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国保支队副支队长苏文建为何身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苏文建,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因暴发性心肌炎死亡,年五十一岁。邪党媒体文章称他“倒在了无声战线上”时,特别提起苏文建于二零零九年六月曾“主动请缨、具体策划、指挥专案组在四条出入路线,蹲坑五天五夜”,绑架二位人士,湖南省公安厅因此给他记三等功。文章只字未提被绑架的两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被绑架。一年后,苏文建为此行付出代价,遭到了天理报应。

明慧网报导: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法轮功学员许根元、黄佑军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

许根元女士,当日被岳阳市局、楼区分局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晓朝宾馆,刑讯逼供有三天三夜,恶警除使用车轮战不让许根元睡觉外,还对她进行人格侮辱、酷刑折磨。恶警唐健民、付伟、陈兴国、曾哲福等五人一齐对许根元拳脚相加,扇耳光、拳击胸口、头部,几个恶警一齐将许根元推倒至跪下,将她双脚从两侧抓开,几个人同时踩她的脚,将她双手反铐于背后,用力往上提,然后将大靠背椅插入她的背部与双手之间,再加上一些东西垫着,将她铐着的手拉到极限,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继续踩她的脚,用烟头烫,用针扎许的腰部。在许根元支持不住倒地之时,扯住她的头发,拉起继续折磨。等五恶警都累了,就逼许根元面对墙壁、双手贴墙、双脚跪在扫把棍上,把她的脚向两侧拉开,逼她保持固定姿势跪在扫把棍上,支撑不住就用脚踢,各种折磨让许根元撕心裂肺的疼痛,大汗淋漓,眼睛都睁不开,全身湿透,并导致她日后经常头痛、头晕、呕吐、脱发、记忆减退、神情恍惚。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黄佑军,当日被君山区国保大队和岳阳楼区国保大队劫持到岳阳市晓松宾馆刑讯逼供。君山区国保大队队长沈文欣、君山区国保大队教导员蔡德纯、钱粮湖镇派出所干部姜仁武三人各带两名警察对他轮番非法审讯。黄佑军脸上被打几拳,鼻子流血不止,蔡德纯、李勇等将他强行按倒在地,双手、双脚用尼龙绳子反绑,头、四肢朝地,将尼龙绳通过窗户上的横杠把黄佑军悬空吊起,赵文华不时用脚去摇黄佑军的头部,令他疼痛至极,全身大汗,赵文华见黄佑军拒绝回答提问,又将黄双手反绑,将双绑的双手不断地向上提,上提一次双手痛一次。恶警将黄折磨到天差不多亮了,又换三个人来继续折磨黄,拳打脚踢,不让睡觉、洗脸、洗澡,这样折磨了差不多五天四晚,又把黄佑军拉到君山区国保大队继续非法审问,蔡德纯、向岳华、沈文欣轮番对黄佑军拳打脚踢,向岳华用粗竹棒猛击黄的肩部,又把皮鞋脱下来用皮鞋跟打,蔡德纯用大拇指和食指使劲按黄佑军的心窝,另他痛不欲生。最后沈文欣将黄佑军双手反绑,施暴。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许根元被非法判刑九年,黄佑军被非法判刑五年。

这两位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冤狱迫害,都是因苏文健的“主动请缨、指挥”造成的。

那么卖力的去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人会有好下场吗?老天会允许吗?善恶有报是天理。所以年仅五十岁的苏文建遭到天谴,以心肌炎的形式死了。中共在报导他的“英雄事迹”时,不敢提法轮功一个字,好象说是“引发暴发性心肌炎,倒在了无声战线上” 。

时至今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万例,苏文建又成为了其中一例。这些遭恶报的故事,决非危言耸听,更不是幸灾乐祸,只是让人明白真相,不能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了。此肺腑忠言,望善纳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