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手段曝光(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综合报道)

一 前言

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位于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白马乡湘天桥村两座山脚下,始建于一九五八年六月,当时称为湖南省新生工程队,一九七四年改名株洲电炉厂,一九八一年由湖南省公安厅从地方收回,正式命名为“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走進劳教所,院子里的桂花、白兰、橘子、樟木树一片翠绿,地上花草融融,劳教所的中间马路上,鸟语花香,过往行人井然有序。马路两旁,一座座新起的楼房,外墙也装了五颜六色的瓷砖,相互映衬,显得那么幽静。可是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这里发生着非人的暴虐。

“株洲电炉厂”大门,即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第一道大门。

“株洲电炉厂”大门,即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第一道大门。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建在一个略带“V”形的山坳里。图片中两建筑之间为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第二道大门。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建在一个略带“V”形的山坳里。图片中两建筑之间为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第二道大门。

一九九九年江××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过数千人次的法轮功学员,从那时起,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多次获得中共邪党的“荣誉”:二零零零年八月被中共邪党司法部授予“司法部教育转化先進集体”,劳教所副所长衣金娥被评为“全国同法轮功斗争先進个人”,同年以“先進个人”和“先進单位”代表的双重身份,受到了中共邪党“六一零”头子李岚清的接见; 二零零一年八月被中共邪党中央七部委授予“全国同法轮功斗争先進集体”, 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代表劳教所出席了“全国同法轮功斗争”代表的大会;二零零二年四月被中共邪党司法部记“全国劳教系统集体一等功”;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共邪党中央七部委授予所长黄用良、七大队大队长丁彩兰“全国同法轮功斗争先進个人”; 二零零二年八月获“全省劳教系统教育转化工作集体一等功” 、七大队获集体二等功、教育转化攻坚队获集体三等功;干警方芬、黄用良、丁彩兰、袁立华被记二等功;干警卢运泉、谭湘谦、王年华、万炜、陈冬霞、赵帅群被记三等功;二零一零年,被中共邪党司法部评为“全国监狱劳教系统先進集体”。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还多次组团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吹嘘其犯罪经验。

也就是从那时起,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开始登载了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此类消息越来越多,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酷刑折磨的手段越来越多,迫害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和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分两次一千零七十八人实名联署投书明慧网,揭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黑幕,向全社会求救。呼吁全社会来谴责、抵制、制止在中共邪党暴政下的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暴行,并责成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迫害十二年以来,通过突破严密消息封锁,初步统计至少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在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中被迫害致伤、致疯、致残,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在明慧网上,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为关键词搜索,可以得到结果一千一百多个,笔者把这些文章分类、归纳,将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整理出来,呈现给广大读者,看看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在“文明”的外衣下,到底包裹着怎样的真面目。

二 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大曝光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后,一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干警就会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如果回答“炼”或者不写放弃的“三书”( 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就会千方百计的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迫害,强制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迫害的手段主要有以下一些:

(一)精神上的迫害手段

1 夹控: 就是干警指使其他劳教人员(吸毒劳教人员或卖淫劳教人员等)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上厕所、打饭、洗澡都有人跟着、监视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与外界任何人接触,通常一个房间有十多人,其中只有一个是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都做不成。早晚睡觉、起床,法轮功学员不能坐在床上,害怕法轮功学员炼功、发正念。平时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走动,只要走动就有人跟着看守,相当严密。法轮功学员每天听到的都是脏话、下流话、下流歌曲。不准法轮功学员有纸、笔,写信要打报告,由夹控人员监视着写。干警发给夹控人员本子和笔,每天纪录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后交给干警看,以此作为给法轮功学员扣分加教的依据。有的吸毒、卖淫类的劳教人员为了表现自己,达到减教目的,在本子上添油加醋,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

2 犹大的围攻、谩骂、毒打: 这是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学过来的一套整人手段,被白马垅视为“功绩” 。大约从二零零零年十月起使用。具体做法是: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一个个房间里,住的全是被中共邪党“转化”后助纣为虐的犹大,每房约二十人,但只有一、两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旦到了这里,被告知:“不转化就不准回家,不转化就送大西北关押。” 每天除了上厕所外不许出房门,连饭和洗脚水都由叛徒带進房,犹大诬陷法轮功学员“不替别人着想,麻烦别人照顾”。

