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 武阳被枉判七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武阳,又名武志军,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发放洪扬中华五千年文明、享誉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时,被中共恶党眼线恶告遭绑架。当天深更半夜,北京恶党人员为了所谓的“证据”,害死武阳的妻子孙敏,伪造“跳楼”现场与尸检报告。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与四月九日中共对武阳非法开庭,剥夺正义律师辩护权,非法判七年,又剥夺上诉权。

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家人得知武阳已被挟持到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第二男子监狱迫害。

孙敏和女儿
孙敏和女儿

武阳和女儿
武阳和女儿

一、弘扬中华五千年文明被绑架,妻子被害死

武阳是内蒙古赤峰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他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赤峰市红山区中共恶党非法关押迫害九个月,妻子孙敏也被非法拘留。武阳出狱后不久,又被非法通缉,被迫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武阳在北京宣武区鹞儿胡同发放享誉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时,被惧怕五千年传统文化的中共恶党眼线王建军恶意举报,宣武区牛街派出所恶党人员绑架了武阳。他们把武阳铐在暖气管上,恶警殴打武阳。为抗议,武阳不向恶警提供任何情况,包括自己的名字、住址。

酷刑演示:铐起来殴打
酷刑演示:铐起来殴打

恶党人员根据抢到的武阳的手机,用特务手段定位,找到武阳妻子孙敏的住所,秘密绑架了孙敏。之后就对武阳说:“你不说,有人说。”

可四月二十八日宣武牛街派出所恶党人员对武阳说,孙敏在四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在丰台区角门晨新园租住的家里跳楼而死。

据知情人透漏,武阳被绑架后,牛街派出所曾审讯武阳的妻子孙敏。后来武阳在开庭时说,他四月二十三日上午还听到了隔壁审讯孙敏的声音:“大约八点左右,我听到审讯我的那五个人(四男一女)在隔壁大声严厉讯问我妻子孙敏。
‘你爱人叫什么?’‘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声音。‘别以为你这么大岁数了,对你没办法。’这是那个胖子警察的声音。片刻后,我清晰听到我妻子说:‘我说什么?’随即“啪”的一声,‘问你什么说什么。’这是那个女警察的声音。‘那个13621365119的手机卡哪去了?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厉声询问。问的号是我原来的手机号。”

孙敏尸体伤痕累累。据尸检所不愿透漏姓名的人说:“这尸体不是从五层楼上跳下来死亡的,跳楼死亡的特征不这样。”连普通的工作人员都说:“凭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一看就不是跳楼而死的。”

二、为掩盖罪恶,制造假“跳楼”现场

丰台区公安分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称:“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时三十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而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提供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记载:“委托时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从这两个时间来看,孙敏人还活着,司法鉴定所就已接到委托,等待给孙敏作死亡鉴定。

据北京丰台区角门一带的知情人说,那天大约是星期三或星期四(四月二十二或二十三日)夜里约十二点,一向偷偷摸摸、不穿警服、不漏身份的人,来到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称是宣武区公安,只带了武阳的照片,说不知武阳的名字,说他们已确定此人居住在该小区的十九号楼六-五零二室,但却不知是哪个楼哪户,故作声势找物业,物业就让保安带他们到那里,保安离去。约十多分钟,警察便在十九号楼门的另一侧“发现”了“高坠现场”,称在武阳居住的十九号楼六-五百零二室楼下发现有尸体,是里面的人跳楼了。可是现场没有人目击跳楼,怎么断定就是十九号楼六-五百零二室的人“高坠”了呢?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宣武警察却没有对“高坠”者看一看是否有救,更没有实施抢救,只是看住现场,等丰台警察来到,又等公安局领导来到,照了现场照片,就把尸体拉走了。

在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的登记表上,登记的孙敏尸体的开始存放“日期”是“四月二十二日”,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处的工作人员说:“尸体直接拉到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这边,鉴定也在这里作。”

家属见到“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的联系人王增斌,据王说,孙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区警察操作的,孙敏死亡后,他作为管片的警察被叫去现场的。他说宣武区警察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二十二点到二十三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住所,敲门后孙敏开门,发现不认识就关上了门。约十分钟左右,宣武区警察在楼外发现孙敏已坠楼死亡。

