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人坚守着自己的承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性格直爽。我曾经脾气暴躁,争斗心强,不让人说,凡事都要强,三十多岁就造的满身是病,浑身哪都难受,不这疼就那疼,生活的非常艰难,老有一种轻生的念头,觉得活的没意思。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来世上,我是谁?迷茫中,我百思不得其解,昏昏度日。因为没有生活目标,我就这样在人世间沉沦着。

有一次丈夫放牛遇到一位大姐,她借给了丈夫一本书,说这本书很好看。丈夫拿回家看过后,告诉我这本书可不是一般的书,咱俩都学法轮功多好啊!没病没灾的,还能改变你的性格,这多好啊。可我也许当时机缘没到吧,就是听不进去。

那年秋天拉苞米秆,我在车上装车,车也装完了,没等我坐稳,牛就走了,把我从车上大头朝下摔下来,把胳膊摔折了,疼的我不知怎么才好,遭了不少罪,找民间医生看也不见好,丈夫知道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晚就和孩子把我用车推到了炼功点,看到好多人在炼功我也跟着炼,几套功法跟下来感觉挺好,浑身上下有一种从没有过的轻松感觉,胳膊也不疼了。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和丈夫、孩子一起去炼功点,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

在修炼中,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全好了,在写此文章时,我是怀着对师尊的深深感恩之心。我是农村妇女不会说什么,我只知道我好幸福,身体由原来七十到八十斤,一点点增到一百二、三十斤,我知道这不仅是我身体表面的变化,是师尊再造了我的生命,这一切我无法言表,身体的康复,生活的快乐,家庭的和睦,这一切让我生命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随着学法炼功,我的心性在升华,我心的容量在放大,一切都在变,一切都按着师尊的要求去做,生活中凡事顺其自然,该是我们的我们就要,不是我们的也不与人争,所以该得到的我们什么都不少。自从得法那天起,我心里就想,在今后修炼的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干扰,也要一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大法,但我们从没有间断过学法炼功。邪党诽谤大法,诬陷师父,我心里那个难受啊,于是我和丈夫见人就说法轮功好,逢人就讲大法是救人的,是让世风日下的人道德回升的,是叫人做个好人的高德大法。学大法去病健身有奇效,绝不象电视说的那样。那个时候邪恶真是铺天盖地啊,就象天塌了一样,我们一家人一直坚守着自己在心里的承诺。

二零零零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在电视播出后,我和丈夫说:“我们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大法鸣冤。”那时候派出所公安局经常去我家骚扰,一次我在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被邪恶抓进了派出所,邪恶的警察对我拳打脚踢,扇嘴巴子,百般折磨,当时我想,这么好的法死都不放弃,酷刑之下我浑身是伤,在看守所里他们关了我半个月,又将我送进邪恶的洗脑班,无论他们把我送到哪,无论他们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也改变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邪恶奈何不了我,把我放了。

几年来,不管风里雨里我们都在做着大法的事,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孩子们也跟着做。记得有一次出去挂条幅,正赶上下大雨,天又黑伸手不见五指,回来经过稻田地,丈夫拉着我的手,跟头把式,深一脚浅一脚,到家的时候我们都成了泥人了。

还有一次我们出去发真相资料,走着走着由于路远,发的资料多,我俩就走散了,丈夫满街找我也没找到,我一个人在山路上往回走,周边都是树林子,也没感觉怕,回到家已是下半夜了。

那时候资料来源特别困难,于是我和丈夫还有同修商量,为了救度更多世人,让他们明白真相,在我们家也开朵小花吧!就这样经历很多的困难我们的资料点建成了,我家地方大,那段时间白天晚上我们是真忙啊,机器大,声音大,在屋子外边都能听到声音,当时环境下,邪恶不管怎么折腾,我们就是跟师父坚修到底。

由于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我们不觉得苦,只觉得心里舒坦,因为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殊荣、最神圣、最伟大的事。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们很多同修都做的那么好,同修一部法,同是一个师,我差什么呢?现在大法弟子就是在救人,在抢人,成就师父所要的。

我家前边的旧房子被邻居给占去了十五到十六平方米的地方,但那家人不但不退地方,还用砖头将我丈夫的头打破,当时血流不止,情况十分严重,在场的人都吓坏了,将丈夫送到了县医院抢救,医药费花了四千来元,派出所让那家拿医药费,公安局决定把他抓走。经和同修切磋和学法,我懂得大法弟子给世人什么形象太重要了,我告诫自己要正念正行,我与丈夫主动去派出所说明情况,学大法的人讲的是慈悲是善待他人的,于是我们提出不拘留她了,不让她拿医药费了,派出所所长和民警都说:我们工作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象你们这样的好人。当时他们都表示:你们怎么学我们都不管了。

我们处处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不管在哪里从小事做起,遇到路上有石头砖头我们都要挪走,唯恐路人绊倒,有一次快过大年了,八九点钟吧,上我家来位老人,是个要饭的找住的地方,丈夫把他领进屋,我就给老人家做饭,老人家说,找了七、八家没人留,你们心肠真是太好了,不但留我还管饭。丈夫看老人头发很长,又给老人理了发,洗了脚,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到老人的衣服特别破旧,又给老人找了衬裤、褂子,让老人穿,老人很感动,说象到了家的感觉,你们真是好人啊。我们告诉老人家我们是修大法的。第二天丈夫又给老人家雇了车,送到车站,买了火车票和吃的东西,当时很多人都问是亲属吗?丈夫说不是。有人就说不是亲属就送派出所吧。我说我们是学法轮功的,就是要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有一年丈夫给一木材老板伐木头,树头树枝都归我们,有几个人要买,能卖一万多元,我与丈夫合计不能卖,就分给村民每家一些吧,村里人都非常感动,认为学法人就是好,现在这各社会世风日下,人都自私到什么份上了,我要不学了法轮大法我们是不会这么做的,平日里不管谁有困难,我们都尽力帮助,就是让世人知道大法有多好。

我的母亲也修炼,母亲从得法开始就能打坐一个小时,九八年母亲去世,在临终前三天,我五姐(是开着修的)说母亲被一尊佛接走了,母亲走后遗体在家放了三天不僵,就象睡觉一样,出殡那天我家邻居小媳妇看到了母亲,说母亲变了,变的年轻漂亮,头上还有花。村民们都看到了这一奇观,由于母亲的事,村里不少人都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有个姑表哥得了肝癌,医院说已经到了晚期,没法治了,回家养吧。他回家后不久,我和丈夫去看他,并且给他带去了《转法轮》。我的表哥是个读书人,看完书他明白了大法好,大法是救人的,可由于他放不下自己的病,最终还是走了。有天晚上,丈夫梦到表哥来了,表哥说他非常感谢我们夫妻俩,他是来找我丈夫和他一起去医院的,说我侄媳妇要生孩子了,丈夫就领着表哥去医院。丈夫醒来问我侄媳妇在干什么呢,我告诉丈夫侄媳妇生孩子了,生了个男孩。当我们去看小孩时,我们跟小孩说:你要是表哥转生的你就笑一下。那孩子立刻就笑了。当他哭时,我们就说:你不是来得法的吗?他立刻就不哭了,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这几年在大法的感召下,我和丈夫双方家里的人都喜得大法,走入了修炼,都在大法中,在各个项目中做着救人的事,在我们走向成熟的今天,我们处处以救度世人为己任,珍惜世人得救的宝贵机缘,事事用心做好,才能不留遗憾,才能对得起曾经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