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同走修炼大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我和丈夫、女儿全家三口因不同的机缘,先后都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以真善忍为标准,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遇事向内找,坚定的走着证实法、救众生的路。现将我们的一些做法和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走入大法终不悔

我于九七年五月就拜读了师父的《转法轮》,内心感觉这是一本好书,从没看过的书,是一本天书。但由于受邪党无神论的影响,加之工作较忙,我未能走入修炼。一晃两年过去了,听有人说,共产党又要大开杀戒了,在各地抓了不少修炼法轮功的人,我当时很不相信,这么大的一个党,怎么会去镇压这么善良的好人呢?越镇压,越说明法轮功非同一般。从此,我下决心走入了修炼。

得法没多久,邪党全国性的有组织、有系统、有预谋的镇压就开始了,外人还不知道我修炼,可父母害怕了,他们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劝我别炼了,丈夫也劝我等以后择机再炼。我当时眼含热泪,没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修炼的路,再难我也要走下去。”因为我知道,师父是冤枉的,迫害大法是错的,我今生已离不开大法了。就在那时,女儿也坚定的走入了大法,她说:“我们炼定了。”父母、丈夫见我们如此坚决,就再也没有阻挠我们。

家里人虽然没有反对的了,可在那“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里,没有修炼的环境,只是听到今天谁被抓了,明天谁被打了,这个不修了,那个罚款了,尽是这个。因我得法晚,心里也很茫然,可我心中只有一念,就是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懂得要想知道师父是怎么说的,就必须得学法。那时我还上班,业余时间少,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学法炼功。丈夫见我如此投入,怕影响我,电视也不看了。在我和女儿的影响下,丈夫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晚上也和我们一起学起法来。有时我忙别的,他就提醒我:“快学法吧。”他还和我们说,他在梦中看到了修炼人的名单中也有他的名字。就这样,我们全家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每晚都集中一段时间学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间断过。我们不知道已经多少遍的通读了《转法轮》、《洪吟》和师父新经文等,有的已经熟记心中。可以说,大法已溶入我们的身心,改变着我们的不良习性和人生。

我原在一家工厂的办公室工作,因从小争强好胜,有十分力,要拿出十二分,所以得到的荣誉也不少,可有的人就嫉妒我,甚至说我的坏话,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我又没伤害你,你为啥与我过不去?学了师父的“因为你经过努力就会伤害到别人。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转法轮》)我明白了:因为我的过份努力,抢了别人的东西。正象女儿在一次学法后所说:努力是对的,过份的执着人的想法,更加努力是错的。我心里平衡了,轻松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因此而苦恼过。

十多年来,通过学法炼功,我们没有吃一片药,没有打一次针,身体得到了高度净化。我和丈夫虽然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依然觉的象刚得法时那样年轻。女儿通过学法,也去掉了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变成了一个文静娴淑、乐于助人的好孩子。

二、讲清真相劝三退

我们在全家学炼大法的同时,还积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讲真相的事。我们首先从身边的人做起,让他们通过我们的耳濡目染、言传身教,见证大法的神奇并得救。这些年来,母亲走入了大法修炼,父亲离不开护身符,公公整天念叨“法轮大法好”,婆婆去世前也得了大法,表姐去年开始看大法书了,两个小姑子也都学了《转法轮》。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们進一步加大了讲真相力度,亲朋好友家一家家的讲,一家家的退,个别当时不退的,我们过后再找时间劝退。我的小学老师,后来在一所中学任校长,人很正直,我们每次遇到他,都和他讲真相,劝三退,可他就是不答应。他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对我好,可我就是对“三退保命”理解不了。从他的话语中我们得知,他是可救的。我对丈夫说:我们一定要想法救他。又一次,我们专程来到他家,和他讲预言,讲藏字石,讲天安门自焚等,然后又讲眼前诸多异常现象和邪党腐败堕落的现实。临走时,我们又送给他一些针对性的真相资料和光碟。没想到,今年春天,他来到我们家说:“我终于明白了,给我退出邪党吧。”我们都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也遇到过面子上过不去应付的,对此,我们也不失去信心。丈夫的一个堂弟,在一个局级单位任科长,我们向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我明天想好一个名字就三退。”几个月过去了,可他的名字还没想好。今年十月三日遇到他,我笑着说:退了没有?他说:“这东西又不能公开退,找谁退?”我说,我给你起个好名字退了吧?这次,他终于退出了邪党,并接受了护身符。

