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本市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我市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情做的都很努力。我二零零一年带進来一个同修,她和我配合很好,从来不闹矛盾。我们两人要发三个镇的真相资料,而我们镇的地理位置刚好在三个镇的中间,每次出去都要走好几十里,每当世人认为是敏感日,却正好是我们丰收结硕果的时期,我们两个义不容辞的穿梭在三个镇的每个角落去传播每个资料点发出的最新资料,有时候连续要走十二个小时。

还有一个和我一起做大法工作的同修,也和我配合得很好,这位同修二零零七年从楼上摔下来断了腿,我听了很着急,每天发正念,有天我忽然心生一念,心想师父叫一个瘫痪了几年的病人都站起来了,我作为大法弟子更应该遵循师父的教导让她站起来,我就求师父赶快让她恢复健康,然后我打电话这位同修说,我现在很忙,你过来帮我一下。她说,我现在走路还拄着拐杖,怎么来得了。我就说,你约两个同修拄拐杖也要来!她真的来了,很伤心的样子。我就对她说,这次拄拐杖来了,这关过去了,下次来就不需要用拐杖了!不到两个星期她再来的时候真的跟正常人一样了!

我们在一起配合做什么事情都是共同的观点,没有矛盾,她和我年纪相仿,性格很好,闲谈中知道她只是大我一岁一月零一天。也许我们俩在师父面前签约的时候,就约定现在在一起做大法的事情。

我还有一个支持我做大法工作的同修,迫害发生后,她带了很多新学员走進大法中来了,我主要是谈谈这位同修的老公。他是某市印刷厂的副厂长,开始大法被迫害的时候,他随波逐流,要是有同修到他家他就举报,经常不准他的妻子炼功学法,如发现就大打出手。最后这个女同修发病了被送到医院抢救,久治无效。家里的钱也用空了。妻子说要回去,并且说学法炼功自然就会好的。她老公说如果你炼功学法身体好了,我也跟着炼法轮功,他这一言一出,这个女同修在医院的当夜病情就减轻了,第二天一回家,同修的病就减轻了许多,她对老公说,你承诺说我好了你会跟着我炼功的,她的老公真的也开始学功了。后来这个厂长也成为了法轮功弟子。谁要迫害他厂里的法轮功弟子,他会挺身出来保护。

还有一次,这个厂长的母亲病了,他母亲是银行退休人员,退休金每月有两千多元。送到医院住院治疗,直到快过年的时候,钱化了几万也不见效果。厂长就打电话和女同修商量说,钱也用完了,人也不见好,年也接近了,怎么办?女同修说,叫妈回来,回来炼法轮功会好的,他母亲在医院一念法轮大法好,就开始能好好吃饭了。回来现在很好了。经过这两件事,这位厂长维护大法的力度更大了,有次,我送法轮图形去他家,女同修不敢挂,他反过来问女同修,这是在弘扬大法,为什么不敢挂,然后挂到中堂上了。

还有个同修是市高中一名退休语文教师,她发《九评》接近三千多本,还包括其它的资料,都是白天发,无论是任何单位(居委会、财管所税务所)没有人举报。有一次,她直接发到公安局里,这时每个办公室都没有人,发到最后一个办公室,有个警察出来了,大声喝道:你在干什么?这位教师回答说,我是来救你们的,警察说,你出言还挺风趣的,你怎么救我们?教师说,我让你们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当时这位教师就被抓了。警察问:你在大街上发《九评》我们都知道,你居然发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怎么做人?教师被关到办公室去了,当时教师就在办公室发正念了。有个警察说,她到这里还来这一套,到下午不知怎么回事就放了她。

但是这件事情公安局觉得在社会上影响太大,警察还是到这位教师家里抄家,准备搜取证据监禁她。一進门就是十多个人,教师说不许动师父的图像和法轮图形,他们四处抄,抄出一张透视X光片,当时这位教师的儿子在场,这些人问他妈妈是什么病,儿子说是癌症,警察们走了。这是师父帮助同修演化的,使她转危为安免遭牢狱之灾。

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了,这位教师还健康活着,有次我碰到她说:若不是师父保护你,你的坟头草不知道长多高了。

《九评》在这个市起了很大的作用,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无论是吃早餐还是在热闹的集市都有人在谈论这个话题,共产党的末日到了,天要灭它。

还有一个同修的儿子是本市法庭的庭长,在法轮功弟子被迫害期间直到现在,他一直保护他母亲,不许警察干扰他母亲,他说他母亲炼功就是健身,不炼功之前一身的病,现在身体挺好,如果这些人把他母亲逼病了,他要把他母亲抬到这些人家里去。

我们市有个农场,迫害之前有一百多人在炼法轮功,迫害一开始大部份人躲在家里不出来,现在经过留下来的人给他们讲真相,就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走上了正法修炼的路。劝三退、讲真相都進行得很好了。

还有一位是中医药退休的药剂师,也是我们的同修,退休后被一个药店的私人老板聘请了去。警察三番五次去干扰,老板厌烦了,问警察:这是我请来的员工,你们凭什么总来这里捣乱,他犯了你哪一条?你们要把这个社会搞到什么样子才能达到你们的目地,这么好的人,你们为什么经常给她精神压力,如果她犯了哪一条,我担保,如果她犯了什么事,我药店不要了抵给你们。你们只不过是要钱!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干扰到这个同修。

