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我和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我一九九六年幸遇法轮大法,今年五十岁。

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虽然修的不太精進,但是无论受到什么样的迫害,我都从未向邪恶低过头。因为我一接触大法就感觉法轮功高于世上的一切。他太神奇了。我发愿一定要坚修到底。

我自己的故事

得法第一天,喜出望外。从邻居那请到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济南讲法》,急忙在电视上播放。刚看不久,我突然意识到:说话的是神哪!不行,我得尊敬他,我得坐端正了看。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早已坐的很端正。我惊讶的喊丈夫:你快看,我怎么能坐着了呢?唉呀,我的头也好了。我的腰、腿哪都不疼了。我的心情那个激动啊,真是没法说随即心中升起对伟大师尊的无比敬重,我顿时感到全身轻松,所有病痛全部消失,真是福从天降。

原来前几天,我突然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腰、腿疼的三天不能坐炕,不能躺下睡觉,最后这三天,疼的白天、晚上只能站着。因为心急,脑袋里不知怎么的哗哗响,好象头脑里有东西,说话、吃饭都哗哗响。去医院吃药、打针,找这个大夫,那个大夫,怎么也不管用。谁知在得法的这一瞬间所有病痛全部消失,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刚得法才几天,我刚刚看完一遍《转法轮》,就记住了师父说的一句法:“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心想,行了,从今以后就听师父的了。就这一念,大法又显神奇。事情是这样的:大概在一九八九年,丈夫在一家私企当业务员,和老板关系不错。丈夫为人比较实在,因为当时老板贷款太多本县信用社不能再以他的名义贷给他款。在老板请客的饭桌上县信用社的人出主意,让我丈夫应名贷款,老板做担保,贷了三万元钱,钱当然是老板用了。可是到了大概一九九六年,老板突然死了。信用社的人知道后就向我家追要这笔钱。我们诉说当时的情况,老板当时就把钱拿走了,他们都知道,是他们出的主意,他们都承认,但贷款人是我丈夫。老板的儿子当时也在场,但是他却拒绝还钱。当时把我气疯了。最后信用社起诉了我丈夫,天天来催钱,路费还由我们拿。而且下了传票,让去法庭。而且逼迫我丈夫答应查封所有家产,包括我结婚时嫁妆。我简直受不了了。如果这钱是我家用了,即使要饭我也要把钱还上,毫无怨言。可这是哪的理呀,这日子没法过了。丈夫用大被一盖,躺在炕上不起,只会说,老板的儿子不够哥们。我一天天哭啊哭,整天倒锁着门,两个孩子放学走小门進来,这日子我真受不了了。这天我正在看《转法轮》,一下子就明白了,也许这是我生生世世欠人家的,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从今以后我就听师父的,按照大法做。我把大门打开,是谁的谁就来拿吧。我一下子轻松了,心情舒畅了。我终于从这种苦难中解脱出来了。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心中没有了任何压力。就这信师信法的一念,大法神奇再显。自从我打开大门,到今天,十多年过去了,再没有任何人为此事来过我家。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帮弟子化解了这一冤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全面迫害大法,我去北京上访后邪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当时认识到:我们是修正法的,我们都是好人,我们绝不承认自己是犯人。因为我如果承认了自己是犯人,就等于承认大法不是正的。当时的想法是吃了犯人的饭就是承认了自己是犯人,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绝水,就是一律不听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就要证明法轮大法好。绝食的目地一定要站在证实法的基点上,绝不是为了出去而出去。那是我第一次绝食,当时心中有坚定的一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炼的功储存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一直到极微观状态下所存在的物质本源微粒成份中,都储存着那个高能量物质的功。”从中我认识到,修炼人已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了,我想从现在开始饭与水与我无关。真是太神奇了,我真的不渴也不饿,该干什么干什么,十二天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在这过程中一个女警察对我们说,人八天不吃饭,再吃就活不了了,胃象羊胃一样,吃不吃都搅动,里面没东西就搅烂了。她无论说什么我都不听不信,我就是信师信法。以后还有四、五次被邪恶绑架,我都如此,最长绝食十九天,表面上看已不成样子,可回家什么事都没有,到家先喝一大碗凉水,两三天后和原来一样,身体健康的很。我觉的这是大法的神奇,只要信师信法,神奇就会展现,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骑摩托车被对面来的摩托车撞到路边的大坑里。当时哪也没坏,只是脚面破了点皮。由于出事后没有很好的向内找,让邪恶钻了空子。半个月后,发高烧,烧的连口水都喝不了,这时我才发现被撞过的腿又红又肿,发现有两处黑点,第三天就烧爆了两个窟窿,开始流脓水。眼看两个窟窿越来越大,旁边还有两个小窟窿。这个状态来势凶猛,无休止的烂,卫生纸使了几大捆。有人说这种现象不太好,五万元截了肢还得得败血病。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惨状吓呆了,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想毁了我。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多次被迫害关押都过来了,我都没有倒下,这也是我的生死大关。死我是不怕的,可是无论什么原因,我来在世上,我的生命是证实大法好来的,是救度众生证实法来的,我不是破坏、毁灭众生来的,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什么我都不承认,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本县的同修都帮助我发正念,并把我接到了同修家。因为这要叫我家人知道这么严重,一定得把我送医院。我们一起向内找、发正念。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远方的同修大姐也来看我。她跟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同修在被非法关押开庭时,同修要在法庭上念一份申诉书,实际是洪法信,警察听了暴跳如雷的制止。同修却想,今天你们把房顶顶破,我也得把它念完,同修就坚定的念完了。不知怎的,这句话刷一下,深深的点醒了我,心中豁然明白。我马上和大姐说:大姐我没事了,我明白了,下午我就回家。它无论什么样都与我无关,我什么都干的了不就救度了众生了吗?你腿什么样,我都不承认你,你什么都别想带动我,我以前能干什么,现在还能干什么。大姐他们都笑了,说:你说行就行。我说:我行。就这一念,下午回家我自己上的车。大姐来前,腿疼的不能睡觉,一下地整个腿从膝盖到脚趾甲都顿时变成漆黑,一着地腿就象爆炸一样疼、涨,那时两个大窟窿已经能放進鸡蛋了。

