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议会召开法轮功人权研讨会(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下午,以“法轮功持续遭受十二年迫害”为主题的人权研讨会在伦敦西敏寺英国议会大厦举行,英国议会跨党派人权小组的成员、上议院议员希尔顿勋爵(Lord Hylton)主持了研讨会。两位旅居英国的法轮功学员应邀讲述因信仰而遭中共关押迫害及骚扰的亲身经历,独立调查者、《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披露了中共盗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新证据。葛特曼表示,经咨询多位国际法专家,一致意见认为,中共大面积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做器官移植已构成群体灭绝罪。中共活摘器官贩卖的罪恶震惊了与会人士。

以“法轮功持续遭受十二年迫害”为主题的人权研讨会在英国议会大厦举行
以“法轮功持续遭受十二年迫害”为主题的人权研讨会在英国议会大厦举行

独立调查者、《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伊森•葛特曼:活摘人体器官是罪恶中的罪恶!制止它就要将它曝光在阳光下。
独立调查者、《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伊森•葛特曼:活摘人体器官是罪恶中的罪恶!制止它就要将它曝光在阳光下。

英国议会跨党派人权小组的成员、上议院议员希尔顿勋爵:“盗摘人体器官的行径应该被立即制止。这一点不容置疑。”
英国议会跨党派人权小组的成员、上议院议员希尔顿勋爵:“盗摘人体器官的行径应该被立即制止。这一点不容置疑。”

中共盗摘人体器官由来已久

伊森•葛特曼先生是保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兼职研究员,并是《亚洲华尔街日报》(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投资者日报》(Investor's Business Daily)、《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等刊物的撰稿人。

在研讨会上,葛特曼发言概述了他就中共盗摘人体器官行径所做的调查。几年来的调查,到目前为止,他已收集到许多证据。葛特曼表示,根据他的调查,中共至少早在一九九四年就开始在新疆活摘被关押犯人的人体器官了。葛特曼说,“前新疆维族警察尼贾提当年在乌鲁木齐任职特警,从一九九四年开始,尼贾提就听到同行中流传关于一些特定面包车上传来骇人的惨叫声的事。到一九九六年,特警部门的一个医生对尼贾提承认说,他们是在车上活体摘取犯人的器官。”

另一个人证是现旅居英国的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托蒂是维吾尔族人,一九九五时年还在新疆做医生,一天早上,他值班时接到电话指令。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他和另两名医生被车载到乌鲁木齐市外的西山,在那里等着。等听到数声枪响后,一个警察领他们过去抬走其中一个刚被枪击的人。那个人还活着,子弹是故意从背后的右边打的,这样一、两个小时内人不会死。警察命令医生摘取那个人的器官。医生们服从了。在车上,那个人被开膛,摘取了肝和两个肾。这段梦魇一直缠绕着托蒂,讲出这个经历来,他是想对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做一个佐证。

葛特曼还披露他获得的其它证词,在一九九七年,“一个年轻医者因受命令而轮值前往乌鲁木齐一处关押者多为政治犯的监狱,给犯人们抽血以做血样检查。实情是,那些血样检测和匹配是为了五个等待器官做移植手术的中共高官而做的。又过六个月后,那个年轻医者又受命到监狱抽血作血样检测和匹配,因为又有其他的高官在等器官……这样的过程被重复着。”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构成群体灭绝罪

葛特曼说:“大批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中共的‘劳改系统’里,这包括劳教所、监狱、黑监狱(非法监狱)、精神病院,及其它长期拘留设施。前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莱德•诺瓦克教授(Manfred Nowak)曾经说,中国劳教所里的被关押者中有至少一半是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表示,在他采访询问的一百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中,就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在被关押期间曾被做过原因不明的异常体检,包括成本昂贵的血液检测和对可作移植手术的各器官的详细检查等,却不做体检应做的相关常规检查。

葛特曼说,一位在台湾的外科医生就明确地对他说,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存在。这个台湾医生不炼法轮功,因为安排一些病人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而知道一些器官来源的情况。

在中国,因为传统观念,自愿捐赠器官者并不多见。二零一零年三月,中共首次器官捐赠系统启动,但是根据中国新闻报导,全中国一年下来,只有三十七个自愿捐赠,所以,捐赠者在器官来源里仍占非常低的比例。

根据中国医院等相关机构和中共自己公布的器官移植手术例数、中共公布的相应年份执行死刑的人数等等数据,有数量巨大的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是无法解释的。葛特曼说,根据调查和推算,他认为被中共持续严厉打压的法轮功学员是中共盗摘人体器官行径的最大受害团体。他说,这样的行径就是大面积的谋杀。

“这是罪恶中的罪恶” 吁国际社会关注、制止暴行

葛特曼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这(活摘人体器官)是罪恶中的罪恶(the crime of crimes)!”