在公安提供的现场照片上,看到孙敏带了挎包,在他们的登记事项中得知,包里还带了存款折、银行卡、现金、家门钥匙……等等,照片上看到还戴了帽子,一副整装齐备的样子。然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从五楼“高坠”摔下,头上的帽子竟然没有摔掉!正是应了那句话: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真不了。按王增斌所说,孙敏就开门看了一下就关门了,他们又没进房间,深更半夜,光线不足,仅几分钟的时间,又没看见跳楼的过程,怎么断定楼下整装齐备、又戴了帽子的死者是从武阳家刚见到的人跳下来的呢?而司法鉴定所冰柜里孙敏结满冰霜的尸体,透过厚厚的霜都能看到上躯、头部、颈部、肩部、腕部、手……等,都有电刑具、锐器、钝器所伤,头发蓬乱,又如何解释?

据懂司法鉴定技术的人介绍,跳楼的人从楼上跳下,跳下的高度与落地的位置是可以计算的,跳下的楼层越高,落地的位置距离楼就越远,这有一个计算比例。但从所谓的“高坠现场”照片看,孙敏尸体就在楼根下,五层高的楼象没距离一样。

种种破绽显示,孙敏尸体是被放在楼根下的,而不是跳下来“摔”到楼下的。所谓的现场照片只给家属看了一下,家属要复制,他们却不许,这样就不会被世人看到造假的漏洞了。

三、为掩盖罪恶,制造假尸检报告

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提供了“尸体检验报告书”,只作“尸表”鉴定,未作内伤鉴定,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尸表来说明死亡原因,记载伤情的部份只寥寥数语,把所有外伤均说成“挫伤”,把大伤说小,不明显的伤不提,鉴定严重失实,是为掩盖有关人员害死人命的犯罪行为,牵强的来“证明”孙敏是“高坠”而死,达到符合“高坠死亡”的目的。

看过孙敏的遗体的,即使不懂法医学的人也能发现破绽。孙敏的尸体被放在尸检所的冰柜里,冰柜是抽匣状的,往外拉时,只能拉出一半,再多拉时就会使外边的部份过重,整个抽匣可能从高处掉下来。所以,家属看尸体时只能看到上身的前侧,后背与下身是无法看到的。冻的坚硬的尸体上结了一层冰霜,象蒙了一层白纱,凹陷部位还积下一堆霜,很难看清真实的表部伤痕。

尽管如此,孙敏的伤由于很重,透过冰霜还是能看到许多,仅能看到的上身前侧就有好多处伤:

(一)、前额:从左到右分布着呈三角状(∧)的血口,分布均匀,每个“∧”型伤口间隔约1.5公分,很象头部被箍上电刑具产生的抠到肉里的伤痕,伤口有渗出的鲜血,整个前额都分布着这种伤。

(二)、头发:平时总是扎着马尾辫的头发,已无发结,蓬乱,明显被揪拽过,无法理顺。

(三)、颈部:前颈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掐过或被勒过;右耳后还分布着许多象被电棍电击后的破皮、出血的小血口。

(四)、肩部:右肩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钝器击打过,连着后背,到底有多大面积,后背无法看见。