回家后,家里盆朝天碗朝地,乱的很。我都收拾干净了,又洗了两大盆衣服,第二天就该干什么干什么,腿的痛苦完全消失。腿也一点都不拐,亲人们看到都惊呆了,半天才说话:你的腿怎么好这么快呀?但是两个大窟窿还在,我就每天把自来水龙头的水倒到一个大窟窿里,水就从另一个大窟窿往外流,冲净后,换纸,该干什么干什么。就这样腿不知不觉的长好了。我的这件事发生时我的家人说过:“她不去医院就能好了,咱就都信法轮功。”我的腿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全都好了,我的家人都称赞法轮大法好,太神了。真是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天一个常人问我:某某也炼法轮功,她怎么死了?我就给他讲了我的经历,他全明白了。他明白了当遇到关、难来,你想到的是师父、是大法、是众生,还是医院,还是别的,这是关键,信师信法的成度是关键。

妈妈的修炼故事

妈妈已是七十六岁高龄了,她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没上过一天学,可是得法后,在本村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就会念《转法轮》了,其他的大法书也陆续会念了。十多年来,她天天学法炼功,并尽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妈妈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让我最佩服,那就是自从学法后,不管邪恶打压也好,过病业关也好,始终有一颗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的坚定的心,这也是邪恶最害怕的。邪恶开始打压后,我们進京上访没告诉她,她不干了,也非要到北京证实大法。最后我给她写了一封上访信、自焚真相等,她拿着到县委去上访,被邪恶绑架关押了几天才回家。

修炼大法前,妈妈身体老是有病,身体没有好受的时候,脾气大,事还多。特别是我妈供了三十八年的附体。我妈年轻时受过刺激,到香门看却招来了附体。这些附体比人能,老折磨她。过去生活本就困难,钱都叫她看了香门。只要我们知道的香门她都去过,谁都管不了她的事。最后还花了几百元钱,安了一个大香炉,供了一大堆附体的名字。妈妈还能看到、听到它们说话,一上供那些附体就抢盘子,都能听到盘子响。谁進我家都得磕头,简直乱套了。

一开始安上炉,村里还有人来我家磕头上香求儿子,可妈妈却一个孙子都没有。在修大法前,我和父亲就看出妈妈供的没好东西。喜得大法后,妈妈全明白了,以后就听师父的,她端起供附体的香炉,跑到下坡大坑的乱石上用力一砸,把香炉砸烂了。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么多附体动谁谁不干,谁干谁出事,人是惹不起它们的。可是母亲信师信法,毫不犹豫的把附体炉砸烂了。马上在供桌上供上了师尊的大法像和法轮图。出远门回来的父亲進门一看,吃了一惊:谁敢在那坐着,这个人可了不起。老父亲对师父也非常敬重。从此妈妈的身体好了,没有一个附体再敢让妈难受,全家人摆脱了供了三十八年的附体烂鬼的摆布。在这期间,有的附体还想来,不敢上妈的身,在远处对妈妈说,我给你一个孙子。妈妈说:我炼法轮功了,你给我一个孙子,你给我什么我都不要,我师父是李洪志,你再不走,我师父就灭了你。说完,那附体一下就没了。妈妈也很快有了一个大孙子。全家人无比高兴,人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从此妈妈每天给师父上一炷香,感谢师父。我们就信师父,修炼、做好三件事成了妈妈的头等大事。

我姥姥家有脑血栓病的遗传,姥姥就是六十岁去世的。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前,妈妈消过三次大业,消的就是这个病症。每次妈妈都信师信法,关过的都很好。有一次,我想是师父安排我和妈妈一起过关。这天我回娘家,在家住了一宿。半夜十二点时,妈妈突然半个身子、半个头疼痛不止,只见她额头鼓起一条筋,嘴、眼、脸都歪了,并呕吐不止。被子也盖不住了,疼的直砸墙。父亲也吓醒了。我说:爸,你别怕,你听我问妈,看她说什么。我深信只要妈妈信师信法,就绝对没问题,如果她说不行,就马上喊我兄弟送去医院,不能让她破坏法,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我问妈:你知道这是干什么呢?妈妈嘴不利索的说:这不是消业呢吗?我说:嘿,看我妈真了不起。我告诉父亲:妈知道她在消业,她没事,放心吧,她绝对没问题。时间过去两个小时了,妈妈一直很痛苦,我不断加持她的正念。一会爸爸去了院里,我对妈妈说:是不是爸爸去叫大夫了?这一说不要紧,妈怕爸去叫大夫,着急的喊道:你快让他回来,再不回来我就死了。我看到妈妈有这么强的正念,急忙喊父亲進屋,父亲说,我没叫大夫,我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就因为妈妈这信师信法坚定的一念,顿时,不到五分钟吧,妈妈头不疼了,这时妈妈累的没再说什么,睡着了。我们也跟着都睡了。第二天早上,想起昨晚的事,我和妈妈都开心的笑了。父亲直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

现在爸爸有时还和妈妈学法炼功,有人提起法轮功,爸爸就讲大法好。全家人都真诚感谢大法师父的洪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