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丽和妹妹被非法劳教 丈夫病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潘丽、潘芬姐妹俩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为营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孙立斌,在佳东派出所附近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两人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在这期间,潘丽的丈夫因无人照料,心脏病突发死亡,一个星期后才被人发现。

潘丽、潘芬姐妹俩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勒索、劳教。

潘丽被迫害经过

潘丽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结核、胆囊炎、痔疮、风湿病等。多种疾病折磨的她度日如年,感到生活毫无乐趣。一九九六年她有幸修炼了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她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出于嫉妒疯狂迫害、打压法轮功。潘丽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屡次遭到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潘丽在上班时被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这期间,家人被勒索了一万多元钱。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警察闯入潘丽家,再次绑架潘丽,将她劫持到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一年,潘丽家人又被勒索一万多元,恶警才放潘丽回家。

潘丽、潘芬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六一零”(相当于盖世太保似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又施展勒索伎俩,对其家人说:“拿一万元能保判一年,不拿钱就判三年。”潘丽、潘芬的家人怕亲人受苦,东拼西凑,每家又被勒索了五千元钱。而后潘丽、潘芬还是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

潘丽在劳教所被折磨得半身没有知觉,不能行走。狱警将潘丽拉去医院,趁机又勒索了潘丽两千元钱。几年来,这些被勒索的钱把她和她的家人压得简直透不过气来。这些钱对她的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使她家的生活雪上加霜般的贫困。

在潘丽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丈夫的生活没有保障,自己住在一个出租的平房内,有严重的心脏病的他,在经济、精神的三重压力,心脏病发作,在二零一一年过年前夕孤独地死在了冰冷的出租屋内。潘丽的丈夫去世后一个星期,才被他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发现。他被发现时,屋里的暖气都被冻裂了,尸体已开始(炕上的电褥子一直通着电)腐烂,头比正常人的肿大一倍,腿膀的就象腰一样粗,尸体流出的血水把褥子都渗透了。因尸体已腐烂,只能装在一个大黑塑料袋里,放在殡仪馆地下室的冷冻箱。潘丽的儿子被勒索的已经身无分文,没有能力再拿出一份钱给父亲出殡了。还不到三十岁的他一天就苍老了很多:母亲被非法关押、父亲突然离世、家徒四壁。只有靠亲戚和法轮功学员出钱,极简单的安葬了父亲。出殡那天,场面极其悲凉、凄惨。

潘芬被迫害经过

潘芬修炼法轮功前也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胆囊炎、产后风、风湿病、再生性贫血,血色素最低达到了三点六克,生活不能自理。家人为她四处求医问药,可都不见疗效,家人整日愁眉不展。一九九六年她喜得大法,并按“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世。她没用一针一药,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她和她的家人都沉浸在无病痛的幸福之中。

在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蒙冤之际,潘芬不放弃信仰,为大法说公道话、向民众讲清真相,也遭到了严重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东风分局警察隋智民到潘芬家骚扰,非法搜查。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潘芬被包片陆姓警察截住,给警察又打电话叫来三个人,把潘芬强行绑架到长胜派出所。警察把潘芬关进了笼子里,并抢走了她家的门钥匙,非法抄家后一无所获,才把潘芬放回。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多钟,长胜派出所片警陆月、从文生、胡军等五、六个人,到潘芬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还抢走了潘芬藏在厕所的她家仅有的三千多元的生活费。潘芬和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强行绑架到长胜派出所,她丈夫被吓得心脏病发作,儿子机智走脱。警察连夜把潘芬送到看守所,因血压升到一百八,看守所拒收。可警察强迫看守所签字,强行把潘芬关进女号。在看守所期间,潘芬被剥夺了学法炼功的权利,病痛又回到了她身上。一天早上昏倒,警医黄大夫不给予救治,还用脚踢她,说潘芬是装的。在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后,又被绑架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潘芬被迫害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处于极度虚弱状态。然而警察们还让她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有一天潘芬被强迫扫雪,心脏病突发,昏倒在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劳教所怕潘芬生命出现危险担责任,才在十二月三十日将潘芬保外就医放回家。而在潘芬被非法关押期间,潘芬丈夫担心妻子安危,心脏病加重、生命垂危,又无钱医治。他在家躺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后因好心的邻居发现,主动出钱找来诊所的大夫救治,才捡回她丈夫的一条命。

而潘芬的外甥媳妇赵阳阳与劳教所的李雪娜、市公安局的陈万友、劳教委的李辛波等人相互勾结,先后勒索了潘芬家人两万多元钱(这些钱都是借来和抬来的)。在潘芬回家的第二天,赵阳阳又以花钱救她为名义勒索钱财。赵阳阳见潘芬家实在拿不出钱了,就气急败坏的砸了潘芬家的玻璃和所有值钱的东西。潘芬实在无法承受这一切,离家一个多星期,勉强又借来四千七百元钱给了赵阳阳。潘芬和家人后来节衣缩食、拼命打工,在二零一零年初才把欠下的债还清。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长胜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妄图上潘芬家绑架她。潘芬不给开门,三名警察就找来工具撬锁。锁没撬开,他们就找来专业修锁的人继续撬,他们持续撬了很长时间也没达到目的,不情愿的离开。潘芬为防止再次被绑架,无奈流离失所一个多星期才悄悄回到家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潘芬又和潘丽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至今仍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受迫害。

潘芬的丈夫患有心脏病,不能干体力活。但他曾经为了还账(被勒索的钱)去蹬三轮车。因繁重的劳动,多次犯心脏病。可潘芬家庭非常贫困,无能力及时送丈夫去医院医治。她丈夫几次在家出现生命危险,险些丧命。潘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她一人打两份工,家务活也全是她干。她被非法劳教期间,家人也处于极端的痛苦之中。现在她丈夫靠给人打更维持艰难的生活(不能干体力活)。家里每天都是冷锅冷灶,凌乱不堪。因为又被人勒索了五千元钱,潘芬的丈夫连今年的养老保险都没交上,今后的生活都没有保障。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外,精神上的压力就更可想而知了,因为他每天都担心妻子在劳教所境遇。

潘丽、潘芬和她们家人的遭遇只是无数位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类似的家庭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着这样的悲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