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了一跤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那是二零零八年元宵节下午四点左右,我与丈夫从公婆住处回来,丈夫有事又出门了。我看天晴了准备洗衣服,当我端着一大盆湿衣服刚一出厕所门,就双脚一滑,扶都来不及扶,瞬间就直挺挺的,脸朝瓷砖地板上砸下去了。当时只觉得脸砸到地板上,眼前冒金星,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待我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脸、嘴、眼睛紧贴着地砖,双手向前仍抓着大盆衣服趴在地上,丈夫仍没有回来。

我知道自己遇到难了,马上想喊“师父救我”,但好象气提不上,只能凭着一点意念在心底里一遍又一遍喊“师父,师父”。过会儿缓过气来了,但双眼睁不开,嘴皮发麻、痛(里外被硬物顶着似的)。自己在心里说没事,我能起来,请师父加持。起来后站不稳,感到房子在转,头晕,心脏、胸口有说不出的难受,无数遍的只知道喊“师父,师父”,多一字都没力气喊似的。

慢慢的,我能喊出“师父救我”和发正念口诀,心里想:旧势力想迫害我,我坚决否定。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听师父的,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哪里没做好,我要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请师父加持。我不是来承受旧势力迫害的,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旧势力没资格安排我的一切。

我反复的念师父的发正念口诀。幸好这段时间我丈夫没回来,没人干扰我。在慈悲的师父加持下,我活过来了。

摔跤后,来了一件事

我能站起来了。我跟自己说:“我没事了,都好了,谢谢师父!”看时钟已五点过了,我得赶时间将衣服洗好,还要准备晚餐,不能耽误参加六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呀。此时,来电话了,是十多年没见面的同学从国外回家经过本市,夫妇俩住在宾馆,想明天晚上邀几位昔日的老同学到酒店聚会。此时才发现自己说话不清,嘴又合不上。只好如实告诉同学刚才摔了一跤,现在说话嘴有点痛,眼睛有点睁不开,但很想见见你们。明天下午你们订下了酒店后再给我来个电话,我想争取去参加,但还要看明天的情况。(现在回想当时说的话,还是对师对法没有百分之百的坚信,这一念之差带来不好的后果,致使我脸上的三处肿包当晚消下去两处,另一处几天后才消去。)

接完电话,我去照镜子,看到一个面目皆非的我:双眼又青又肿,左嘴皮左眼角上,额头上三处鼓起肿包,嘴皮被牙与地砖顶压得肿起来,很难看,但牙没伤着、没出血。左边上还有半颗牙安上了假牙套,因牙医当时位置没安正,经常上下牙互相咬伤,下面有颗牙已被咬松动了,这次好象没伤着。

看到自己这个样,我想,为什么正这个时候同学来聚会呢?原来旧势力是想用这种手段阻止我向同学讲大法真相,我可不上它的当!正在照镜子,丈夫回来了,我赶忙叫他看看我的脸。丈夫一看,惊呆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自己不小心点?”我告诉他,我在洗衣服,地板不防滑摔了一跤,今天要是没有我师父相救,你这个时候才回来,可能连救护车都不用上,只能直接送火葬场了。丈夫不修炼,因为我曾有三次被邪党“六一零”非法关押、抄家、罚款,他心灵受到了伤害,因而不支持我继续修大法,有时说不讲理的话,不听真相也不看真相资料。我借此给他证实大法,他听了不吱声了(他心里知道大法好),默默的将我洗好的衣服拿去晾了。

摔跤后,向内找自己的漏

我眯着眼睛一边准备晚餐,一边在心里想着师父讲过的法:“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师父还讲过:“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我心想,我在修炼中已摔过几次跤,这次是最惨的,得重视起来,得真正听师父的话从中悟道了,不能再被邪恶钻空子了。

晚餐后,丈夫用担忧的眼光看着我想说什么,我抢先告诉他:“我没事,你放心看你的电视,我明天要去参加同学聚会,现在我要去做我该做的事(发正念、学法、炼功,我没有直接跟丈夫说,但他知道我会進卧室去炼功),你不要打扰我。”说着我進卧室关上了门。一个人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出了一大串人心:

一、近期看重了常人的节日。从过大年前就经常陪丈夫三天两头的去八十多岁的公公、婆婆那儿。骑自行车路上来回就是差不多两个来小时,到那儿陪陪老人,做点家务,大半天时间就过去了。出自于情,又不便说让丈夫一个人去。陪着他去,路上又不方便向世人讲真相。我被亲情缠绕,耽误讲真相救人。

二、学法没入心。晚上表面上在抓紧时间学法、看大法资料,但经常看书走神,有点儿走形式,师父经常在讲法中提醒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我没有认真按师父说的去做。