(五)、手部:右手腕部有明显的勒伤,很象手铐箍铐的痕迹;整个手都变了颜色,青、紫、红相间。

(六)、上身与前侧:表皮散布着鲜红色的片状的痕迹,很象是电棍电击后留下的伤痕。

(七)、上肢:两上肢虽然靠近躯干,使肢体被放入长方形的冰柜里,但两只胳膊不挨着身体,连手都是悬起来的,很象被吊挂过。

孙敏遗体
孙敏遗体

这些照片是刚见到遗体时趁有关人员不注意照下的。在穿衣服那天把尸体全部从冰柜中抬出,家属想照全身、前后的照片,但有关人员坚决不许。

四、剥夺正义律师辩护权,并追查是谁帮助聘请了律师

武阳被绑架后,北京恶党人员自始没有给过家属任何通知,家人多方查找才找到武阳的下落。家人为武阳委托了正义律师,丰台法院却不予认可,家属只好又委托另一名正义律师。

由于北京警察用特务手段找到武阳妻子孙敏的住所并秘密迫害孙敏致死,还制造了假现场和假尸检报告,称孙敏是在家中跳楼而死,武阳在丰台区看守所就妻子孙敏是被警察迫害致死写了有举证依据的“控告书”,并准备向所聘律师了解相关法律规定,由律师代为修改后并转交相关部门,却遭到北京邪恶警察拒绝,不许将“控告书”给律师看,不许律师给予提供法律方面的建议,并将控告书拿走,说由看守所转给相关部门,实际是拿去隐匿证据。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武阳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开庭,北京丰台法院不通知家属,不敢在法院电子公告栏上公告武阳的案件开庭时间。庭审时,丰台检察院拿出一张所谓的证据清单宣读,说在武阳的住处查抄出了神韵光盘、电脑等。正义律师为武阳做的是无罪辩护,指出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认定修炼法轮大法是犯罪,并指出证据清单不能作为定罪依具,应查看神韵光盘有没有“违法”内容,正义律师所言使丰台区检察院的马若怡、黄飞 二人恼羞成怒,立即休庭。

第二次开庭改为二零一零年的四月九日,开庭前,丰台看守所不准律师会见武阳,直到开庭前一天晚上,才告知正义律师不准出庭为武阳辩护,另一个律师的辩词被迫交给北京司法局审查,司法局人员把所有为武阳辩护无罪及指出执法机关迫害法轮大法修炼是违法的内容全部划掉,说“辩护词里不能有侮辱共产党的内容”,就是说为信仰真善忍作无罪辩护、指出迫害违法就是“侮辱共产党”了,可这是共产党操控的公检法司机关实实在在的所作所为,是律师在侮辱党,还是党就是邪恶货色怕曝光,这不就不言自明了吗?

四月九日再次开庭时,北京市国保的与司法局的弄了一大群人到法院旁听,家属只许两名旁听,还被逼到遥远的角落就座,看不清审判人的脸,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庭上,武阳说发放“神韵”光盘是没有罪的,神韵演出内容是恢复被破坏了的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希望法官作为这一特殊时期的历史见证人要把握好自己的未来。武阳花了大部份时间说明妻子孙敏是被迫害致死而非自己跳楼,指出在被指称的孙敏死亡时间——丰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所说的“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时三十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之后的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左右,他还听到在隔壁审问妻子孙敏的训话声音。庭审结束后,法官王威要家属提供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北京公安还把正义律师挟持到派出所“谈话”一整天,必须说出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意欲迫害所有可能知情的人。

非法开庭后,丰台检察院人员拿了一张没有写日期的纸,上面写着说武阳自己不要正义律师辩护的内容,到丰台看守所逼迫武阳签字。

五、为掩盖已败露的犯罪事实,剥夺武阳上诉权

北京丰台法院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非法庭审后并没有当庭宣布审判结果,如何判决的,家属再无可知,离开北京后多次给丰台法院刑事审判庭打电话,接话人不给找办案人,并推托武阳的判决还没结果。律师打电话也不告诉结果。直到半年以后的二零一零年十月,接电话的一个不敢说出自己姓名的人才说武阳被判刑七年。此时已过上诉期,家属已无法聘请律师阅卷了解案情、進行上诉。其实是北京中共恶人为隐瞒对武阳夫妇的迫害不被曝光而用这种方法剥夺了上诉权。

武阳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宣武区看守所、北京市豆各庄看守所、丰台区看守所。在豆各庄被关押迫害期间,亲属给武阳邮寄一千元购买生活用品的钱,收款人写明武志军(武阳),看守所人员已签收,就是承认此处有这个人才签收,但一直没有给武阳,武阳没钱买日用品,连手纸都得向他人要。武阳被转到丰台看守所后,丰台看守所说这笔款也转过来了,可就是不给武阳,律师多次找到看守所交涉,但无任何说法,就是不给武阳。家属到丰台看守所找有关人员,相关人员也承认有这笔款,就是不给武阳。

二零一一年五月,家人得知武阳已被挟持到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第二男子监狱迫害。武阳的亲人乘车二千余里赶到呼和浩特,中共恶党人员不许家人会见,称必须有六一零人员的签字才可以见,可六一零又不给签字。也就是说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中共就公然无度迫害,甚至剥夺连罪犯都可享有的会见亲属的人权。