对路人和不很熟悉的人,我们一般采用第三者的口气讲。那是零五年的春天,我和丈夫到乡下,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到一农户家避雨,家中只有一中年妇女,我们说了几句家常话,就告诉她:听人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退出“党、团、队”能得平安。她说我没入党团,只戴了几天红领巾。我说:那就退了吧。她很痛快的答应了。

其实,也有被自己观念障碍着没有及时劝退的。今年十月四日,在河北的堂哥带全家来山东看望我的父母亲。我们见到他们后,及时向哥嫂和他们的儿子讲了真相,劝了三退。可对他的女儿女婿就没有讲。因为她的女儿是博士后,在一大学任教授;女婿在一国家级科研部门工作,我怕他们地位高,难接受,就没有给他们讲真相。回到我自己的家后,我难受极了,通过向内找,我去掉了自己的怕心。第二天一早,见到他俩后我就说:“这次我是专门来告诉你们,法轮功是好的,镇压是错的,退出邪党组织能保平安。”母亲也在一旁插话说:“宁可相信有,不可相信无。”哥嫂也说:“退了吧,我们都退了。”没想到他们俩人都很痛快的退出了邪党,并接受了护身符。

三、做好资料救世人

面对茫茫人海,我们觉的只靠面对面讲真相是有限的,走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才能救度更多的人。开始的时候,我们抱着强烈的争斗心、怨恨心,就是想叫邪党看看法轮功是抓不尽的,要消灭法轮功不可能。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修出了慈悲心,看众生都苦,资料能使他们明真相,让他们得救。再后来進一步明白了:佛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真相资料一方面能救众生,另一方面能震慑邪恶。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女儿大学毕业了,安排在本地工作,当时我就产生了在家做资料的愿望。在去同修家拿资料时,我把想法告诉了同修。第二天,技术同修来我家,了解了一下我家的情况,当天晚上就给我送来了打字机,裁纸机。他们很快教会了女儿做资料的基本知识,女儿又教我。就这样,“小花”在我家开放了。

我负责打印,丈夫负责购耗材、装订和检查资料,女儿负责技术方面的问题。我们打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周报、各种小册子,真相粘贴等。我在打印真相资料时,一般都是先打印一份,经过细心阅读无误后再批量打印。

我们所做的真相资料除供同修用,每晚上我们都出去发放。这样平稳的运行了半年,用资料的同修说:“你打的资料清洁,装订的也好,真相资料也全。”对此,我自己也有了欢喜心,显示心,也觉着自己做的不错,自己了不起。这时,打印机突然不工作了,发正念也不行,丈夫就把他搬到维修点维修,维修后好了几天又不工作了。我与同修交流,同修说:“你的家庭环境好,你的魔难也少,打印机帮你提高心性。”我当时也认可了。丈夫又搬去修,结果维修人员说,修不好了,应该报废了。我们的新打印机才用半年就报废了?我们不相信。我和女儿又到维修点问,维修人员也是那样说。我们把打印机搬回家,又接上电源,可它还是不工作,实在没办法,极不情愿的把它搬到了地下室。那时,我没有向内找,只是用了常人的办法来维修。打印机不能用了,我不能再依赖同修,经女儿考察,我们从网上购买了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机(同修帮470元),黑白的打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还行,可打印有彩色图片的小册子等就不美观了。我们又打算买台彩色的,还没等考察好,技术同修来了。他们与我交流:遇事要向内找,不要用人心做大法的事。他们把我那台打印机搬走了,第二天晚上又给我送来一台。随后,同修又给我们配置了刻录机、光碟和光碟袋。

从那以后,我们的资料点一直正常运行到现在,我们基本满足了周围同修和对外发放真相资料的需求。几年来,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每次都是平安而归。记的有一天晚上在一个小区贴不干胶,我从包里拿出一张,可不知怎的,真相资料撒了一地,女儿急忙蹲下帮我收拾。这时从小区里面走出几个妇女,她们都从我身边走过,象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当时我没有一点怕,只是背法,我们悟到,只要心中装着法就是最安全的。

回顾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离不开同修的无私帮助。我们所做的,与师父的要求,与精進同修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在面对陌生人讲真相这方面,做的还很不够,今后我们将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