他说道:在谢菲尔大学举行的一次有关群体灭绝罪的会议中,他咨询了相关国际法专家,多位专家们一致认为,大面积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做器官移植已构成群体灭绝罪。

葛特曼说道:“如果西方还代表某种道德价值的话,那么西方政府就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不能因为困难大就放弃,说这个问题太大解决不了。这是群体灭绝,应该优先考虑。”

“首先,英国政府应该让国民医疗服务系统(NHS)在一段时间内不鼓励,并且谴责到中国做的器官移植旅行,直到中共当局将过去十三年来所有在中国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所用的人体器官的供体来源(提供器官的人)进行清楚详细的公布。”葛特曼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非常可疑。所以,最起码,在中共解释清楚那些数量巨大的不明人体器官来源之前,西方政府应该颁布贸易禁止令,禁止出口相关移植手术的外科医疗设备等到中国。并且,象大赦国际这样的人权组织应该设法调查,询问每一个曾被关押在中共劳改系统的难民,从中了解第一手资料,并将调查结果公布给公众,以便公众质询。”

“这样可以向中共清晰传达出我们的态度。这样做可以救成千上万个生命。”葛特曼说:“这不仅仅是为了法轮功学员,也是为了中国人民。历史的真实终究是掩盖不了的。只有当中国正视这个问题,并反省、解决这个问题,罪恶才会被停止,历史才不会重演。”

调查缘起

研讨会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葛特曼谈起了他开始调查中共盗摘人体器官的由来。

几年前,葛特曼开始对法轮功遭受中共持续迫害的问题做研究。他第一次意识到有关中共盗摘人体器官的消息可能是真事的时候,是他在多伦多和一位年纪较大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交谈时。那天,他们谈了好几个小时后,这位学员的话题偶然提到了她在中共劳教所被检测身体的情形,接着这位学员又开始聊起了别的话题。葛特曼请这位女士再仔细地讲述一下在劳教所被检查身体的具体情况。听完描述之后,心里一惊,他意识到:这个人是在被检测做器官的供体。这事(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真的?!

葛特曼说,那一刻他感到脊背一阵发凉。后来,随着调查,他收集到越来越多的证据。他说他将公布调查到的证据,让其他的人也感受到他当初不禁脊背发凉的那个时刻,并意识到正在发生着这样可怕的罪恶。

“同样的事在纳粹大屠杀犹太人时也发生过。本应该是救死扶伤、最受到人们信任的医生,却被利用来对人们进行可怕的实验,包括杀戮。”葛特曼说,“制止活摘人体器官这件事情非常重要,而制止它就要将它曝光在阳光下。”

法轮功学员讲述遭中共迫害经历

现旅居英国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讲述了她在二零零五年被北京恶警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形下非法抄家和抓捕,并抄走了她的电脑和法轮功书籍。而后杨安妮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被关押期间,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两年后回到家,当地警察仍不断对杨安妮进行骚扰,并明确告诉她,如不放弃炼法轮功,她将面临再次的抓捕、判刑。无奈之下,杨安妮逃离了中国。

杨安妮来到英国以后,从明慧网上得知了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让她联想到了从她一进北京大兴劳教人员调遣处就被体检的事情,不但做了胸透、验血、妇科检查,连皮肤上有没有疤都查得很细。之后被送往北京女子劳教所,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而她在被释放之前,又被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杨安妮说,想起这些就让她毛骨悚然,因为如果她还在劳教所里,不知道下一个被摘取器官的人是不是她。

杨安妮还谈到有两名她认识的、被关在一个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了,其中一位叫杨小晶。杨小晶的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叫曹东。曹东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到访中国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见面时,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并例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亲眼看到过他认识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尸体上除了伤痕累累,还有几处空洞。在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便衣绑架,之后更被中共报复而遭判刑五年。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梁女士讲述了她去年带着女儿回大陆探望年迈的父母,结果中共国安多次上门骚扰她和她父母。并将她带走讯问,令她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担惊受怕,精神上遭受极大的折磨。中共国安如此做的目的是要想知道英国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个人情况,还威逼利诱梁女士回到英国后给中共当特务,被梁女士断然拒绝。梁女士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有干不好的事。昧着良心给它们当特务,办不到!”

当天主持研讨会的上议院议员希尔顿勋爵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好些年前就知道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了,但今天发言的内容仍让我非常震惊。盗摘人体器官的行径应该被立即制止。这一点不容置疑。”

希尔顿勋爵介绍说,国会议员通常每周都有固定时间专门与当地选民见面,解决选民难题和所关心的问题。他建议与会者及法轮功学员去见自己地区的国会议员,让更多的议员了解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迫害的严重性和问题的紧迫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