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浩劫(三):难得的清官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张方良,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为官清廉。二零零一年十月在铜梁县开会出差,利用工作之余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绑架,遭到八个月的酷刑虐待,导致四肢浮肿,腿不能站,手不能写字,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张方良
张方良
荣昌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
荣昌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

当地群众议论纷纷,一位在行政单位开小轿车的司机说:妈哟!荣昌县唯一的一个清官被害了,那些贪官反而没事。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洪传于中国,“真、善、忍”的法理唤醒了有五千年文明根基的炎黄子孙,许多上下求索的仁人志士看到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医治末世堕落的良药,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希望。张方良一九九七年底任荣昌县副县长,一九九八年初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身患多年的乙肝病不治而愈,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法轮大法的“真、善、忍”使他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变和升华,身心健康了,道德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洁,以自己的所能为全县人无私奉献。

张方良身居要职,不收红包、拒吃请,在外吃饭自己掏钱、不揩公家油的事迹在当地广为流传,有口皆碑。这在现在的中国大陆是非常罕见的。后来荣昌县有关部门非法查抄张方良家时,发现张家只有几千元的存款。

一、副县长张方良被迫害致死经过

然而正当他准备为全县人民做更多贡献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在中国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无端迫害。在高压面前他只能在背地里修炼,内心苦恼万分。耳闻目睹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一桩桩残酷迫害的事实,特别是江泽民一伙自导自演“天安门 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作为一名以“真、善、忍”为准则的修炼者,他感觉不能让罪恶再延续了,张方良毅然走出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向被谎言所毒害的世人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在铜梁县开会出差,张方良利用工作之余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绑架,开始被关押在重庆市公安局,后转移到铜梁县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他直面高压迫害,不向邪恶屈服。即使在他身心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他仍向能接触到的一切人讲真相、揭露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坚守“真、善、忍”的信仰。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这最后的一个多月里,中共邪恶之徒对其迫害不断升级,使他身体遭到严重摧残,手已不能写字。在他请人代笔转交给家人的最后一封信中,亲属发现他将有被迫害致死的可能,于七月三日赶到铜梁县看守所,在强烈要求下才得以看到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之久的张方良。

当时张方良是由看守所的四个犯人抬出来接见的,他四肢浮肿,不能站立,行动不便,手不能写字,但思维清晰,能大声说话。亲属提出取保候审的要求,通过据理力争,铜梁县政法委副书记刘安学说,我们已电话向市里报告此情况,市里等我们报书面材料。在家属的催促下,刘安学说当晚将书面材料发传真到市政法委,要求亲人等候通知。

七月八日,张方良的亲人再次到铜梁县政法委等候答复时,早有预谋的中共人员已将张方良转移到铜梁县医院,给身体已被严重摧残的他戴上手铐,并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当家属赶到医院时,张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对其在场的亲人已不能辨认,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认识了。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看到这种惨状,其妻悲愤地对铜梁县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说:“我的人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任”。在场的铜梁县政法委副书记刘安学心虚地表白说:“你们可以去查处方,我们用的是‘最好’的药”。在药物还有部份未输完的情况下,铜梁县政法委“六一零”的人急忙拔掉药瓶,慌忙催促其家属把人接回家去,并前后警车监控跟随。到荣昌县城后,荣昌县政法委书记王臣志出面交接后,双方人员匆匆离去。

张方良被接回家后,思维有过短暂清醒,能分辨家人,但呼吸困难,只说耳鸣厉害,且说话困难。家人见其呼吸困难逐渐加剧,于当晚十一点钟左右将其送往荣昌县人民医院抢救。次日早晨七点在输液过程中张方良慢慢停止了呼吸。医院出具的死亡诊断证明结论是:肺部感染、心力衰竭、呼吸衰竭。

张方良妻子在万分悲痛中将情况告诉荣昌县县长李启松,要求主持公道,调查解决此事。但得到的答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管”。随后紧接着县委派人出面要求尽快火化,并要求将灵堂设在县殡仪馆,不能设在县计生委(其妻所在单位家属院内)。而且还在当日电话发出通知副局级以上干部不准去悼念张方良,并且在灵堂外有公安人员监视把守,使人们不敢前去悼念。荣昌县有关部门还蓄意制造出张方良是“自杀而死”的谣言。

张方良被迫害致死后,灵车停在计划生育办公室门外不准进入。那正是卖菜的高峰期,一卖菜的农民问:“谁死了?”“副县长死了”,一围观群众答道。菜农哈哈大笑说:“吃老百姓吃多了,该死!”另一围观者说:“不是这样的,他可是一个清官,下乡不吃不拿农民的,挽起裤子下田同农民一起干活,吃会议伙食都自己缴钱,不收红包……”菜农难过地说:“你说的是张方良管农业的副县长吧,他是好人,是清官。”

二、河北正定县副县长尚琨峰被非法判十年

尚琨峰,男,五十四岁,大学本科毕业,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被迫害前,曾任正定县常务副县长,任职期间清正廉洁、奉公守法,深受百姓好评。二零零一年六月,当正定县六一零、公安恶警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时,尚琨峰被迫流离失所。正定县中共人员不惜动用大量财力物力全力搜捕,二零零二年十月,尚昆峰在邢台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鹿泉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现仍被关押在河北省第四监狱(石家庄北焦监狱)。

