,山东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赵村人,是一名从医二十多年的中医。他医术高明,心地善良,深受当地村民和病人尊重。可是这样的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城阳法庭庭长非法判决七年,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至今,一直在山东省监狱,被施以一百五十种酷刑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份,邵承洛被恶警迫害得皮包骨头,身体机能衰退,生命垂危。至今,已近三年,家属见不到邵承洛。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下午,邵承洛的家人再次来到济南探视。从下午一点半等到三点半,才有一个叫李伟的警察(警号3702642)出来和家属谈话,说必须首先表明对法轮功的态度,否则不允许探视,还称邵承洛“装病”,(事实是被迫害致残)。谈了近二十分钟后,李伟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要么让他儿子一个人看,要么就走。邵承洛的儿子见到爸爸时,看到邵承洛走路仍然一瘸一拐,人更加瘦弱,精神很差,嘴唇有伤,一定是邵承洛近期又遭到迫害。邵承洛自述右手手指麻木,无法握东西,而且很长时间吃不下饭,每天只喝盐水维持生命。

修炼法轮功之前,邵承洛身患多种现代中西医都很难治愈的疾病:心脑血管病、心脏病、严重的颈椎病和胆囊疾病等,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发生很大变化,自此坚修大法未曾动摇。

一、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遭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因讲法轮功真相,邵承洛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青岛市劳教所受尽了酷刑迫害。恶警有一种酷刑叫“吃鞋饼”,就是用皮鞋底抽打头,把邵承洛的头发都打光了,皮鞋的底部因打人被磨平了。

邵承洛还曾被送淄博王村劳教所强制“转化”。在此期间,恶人将邵承洛双手铐在椅子上,其双手因为长时间被铐而变黑,恶警用电棍电击邵承洛各个敏感部位。更甚者,有一恶警手里拿着电棍,恶狠狠的对邵承洛说:“我们可以随便打死你,打死你可以对外说你是自杀的。” 邵承洛全身被打的青紫,双腿都是黑的。其间,因为迫害严重,邵承洛被送往医院,恶警竟跑到邵承洛家里索要医药费。

劳教三年到期后,邵承洛又被加期,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邵承洛才被释放回家。

二、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七年重刑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邵承洛在红岛街道东大洋村菜市场被恶人绑架至红岛派出所,派出所五人,联防七人,一边打一边骂邵承洛是“反革命”,一直打到邵承洛休克。

下午,联防又乱打邵承洛近一下午,把邵承洛的腿打残,不能走路,又把邵承洛抬到镇医院做了B超。一武警用一把长约六十公分的长刀,用刀面在邵承洛脸上抽打六次。邵承洛说法律不让打人。恶警说,打的是“反革命”。往看守所送时,城阳公安局一个恶警骂邵承洛装病,说看守所要不留,就要“干掉”邵承洛。

后来,邵承洛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李沧区李村的城阳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邵承洛对邪恶的迫害进行了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姓李的医生(女性)明说:“插管不抹油,干插就行。就想治治不吃饭的。”开始恶人几天给邵承洛灌一次,并只用面糊糊。后来邵承洛晕倒二次后,才给加一包奶。有一次,给了个生鸡蛋,灌后邵承洛肚子痛。姓刘的所长却破口大骂。那个李医生休班时,所长就叫犯人给邵承洛插管。刘鱼把管抹上机油,一插,邵承洛就恶心,邵承洛当场揭露他们的野蛮迫害。姓庄的所长用穿着皮鞋的脚踢邵承洛头,并破口大骂,说政府对法轮功的打击超过刑事犯。后强行用胶带捆起来,挂静滴,灌食。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城阳法庭庭长送判决书到看守所,非法判邵承洛七年刑。七月二十一日,邵承洛被强行绑架至山东省监狱。

