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震慑邪恶的经历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妇女,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七年时,我大病缠身:肝腹水、脉管炎、子宫肌瘤……弓着腰,腿伸不直,脚趾骨照相成黑色。在回老家奔丧时与姐姐同行。姐姐提及大法后,我当即受益,以前走路艰难、胳膊也抬不过肩,在听到姐姐说大法神奇可去病健身时,我走路就哪儿也不痛了,可以爬上爬下三轮车,爬山比几个老头走的还快。接着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当即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原本二十多天不排大便,听法后大便通畅,排出体内许多不好的东西。从此能吃能喝,不吃药不打针,无病一身轻。一个星期后回家时,女儿很惊讶,“妈怎么挺着腰板直溜溜的回来了。”女儿说以为我回不来了,要找个车去接我。就这样我走入大法修炼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我于十月三十日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被当地公安带会,被列为所谓重点。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老伴和女婿多次被抓,我就到社区、派出所、市局、国保、法制办、控告科、政法委等处要人,要大法书,讲真相,多次震慑邪恶。下面仅举二例。

一天,我到政法委去要自己的亲人,当时政法委的负责人说:“你还敢在这讲法轮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断的发正念讲真相,他伪善的稳住我,出去打了两次电话,当我看到警察来时,才知道他打电话让警察来抓我,当时一警察说:“老太太你敢上这儿,这是什么地方!”我没理会他们下楼去了,他们跟上来拽我上车,我不上,心想:“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救人,我在这喊也是進一步的救度世人。”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没拽动我,我嗓门也大,不停的喊,不一会聚集了很多人,这时整个大楼的人都开开窗户向外张望。他们把我拽上车之前,我喊:“我还来,你们这不是挂着‘为人民服务’吗,你把那牌摘了,我就不来了。”

他们把我拉到就近的派出所,把我铐到铁椅上,一警察要给我录像,我说,你录不上我,并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另一个坐在电脑边上的警察邪气的说:“老太太你发功要把电脑发坏了,就放你走。”我心想:他太可怜了,师父我要救他。接着,电脑边上的警察说:“哎呀,电脑坏了。”我以为他在骗我,一会来了四、五个人修电脑也没修好。后来一个警察过来审问我:“老太太配合我一下,做个笔录,让我对上面有个交代。”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你不配审问我。我说啥你写啥。”他说:“好、好、好。”他说:“你为什么上政法委?”我说:“迫害八年了,什么都有截止的时候,不能没完没了。我要求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警察说:“挺有力度哇!你为什么上政法委?”“我来告诉那些政府官员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不了解真相。”“老太太你还炼吗?”我说:“你别说炼不炼,我一修到底。”他握笔在桌子上用力一拍,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好——!”当天就把我放了出来。

奥运会开幕那天,我到郊区讲真相。在火车站,警察要身份证,认出我之后,他把身份证揣进兜里,并打电话让当地片警来抓我,我听到他们的对话说:“她是保外就医,我管不了她。”争执半天,当时我想到师父讲救人要广,我想车站这么多人正是大面积讲真相的大好时机,于是,我就大声的讲自己如何被迫害,老头如何被迫害致死,学大法真正受益。车站许多人都静静的听。最后警察把身份证还给我,并在身份证上面放了五十元钱,让我拿这钱坐别的车走。我说我不要这钱,也不坐别的车走。后来他就让我上车了。我刚上火车,车上人就说:“这老太太不上来了么!”我又开始進一步讲真相,车里人都说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