尚琨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坚决反对中共用“文革游街示众”方式迫害依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和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公开支持群众炼功,被免去常务县长职务,调任正定县政协副主席。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尚琨峰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配合邪恶,毅然放弃了常人中的名利,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外。尚的出走,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上上下下纷纷感慨:这么清廉的干部,不就炼炼功嘛,就被逼得这样,这年头做好人都难。用老百姓的话说:“这样的好官被免职,我们怎么也想不到。”

公安政保处人员幸灾乐祸地透露:“老尚的案子闹大了,移交省市了。说是老尚出走的消息被国外媒体作了披露,一美籍侨民从大洋彼岸打电话给县书记孙万勇,问此事真假与否。县书记说:‘绝无此事’。并向侨民索要了报刊复印件,同时上报了省市‘六一零办’,所以对老尚进行了更大范围的查找。”

在省市“六一零办”恐怖机构的授意下,中共邪党人员们对尚琨峰连续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秘密调查,狂妄地叫嚣“不相信炼功人就那么好,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据悉,这帮调查人员采用威胁加利诱的流氓手段,凡作证尚琨峰有劣迹行为的许诺给好处,相反则以开除公职相威胁。但调查的结果还是:在县里长期掌管人事大权的尚琨峰竟没有任何贪占、卡要、吃喝嫖赌、弄权送礼跑官等劣迹行为,甚至连跳舞、打麻将都不会,完全是一个一心为公的人。

尚琨峰被迫害的真相被明慧网曝光后,海外有正义感的人士纷纷谴责中共,为此,石家庄市公安局放着许多大案要案不抓,伙同正定县公安局等部门,动用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有人说几十万),不择手段地下寻找,挟持尚妻(正定县老干部局副局长)到北京、保定、石家庄等地亲朋好友家进行骚扰。尚的司机一天上班后突然失踪,三昼夜音信全无,其家属到单位大哭大闹,县领导都推说不知道。经多方查找,方知被市公安局政保处秘密绑架了,为遮人耳目,竟对外谎称此司机所开之车被盗了“牌子”,在山西太原市出了车祸。

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夕,万家即将团圆的节日,中共不法之徒将尚妻与尚的侄女、侄子抓到市局威逼利诱,残酷迫害,逼供出了尚在石家庄的住址。尚琨峰机智脱险,但一千多元钱、身份证、大法资料、真相横幅等落入恶人之手,逼得他只好远走他乡。

尚琨峰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在邢台临城被非法抓捕,后来被判刑十年。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正定县许多修炼法轮功的政府工作人员遭到严重迫害。正定县政府机关干部郑兰瑞遭中共严重迫害;郑兰瑞身体严重受伤,她丈夫宋健敏,正定县武装部干部,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正定县六一零恶警胡军指使县城关分局恶警再次对郑兰瑞非法抄家,强夺大量钱物,并将她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五十六岁的郑兰瑞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经常复发心脏病,身体弱不可支,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

三、内蒙古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轩死因可疑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有一位当地的老百姓都怀念的好市长,这位副市长名叫汪亚轩,五十多岁,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给了这位市长爱民如子的为官标准:“真、善、忍”,一心向善为老百姓。当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大法时,一九九九年约八、九月的一个公休日这位市长突然死亡,时年五十三岁。中共声称:汪亚轩到红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整个报案、接案、勘察过程都是中共操控的,家属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

汪亚轩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有五套功法,每天又诸事繁多,怎么忽然爬起红山了?她又为何在黑夜去爬这立陡石山呢?汪亚轩遗体没有从山上摔落到山下的任何特征,衣兜里的手机还在那里,既没摔丢,也没摔坏。

红山是赤峰市市郊的一座山,因有红石而得名。此山的红石部份是普通人不容易爬上去的,是立陡石山,不借助登山工具或有登山技能的是很难上得去的,而且红山底下是掏空的,有中共的秘密军事设施,赤峰公安的秘密刑讯设施,更无法靠近。红山下边的山体,峭陡一些的坡体,八、九月份时值夏末秋初,如果从这里滚落到山下,那么在中途就有蒿草、灌木、石块挡住,也根本滚不到山下;而缓坡的山体,便是不慎跌倒再爬起也不难,根本滚不到山下,更不存在摔死的可能。

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爱民如子,“真、善、忍”在她的心里扎了根,她严格要求自己从自我做好。在以“假、恶、斗”为手段的中共体制中,汪亚轩在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方面并不容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中共江泽民一意孤行的决定迫害法轮功,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炼法轮大法的市长汪亚轩去参加。汪亚轩没有明哲保身、没有中共的诡诈权谋的变色脸谱,就坦言大法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汪亚轩的坦言陈词没有使中共当权者改变,相反却认为这样的市长是他们的绊脚石。之后,中共代表以谈话、做工作为名又找汪亚轩谈此事,要求以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为重,都被一心说真话的汪亚轩给回绝了。

汪亚轩的突然死亡,事件整个报案、接案、勘察,都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如此这般把一个按“真、善、忍”做好官、说真话的市长消声了。一个曾在赤峰市红山区公安部门工作过的人说:“有个老太太不放弃法轮功,就被弄死了,她家人也不知道。”

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以来,内蒙古及赤峰中共恶人为讨好江氏集团,杀害无辜善良人士并非汪亚轩这一例。原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彩霞,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关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赤峰政法委头目叫嚣:“周彩霞顽固不化,死路一条。”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在内蒙古保安沼女子监狱(原内蒙古第二女子监狱),周彩霞被监狱长周建华亲自上阵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