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十几年了,已从邪恶至极、穷凶极恶、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中共已是世界公认的邪教、地球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人类最大的犯罪团伙,天要灭中共已成定局,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天然亡党“藏字石”已昭示天下。不管中共它如何利用宣传机器欺骗,也只是欺骗中国版图内那些最可怜的被洗脑而不会独立思考的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法轮大法的恶报死亡实例比比皆是,610组织被公认为死亡职位。那些没有死亡的江泽民等首恶、大恶,也被数十个国家推上被告席,有的已签发逮捕令,即使人间狱没有挂名,地狱也早已挂了号。真诚劝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人,不要认为没有恶报,那是神还在给你醒悟的时机,奉劝你们别拿神的慈悲当儿戏,悔过与赎罪的机会究竟还有多少?希望你们不要紧随中共的死亡列车冲向无底深渊,一失足成千古恨。要早日退出党团队,切莫毁掉你们自己与亲人的未来。

相关电话:北京电话区号:010-

北京市宣武区牛街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北京市宣武区牛街93号‎ 邮编: 100053
牛街派出所所长: 韩德银 王顺强
副所长 : 田壮志 郭东海
办案人员: 陈旭 汪立军 杨晓东
牛街派出所部份电话: 63536672 63537047‎ 63529847 63536670

北京市宣武公安分局 地址: 宣武区梁家园胡同1号 邮编: 100052
局长: 陈思源
副局长:王保旗
本案侦察员:王管军 程兆雄
分管本案:张某(男)、 李某(女) 电话:83168857
部份电话: 83164100 63023331 63033059 63032035 63018603 63022035
宣武区所辖派出所: 名 称 值班电话 地 址
西站分局派出所 63957500 莲花池东路128号
广外派出所 63463008 63465310 6346.3008 63465310宣武区马连道北街3号
广内派出所 83103150 6303.0919 83103150宣武区康乐里10号
牛街派出所 63537047 63536670 宣武区牛街93号
白纸坊派出所 63522476 63521230 宣武区白纸坊西街甲1号
陶然亭派出所 63532208 宣武区贾家胡同37号
椿树派出所 63103665 宣武区椿树园小区11号楼
大栅栏派出所 63034091 83161587 宣武区碳儿胡同36号
天桥派出所 83135077 6303.4151 83135077 宣武区福长街48号
陶然亭公园派出所 63536450 63532208 宣武区太平街甲19号
先农坛派出所 63014653 先农坛街甲9号
大观园派出所 63541086 大观园南门
大栅栏商场派出所 6303.0233 煤市街21号
艺园派出所 63032213 艺园公园南门
宣武医院派出所 6301.2836 长椿街45号
文化街派出所 63036782 琉璃厂南新文化街22号
菜市口商场派出所 63036587 骡马市大街甲235号
滨河派出所 63465062 菜户营甲7号
西站分局派出所 63957500 莲花池东路128号

牛街社区 地址:牛街8号
部份电话: 63533407 63510477 83520638
社区居委会 电话:
牛街东里社区 83517034
牛街西里社区 63532345
白广路社区 63510468
枫桦社区 63510467
发源寺社区 63515146
春风社区 63557354
南线阁社区 63572165
钢院社区 83559272
菜园北里社区 63579245

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近园路13号 邮编:100071
检察长: 蔡柏林,
副检察长: 李晓 艾建国、白世平、 尚保华
反贪局长: 苏从舜
公诉二处处长: 吴凯
公诉一处处长; 马若怡
本案办案人员:马若怡 黄飞 电话:63816048转8302(马若怡),转8301(黄飞)
检察院部份电话:
63816048(总机), 转64xx, 是办公室管理科室 , 转83xx, 是办理案件的科室。
直播号:010-63816046 63892000 63816047 63816048-8216 (李晓)

北京市丰台区法院 地址:丰台镇近园路9号 邮编:100071
院长: 董华
党组书记、院长: 夏俭军
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王忠山
副院长: 李增森 王晓燕 李素珍
政治处主任、机关党委书记:陶建平
刑庭庭长: 刘彤燕 刑庭副庭长: 云强 李红华、张亚林
本案办案人员:王威 电话:83827569
部份直拨电话:83827577 83827656 83836011 83827631 83827788 83836022 8382752 83835245 83827525
下辖法庭:
王佐法庭 83827942 68377317
方庄法庭 83827915 67613858
右安门法庭 83827921 63538900
黄土岗法庭 83827936 63721309
卢沟桥法庭 83827746 83827656 83827665 63892299转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