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当局迫害优秀女教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正值中共邪党开“两会”期间,蒙阴实验中学女教师伊淑玲去县医院看望照顾身患胃癌手术后的老父时,却被县国保大队的便衣特务劫持到看守所、临沂洗脑班,后被再次非法劳教,强行囚禁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

伊淑玲
伊淑玲

这位女教师遭受如此厄运也不是第一次了,十几年来,她曾经多次被蒙阴县当局非法绑架摧残,并被无理送到精神病院折磨,历经九死一生,最后导致她失去工作,丈夫离散,家无定所。

一个教书育人的女教师,为什么会受到当局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她难道做错了什么事?没有,相反是因为她做了好事。

伊淑玲出生在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茶沟村,在家中是八个姊妹中排行最小的一个,从小聪颖过人,父母姐姐格外疼爱她。一九八九年,她考取了本省一所师范院校,毕业后顺利分配到蒙阴实验中学当了一名教师,后来与县某机关单位干部结为伉俪,拥有了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但美中不足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三十岁的她突然发现脸上起了斑点,由此她感叹岁月无情,人生易老。闲暇之时,时常寻找留住那份年轻、那份美好的办法。

一九九八年暑假她到姐姐家,向姐姐诉说心中的烦恼,姐姐对她说:“炼法轮功吧,我看周围炼功的皮肤都变得白里透红,比做美容还管用。”她听后半信半疑,为探求留住美好的秘诀,她捧起了《转法轮》,投入到学法中。从书中她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懂得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也明白了一个理:内心美才能透出内涵和灵气,那才是永恒不变的。从而她注重内心境界的升华,按照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对丈夫、孩子,她一改过去任性的脾气,变的更加体贴和疼爱;对老人自然是孝顺有加,是公婆眼中的好儿媳。在工作中任劳任怨,曾在省级刊物《中学地理教学参考》上发表过论文,并多次获得地区论文比赛一等奖;在传授给学生知识的同时,注重引导学生正的做人理念,在学生的眼里她可敬可亲。学法炼功后她脸上的斑点在不知不觉中消失,脸上重现光泽红润,而且多年的妇科病在不经意间也痊愈。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中,她感到无比的美好、幸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对女人来说更是天性使然。伊淑玲用炼法轮功的办法,确实达到了留住年轻美好的目的,而且思想境界不断升华,使她的工作、家人、学生得以受益。这可是大好事啊,让人不理解的是她为什么还会受到当局对她那么多的极其不公正待遇呢?

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可恶的中共邪党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于一九九九年夏天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狂潮,才使中国大陆上无数的善良人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魔难。伊淑玲也因此遭到当地中共匪徒惨无人道的摧残。

针对与邪恶为伍的蒙阴县中共人员,哪些人是迫害这位女中学教师的幕后黑手呢?只要查阅一下伊淑玲在历次遭受的迫害事实,就能把那些参与作案的幕后人物和帮凶揪出水面。这里需要明确的是专司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机构是各级邪恶的610办公室,十几年来,蒙阴县610共换了三届主任,他们基本上都参与了对伊淑玲的迫害。

在大法蒙难的初期,伊淑玲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决定依法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古历腊月二十八日,伊淑玲突然出现在天安门广场,面向众人她喊出了压抑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随即被恶警劫持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拘留所,后又转到密云拘留所。期间,恶徒们对她非法审问和无理毒打谩骂,但伊淑玲并没有怨恨他们,反而慈悲的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与自己炼功受益情况,并一再陈述:上访无罪,信仰无罪。了解了真相的警察被感动了,便无条件释放了她。

回家后伊淑玲继续在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有一次她向学生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恶意密报,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一天,伊淑玲在学校上班时被恶警强行绑架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进行长达二个月的迫害,期间她被强行灌食。七月份伊淑玲回家后因继续炼功,听信“六一零”恶人谗言的丈夫想把她送到劳教所强制“转化”,她不得不离开她心爱的讲台,流落他乡。

