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心中有师有法 紧急关头化险为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我和父母都是法轮大法弟子。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使我们坚定信念,战胜重重艰险,在正法修炼路上走到今天。父亲劝说我把这其中的一段既惊险又神奇的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凌晨,我和父母一同在家乡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与邪党警察的巡逻车相遇,当时我和父亲一前一后相距大约二三十米的距离,我刚刚越过两楼间的过道,警车就从两楼间钻了出来,并转头迎着父亲开过去。几个警察下车将父亲团团围住。突然一个警察喊:“前面还有一个,快追!”接着就有人高喊:“站住!站住!”我回过头去,看到几个警察正向我追来,于是我抬腿就跑。我一边跑一边想:我不能这么跑,这样一定会被抓到,我不能被他们抓到。于是我心里就喊:“师父救我!”随着这个念头一发出的时候,我的眼睛就不知不觉的闭上了,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轻轻地倒在了地上,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灯光明亮的大街上(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样从黑暗中跑出来,怎样转过弯跑到马路上的),好象是四个警察就站在离我不超过二十米的距离拿着手电在照,有两个警察手电筒先后都照在了我的身上,并在我的身上来回晃了几下,他们也没发现我。那时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睁着眼睛看他们就象几岁小孩在看一件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一样。我还听到他们在说:“肯定跑不远,一定就在这周围。”而且还听到他们说到了我的名字。那几个警察说了几句话就散开了。就这样我趴在那里一点想动的想法也没有,好象趴在一个很舒服的地方。大概过了三分钟,那几个人又从新聚到原来的位置,拿起手电筒到处照,又照到了我的身上还是没有发现我,于是他们就又散开了。

过了五分钟左右,我从地上爬起来了。我一想他们也提到了我的名字,家我也不能回了,干脆打车走,去外地找同修吧。于是我在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讲好价钱,让他送我去外地。如果走大路就要经过收费站,司机为了省钱和我讲就走小路吧。我想也无所谓,走就走呗,只要能到就行。

我的家乡与我要去的地方隔着一条大河,这是东北地区一条著名的河流,我们过河时要经过一座滚水桥(涨水时水从桥上漫过,水小时桥上可通车),当时上游的水库正在放水,水已没过桥面。桥头上有人看守,到桥头的时候司机问看守人最近涨水了没有,这桥能不能过?看桥的人说能过,刚刚还有一辆出租车过去了。当司机把车开到桥上的时候才发现看桥的人是在说假话,河水已经涨的很高了,车子走到桥中间就熄火抛锚了。司机怎么打火也启动不了汽车,他说是排气管進水了。此时我活动了一下脚,脚下已经都是水了。也就是说,车的整个底盘都泡在了水中。司机告诉我河道边上有一个大吊车,那个吊车就是干拖车这个活的,我们只能等天亮了。

我心想:我可不能在这里等,我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我就在心里请师尊加持,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接着让司机打火。车子启动了,走了一小段,接着又熄火了,我再请师尊加持,车子又启动了,这次一直开上了岸边。上岸后司机说:今天真是奇迹,本来是根本不可能上得了岸的,怎么可能呢?

那时,中共邪党为了加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公安机关每天都要对出租车司机進行审查,一旦查出接送过大法弟子,就要处以至少两千元的罚款。我听他一直这么说神奇,担心他回去后和别人说起这事吹牛,被当地公安发现送过大法弟子对他不利。我就对他说:“我是大法弟子,因为出来做真相被警察追赶,是我们的师父保护了我们。”他说:“难怪今晚会发生这种神奇的事情。法轮功我知道,我们跟前的老祁头就是炼法轮功的,他还给过我一本书……”他把我送到地方后和我握了握手,并把他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写给我,告诉我什么时候再回本地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他一定要好好招待我一顿。就这样,我顺利的找到了同修,继续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回想当初的情形,我的思想十分单纯,没有怕,没有其它的顾虑;对师父,对大法笃信不疑。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够想到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只有努力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