干警指使犹大们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围攻、辱骂。犹大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十几个小时(除吃饭、睡觉、上厕所外)坐在小板凳上不许走动,看诬蔑法轮功的书籍、录像或听十几个犹大逻辑混乱、违背道德人伦、强词夺理的荒唐言语;眼珠转动一下或伸一下手脚都会招致人身攻击、捆绑;如反驳犹大们逻辑混乱的话或喊“法轮大法好”时,就会被用胶带、臭袜子、抹布、毛巾封住嘴巴。犹大们还象“巫师”一样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乱拍乱打。干警们为了提高“转化率”,唯恐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时用眼神或手势互相鼓励,规定每次只准一个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时,其它房间的门紧闭,整个大、小便过程都由叛徒在旁监视着。犹大们轮番上阵,时而面目狰狞,时而伪善安抚,时而发出扭曲、变态的狂笑,真是丑态百出。不仅用嘴,还连掐带打,又捆又绑,不弄得遍体鳞伤、神魂颠倒不算数。

下面请看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述:为了让我背叛信仰,劳教所派了二十多个叛徒围攻我,给我洗脑。她们对着我的耳朵猛喊,将她们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我看,不看就抓手抓脚的,把我的眼皮往上翻,强制我看。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双手使劲扣住我的双肩动脉血管,我当时就感到头和手发麻,肩部红肿得厉害,事后我给一个干警看了,她没有任何反应。第二天我反而遭到更严重的迫害,几个狂徒将我前一撞后一撞,有的抓脸,抓头发,就象一群野兽,发疯一样的乱捏、乱打、乱撞、乱拖、乱搅、乱摆,什么立掌砍头顶啦、砍颈脖啦,口里大喊:“开颅!开颅!”什么邪招都用上了。还有几个人把我抬高往下坠,整累了就换一班人来继续整我,几天下来,把我整得肋骨错位,脊椎骨长期酸痛麻木。这些人已经没人性了。他们还从马三家劳教所学了一些低灵的手法来迫害学员,有一个人曾当着我的面说用祝由科来治我。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被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整天被一群好像精神错乱一样的没有正常逻辑思维和道德观念的人包围、攻击、压制,人格被侮辱,精神被摧残。有过这种经历的法轮功学员都感到这种摧残比肉体的痛苦更令人难以忍受。

3 逼承认违法身份: 强迫法轮功学员遵守劳教所的规章制度,承认自己被劳教是合法的,承认自己的违法身份。这里面主要有背监规、干警点名要起立答“到” 、有事找干警要喊“报告” 、戴符号、照相等,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迫害,不承认自己的违法身份、不背监规、不起立答“到” 、不喊“报告” 、不戴符号、不照相,被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整得死去活来。下面请看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自述一:入教队队长袁佳慧、许红湘(音),尤其是干警黄闻闵(工号:4392300)指使夹控人员陈绍洁、甘为清、王应军对不配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残酷折磨。如大法弟子不照相,工号为4392168的男干警(三十多岁)同另一男干警把夹控人员叫出去后,关上门用皮鞋踩、踢六十多岁大法弟子的头和全身。他们一边踢头一边还恶狠狠的说:上次没搞死你们,这次整死你。

自述二: 对不答到不戴符号的法轮功学员罚站。站时,用绑腿那样的绑带把法轮功学员绑成大字型,而且绑带勒的血管发紫,鼓起包来,让人面壁,把头使劲向后扳,用膝盖在背上使劲向下压;二十多个小时不准上厕所,要上就要带符号。邪恶之徒还要我们穿上劳教人员的衣服,戴上符号。我们一切都不配合,他们就对我们進行体罚,罚我们站到半夜,不做他们的操就要站在太阳下曝晒,晚上只要坐起来就开始打、骂、拖人,从床上拖到地上,不给被子盖,用各种方法進行迫害。

酷刑演示:绑成“大”字形
酷刑演示:绑成“大”字形

自述三: 劳教所要我们强行带一个“白马垅劳教人员×××”的小牌子在胸前。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被非法关押的,我们坚决不带,干警们就把特警叫来,手持电棒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打,压着带。那天只听到隔壁每个房间发出的特警的叫骂声和电棒打人的“滋滋”声,还有法轮功学员被打倒在地上的呻吟声。在我们这个房间,我们坚决不带,特警就把我们一个个压倒坐在小矮凳上,再把我们的头使劲地压在地下,不能动,致使腰部弯曲的剧烈疼痛,再要夹控人员强行把牌子挂在我们身上,让夹控人员不要松手,就这样它们哈哈地笑。后来听说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不戴牌子被电伤、打伤,连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都被严重电伤。

