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加持和保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我和妻子是九六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炼的,我们得法以后,岳母和女儿也陆续的走進了大法修炼,从此我们的一家人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十几年来,我们在修炼的路上,遇到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师尊的慈悲的呵护下闯过来的。十几年来,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师尊就给我们鼓励,使我们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一、师尊的点化

在邪党迫害以前,我们家是炼功点。附近的同修天天下午来我家学法炼功,为了使岳母得法,我和妻子就劝岳母炼功,但是她迟迟没有走進来。

过了一段时间,岳母对我说:今天早晨,我还没起床,就看到这北边的墙上,一个大圆圈,里边有红的、黄的很多颜色在里边动,好大一会儿才没了。我说这是师父点化你呀,叫你修炼呀,老人没吱声。又过了几天,她又和我说,今天早上我又看到了,在东边的墙上,和整个墙一样大,鼓出了红的、黄的、蓝的各种颜色的都在转。这时我把《转法轮》拿来,叫她看封面上的法轮图形,她看了以后说是这样的。妻子同修也说,师父两次叫你看到法轮转,是叫你在大法中修炼呀,师尊的慈悲点化,老人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了我们的同修。

我们修炼后第二年冬季的一天,妻子的姨妈去世,妻子去吊丧回家的路上,天下了雪,她骑着一辆轻便自行车,在雪路上往回走。走了一段路,她骑的自行车前轮磨偏,她用脚踹了踹,就骑上去了,一会儿前轮又偏了,她只好下车推着走,可是十几里的路程,也不能推到家呀,于是她又骑上了车,尽管前轮还是磨偏,她也没下车,在雪路上骑到了家。到家后和我说,前车轮磨偏,你看看怎么了。我拿起扳手,把前轮卸下来一看,前车轴断成三截,自行车的前轮完全失去了车轴的控制。妻子看到后说,这车怎么能骑?但我十几里路骑到了家,这是师父保护了我,鼓励我叫我跟着师父好好修炼。

二、师父的加持

我们有一套师尊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经常传着听师尊的讲法。有一次,我们在听第七盘时,一开录音机就听到一种嘀哩嘟噜的声音,声音很大,盖住了师尊讲法的声音,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以这种方式阻挠我们听师尊讲法,而且邪恶的声音竟敢盖住师尊讲法的声音,这是对师尊最大的不敬,我们大法弟子也决不允许邪恶这样干,于是,我从录音机中取出录音带,和妻子同修对着录音带立掌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清除干扰我们学法和对师尊不敬的邪魔烂鬼,不到五分钟,我们装上磁带,嘀哩嘟噜的声音没有了,传出师尊讲法的洪亮声音。

奥运前,邪党又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干扰和迫害,我们周边的几个乡镇,不时传来同修被迫害和骚扰的消息。在一天晚饭后,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当地邪党头头开会定了第二天对大法弟子的骚扰和迫害,为了阻止邪党的迫害行动,我要立即通知全乡大法弟子发正念。我骑上摩托车,平时很亮的远光灯怎么也打不着了,只有近光灯还亮着,我知道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阻挠我通知同修。我心中发着正念,求师尊加持,就靠近光灯照明,来回十几里路,通知了两个村,再由接到信的同修通知邻近村的同修,邪恶迫害的消息,当晚全体大法弟子就都知道了,发出了强大的正念。

有师尊的加持,有大法弟子整体正念的威力,邪党妄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全部破产,第二天他们没动,第三天没动,一直到奥运结束。

一天晚上,我骑着摩托,带着真相资料去给公路边的住户发。我出去十五里地左右的时候,我觉得摩托车后轮咯噔了起来,这时我才想起,摩托车后胎慢跑气,以前每次骑车都得充气,由于这次仓促忘了充气,我已经出来了这么远的路程,大黑天,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怎么回去呀!我心中求助师尊,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要把真相资料发完,安全回家。我骑着咯噔咯噔的摩托车往回返,十几里的路一会就到家了,到屋门口,我下车想把摩托车推進屋去,但怎么也推不动,后胎带已经扁的推不动了。第二天一看,摩托的外胎完好无损,而内胎已撕裂一条很长的口子。

三、师尊的保护

在二零零五年的腊月,新年将近,我家一个电热煲不通电了,那天下午,我想看看电热煲坏在什么地方,拿起改锥就拆,拆着拆着,猛然觉得双胳膊一麻,呼的一声响,我啊了一声,就把电热煲扔在了地上。在外屋做活的妻子也听到了呼的响声,赶紧進屋。屋内烟腾腾的,问我怎么了,我这时才醒过神来,原来电热煲的插头还接着电源,我就拆了起来,带电作业,我被电击了。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尊保护了弟子,让我还了一条命债。

在二零零六年夏天,那一天我正在家中给棉花苗喷农药,到傍晚时,单位打来电话,说晚上开会,我抓紧干完活,就骑着摩托车回单位,这时天已经黑了,又下起了小雨。到离单位不远的地方,迎面来了一辆车,车灯照的我什么也看不清,我只好靠右边骑,这时我就觉得咔嚓一声响,摩托车钻進了一辆三马子车的下面,就听有人说,你找个人把你的摩托拉走吧,这时我才看清了我面前的机动三马子车。我说,你怎么把车停这里?他说他的车坏了。我慢慢的把摩托车从三马子车底下倒了出来,车灯碎了,灯还亮着,试了试还能凑合骑,就这样我到了单位。到单位两位同事帮我把车抬到了屋里一看,车灯碎了,摩托头上的护罩也碎了,车把歪了,他们说你怎么样?我说我什么事都没有。他们说,咱们去找他,让他赔车。我说不用,他也是车坏了,才出的这事,这不怨他。是师尊保护了我,我也守住了修炼人的心性。

在二零零五年的夏天,一天晚上,我和妻子在屋内炼静功,八十岁的岳母在外面洗澡,准备后天到大女儿家中串亲,我们正炼着的时候,只见老人晃晃悠悠的走到屋里来,边走边扶着墙和门框,到屋里一下就坐在沙发上。我们问她,你怎么了?她说我没事,就是站不稳,这时我们看到她说话不清,嘴角往上斜,胳膊也抬不起来,我们知道这是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按常人就是脑血栓的症状。我们立即立掌发正念,也把离我们近的一位同修叫来,我们三个人对着她发正念一个多小时,这时她说我没事,你们歇了吧,我们伺候老人睡了觉,又发正念到十二点,我们也就歇了。

第二天早上,老人按时起床,昨天晚上的一切症状全部消失,第三天就到大女儿家串亲去了。

回顾十多年来我们修炼历程,师尊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把我们满身业力的人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让我们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有师尊,就没有我们的一切,千言万语诉不尽师尊对我们的恩情,我们只有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以實际行动来回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