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自己满身都是病:胃肠炎、胆囊炎、咽炎、鼻窦炎、角膜炎、心脏颤动、手脚发麻、失眠,尤其胃肠炎闹得我经常拉肚子,夏天大热天都需在肚子上捆上头巾,入秋后又用残毯下角料缝个大肚兜捆在肚子上。为此同事经常取笑我,扯扯我的衣服看看今天肚子上又捆的是什么?我经常看医生,中药、西药、针灸、民间疗法都用遍了,病情依旧没有好转。巫医神汉也找了,还是不行。

就在我认为生命走到尽头,万念俱灰时,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我当时想:我也曾学过其它气功都没有治好我的病,所以对法轮功也不想了解,后来又有人告诉我说她婆婆学法轮功,不用吃药,胆囊炎也好了。这才引起我的好奇,竟有不用吃药就能好病的气功。我象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立即向同事借来了《转法轮》,用了两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觉得这本书讲的太好了,从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得法后,我的身体发生着神奇的变化,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心里那个高兴总挂在脸上。以前由于疾病的折磨而紧锁的双眉展开了,同事们也看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变化,有几个同事也看起了《转法轮》。

风雨突变

我得法才一年半的时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电视、媒体全天连续播放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我的心也痛到了极点,想不通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为什么就容不下做好人的法轮功。

随着迫害的升级,局里、厂里几个领导找到我,让我放弃修炼。因当时有放不下的人心,所以干扰不断。他们再一次以组织的名义要我写不修炼的保证,否则清除出党。我告诉他们:“我的命是法轮功给的,我不能不炼法轮功,至于这个党员是否清除随便你们吧。”他们说:“你咋这么傻,政治生命都不要了。”我说:“不让炼法轮功,我的肉身生命就没了,那我要政治生命有啥用?”从此好长时间他们没再干扰我。我想也许是我当时念很正,控制他们的邪恶生命解体了的缘故吧。

到北京去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经常向身边的熟人讲真相,他们有的明白,有的抵触。而媒体还在继续对法轮功散布谣言,毒害众生,我想向政府和媒体讲真相,要让他们明白法轮功让人做好人,停止这场谎言宣传和迫害。于是在一九九九年末我和几个同修去了北京,可没想到刚踏上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绑架到我市驻京办事处,接着被本市公安带人接回,关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我们绝食反迫害,十五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本地“六一零”疯狂的大面积的迫害我市大法弟子,先后办了九期洗脑班,由于酷刑折磨,灌输邪悟理论,很多同修都被“转化”。从法理上我明白大法弟子决不能“转化”,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没“转化”,全部邪恶都压向了我,对我长时间的酷刑折磨、打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长时间利用一群犹大围攻我,长时间苏秦背剑式的戴手铐折磨,我的身体和精神的承受力达到了极点,被迫违心妥协,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回家后那几天,我真的有那种剜心透骨、生不如死的痛苦。正在这时,同修给我带来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深深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师父又一次把我从旧势力的魔掌中救出。

筹建资料点

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入正法修炼。可是面对邪恶的迫害形势,我得不到大法真相资料,经文也很少,经文得到一份只能传看。为了解决真相资料的短缺,我到几百公里的外地,找一位认识的同修帮助解决一部份真相资料、周刊、经文;自己又找复印店复印一份。这样总算解决了一部份同修的真相资料。

可是复印店的价格太贵,我想不能浪费大法资源,于是和一位年轻同修协商并达成共识:我们自己买一台复印机,由一位懂电脑的同修提供底稿,年轻同修负责复印,我和老伴负责传送资料。年轻同修对大法很坚定,又能吃苦,这样我们不仅解决了本市同修的资料,也帮助解决了几个乡镇同修的资料和经文。

