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抵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今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因讲真相被恶警绑架,一路上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

快到派出所时,我想,我的身体坚如铜墙铁壁,谁动我谁痛。就这一念,在师父的呵护下,面对野蛮的迫害,我始终没有感到皮肉的痛苦。当时恶警妄图逼我供出其他同修、遭到断然拒绝后,他们恼羞成怒,三个刑警对我拳脚相加,而我感觉就象微风吹衣。有一恶警恨命的打我的大椎穴,可能想打歪我的脖子,但不管他使尽什么手段,我的脖子就是纹丝儿不动。

另一个恶警诽谤大法,我两眼直视着他厉声喝道:“住口!不许你诽谤我师父和大法!你回家看五遍《转法轮》再跟我说话。”话一出口,声如惊雷,震的他愣在那儿回不过神来。过了好大一会,他突然朝我肝部猛击一拳,我却觉得就象是谁轻轻拽了我的衣角一下一样。这个恶徒一脸横肉,膘肥体壮,十分凶悍,此时他却痛得龇牙咧嘴,满脸是汗,蹲在地上好长时间没站起来。

三个恶警不敢打我了,又想出个损招──给我上大背铐,就是把人的左手从左肩上向后背,右手从后往上提,然后用手铐把双手腕铐紧。一开始他们一人扭我一只胳膊,另一人拿着铐子等着,扭了几下扭不动,改成两人扭我一只胳膊。三个人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把我的手对铐起来,只得作罢。他们坐在地上,一边擦着汗一边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我,低声道:这老头不一般,可能有特异功能。这时我无意识的垂眼看了他们一下,心中顿然生出无限怜悯,因为他们就象地老鼠一样小的可怜。我正打算给他们讲真相,有个头目叫他们上去,三人象得了大赦令,一溜烟的跑着离开了刑讯室。第二天,派出所把我关到看守所。在去的路上,我心想,一个月回家。结果我二十九天后回家。

现在想来,我当时使用神通是出于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是为私的,没有制止常人对大法犯罪是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其实也都是因为平时学法不够多、不够入心,没能把学法和修心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所致,让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等许多人心障碍了善心、慈悲心的展现。也就是说没能象其他同修那样站在法上证实法、维护法。其实都是师父承受了。每想到此不觉潸然泪下,羞愧难当。要想修出纯正的心,就必须多学法,在每天的救度众生中向内找修去人心,把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的标准归正。这样,我们用纯正的心去救度众生才能如鱼得水,一顺百顺。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