酷刑演示:把头往地上撞
酷刑演示:把头往地上撞

自述四:劳教所要将一个个符号缝在我一件件衣服上,我将衣服全脱掉,剩下一个胸罩她们也缝上,我将胸罩也脱掉,她们就要把符号缝在胸部皮上,用针穿过胸部的双层皮肉,我说这样做太过份、太恐怖了,她们才停止缝。她们用针戳我的双手臂,手背,手心甚至胸部,并用符号上的铁夹子夹乳头。

自述五:(湖北省黄冈市法轮功学员刘菊花) 一進劳教所,干警就把写上法轮功学员的名字的牌子(即劳教学员的牌子)强行戴在学员身上。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只戴法轮章,戴什么牌子。第一天我不戴,在办公室与干警拉拉扯扯,她们戴上我取下。 二零零五年十月底,七三队撤消,并到七一队去了。那里的夹控要给我颜色看,说什么一定要把我“调教”好。每天都用牌子来迫害我,折磨我。这个谈话,那个威胁,如夹控人员袁建荣,刘子英,陈曼莉,王芳,陈雪妹等,一会要你站,一会要你坐,一会不让洗漱,一会不让你上厕所,名堂挺多。牌子仍是夹控人员夹在我身上,我常常把它扔掉,它们捡起来又别上。到了十二月左右,我和曾丽萍干脆把牌子扔了,曾丽萍说:“只要我还有口气,谁也莫想把牌子戴在我身上。”她把牌子扔到窗户外边去了,夹控人员把门堵着,不准我们上厕所。 一天上午我要上厕所,夹控人员堵着门,我大声呼喊:“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几个夹控人员围上来,王芳卡住我的脖子,不让我发出声音,她卡的死死的,后来她们看我要背过气去了,才要她松了手。由于我不停的呼喊,全队的同修都关心着这件事情,纷纷谴责王芳等对我的迫害。后来干警把我弄到七三队空房子里和柴房里,要夹控人员劝说我。开始干警说一定要我自己戴上,我说我一定不戴,最后夹控人员说:“我们给你戴上你不要总是丢,丢了到处找,我们也烦。”我说:“到底是谁烦谁?你们强行戴在我身上还烦我,这是什么道理呀?”夹控人员说:“那以后就这样你也少丢点,我们也不骂你”。我说:“那要看情况”,我又回到了房间。曾丽萍坚决不肯戴,有四天没吃没喝,也不让她上厕所,也没让洗漱,后来人完全不行了,不停的咳嗽,人象要倒似的,还不让上厕所,又把她拖着抬着去打吊针,打吊针期间让她上厕所,三天吊针打完了,又不让上厕所,又折磨了一周。 后来我扔牌子,她们把我弄到柴房去罚站。有一次我站晕倒了,夹控人员陈小燕大声喊干警,中队长赵帅群一看,叫她们把我弄到医务室去检查,当时心里很难受,一路上吐着,拖着,恶毒的夹控人员刘子英骂我装假。医生叫我休息,不要再站,可过了一阵平静下来后,赵帅群还让我站。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三,干警史永青点名,我不戴牌子,她拿着点名的板子照我脸上重重的抽了一板子,把我的脸抽的通红。我说:“你象个人民警察吗?你配做人民警察吗?你动手打我,我会控告你。”后来我也真的控告过她。劳教所规定每天早晨劳教人员要做早操,七三队、七一队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不做操,后来劳教所规定在夹控人员做操时,我们要站起来。大概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干警李琛值班,她命令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要站起来,隔壁房间的法轮功学员朱桂林坚没站起来,被夹控人员拖出去打骂的很厉害,她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绝食七十多天,几次迫害性灌食差点死过去,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4 不准早起床: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怕法轮功学员早起床炼功,规定法轮功学员不能早起床,只能按时起床。有一天湖北省黄冈市法轮功学员刘菊花睡不着,早上五点多钟坐起来了,这一下就象原子弹爆炸一样,把整个七三队炸开了,中队长郑霞骂夹控人员,夹控人员围着骂刘菊花,瞎折腾一番。

