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展现生命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一天早上,我要到车站赶车,看了看附近都没有车,只有一辆摩托车,我就叫他把我送到车站。没想到这位车主学会开车才四天,刚到半路,前面有个路口开出来一辆轿车,摩托车主就慌了,乱了神,急速双刹车,把我从后面飞了出去,撞在轿车的门上,又反弹回地上,摩托车又压在我身上。在飞出去的一瞬间,我默默的叫: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躺在地上我感觉动不了,当时没想到自己慢慢爬起来,只喊人帮我,快把我扶起来,我要站起来。开车的人用力的把我扶了起来,我站在那里,一看那轿车门撞了一个大坑,一摸头上肿了一个大包,还流血,嘴唇、耳朵、肋骨都很痛,右手掌划了一大块皮。最糟糕的是腰部以下、大腿以上,整个臀部象散开了一样,疼痛难忍。

围观的人中有人报了警,几位警察来到现场说:先把人送去医院。我马上说:我不能到医院,我这种情况医院肯定治不了,到医院就完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回家炼功一定能好。我又向那两位驾驶员说:你们放心,我不会要你们一分钱,更不会找你们麻烦,因为法轮功师父要求我们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再说你们也不是故意的,我们碰到也是缘份,而且我有师父保护一定没事的。

那个开摩托车的人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去叫来一辆三轮车,先把我送回家。要把我搬到三轮车上这个过程难度可大了,因为我的脚根本动不了,别说走路,移动一下都移不了,而且别人又不能碰我,不能扶、不能背、不能抬,任何一个方法我都会痛的要命。围观者都七嘴八舌的说:这么严重不送医院肯定不行,到时麻烦就大了。我向他们解释说:放心吧,法轮功祛病效果特别好,我肯定能炼好的。

最后还是二个男人硬把我抬上三轮车的踏板上,脚用皮带吊着挂在前面车把上,当时把我抬上车的过程我痛的无法形容,心里一遍一遍的叫着师父救我。一到家我就叫丈夫帮我洗头,因为头上全都是沙尘。丈夫看我的头肿的这么大,又出血,他就说:头又肿又出血,又没打破伤风的针,怎么可以洗头,洗发水進到伤口里,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我说头上全是泥沙,不洗能行吗?帮我洗吧,保证没事,你相信我。丈夫看着我这么坚定的表情,只好帮我洗了。

洗好头以后面对的难题可多了,站起来坐不下,坐下来站不起,一坐下来痛的我连声喊师父救我,师父帮我。最麻烦的是上厕所,这些我就不写了,小肚子非常痛,小便还出血。丈夫着急的说:我看你全身里外都坏了,屁股都变形了,这个样子还不肯上医院,难道你想成为废人吗?我耐心的对他说:你不用担心,我有师父在,人家瘫痪了十几年,师父都帮他调整好了,我肯定很快就能好起来的。丈夫说:好的,给你两天时间,若没有好起来,马上送医院。我立即否定他的话,你不要给我限时间,什么时候好顺其自然,一切由师父安排。

当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一定要信师信法,克服一切困难,抓紧学法炼功。学法对我来说,不成问题,但要炼功难度就大了。那我就要从难处开始做,先打坐。当时我伤成这个样子,要打坐难度可想而知,但我决心已定,无论如何双盘都要拉上去。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刚不坏之体,这些痛不是我,我不承认,全盘否定。我想起《洪吟二》〈正念正行〉,我慢慢的双盘真的一点一点的拉上去了,过一会,疼痛缓下来不那么痛了。

炼完静功后我又开始炼动功,炼动功的难度和炼静功的难度完全不一样。站在那里我的肋骨、股骨还有大腿根部,都象撕开来的痛,右边的臀部深深的塌陷進去,臀部明显的半边大半边小,整个变了形,右边的大腿根部,好象有个硬东西横在那里压住,我真的无法形容那种痛。动功一套接着一套,虽然动作不很规范,但也坚持着,炼到第四套难度就更大了,随机下走时本来是要弯腰下蹲的,但我不能弯又不能蹲,四套动功炼下来痛的我衣服都湿透了。