二零零二年六月伊淑玲在新泰(泰安地区)又不幸落入魔掌,被当地恶警关押在新泰看守所,一位副所长发现她炼功,狠心的用穿着皮鞋的脚将她的脚趾踩挤碾伤。

酷刑演示:穿着皮鞋踩、碾法轮功学员的脚
酷刑演示:穿着皮鞋踩、碾法轮功学员的脚

七月份伊淑玲被转到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摧残的身体严重脱水,险象环生。蒙阴县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关押。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又将伊淑玲送进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继续迫害。并多次将她劫持到蒙阴县中医院强行鼻饲(从鼻中插管灌食),蒙阴县中医院医生人性全无的用开口钳撬碎她的门牙,嘴里当时鲜血直流,生命危在旦夕。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头目类延成仍不放人,反而变本加厉劫持其家人向伊淑玲施加压力。后还把站立不稳的伊淑玲非法劳教三年,县公安局副局长边大勇等强行将她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伊淑玲遭到了劳教所所长姜立杭、副所长刘玉兰、牛学莲、赵杰、王淑贞、耿筱梅、刘建慧、孙娟、田薇、王宁、王奎彩、冯赛、史咏梅、张冬梅、张咏梅、田薇等恶警及包夹王红梅、华凡、倪冬梅、杨炳梅、荣凤鞠等的欺凌摧残,遭受熬大鹰、禁止大小便、禁止吃饭喝水、药布胶带封嘴、用布勒嘴、捆绑吊挂、强制灌食、食水掺药等等综合性酷刑折磨,将这个柔弱的女子折磨的生不如死,她的手腕、脚腕、嘴上至今还留有疤痕。后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不敢继续关押。

酷刑演示:吊挂
酷刑演示:吊挂

县“六一零”类延成、焦玉香与劳教所的恶徒们见无法“转化”伊淑玲,仍不死心,他们便心生毒计,歹毒的将她劫持进了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以进一步迫害,这里的帮凶医生和护士把伊淑玲绑在病床上强行鼻饲氯氮平等药物和注射不明针剂,致使她昏迷嗜睡。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针剂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针剂

在二零零三年九月放她回家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田薇、蒙阴县“六一零”头子类延成、焦玉香、主治大夫王某共同密谋,强制伊淑玲服下不明药物,这两种起相反作用的药物差点使伊淑玲丧命,家人担心她一口气上不来就毁了。但她坚持学法,四天后精神病症状完全消失。

伊淑玲从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出来仅仅十天,身体极度虚弱,本来应该受到家庭和亲人的呵护,令人想不到的是,曾经深爱她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竟狠心的在二零零三年强硬的与她离了婚,十多岁的女儿也被法庭强行判给了丈夫,而邪恶的县“六一零”恶徒又蛮横的扣押了她多年的工资,还非法剥夺了她的工作权利,这些突变让伊淑玲痛心疾首。

二零零三年伊淑玲曾到单位要求上班,蒙阴县实验中学领导就推给蒙阴县六一零,到蒙阴县六一零找,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崔华东说她没“转化”,劳教期未到不予理睬。伊淑玲说:“你们没有权力不让我上班,这样做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崔华东说:“上这来讲什么法律?上劳教所讲去!”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伊淑玲被外县一家民营学校聘请为教师,算是有了稳定的工作。由于思女心切,同年十月底她从外地回家看望女儿, 当天晚上,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警匪,监控堵截在六层楼(连储藏室)上,准备在天亮纠集大批恶徒实施非法抓捕。情急之下,伊淑玲将床单撕成布条拧成长绳和一段电话线相连,系在暖气管道上,准备从六楼下滑到地面。当她下滑到五楼时因双手承受不住自身的体重而松手坠落摔伤致昏迷。苏醒后在夜幕的掩护下,她强忍疼痛离开了居住地。当恶徒们用斧头砸门入室发现空无一人时,便气急败坏的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换上新门锁,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和大法书籍资料等财物,悻悻而去。

伊淑玲坠落摔伤后,她的脊柱发生严重错位、骨折,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在她摔伤致残那天中午,年仅十二岁的女儿放学回到家中已不见妈妈的踪影,家中象遭了抢劫一般,吓的哇哇大哭。在此后的日子里,每过一天女儿便在日历上把它圈起来,累计着和妈妈分别的时日,在孤独凄凉中期盼着妈妈的早日归来。后来伊淑玲随着学法炼功和对大法的坚信,在没有接受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脊柱逐渐奇迹般恢复。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伊淑玲在蒙阴县医院照顾身患癌症的父亲时,又被国保大队的便衣特务李勇等非法绑架到刑警大队遭到毒打。第二天,伊淑玲被劫持到临沂看守所,遭受“抱镣”酷刑摧残,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期间,伊淑玲遭受了禁闭、毒气摧残、地锚酷刑,恶警张燕、山东831医院恶医护士对她实行药物迫害和强行鼻饲。