但几百人所需用的资料仅靠一台复印机印制压力太大,传送资料压力也大,我和资料点的同修忙得学法少,长期这样下去不行。这时明慧网及时倡导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和乡镇同修协商,让他们自己做资料我们提供底稿,此事很快得到落实,这样资料供应范围少了。但传送底稿也很麻烦,不管刮风下雨下雪,我老伴都要准时往乡镇跑。

根据明慧网要求的资料点独立运作,遍地开花,很多同修想上明慧网。懂技术的同修顶着巨大的邪恶压力,全身心的投入解决设备,教同修技术。我们全市基本达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家也成了 一朵。有了自己的电脑、打印机,做起真相很方便。根据需要想做什么资料就做什么资料,还能帮助没电脑的同修解决资料。每次做资料我都和电脑、打印机沟通,让他们好好配合我,工作完毕我也真诚的谢谢他们。所以他们一直和我配合的很好,没出现啥故障。看着自己亲手做的资料很欣慰。

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九评》发表以后,我开始便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利用买菜、去超市、理发、等汽车、赶集、走亲戚、访友、宴请等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每次出门,有机会就讲,有时几分钟就退一个。遇见带孩子的大人,我都愿意逗逗孩子以便和大人拉近距离,以便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他们一般都退,还表示感谢,我就告诉,要谢你就谢大法,谢师父吧。

去年春天,我听说八十多岁的舅舅病的很重,舅舅的女儿聚在他们家护理,我想这次是机会,以前去过多次都没碰上他的女儿。我抓紧机会立即动身乘汽车去,刚下车就遇见了分别多年的老同学,随即就跟她讲真相,她很痛快的答应三退,我给了她一套真相资料,告诉她看完了传给家人、及亲戚朋友看,她愉快的答应了。告别老同学我直奔舅舅家,一進门见舅舅躺在炕上,两眼闭着很痛苦的样子,表妹在屋里陪护,舅舅有点认不清我,经舅妈介绍才点头表示知道我,我先告诉舅舅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美好的未来,他点头表示记住了。我又向几个表妹讲真相,他们一个个很痛快的三退了,并要我给她们的亲人也退了,连从外地赶来的舅舅的外孙也退了团、队,那一次我退了十二人。我走的时候每人送给他们一份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我告诉他们回去好好看看,看完后送给家人和亲朋好友看,他们表示同意,又要了护身符送给自己的家人。

从舅舅家回来后,我妹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在我离开我舅舅家的第二天,我舅舅就去世了。我马上悟到是师父特意为我安排的一次救人的机会,在此真诚的感谢师尊。

伟大的师尊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几年来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得被师尊净化,一次又一次的吐出很多褐色瘀血等脏东西,而身体那儿也不痛。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痛苦,真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感谢师尊。

一家人得福报

去年的一天早晨,我骑自行车外出办事,沿路想顺便发几份真相资料,就在我发第一份资料并贴好不干胶下楼时,由于心里不稳,一只脚踏空重重的从楼梯上摔下来。右手当时摔伤疼痛难忍。我强忍着痛苦骑车回家,可能当时摔伤时那一念不正,回家后手腕和小臂肿的很高,伤处发热,手触到被子就痛。因实在疼痛难忍就去了附近诊所,医生诊断:右小臂裂纹、右手腕处骨节错位,让我到医院拍片。我想修炼的人没事,回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时炼功手和臂痛的发抖,我强忍疼痛尽量使每个动作达到标准;发正念变莲花掌时小臂和手发抖,我就发正念解体让我手臂发抖的因素,不几天我炼功和发正念手臂就恢复正常,我再次感谢师尊帮我化解了这一难。

我家里的亲人也在大法中受益,我的侄子曾在县城做生意。他有个小货车,多次为大法做好事,现在他做什么生意都很兴隆,娶了个妻子是大学本科毕业,性格温顺,并且还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收入较高,生了个小孩聪明可爱,刚会说话就会念“大法好”从来不生病。还有很多发生在我和亲人身上的神奇事,这里不一一列举。

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幸运。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让师父放心,让师父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