市里有一个捡垃圾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同修,经常拖着袋子,利用捡垃圾作掩护发出不少的真相资料。无论货车,摩托,做生意的人群,我们的真相资料无处不在。工作人员问:你捡垃圾,怎么要发传单?同修说,是我捡垃圾捡到的一大袋。工作人员说,你怎么不当垃圾卖掉呢?她说,听法轮功弟子说这是救人的东西,不能乱处理,否则就要遭报应,我儿孙满堂,为了几个小钱值得吗?工作人员说,为子孙负责,你做得真好。

有个镇的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初期的时候,抓人关押劳教判刑特别积极,后来,这个政法委书记的孩子得了血癌,他自己双目失明,家里悲惨狼藉。大法弟子上门跟他讲真相,唤醒他的良知,叫他常常念法轮大法好,他听進去了,每天和家人一起念。后来他儿子的病好了,他的眼睛也重见了光明,全家人都三退了,从此一家人挣脱苦海深渊,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还有另一个镇的政法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对我们法轮功弟子说,奥运会期间只要你们不到处跑,就在地方随便做你们大法弟子想做的事情都可以。这个镇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做了三退,可喜啊!有一次这个镇起龙卷风,镇里的庄稼安然无恙,邻镇的庄稼却受了很大的灾。邻镇的人问道,你们供的是什么菩萨。这个镇的群众说,很简单,只要念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个镇,有个大学生在外地得了大法之后回到家乡,号召他的姓氏家族全部走到大法中来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搞的,庄稼地里起火,火象长了眼睛似的绕开他们的庄稼烧,他们的庄稼没有受到任何损失。村里的人奇怪,问他们,怎么火就不烧你们的庄稼,弟子们讲真相,后来村子里的人几乎都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还有一个医生和一个老师带着大法弟子走到山村各个角落。有一次,一个女同修迷路了,医生和老师都着急了,就用智慧喊:老姐,叫你少喝点酒,你就不听,现在你迷路了,你在哪里,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你赶紧来吧!女同修神奇的听到了他们的呼唤聚拢到一起来了。

我们市的三退也搞的很迅猛,有一个退休医生,平时医德很好,出去劝三退,别人都听她的话。有天我问她,你退了两千人没有,她说不止。还有个退休小学教师,每天進行三退工作,退了有一千多人。

再讲一个女同修,原来是搞妇女工作的。这位妇女干部的品德优秀,乐于助人,社会交际很广,何况修了大法。她出去劝三退,退的都是些党员,上有市级下有村级的干部,也有一千多人。这一千多人的退出意义重大。她的老公是市物质局的退休干部,她到老公的局里搞三退,第一次去,别人说考虑下,第二次她去说,又不动你的职务,又不动你的档案,又不上电视,与社会没有任何关系,你是向神退,向天退,一定平安无事。后来局里的人都退了,她对局里的人说,如果你们遇到小麻烦,可以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大声喊出来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退后不久,局里发生电火,把办公室的门也封住了,局里的人赶紧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电火象跳了闸一样立即熄灭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派出所找到这位市物质局的退休干部说,奥运会快到了,叫你的家属不要出去闹事,他说,你们不要跟我来这一套,要不是我念法轮大法好,我的性命都丢了,也许半条街的人性命都不保。

我还有个弟弟,现在已经退休在家。有次我去他家做客给他讲真相叫他劝三退,他不仅不听,还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他说他什么都不信,只信马列主义,我嘲讽他说,我和你从小没有父母,你居然成了马列子孙,我依然还继承着中华祖宗的血脉。他恼羞成怒说,我信马列主义,我就成了马列子孙,这不是在侮辱人?你信法轮功,你成了法轮功的子孙了?我说,谢谢你的封赐,我成了神的子孙,我高兴,你恼火!他现在到美国去给儿子带孩子去了,到了自由的国家,他可以得救了。

我们本镇兽医站的一个会计,有一次,我劝她劝三退,因为是朋友,她不好拉下面子也不回答我,我看她为难的样子,就问她,你愿不愿意退,还是等你考虑下?说完我就回家了。过了一两个星期,她拿了三十几个人的党团名单来退,我问她怎么想通了,她说她看了电视的。我想她很可能是看了台湾台的电视插播。我问,你拿这些来退要本人同意才有效的,她说,我说了算,我可以说通所有的人。

劝三退,我退了很多镇上的退休老党员,这些老党员也帮着退了很多人。

还有一个做资料的小伙子,一边炼功做资料,一边上班,不辞劳苦地一边在网上三退退了一千多人。

我们这个市救度众生的形势很好,贴的不干胶:天灭中共,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等等都没有人撕过。尽管字被雨淋的不清楚了,我们再次去贴的时候,依然没有被撕过的痕迹。有一次省城的一个同修来我这里避难,我说趁你在我这里的两天,我们一起去贴不干胶。她说,你说你们贴的不干胶没有被撕过,我以前还有点不相信,当真是这样。我说,我们这里的大部份众生得度,风调雨顺,粮棉丰收,这里的众生都喜气洋洋!

我还要跟同修说句心里话,要珍惜这段机缘,首先就是要多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后来的人都羡慕我们这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能够和师父在正法时期同在,就象我们羡慕那些能亲自聆听师父讲法的那批大法弟子!我们希望师父早日回来,我们也要亲自聆听师父的教诲!

师父的恩赐,师父的神奇用世间的纸笔是写不完的,是师父引导我们,点化我们将这个大法正法的進程做到这一步!大浪淘沙,剩下来的都是金子,我只是其中平凡的一个弟子,这些发生在身边的故事我能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