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苗淑卿历经中共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苗淑卿,今年六十岁。从二零零零年,苗淑卿多次遭中共绑架,从北京到抚顺,苗淑卿被先后关押在江路派出所、抚顺、千金派出所、沈阳女子监狱,苗淑卿不配合“转化”迫害。下面是苗淑卿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一、二零零零年六月被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六点多钟,苗淑卿和赵秀英去将军一带去贴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给构陷,被110恶警拳打脚踢弄到车里,带到临江路派出所。把苗淑卿和赵秀英分开问谁写的、谁给的?他们就给恶警讲真相,当时苗淑卿的念很正,后来出现了心脏病的状态。天亮又给她们俩绑架到靖宇派出所,她们又跟恶警讲真相,中午恶警就让苗淑卿家人拿五百元钱做抵押金,说以后不上北京就把钱返给她(没有任何收据)。就这样苗淑卿回家了。

二、二零零一年被北京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回抚顺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去北京,早上在天安门举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喊第二次时,被北京恶警绑架,关在离北京不远的派出所里。那天,这个派出所抓了七、八十人,都关在大铁笼子里,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后来同修一起抗议到晚上才让上厕所。

到九点多钟警察又给法轮功学员分开了,把苗淑卿和胡艳波、还有几个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带到离北京很远的郊区,审问一宿,知道她们是抚顺的,第二天就让驻北京的抚顺恶警把她们七、八个人带到驻地。恶警伪善地说;你们都是好人,在这里吃点饭,我叫抚顺的人把你们都接回去送回家。当时都想是真事呢,还非常感谢他们,就帮他们整理卫生。这时胡艳波趁恶警没注意,就走脱了。

她走之后,恶警就给剩下的同修戴上手铐,半夜苗淑卿的手铐脱下来,当时没发正念就走,被恶警发现没走成,把苗淑卿拳打脚踢一顿,外衣脱掉、背包都扔到外屋,给她扣在里屋暖气管子上,临回抚顺,苗淑卿发现兜里的五百多元钱都没了。

回抚顺当天下午,苗淑卿就被送到看守所,第十五天下午,靖宇派出所又送苗淑卿到抚顺教养院。由于苗淑卿身体状况不好,教养院不收,又打回派出所。管此案的恶警邪恶的说,我非得把你送去不可,这不收,我给你送马三家子去。但这得有市医院检查证明,因天太晚了,第二天检查,苗淑卿心脏病很厉害,得住院治疗,这样他们又没送成。他们不罢休,又勒索苗淑卿家人五千元钱做保押金(没有任何收据,后来托人要回二千五百元)。往教养院送之前,将军社区党委书记龚伟又向苗淑卿家人要五百元钱,说教养院的费用,给个白纸条,后来家人去要钱,也没给。

三、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千金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半夜,抚顺第一刑警大队把苗淑卿、贾乃芝、高桂荣绑架到南站派出所,把她们包里的东西全翻出来,苗淑卿包有一个手机、一个BB机、一千三、四佰元钱。贾乃芝有三个手机、一个BB机、好几千元钱,高桂荣也有手机和钱。后来把她们分开,苗淑卿被带到千金派出所。

到那后,就把苗淑卿的衣服、鞋扒下来了,光着脚在水泥地上站着,两手分开,铐在铁栏外面,把毛巾蘸上水放在脖子上,让它往地上淌水。就这样,冻她、不让她睡觉。

第二天九点多钟有一个警察让她穿上了鞋,就开始问话,她不答,给恶警讲真相,恶警就用地板块打她嘴巴子,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下午才让一个女临时工带她上厕所。以上迫害是由主管办案的恶警对苗淑卿的迫害。

就这样呆一天一宿,十日半夜,把苗淑卿带到一个小屋,屋里全封闭,把她弄到椅子上坐着,两只脚带上铁镣、手分开拉平,绑在铁栏上,腰绑在椅子上,然后把腿往上提,一直提到头顶,再放下、再往上提,就这样做数次。再把另一条腿也是这样往上提,往下放数次,很多人用此刑大腿筋都弄坏了不能走路。

后来,这个派出所的所长亲自电棍电,他专往最敏感的地方电,如乳房、小便、眼睛、嘴、后脖子、胳膊、腿里的嫩肉,电的苗淑卿当时都尿裤子了,皮肤都糊了,这时恶警累了,走了。派出所的另一个恶警是股长,用牙签在苗淑卿左手五个手指甲缝里扎,后来他们都去睡觉了,只有两个人看着她,第二天地上淌比手绢还大的一摊血。这些办法用过没起作用,他们一直没让她吃饭和睡觉。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他们就用多人轮流离间计的办法,说别人都说了,你是个头,别人都供出来了你还挺什么。