期间,邵承洛遭受到一百五十种酷刑迫害,如用缝衣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用牙刷把或木棍刮肋骨;用带钉子的物件打;用凳子腿打;鞋底抽;扭胳膊压大腿;脚踩肚子;将牙刷插进手指间旋转,手指皮开肉绽;打断肋骨;打断手臂;将两手两脚绑在一起,身体成弓形,放在倒置的凳子的四条腿上,打手将凳子踹倒,人便重重的摔到地上翻滚等等。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邵承洛的身体被折磨得满身是伤,后背的疤痕至少有十几块以上,肋骨两边的肌肉都被刷子毛刷没了。为了反迫害,他多次绝食、抗议。恶警指使恶人灌食,一个恶人拿住近口部的皮管,一个恶人操作将皮管胶囊一撮一松,另一恶人拿住皮管漏斗,还有人不断往漏斗里加烫水。那些医生自称给猪灌食,对人态度极恶劣。尤其住院处主治医生郑剑(刑事犯)邪恶至极,灌食用螺丝刀撬。邵承洛两个牙被撬坏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邵承洛绝食近四个月后,只剩下皮包骨,屁股只坐了几天,就破皮了,最后就烂的发黑了。不知多少个夜晚,邵承洛遭受酷刑折磨。一天夜里,邵承洛在裂骨的痛中醒来,发现恶人把一只凳子四腿朝上,邵承洛被绑在倒过来的凳子腿上,屁股烂肉疼痛难忍。恶人又把邵承洛头猛压抵(住)两腿,那木凳窄小放不开两脚,那骨头如同断了的痛。恶人们见邵承洛不屈,又拿出几根圆腊木直径五公分,长有四十公分左右,放在地上,把他按着促使膝关节跪在上边。又拿一根圆木压在邵承洛腿后弯上边,恶人们用力下压。一个恶人又拿了一块如透明香皂大小的木板,在邵承洛肋骨上用力压住旋扭,恶人们又把邵承洛架着坐在床边,腿下垂,用电烙铁在两腿的膝关节下与踝关节上共烙了四处。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邵承洛被邪恶迫害得皮包骨头,四肢麻木,肌肉萎缩,身体机能衰退,不进食物。在生命垂危之际,邵承洛向恶警李伟(十一监区长)提出人道灌食要求,却被拒绝。恶人张永胜说:“你知道李伟区长为什么不给你灌食吗?就是想饿死你!死了当反面教材!”日前,邵承洛只靠着喝点水、菜汤、方便面调料,维持着奄奄一息的生命。

邵承洛的妻子多次来济南要求会见,几乎每次都拒之门外。将近三年未见丈夫一面。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下午,邵承洛的家人再次来到济南探视,却发现,邵承洛走路仍然一瘸一拐,人更加瘦弱,精神很差,嘴唇有伤。邵承洛自述右手手指麻木,无法握东西,而且很长时间吃不下饭,每天只喝盐水维持生命。

由于消息的严密封锁,其家人难以了解他在监狱中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部份亲人甚至因为修炼被剥夺了探视的权利,但是从辗转传出的只言片语和会见的短短交谈中已经可以确定,邵承洛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残酷折磨,生命危在旦夕。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五名(已曝光),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非常焦急担忧,已经开始准备对监狱的违法行为向相关部门检举控诉。

山东省监狱有关电话 区号:0531
1.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
王树桂,办公 87075536,公司办 87075528,住宅 87075666
2.狱政科
战化程,办公 87072760,住宅 85688477
盖景涛,办公 87072620,住宅 88908285
宋景锐,办公 87072610,住宅 82610163,小灵通 85262299,办公室(1) 87072610,办公室(2) 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 87072660,会见主任室 87072670,会见室 87072650
3.十一监区(入监队)
张磊光(监区长)办公 87075200,住宅 87072612
李伟(教导员) 办公 87075200,住宅 87075325,小灵通 86657816,办公室 87072680
4.驻狱检察室
主任室 870726
5.医院
陈荣德,办公 87075563,住宅 87072652,
何德国,办公 87072933,住宅 87072798,
林祥华,办公 87072993,住宅 87072809医疗门诊 7072953,注射室 87072963,病房 87072973,药房 87072983,理疗科 87075457 07,办公室 87072855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 有关电话:区号 :0531
1.刘吉林  副局长
负责监管改造工作,分管局狱政管理处、教育改造处、生活卫生处和犯罪研究所。
0531-86969240 85688304
2.狱政管理处
秦泗鹏 85688201(办) 85688576 (宅)
王民成 85688230 (办) 85688406 (宅)
苗玉宽 85688280 (办) 85688555 (宅)
梁鲁杰 85688230 (办) 85688200 (宅)
3.狱政管理科
贾吉生 85688214 (办) 85688607 (宅)
于 红 85688205(办) 85688436(宅)
乔希久 85688214 (办) 85688582(宅)
周建设 85688214 85688656 (宅)
4.刑罚执行科
王芳蓉 85688218(办) 85688605 (宅)
徐良云 85688218 (办) 85688730 (宅)
仲 雷 85688218 (办) 85688732 (宅)

山东省监狱有关电话

齐晓光:现任监狱长,二零零九年前任政委,主管总的工作。
王监区长:约二零零六年前任监区长,详情待补充。
张磊光:约二千零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监区长,近五十岁,是狱警子弟,很邪恶,现为教育科科长。
李伟:二零零一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监区长,一直主管洗脑、迫害,约四十七岁,军队转业,最邪恶、阴险、伪善。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心狠手毒,直接指使迫害,罪恶累累,专门接受过六一零培训。李伟办公室电话:0531-87075280
陈岩:副监区长,约四十岁,几年来协助李伟进行迫害,很邪恶。陈岩办公室电话:0531-87072680
郑杰:小队长,约三十五岁,山东大学哲学专业,公务员,无知参与迫害。
黄雷:小队长,约二十三岁,司法大学毕业,二零零八年参加工作。
王成标:副监区长,正团级军转干部,二零零八年到省监。
胡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新调来的教导员。
周善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新调来的副教导员。

