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岁。

得法不易

我得法前身体有多种疾病,肠结核、肺心症后期,大夫都不给我治了,让我等着死。肚子还不好,吃什么拉什么,身体才七十多斤,还戴八、九百度近视镜,什么都干不了。就在要死的时候,姑爷说:妈,你炼法轮功吧(当时我们俩口和女儿、姑爷生活在一起)。我说:都要死的人了,还能炼什么功啊。第二天,女婿拿回一本《转法轮》,当我拿到手里一看,心里头就一震,我说:这本书真好,有真善忍就不会生气了。

从那以后我电视也不看了,天天学法,不认识的字就向别人问。丈夫开始就不让我学,而姑爷学他就不管。晚上我学法,他就把灯关了。我就打开电视,将音量关了,借电视屏幕的光学法。上学法点学法他也不让,从学法点回来,拿回来的新经文他给撕了,我就将经文从新粘好。他也不让我炼功,天天说要杀我,睡觉枕头底下天天枕个刀,有时我打坐,他就拿着刀,站在旁边看着我,我也不动心。儿子说:妈,你这样下去,就不怕哪天他把你杀了。我说:有师父看着,他敢。

后来,我家西屋成立了学法点。有一天晚上学完法,我刚走到门口,丈夫就拿鞋打我的头,我也没生气,就躲着走,他就跟着打,说不上打了多少下,睡觉时一摸头上有好几个包。

还有一次,我们三十多人在西屋学法,丈夫叫我出来说有点事,我就出去了,他问我:谁拿了我的钱。我说:交水费了。他就一顿嘴巴,打得其他同修都听到了。我什么都没说,也没生气,象没发生什么一样,又回去学法。从那以后真是脱胎换骨一样,身体的病全好了,身体一身轻,打坐几个小时腿都不疼,眼镜也摘掉了。

丈夫不但打我、骂我,还羞辱我,我都不动心,也不生气,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坚定修炼

放下亲情

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丈夫开始更管得紧了,把大法书也给烧了,不让我進京证实大法。我不听他的,去了三次到北京两次,一次在天安门广场站着,什么都没有做就被抓了。后来一次,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横幅,安全返回。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回到家中,才知道姑爷被关押在看守所被判刑迫害,女儿在看守所被恶警迫害致死。女儿没有出卖师父、没有出卖大法、没有出卖同修。我哭了一天,想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活活的给打死,心都碎了,扔下一个十岁、一个十一岁的两个男孩。如果没有师父帮助,我真是很难过去。

有一天晚上,孩子的大爷到我家说:你答应我不叫孩子跟你学法。我说:孩子自己说了算,我可不能答应,真善忍有什么不好?有几次孩子的大爷及家族商量要把孩子接过去抚养,我为了孩子不失去修炼环境,都没有答应,自己承担下来照顾孩子。

我把女儿的两个孩子都当作小同修,每天让他们学一讲法。有时孩子骂我,我就想这不是孩子骂的,是邪恶骂的。我想:邪恶把他们的妈妈迫害死了,爸爸关進了监狱,还想来迫害孩子。我也不生气,过后问孩子:你怎么还骂姥姥,是你骂的吗?孩子说:不是我骂的。我说:它为什么叫你骂我?孩子说:骂你,你就不管我俩啦。有时另一个孩子也骂,还赶我走。过后问孩子,孩子说没骂。

女儿死后,同修们拿来七千多元钱,儿子和小女儿都给存了起来。从劳教所回来时我也不知道。有一天孩子向我要钱。我说:我没有钱。孩子说:有存折。经向丈夫询问才知道存折一事。我想这钱咱不能花,这是救人的。亲戚都不同意,说把钱给孩子留着。我说那是救人的钱,谁说了也不算。连后来拿的一共八千元钱,都送了回去,那时正在做《九评》很需要钱,从那以后谁给钱都不要。

有一次,同修知道我不要,就背着我给两个孩子每人二百元钱,我知道了就把刚要走的同修叫住,从孩子手中将四百元钱要回还给了同修,同修走了。孩子开始骂我,他姥爷在一旁听着受不了都哭了,过后说:这两个孩子可怎么经管哪!我知道:这又是邪恶在利用孩子的执着再一次向我发威。现在想当时只知道自己要走正,而没有很强的正念,否则邪恶它也不敢逞凶。

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我回农村老家,十多里远,没有坐车,我一边走一边用手写“法轮大法好”,一直写到屯子里。叫村治保主任看到,就把我抓到派出所,后被拘留。我想还是我有怕心,我一定几天就出去,结果绝食十二天就出来了。

出来后我想救这个治保主任,有一天,在他家门口等车我就進了他家。他赶紧说:六婶,我都看到你了,没敢和你说话。赶忙让我坐下。他又说:六婶,在你身上我看到了真善忍,这都是江××让我干的,你家我弟弟、妹妹恨我不?我说:我们不怨恨你。他们家人说:都不敢见你。我说:以后咱们会更好。

二零零九年春天的一天,我看到一个病恹恹十八、九岁的男孩坐在水泡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什么人我都救。于是叫来邻居帮助我把他扶起来,趴在我的肩上把他扶到屋里,放在床上。别人说他腿疼起不来,在那都趴三天了。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他就开始念。我给他做饭,一会儿,他告诉我腿不疼了,好了。光洗脸就换了三盆水,他的衣服都不能要了,我就将同修送给姑爷的衣服给他穿上,还有鞋。他边吃着鸡蛋边说:谢谢!我说:你就谢谢大法师父吧!邻居看到后,以前对大法不理解的,现在都三退了。

我买菜时,差一角钱,买菜的说不要了,我也给她们送回去。她们说:这年头没有你这么好心的,你信什么?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她说:大法真好!我说:你入过什么,我帮你退了吧?她说:戴过红领巾,退了吧。

邻居家不会给小孩做衣服,我给做了三年。小孩爸爸以前反对大法,看到我对他们家很好,最后他也说大法好,全家三退,连亲戚都同意三退。住的房户,我就把她当作亲人一样,有时回来晚了,我就帮她生炉子。她的老家大队书记在酒桌上说:法轮大法真好,不在家都给生炉子。通过这些小事,我把谁都当作亲人一样,他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就会都得救,都同意三退。

讲真相我就从我身体的变化讲,修炼后八、九百度的镜子都不戴了,眼睛好了,身体也没有病了,六十五岁没有白头发。不用人说,认识我的人一看到就知道大法好,现在我的亲人和老家人都知道大法好,有人说:谁说大法不好,八、九百度镜子都不戴了,六十五岁没有白头发。凡是遇到我的人百分之八、九十都同意三退。

现在,丈夫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这次我写体会,整宿打着灯,他都不吱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