三、发正念有时迷糊,手掌倒了,深夜十二点有时睡过头起不来。

四、亲情还放不下、私心、怕心、求安逸心、依赖心、急躁心、虚荣心等人心在我身上都有。

带着这么多人心怎么能按师父所要求的做好三件事呢?有幸遇到这么慈悲的师父,没把我丢下,反而不时的点化,呵护着我走过一道道难关。今天这一难又不知让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回报师恩。只有认真学法归正自己,真正按师父说的去做。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读着师父的讲法,我信心大增,晚上加大密度发正念。发正念和炼功时感觉师父在加持,能量大。也不困了,我被摔醒了。

摔跤后,参加同学聚会

第二天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我再照镜子,脸上消肿了,基本上看不出昨天的惨状了。三处肿包消了两处。只有左眼角上方的肿包还在,双眼能睁开了。只是眼眶发紫、青,看东西有点模糊。我不能被它困在家里,要突破自己爱面子之心,晚上去向同学讲真相。

为了不给讲真相带来负面作用,遮挡一下眼角上的那个肿包和发青又紫的双眼眶,准备去配一幅墨镜。上午骑着自行车照常出去了,见迎面来的同事和认识的人,就主动讲摔那一跤的故事:“一个晚上摔肿的脸基本上好了,三处肿包消了两个。花多少钱,也找不到这么高水平的医师,可我一分钱也没花,只炼了法轮功就达到了。”同事认同法轮功好,就说:“我们知道,在家悄悄炼,别到处说。”有的听了说:“以后不整你们了,我也要炼。”

见到同修就告诉她们,我摔一跤,当时不省人事了,是师父救了我,否则就可能一命呜呼了。同修鼓励我,加强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只听师父的。

我到眼镜店配墨镜,店里只有一个人,我利用机会给店主讲了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的信息,店主说接到过法轮功真相资料,但因中共不允许就没看了。听我这一说,她说有空要看看那些真相资料。我送给她真相小册子、护身符,她收下了,并同意退团、队,还要给我优惠价。我倒不在乎优惠,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的灾难中,她能因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保住了生命才是我关心的,也是我的责任。说来也是缘份,我今天要不需要配墨镜,真不会到她这个眼镜店来的。谢谢师父让我有机会告诉她真相。

中午我回家戴上墨镜,让我丈夫看看,是否可以去参加同学聚会?他一看,连连点头,说可以去。眼光中没有了昨天那种惊吓、忧虑的情形了。

第二天晚上在同学的聚会上,同学一见面就关心我昨天摔跤的事:“听说话都说不清了,今天怎么看不出来呢?”(我戴着墨镜几乎看不出摔伤过。)听完我的简述后,本地同学不再象以往见面就劝我不要再炼了,只说“要注意安全,好就炼下去,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身体健康最重要”。而海外同学还不太了解真相,也没“三退”。聚会上没机会单独讲,眼看要说“再见”了,我该做的事没做,就想再待一会,可本市同学自己开车,喊海外同学上车先送他夫妇去宾馆。海外同学看出我想给他说什么,就请本地开车的同学先回家,他夫妇俩想陪我打的士,顺路先送我回家。我心里谢谢师父在给我机会救人。

借在路边等的士的时间,我直接告诉同学: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善良人,不杀生,更不会自杀。天安门自焚是江氏集团编造的谎言构陷,千万别相信中共媒体的宣传。现在灾难多,是中共作恶多端,残害无辜的好人引来的。贵州平塘掌布乡二亿多年前的藏字石上有“中国共产党亡”。天要灭中共,凡加入过其组织的都有印记,只有退出中共组织、抹去兽印才能保平安。(我知道他出国前入过邪党、团、队)

同学认真听明白了,同意代他声明退出邪党组织。但他妻子没有听,她在专心的拦的士。空车来了,幸好我与同学夫人坐后排,借机会将我准备好的真相包给她,并告诉她,我们见面是缘份,但时间有限,让她回去后与亲人一起认真看看,我想要说的那上面都有,又将真相护身符上的字:“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了命能保。”让她看看,并送给她。她高兴的收下了。车到了我家小区门口,我下车后,同学夫妇说“谢谢,再见!”车开走了,我站那儿想,我没有给那位司机讲真相,也没来得及劝同学的妻子三退,还是被那个“怕心”挡着了,还是没锻练成熟。

摔跤后,发现一件神奇事

几天后,我眼角上的肿包消了,眼睛、视力全都恢复正常了,而更神奇的事是之后才发现的:就是我那颗牙医没安正位置的假牙套,从那以后,奇迹般的矫正了,要知道那是牙医没办法矫正的事,师父的无边法力给我矫正过来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受到过去上下牙互相咬伤的痛苦事了。同时,以前被咬松动了的那颗真牙现在自己长好了,固定如初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决不是迷信。法轮大法真正是超常的科学。这也是我一直想将这个故事讲出来的原因之一。

故事讲完了。希望世人看了能進一步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具有无比的法力;希望同修能接受我的教训,时时处处真正的按师父说的去做,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少摔跤,不摔跤,让师尊少操一点心,多一点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