四、苗淑卿在抚顺第二看守所遭迫害

苗淑卿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二月份,恶警关晶让管好王秀云(贩毒),吸毒犯赵坤、杀人犯张亚红打法轮功学员蒋秀花,苗淑卿去拦着不让打,她们就抱住她的腰往地上蹾,把她的腰蹾得四个来月不能坐,行走、翻身都很困难,这四个月中王秀云一直在迫害着她。还有一位清源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她每天都喊;“法轮大法好”,王秀云就让其他刑事犯,用穿过的袜子把她的嘴给堵上,有时用胶布粘嘴,并打她、骂她、最后这个同修又调到别的号被迫害死了。王秀云逼着法轮功学员多干活,打骂是经常的。

五.苗淑卿在沈阳女子监狱遭迫害

1.“三书”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苗淑卿被抚顺市看守所送到沈阳女子监狱二大队一小队,队长恶警王丹,安排两个杀人犯包夹她,不让说话、看人和随便走动。白天就看迫害大法的材料,晚上队长下班,由带班杀人犯石秀丽把苗淑卿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让写“三书”,不写就让飞着或用纸卷成棍子抽打她,收工后半夜才让睡觉,就睡在光床上衣裳都不让盖,就这样十来天过去了。有一天快到半夜,石秀丽领着苗淑卿到会议厅,来十几个人给她扒裤子和鞋,全脱光准备拿笔往她的臀部上和脚上写师父的名字,石秀丽她们说;让苗淑卿天天坐着、踩着师父的名字,苗淑卿不让她们写,和她们撕打,她们说:你不让写,就得写不炼了。从这天起苗淑卿精神不振,每个月要写思想汇报、说假话、干活,她们还找茬挑毛病、说打就打、说骂就骂。

2.殴打

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苗淑卿给队长恶警王丹写“思想汇报”,说出了她的真心话,再也不能说假话违心的活着,并向恶警讲真相,并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恶警王丹就安排杀人犯石秀丽让她处理苗淑卿,一月三日早晨石秀丽就找两名刑事犯张某某、柏某某打苗淑卿,柏某某把苗的两只胳膊扣在后面,张某某和石秀丽她俩一人踩苗的一只脚,她俩连蹾胸、扇嘴巴子,要喊就用棉衣捂头打,打累了就不打了,让她干活、并告诉她不准告诉队长,恶警上班开完会后,苗淑卿就找恶警说了早晨的情况,她装着说不能吧,我找她们问一问。把她们三个人叫来问时,她们三个人异口同声说没打,并问苗有证明人吗?苗说我的脸和胸就是证明,恶警说以后不准打人,就这样不了了之。从苗淑卿写完严正声明后心态比较正,干活愿意干点就干点,不愿干就不干,每个月犯人都签分,苗淑卿想我也不是犯人,我没有罪你们说了不算,我就不签,从那时就再也不让她签了。

零六年五、六月份,全大队接见回来都要脱光检查,苗淑卿接见回来,也让她脱衣服检查,她不脱、不准她们检查,争执很长时间。后来大队长恶警李晶来了,说必须得检查,苗淑卿说两个队长跟着,你还不放心吗?难到你连小队长都不相信吗?李晶说不管怎么样,也得检查,后来没让苗脱衣服摸一摸就完事了,从那以后,法轮功学员就不检查了。

3.任意延长关押时间、小号迫害

零七年四月七日,苗淑卿应该出监,(可恶警李晶早有预谋四月三日就通知抚顺政法委到苗家,不让苗家人去接人,说他们到日子去接,直接送到抚顺洗脑班继续迫害,说苗在监狱表现的不好)。

在四月六日下午,恶警李晶拿一个事先写好的“法轮大法好”的布条说是苗淑卿写的。她说不是我写的,我有那个心,但没有做,可她说我们就象火车道、两条铁轨永远也不能碰到一起一样,你就别跟我讲了,并告诉苗淑卿说狱教科领导找你有事,你等一会就去。

这天晚上,恶警陈雪娜和另两个刑事犯把苗淑卿欺骗到小号去了,小号里能有两平米大小,一面是大铁门、三面是墙有三、四米高,上面有一个大玻璃窗。到里面什么也不让穿,给她扒的精光,然后给她扔一套棉衣,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并说你别看你到日子了,我也能治你。

五.堂堂正正回家

七日早晨九点来钟,苗家才来人接她,610没来接人,监狱也只好就让家人接走了。回家才知道,苗淑卿的两个孩子五日去了政法委跟他们要人,并告诉他们妈妈是个好人,你们在知法犯法。所以,610的人就没去。

苗淑卿这几年的被迫害过程,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在这里要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有的邪恶,你们快快了解真相,为了你们自己、为了家人,弃暗投明,找个好的归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