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的言行何其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常常把迫害自己的警察称作恶警,那么这些警察是不是恶警呢?还是看一看他们的言行吧。

明慧网七月七日有几篇报道,其中一篇报道的是山东冠县高中毕业生法轮功学员赵丽。赵丽于二零零八年高中毕业,当时才二十岁,而且已经在高考中榜上有名,只等上大学了。可是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却遭到警察的无辜绑架。赵丽认为自己没有一点错,抓捕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所以她奋力反抗。几个警察恼羞成怒,叫嚷非把她的青春耽误了不可。结果在将她劫持三周后,真的就将她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了。

这些警察真恶毒。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大学生活对她来讲是多么美好啊。可是,这几个恶警就那样很随意地把她绑架,又很随意地把她劳教了。看看这几个恶警是怎么叫嚷的:非把她的青春耽误了不可。明知人家要上大学,还把人家非法劳教,这些警察的心肠何其歹毒!

另一篇报道是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法轮功学员邓丽娟的自述,她在自述中讲到警察对她丈夫的毒打: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半夜十一点多钟,我们正在熟睡突然听到外边乱喊乱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我家门被踹开,原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带领手下警员有马凯、李占民、张文革,司机卞二华等人非法闯入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进屋后不由分说把我和丈夫郑福祥从被窝拽出来,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当时把孩子吓的大哭。他们一边打一边叫嚣要废了我丈夫,一边往我丈夫生殖器上踢,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又拿出皮带抽打我丈夫足有二十分钟……”

这段自述让人触目惊心。这些警察多凶恶啊,半夜把人从被窝拽出来毒打,还叫嚣着要把他给“废”了。怎么废的?就是专踢人家的生殖器。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生命的要害,真踢中了,可真的是能要了他的性命的。再说了,用皮带抽打人二十分钟,那是什么滋味?这些恶警哪能是一个“恶”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还有一篇报道说的是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女警王云燕的劣迹,其中说到她因一位法轮功学员重新走回修炼而恼羞成怒的事,她为此特意开了个会。双手叉腰,恶狠狠地说:“谁要是背后捅刀子,我就叫她骨头和肉每一片都分离,叫你在黄土下尝尝我王云燕的厉害!”

王云燕才三十几岁,还说自己是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这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的话吗?哪有一点文人的斯文和儒雅。

笔者选这三篇报道主要是因为有恶人恶毒的话语与相应的恶行。可是这远远不是他们罪恶的全部。我到明慧网上的“恶人榜”上去查了一下,发现这些恶人的罪恶远不是报道出来的这一点点。就说这个王云燕,她在恶人榜上被记述的恶行还有这样一件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王云燕来上班,看到被强迫蹲着的法轮功学员刘丽杰,怒从心头起。她让包夹出去,恶狠狠地向刘丽杰的左臂踢去。因为她穿的是警鞋,只这一脚就使刘丽杰的整个左臂当时就变成了黑紫色,且痛不可忍。”

我又在明慧网上查了一下被迫害致死的邓丽娟的丈夫郑福祥遭遇的迫害,那可不只是警察往他生殖器上狠踢的罪恶行径,他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遭遇的酷刑更让人难以想象。上面这样记载:“刚到六队,就听见大法弟子被打得悲惨喊声,六大队恶警用警棍殴打、用拳脚猛击身体各个部位,然后将衣服扒光,用三角皮带猛抽全身,皮开肉绽之后,拿来盐面往伤口上撒盐,然后用手猛搓,痛苦万分……”

人们常用“往伤口上撒盐”来比喻一些没有人性的恶人有意加大被害人痛苦的事,可是这些警察在中共的驱使下竟然能将这样的比喻变成现实。还不只是撒上盐就完事了,再用手把盐往伤口里猛搓,恶人的恶毒无以复加。

当然,笔者只是选择当日的几篇报道,又随意查看了一下涉及的相关资料,发现警察的罪恶行径真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就包括所有这些被报道出来的东西,也不能完全传达出恶警的罪恶与法轮功学员的痛苦承受。

这样的案例有多少?明慧网上的报道每天都有几十上百的类似案例。那些没有报道出来的呢?又有哪一篇报道能完整地表达恶人的罪恶呢?报道出来的迫害只能是冰山一角,人们感受到的也只能是文字传达出来的一点点而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只能用罄竹难书、惨绝人寰来形容。中共控制的恶警的恶言恶行是何等的恶毒!

这样的罪恶在神州大地持续了十二年,而且还在持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