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五十九岁。由于我的家庭是书香世家,在中共邪党的历次运动中遭受打击迫害,我父母双方家族中有十多人被迫害致死,十多人被劳教管制(包括我的父亲)。在中共邪党血腥杀戮的“文化大革命”中,我被发配到农村后,无论如何拼命“改造”也看不到光明和希望,二十三岁的我因多次被剥夺了求学的权利曾经绝望的想杀人后自杀,当我父亲知道了他深爱的女儿有这样的想法时泪流满面。父亲说:好死不如赖活,活着就有希望,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它不会长久的。

终于我熬到了法轮大法洪传,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我爱不释手一口气通读了一遍,被书中的法理深深折服,深感相见恨晚、白活了四十五年。正如李洪志师父所说:“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

从此,我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再有怨恨,困扰我多年的鼻窦炎、颈椎病、神经性皮炎等疾病几天之内不治而愈,我成了一名身心健康的快乐的大法弟子。当时常常想:师父啊,弟子该怎么感谢您?!

一、坚定

从我得法那天起,我就向师父发誓坚修法轮大法到底。所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无论家人、亲朋好友、单位领导(他们以前都认同法轮大法好)怎样对我施压,我都坚定的表示绝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胆小怕事的丈夫用离婚要挟不奏效就骂大法骂师父,我就求护法神惩治他但别要他命,给他改过的机会。于是他接连几天被自行车、摩托车、汽车撞,还自己撞树上(都是皮肉伤)。我对他说你骂我师父遭报了,头两次他还嘴硬,后两次就不吭声了,以后再也不反对了。这也让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二、学法、敬法

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转法轮》)这无量的慈悲常让我泪流满面。所以我学法都是采用双盘、单盘,双手捧着宝书,身体保持正直的敬仰的姿式。无论多忙,我都要保证每天至少读背一讲《转法轮》。每天只要学了法,心就踏实,精力旺盛。因为有比较坚实的学法基础,所以在我遭受魔难或过心性关时,师父的法总能显现,帮我归正、堵漏。

三、师父护我解魔难

二零零八年二月的一天,我为同修甲做好的真相资料好几天了她没来拿,我怕过时了(因是新年特刊)就带着埋怨心去发,结果被便衣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我求师父救我。当时师父的法就不断在我脑中显现。刹那间,慈悲的能量充满我全身,也找到了我救人的心不纯的漏。我不惊不怕面带祥和对几个警察讲真相、劝善。在师父呵护下,三小时后我安全回家。临走时警察笑着说:回家好好炼。

四、一次难忘的心性关

一次我去同修甲家打印真相币。一会儿同修甲沉着脸问我:我放在床上的五百元钱怎么不见了?在你包里吗?我当时就象挨了一闷棍,蒙了。结果她在抽屉里找到了。我忍住眼泪回家跪在师父像前大哭:她为什么这样侮辱我?这时师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向内找,向内找。我仔细回想跟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原来是我对同修不慈悲。内心里瞧不起同修甲,认为她人心重,总爱唠叨常人事,学技术特慢,打印单张教十几遍都不会还不谦虚。我跟她说话经常沉着脸不耐烦。师父说:“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转法轮》)这样,委屈没了,只有愧疚。再找下去,发现同修的执著我差不多都有,只是很隐蔽。我对师父说:师父,是我错了,我应该感谢同修甲帮我找到了执著提高了心性。我主动找同修甲沟通交流,消除了间隔。师父及时鼓励我:二十四朵优昙婆罗花在我家绽放!

五、发真相短信中修心性

从二零零七年初我开始发真相短信,刚开始没经验,买的卡都是五十或一百元一张,有的刚发十几条就被封了,当时觉的太不合算,想停止这个项目了。恰在这时收到二个回信,都是说中共邪恶,要退出党、团、队。当然我们是不参与政治的,但世人的勇气让我大受鼓舞,心想只要能救人,钱算什么。把这颗利益心放下之后,奇迹出现了:能买到便宜的卡了;一张只能发四百条信息的卡发了将近二千条;一张卡被封,另一张卡的钱会自动增加;我明白了修炼就是修心性的道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就在我身边带着我修呢。

经过海内外大法弟子以各种形式不懈的努力讲真相,明白真相的世人迅速增加,世人反馈的信息从谩骂、嘲笑、反劝逐渐变为不吱声、谢谢,有个别的自己三退了还把亲友的电话号码发给我请我帮忙讲真相、劝三退。

看到明慧网上曝光的迫害案例越来越多,我决定针对恶人恶警发真相短信,震懾邪恶、营救同修、救度世人。开始时由于对恶人恶警有怨恨心,经常被骂、被封卡。通过学法向内找,认识到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只有救人的责任。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就以慈悲救人的、祥和的心态编写、发送,结果基本上没有被骂、被封卡的现象了。有的警察还回信息说:“谢谢,我在做善事。”“我没有参与迫害你们的案子,别发了。”有极个别的恶毒的咒骂并说要气死你的,我也不生气,心里呵呵一乐:我可没想要你的德呀,你硬要给我只好收下啦。然后怀着慈悲心回他短信直到他不骂为止,曾经有一个来回二十几条短信。

我要求自己把每天明慧网上曝光的电话号码都发一遍,但有时候太多了也做不到。我悟到中国大陆手机空前普及是神给大法弟子开创的救人的途径,希望所有有条件的同修都参与手机讲真相项目,这样真相可迅速传遍中国大陆每一个角落,直达邪党黑窝。当一条条带着正神能量的真相短信、彩信和一个个真相电话铺天盖地飞進众生眼里、耳里、头脑里时,他们还有怕吗?恶人身上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能不解体吗?

六、对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

我性格比较文静,不喜欢社交。但是为了讲真相救人,只要亲朋好友有聚会,我都尽量参加。虽然我不善言辞,但大多数亲朋好友都三退了,暂时没退的也给发了真相短信、寄了真相信。劝我丈夫三退让我刻骨铭心,用了五年多时间。他一个失业工人,平日里对我百依百顺,可一劝他三退他就破口大骂,还故意说某某党万岁、万万岁。我气的大哭,跟他吵,甚至用离家出走威胁他,虽然他不再气我,可就是不退。通过学法向内找,悟到是我修的不好,他在帮我提高心性呢。当我修去了瞧不起他的心(嫌他赚钱少、没男子气)、利益之心,用慈悲代替了夫妻之情的时候(这是个漫长的五年的过程,故事也多,就不赘述了),今年三月的一天他终于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的团、队。他和儿子的工作也越来越好,他俩都支持我修大法,说:你炼好了,我们跟着受益。现在我们的家成了真正和睦的快乐的家,真的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七、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

这是我做的最差的。除了性格的原因主要是怕心重:怕丢面子、怕遇到恶人。我必须去掉怕心。师父慈悲,当我反复背诵着《洪吟二》中〈怕啥〉去接近陌生人时,她们都善意和我打招呼,有的已经三退,有的是同修,有的主动找话题问我多大年纪,我回答后她们都很惊讶(我和同龄人在一起时常常被不认识的人误认为我是她们的女儿),这样我就顺势证实法、讲真相、劝三退,已成功几例。我相信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会做得更好。

比起修的好的精進的同修我很惭愧,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达到师父的要求,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