我想越艰难越要多炼,平时只是早上每天炼一次,从现在起晚上再加炼一次,每天坚持炼两次。白天学法、背法,每个整点发正念。第二天早上我炼完功,丈夫过来看我头上的伤口,他惊讶的说:啊,伤口结疤了,肿的大包也平了。昨天洗了头,不但没发炎,还好的这么快。我说:我耳朵也不疼了,嘴唇肿也退了,手掌虽然没结疤,但也不痛了。丈夫看了看说:看来这个功法的确奇效。

过了四天,丈夫碰到了同修,告诉同修我出车祸的情况,同修们知道后来到我家,有的帮我做家务,有的与我法上交流,叫我找出不足,否定迫害。通过同修们互相切磋,让我真正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的严肃性。因此也找出了许多的不足之处。每个不足都是与名、利、情、色、气有关,对这次突如其来的车祸也有了更深的认识。法理清晰了,各种不足的根源找到了,对今后的方向也有了正确的目标了。

师父看到了我这颗信师信法的心,当天晚上就给我展现神奇而美妙的奇迹。炼动功时,从膝盖以上腰部以下非常有规律的旋动着,比电动操作还有规律,一会旋动着,一会上下拉动着,不停的动。炼到第二套和第三套,从开始旋动到结束。炼第一套和第四套时,一结印旋动马上收停,叠扣小腹马上旋动起来,伤痛越严重的部位,感觉越明显。丈夫看到了说:你平时炼功身子不动的,今天干吗动个不停,先停下来吧。我说不能停下来,这是好事,我舒服的很,是师父帮我调整呢。

那种神奇而美妙我无法用合适的词汇来描述,简直太美妙了。我激动的泪水不停的流着,默默的向师父说着:师父啊,你太慈悲伟大了,弟子没有任何理由不精進啊!这种神奇而美妙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来过我家的亲戚朋友,还有同修们都共同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也实实在在的让我体验到我的生命时刻有师父保护着。

我身体恢复超奇的快,一天一个样,一个星期就慢慢移步到卫生间上厕所了;到十一天,虽然不是走的很好,但可以到饭厅吃饭了;到了二十八天刚好有事需要我出去办,我就出去了,上下楼梯走起来还有点疼,但每天来回好几趟。认识我的人都跑过来问,你这么快就能走路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万一不好怎么办?你是怎么好的?有没有去医院?我说:我没去医院,也没打针吃药,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们都惊讶的看着我,法轮功真的这么神吗?是怎么炼的,你炼给我们看看。我就当场炼给她们看,有几个人说:我也要学法轮功,你教我吧。

通过这件事,最大受益者是我丈夫,他以前不相信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还经常说,法轮功这么好医院也不用开了。现在他在我身上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逢人便说: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我老婆要不是炼法轮功的话,这次不知是什么后果!他还跟我说,到时候我也要炼了。还有几个朋友特意从外地来到我家,也要学法轮功。我自己的姐姐以前叫她学,她总是说没时间,这次她主动打电话来,她也要炼法轮功。

问我最多的一个话题是,你没去医院?自己在家炼法轮功炼好了?那肇事者赔你多少钱?我说:我没要他们一分钱,他们送来了礼物我都没收,叫他们带回去了。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做人要以“真、善、忍”为标准,师父要求我们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他们说: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人,是不是太傻了,叫他们赔个五万八万都是应该的。有个人说:我信耶稣几十年了,平时我也做个好人,如果要做到象你这样不要肇事者一分钱,我肯定做不到。别说我做不到,我相信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其他教徒,可以说没有人能做到。你们学法轮功的人可真是不一样。那电视上怎么说是法轮功不好呢?我说:电视上都是造假骗人的,我就跟他们讲起了真相,还给他们做了三退,并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出事的当天,我给肇事者讲了真相,他也做了三退。还有一个开三轮车的人说:那个开摩托车的人给我们讲了,说他出事那天,派出所就把他关起来了,要拘留他半个月。说你不但没要他钱,还当天就给他从派出所保释出来,他说自己碰到活菩萨了,否则他们一家这辈子完了。开三轮车的人还说:你这么好的好人,你以后都坐我的三轮车吧,我不收你钱。

通过这次的亲身体验,真正让我领悟到,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

师父还说,“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

这次的教训是深刻的,修炼是神圣而严肃的,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我要勇猛精進,多学法,多救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以法为师,助师正法,彻底修掉那些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名、利、情,纯净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我诚挚的向师尊叩拜,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命之恩。同时也谢谢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