山东省监狱入监队打手(刑事犯)的情况及有关家属电话

目前,山东省监狱的入监队共有18个小组,每一个宿舍关押十几名人员称为一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一名组长,一至两名副组长。按照恶党监狱制度,组长和副组长同时担任“积极改造委员会”(简称积委会)的成员
吴加勇:入监队的积委会主任,“转化”迫害大法弟子。
韩晓磊、徐家瑜、刘长征、江学东等分别担任每个小组的班组长,参与具体的“转化”迫害。
1.吴加勇 妻:吕芳红:13589005897
2.韩晓磊 妻:(毛)常媛:1336108567X
3.刘长征 妹:刘长虹:13705439680 弟:刘长勇:13906490026
4.江学东 姐: 江风芹:13451357728
5.徐加瑜 妻:滕端华:13606339999
6、赵建 妻:张珉 13954182799
7、白邦武 妻:张燕玲 13770679768 (有一定善念)
8、张殿龙(回民) 姐:张江,他父已偏瘫。 0531-88186722(有一定善念)
9、姚云霞:六十多岁,原济南市人大秘书长,主编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教材”多套,为恶警迫害出谋划策,极邪恶,应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出狱。
10、张殿龙:约四十岁,严管组总头,济南市黑社会小头目。
11、高冠法:二零零八年积委会主任,约四十六岁,原济南市环卫局干部,很邪恶,大量参与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出狱。
12、韩晓磊:二零零九年十年积委会主任,约三十五岁,原济南军区报社记者,被邪恶利用多次写文章谩骂师父、大法,具体参与大量迫害,常动手打人,罪恶累累,二零一一年三月出狱。
13、张跃:八,二零零九年纪律组长,约五十岁,原章丘市东风集团董事长,积极参与迫害,已出狱。
14、刘长征:任十一监区出监组级长五年,五十岁,原滨州市政府驻青岛办事处主任,参与大量迫害。
15、江学正:帮教班长,五十多岁,内蒙古人,硕士学位,疯狂诬蔑大法,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16、白帮武:四十二岁,山东大学法律学博士,原省建行行长秘书,法律部主任,非常邪恶,辱骂大法和师父。已出狱。
17、蔡青华:五十多岁,山东大学教授,后任山东省联通公司总经理,参与大量迫害。
18、王梦泉:五十多岁,原省交通厅办公室主任,卖力诬蔑师父和大法。已出狱。
19、朱广禄:四十多岁,积极参与迫害,已出狱。
20、于长亮,原济南拆迁办干部,参与大量迫害,残酷殴打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仲明,出狱后遭恶报被车撞死。
21、丁长军:原济南钢铁集团干部,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石增雷,已出狱。
22、赵永生:济南遥啬黑社会人员,二零零七年任生活组长,负责灌食,极其残忍,已出狱。
23、方金桢:五十多岁,原历城区高啬王村书记,参与迫害。
24、李兴春:六十多岁,原济南市历下区委书记。
25、王振军:五十多岁,原济南市联通公司总经理,严管组组长,已出狱。
26、马道革:严管组组长,大量参与迫害。
27、张少青:五十多岁,军转干部,原山东省发改委投资处处长,主动配合恶警要求到严管组任组长,迫害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28、王革新:约五十岁,原济南市财政局会计,主动参与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一监区积委会主任。
29、邃恒学:五十多岁,原章丘市计生委主任,很邪恶。
30、徐子谊:五十多岁,原济南市高新开发区副主任。
31、朱庆江:五十多岁,原济南市自来水公司干部,任严管组长,打手之一,发明多种酷刑。
32、齐东江: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人,主要打手之一。
33、郑剑:三十多岁,长期负责野蛮灌食,心狠手辣。
34、张风顺:三十多岁,主要打手之一。
35、谢晓刚:三十多岁,原历下区环卫局干部,二零零九年六月带领蔡问杰、李大朋打死法轮功学员吕震,现已转到其它监区。
36、潘冲:三十多岁,无业,主动参与迫害,已出狱。
37、张孝友:四十多岁,济南仲宫黑社会人员,主动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
38、李晓军:三十多岁,曾在外面干过六一零,主动迫害法轮功学员。
39、高帅:包夹,主要打手。

以上参与迫害的“班长”、“包夹”因被利用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犯下了种种罪行。至于十一监区积委会成员基本上都是花钱买的,谁出多谁当,买个主任据说要三万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