酷刑演示:抱镣
酷刑演示:抱镣

因身体虚弱,四月二十六日,伊淑玲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人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洗脑班的人继续向伊淑玲的食物中投放药物,伊淑玲被迫再次绝食。县“六一零”洗脑班房思民等人对伊淑玲进行野蛮的灌食迫害,并把她双手分开铐在床的两边,双脚被绑在床的另一头。当家人被通知第一次探视时,伊淑玲的身体已是极度虚弱。 “六一零”的人害怕承担责任,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通知家人将身体已是极度虚弱的伊淑玲接回家中。

一个女教师为了美好的未来,信仰什么、不信仰什么,这是宪法给予她的选择权利和自由,当她的正当信仰被江氏黑恶势力无端的迫害诽谤时,她行使公民上访请愿的权利,当这条路被当局无理阻挡时,她只能去向人们讲明真相,她的这一切行为完全合理合法,却遭到中共恶徒的一次次的残酷迫害,而正义得不到伸张,而且这还不是个案,为什么在大陆会出现这种怪事呢?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土匪出身杀人成性的中共恶党最惧怕的是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理念,因为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处世为人,思考人生,端视历史,那中共靠谎言、卖国和暴政起家并维持政权的罪恶史实及现在腐败透顶的社会现实就会大白于天下,人们就会看清中共黑帮邪教耍流氓的本性而觉悟,不会再与之同流合污,所以它才倾国家的巨大人力物力财力警力对法轮功不遗余力地打压迫害。

蒙阴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徒类延成、焦玉香、房思民、崔华东、李宝元、张勇、王伟等,多年来,一直充当幕后黑手和帮凶,依仗中共给予他们的特权和暴力机器,践踏法律,歹毒的做着迫害好人的罪恶勾当,得到的是中共恶党赏赐的养家糊口的一杯残羹,他们觉着这一切理所当然,可是不要忘了,强权之上还有皇天,暴政之上还有天理,善恶报应,迟早发生,从网上看,因迫害好人遭天惩的例子太多了,就蒙阴县而言也不是少数。

况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当初追随江氏推行迫害政策的中共高官,如今已有30多人在海外50多个国家地区被控诉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有的因面临被国际刑事法庭逮捕审判而躲在老巢里惶惶不可终日,而近日海外媒体则披露了江泽民已经“脑死亡”,大陆各地民众闻讯后争相买鞭炮、放鞭炮驱邪,庆祝江泽民下地狱。

其实,笔者非常清楚相当一部份参与害人的恶徒的一个心理:觉着中共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政权,即使它做错了事,人们对它也无可奈何,所以才无知的助恶为虐 而犯下天大的罪责。但是,人权大于政权,政权服务于人权,这是当今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观,一个肆意践踏民众人权的政权必定是个邪恶政权,这样的恶霸独裁政权能维持时间长吗?随着《九评》的广泛传播和三退大潮的步步推进,夜郎自大的流氓中共必将在广大民众的唾弃声中很快从地球上蒸发掉!

2011年2月香港《前哨》杂志刊登了作者严大明的文章,揭示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自认告白,文章的题目是《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江氏承认自己一生干了两件蠢事,蠢事之二就是镇压法轮功,把这么一个巨大的民众群体完全推到了对立面。这当然是他想清洗自己,推脱历史罪责,留存后路。

记得大陆一个恶警在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时,歇斯底里地说:“我就是江泽民的一条狗”。那笔者在此就对这个恶警和蒙阴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及全国各地仍在加害法轮功的大大小小的黑手帮凶喝斥一声:把你们骗着拉下水的江魔,现在已经“脑死亡”下地狱顾不上你们了,所以,趁现在可能还有点时间,你们也赶快找找后路吧,不然,等到中共被清算时,可就成了全民喊打的“落水狗”了!话虽然刺耳难听,也许这样能警醒你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