5 不准闭眼、不准动嘴巴,规定坐姿、站姿:说你闭眼在炼功,动嘴在背法。同时,法轮功学员的腿在床上只能伸着,不能弯曲。不准闭眼,就这种迫害来说吧,不在其中,很难想象它的邪恶。比如,当你一闭眼时夹控人员就对你单独打或骂、集体围攻打和骂,接力似的打骂,白天打骂,晚上打骂,或往你眼里涂清凉油,恶警恐吓威胁,骂到最后,有的正念一时不坚定法轮功学员,一提到闭眼睛就真的好象做了亏心事似的,连忙解释“我没闭眼睛,我没闭眼睛”。不准法轮功学员端正的坐好,说你在炼功,要你歪坐着,为了证明是没炼功,还要摇晃着,真是可笑。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杨三春,她每天习惯的端正的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腰挺直,眼睛微闭,一坐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这时夹控人员和干警就受不了,总要来训斥,谩骂,不要她挺直腰,要她歪坐,要她摇动。站着也是,两脚自然站立,她们也是受不了,夹控人员陈曼莉经常踢法轮功学员的脚,说什么脚分开,又站着太直,象炼功的,要歪站着,脚并拢等等。是非、正邪被骂没了。人睁眼闭眼是天赋人权,古往今来没有哪个说闭眼睛也犯法,而这个黑窝里的一群流氓就这么干着,它们把人的眼睛,嘴巴,耳朵,四肢,思想等等,统统用所谓的所规队纪進行邪恶的规定,把人的一切合法权利甚至于生理机能都控制起来,违背了它们那一点,就这么骂着、打着,就这么折磨着,企图把人的精神整垮,正念整没了。

6 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视线:法轮功学员在房间里不准看门外,窗外,走在路上只准低头看地下,不准抬头看前、后、左、右,否则训斥谩骂。下面请看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述:一天去商店,正好七一队也在商店买东西,我看我女儿在那里,我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干警王碧贤马上叫夹控人员把我围住,要我向后转,挡住我的视线,不准我看女儿。

7 看、听诽谤法轮功的录音、录像、书籍:许多时候,干警指使吸毒人员读诽谤法轮功的书,放栽赃法轮功的录像,逼法轮功学员看、听,法轮功学员不听,就会遭受恶人们的拳打脚踢,有时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听,恶人们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戴上耳机,听诽谤栽赃法轮功、谩骂法轮功师父的录音。 下面请看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述: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干警整天(有时是整天二十四小时)反反复复放录像,持续十几天。VCD录像的内容有:污蔑、谩骂法轮功及其师父的;有关日本及美国的邪教;还有佛教中的事及蛮干、战天斗地等违背天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多次将影碟机关掉,遭到值班员的毒打,干警李琛说我不看,听也要让我听。看完后还要写认识,以扰乱我的视听和正念。

8 逼写“我的心声”: 多年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七大队七三队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其中有一个非常险恶、可耻的手法,就是威逼法轮功学员违心地半个月写一次所谓的“我的心声”。这个“我的心声”中,就是威逼法轮功学员说假话,不说真话。只有违心地诬蔑法轮功,为中共歌功颂德,赞扬劳教所干警是在所谓的“无私付出”,才能算是“心声”,否则就遭毒打。

二零零六年五月底,湖南省益阳市法轮功学员刘宇伟被劫持到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七大队七三队,成为了所谓的“攻坚”对象。干警几小时轮一班,指使六个吸毒人员攻击她。前三天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洗漱,只能站在那里。三天后准她一天上两次厕所。后来干警又叫来更多吸毒人员打她,有一次就被打了一百个耳光。她困得再厉害也不准闭眼,闭眼就往她身上泼水,全身湿透不准换衣服。有一次犯人魔性大发,把她的衣服脱光打她,用晒衣服的木撑子戳她的阴道。 刘宇伟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吓人。在连续十天十夜没睡觉的情况下,在她神智不清时恶警就来逼她写所谓的“我的心声”。 在这种情况下写出的“我的心声”能是法轮功学员的真心话吗?干警们逼她说“这里没有暴力”、“转化是出自自愿”等昧心话,把劳教所里的酷刑威逼出来的结果说成是 “春风化雨”、“转化”的成果。刘宇伟走出劳教所以后讲:“那种强迫人造假,讲假话,逼迫转化的感觉就象被逼为娼一样。”

9 辱骂: 遭受辱骂是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例如: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劳教所一龙姓女警察(四十多岁,戴眼镜)当着多名劳教人员的面毫无理性地辱骂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彭小妹是“畜生”、“狗”,连续辱骂了十来分钟,彭小妹按照法轮功著作中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一直没有还口。

10 阻挠和家人见面:这也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请看湖南省株洲市法轮功学员喻颖祝的遭遇:喻颖祝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内,她绝食反迫害将近二个月。五月二十日,喻颖祝的老母亲前去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看望女儿,遭劳教所拒绝,理由是没有当地“六一零”盖章的证明。过一段时间后,家人再去探望喻颖祝时,被劳教所无理拒绝,当家人问及劳教所什么原因不能见面时,七大队警号尾数为“027”和“0301”的二名女警察回答:“她不接受做工作,思想不转变不能见。”家人质问:“你们是不是又在搞什么转化,不转化就不能接见?这是违法行为!”家人找到劳教所其他人询问时,均遭搪塞。 喻颖祝的老母亲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危,找到劳教所其他人员希望能够看看女儿,不料遭到某男性人员的横蛮对待,并对她说:“不让见,因为你上次在这里和我们吵过!”七十多岁的老人,因女儿在劳教所一次一次遭受毫无人性的迫害,说了几句公道话,说了几句劳教所怎么样迫害女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话,为此劳教所一些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对家人报复。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曾多次阻拦喻颖祝的妈妈与其见面;有时即使能见到面也故意刁难,让老人在那长时间等着,等到所有其他接见的人都走完了,他们也快要下班了,喻颖祝才被带出来让她们娘俩匆匆见上一面。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方面阻挠法轮功学员与家人见面,一方面对外颠倒黑白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不要亲人。 有的干警对家属说:“大法弟子不想见你”的话。某法轮功学员的父亲和二弟到白马垅劳教所三次要求见她,都被干警挡回去,造谣说是某法轮功学员不想见他们。

11 利用亲情与伪善来动摇法轮功学员:下面请看两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自述一: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里和我家居住地的“六一零”办联系,告诉我丈夫:你爱人不转化,就送劳改,永远也不可能回家。丈夫信以为真,就到当地法院要求和我离婚,二零零一年十月,丈夫带着法官和他要好的几个朋友来到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劝我“转化”,他们说:““六一零”办说了,如果你不转化就判劳改,永远也不可能回家;再说,你家里现在连生活也很困难,丈夫又没有工作(下岗工人),孩子又小,你丈夫出去工作的话孩子就没人管,孩子整天在外面打流不回家,能放心吗?” 我说:“这都是江××一手造成的,江××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家难归”。 他们说:“胳膊扭不过大腿,不让你学就不学了吧,何必吃这么大的苦呢?” 我说:“我们只是为了做好人,为了坚持一个真理,这样做没有错,我也不会转化,做那种没良心去打人、骂人的坏人”。我丈夫承受不了这么多的痛苦,以离婚逼我。我当时想为了孩子和丈夫不再因为株连九族的政策遭受痛苦、担心受怕,很不情愿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这样我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在江泽民的迫害下被活活拆散了。办理离婚的赵法官说:你丈夫和你离婚是为了孩子,上面规定如果家里有谁是炼法轮功的孩子考大学、当兵、找工作什么的都不要。

自述二:邪恶之徒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给法轮功学员开生日会啊,伙食不好就给你开小灶,连被褥床单都给你换新的,对你好得不得了,你只要人心一动就可能被邪恶迷惑。一次,我突然肿手肿脚的,全身动不了,连上厕所都得有人搀扶,邪恶之徒见机大做文章,将我的亲朋好友全找来了,连我离婚十多年的丈夫也叫来了,企图利用亲情与伪善来动摇法轮功学员。 有时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叛信仰,劳教所干警离间法轮功学员夫妻关系,打电话到小孩的学校恐吓、威胁,甚至通过单位采用经济制裁,断绝生活费用等手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