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月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例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仅五、六月间,中国大陆各地至少发生了八十起绑架事件,至少有二百七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抢劫。这只是突破中共层层封锁报道出来的案例,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这些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已经是第九次、第十次乃至第三十余次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绑架迫害。有消息称,中共邪党以保党庆为名,由上至下系统的安排了全国性的抓捕。

综观这两个月来发生的绑架事件,让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中共邪党歇斯底里、理智全无的丑恶嘴脸和行将就木的可悲下场。

骗子的伎俩

为了达到绑架的目的,行恶者以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竟毫无廉耻的随口撒谎,用下三滥的手段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诱捕。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江苏南京恶警肖宁健为绑架法轮功学员潘小芹,曾指使居委会连续两次去她家,要她去办理退休金,而当潘小芹与丈夫一同前去原单位时,刚一下楼,就被从两边突然窜出的四个人绑架。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河北唐山的曹女士正在家招待客人,突然门外有人敲门,说“你们家厕所漏水了”。曹女士老伴嘴里说着“没漏哇”还是打开了房门。七八个警察立即一拥而上,绑架了曹女士。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河北省承德市法轮功学员宋志红(女,40多岁)接到市区碧峰门社区邪党张书记的电话,说市区西大街办事处让她下午去拿廉租房房本。宋志红曾向社区申请过廉租房,信以为真,于是当天下午两点,她高兴地拿上了户口本就去了西大街办事处。结果,刚到那,就被早已等候在那的承德市“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九日傍晚八点左右,在成都双流九江通江社区香沁园租房居住的三名法轮功学员从自己经营的茶叶店下班回家,到车库停车时被一大群人绑架。据该小区居民称,当时参与绑架的大概二、三十人,身着便服。动静非常之大,整个小区都惊动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绑架者称,他们在“抓吸毒的”。后来,这些不明身份的人从三名法轮功学员的租住房内拉走三车东西(估计是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贵重私人物品)。

六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钟,重庆市合川区云门镇法轮功学员高捷(婕)接到重庆市云门镇街道社区办事处书记陈玉霞传来的通知,去社区办事处盖章办本月的低保。高捷从到办事处一直到盖完章,就被社区工作人员王德雄等拖延时间,并紧紧缠住不让离开。九点多钟,高捷被一群身着便衣的自称是公安局的彪形大汉绑架。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一点多钟,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金敏和姐姐在亲属家里,接到桃源派出所警察给金敏打电话,说关于金敏恢复工作的事要找金敏谈谈。放下电话,桃源警察就到金敏家了,时间大约是两点左右。金敏回家时,进门就被绑架了。

强盗的行径

几乎每次的绑架都伴随着抄家,而抄家的物品不但包括法轮功学员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光碟,更包括学员家中的贵重物品、现金、存折、信用卡以及一切在恶警看来有用的东西,完全是赤裸裸的抢劫。同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出示任何证件的翻墙、破门入侵民宅和野蛮殴打也已成为普遍现象。

六月一日,河南省信阳市公安局政保支队的恶警及浉河区公安派出所的恶警一伙八、九个人为了绑架法轮功学员姚少云,强行抢走了姚少云丈夫吕维宽(未修炼法轮功)的钥匙,然后闯入他们的家中,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抢走六万多元的银行存折及室内放的现金、电脑等。

贵州凤冈县法轮功学员韩文秀从绥阳镇乘车到凤冈县城,准备上银行付货款,刚下车就被早等候在那里的几个恶警绑架,并强行搜走她身上用于付货款的两万多块钱。

六月八日晚八时左右,湖北武汉棉纺织厂治安队长柯正清,带领七、八个保安,先到棉纺织厂王玉家欲抄家未果,接着去了刘珍丽家敲门(王、刘两家相距两栋),当刘珍丽刚开点门缝,柯正清便用力顶开大门,一手掐着刘珍丽的脖子顶到墙边,其他人趁机而入,非法抄家后,又非法将刘珍丽绑架。在绑架刘珍丽后的第二天,棉纺织厂的这帮恶人又在刘珍丽家无人的情况下,翻窗(三楼)入室,再次对刘家进行了土匪式的抄家,走时,敞开大门,扬长而去。

吉林市恶警四月二十七日绑架程淑芳及女婿王亚飞时,不仅抢走了私人财产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还抢走了人民币一万余元及一个四万元的存折等。

河北唐山恶警五月二十八日在绑架曹女士时,不但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及《九评》等真相资料,还抢走了八百元现金。唐山付家屯派出所所长看着抢来的财物说:“你们下的本挺大呀?(指法轮功学员为救世人自己花钱做资料)。”还指着抢来的打印纸恬不知耻地说,“你们应该多买点纸,我们好使。”

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彭晓云的过程中,唐山路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把彭晓云家院内小房玻璃砸开,打开插销,搬走电脑及其它物品,然后用特制的东西打开房门,把彭晓云儿子结婚时儿媳娘家陪送的两台电脑及家中物品强行搬走。

六月六日下午四时,河北霸州市南孟镇政法委书记张立强带队,镇司法所所长孙宾、司法所职员郭亚男、还有镇派出所两个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付兰英的院子里,郭亚男象疯了一样,把外屋门用脚猛力踹开,顶门的棍子立即折断。不由分说,就拉付兰英上车。付兰英身体不适,在炕上躺着,已经两天没吃东西,家里还有神志不清、卧病在床四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婆母需要照顾。这些人不管这些,象土匪一样,狠狠地扭住付兰英的双臂,连架带抬将她扔到车里,急驰而去。

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四川绵阳市涪城区新皂镇梅家沟村农民孙毅正在田里插秧,忽然发现村长肖世贵带领七个不明身份的汉子向他扑来,他本能的往家跑。这伙恶徒在绑架过程中竟然对他鸣枪。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将孙毅塞进红色轿车就拉走了。绑架时这伙恶徒没有一人穿警服,事后得知,他们都是新皂派出所的警察。

江西瑞昌法轮功学员石励萍六月十二日晚上遭绑架后,七十岁的丈夫李屏锁和两个儿子李铁汉、李汉鼎到派出所要人,得知恶警为了威逼何升祥、朱海霞、石励萍三人签字,竟三餐没给他们饭吃,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石励萍的丈夫李屏锁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法轮功就是好!你们没有人性。刚说完,几恶警群起而攻之,狠命殴打他们父子。石励萍、李屏锁、李铁汉跑出派出所。石励萍被追赶上来的恶警打倒在地,当时昏死过去。没有人性的恶警不管石励萍死活,转身追打李屏锁父子,李铁汉在围观世人的帮助下走脱。李屏锁老人被众恶警拖进派出所打的手脚不能动弹。

荒唐的借口

有被绑架的河北唐山学员问参与迫害的警察:你们到现在为什么还迫害法轮功?警察竟荒唐地说:法轮功已经动摇了国家(邪党)政权。当时法轮功学员都觉得好笑,国家(某某党)政权就这么好动摇啊?!

邪恶之徒第三次绑架江苏兴化市吴锦莲老人时,没出示任何法律文书,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仅口头表示因为老人看了“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五月二十五日和二十六日,浙江省缙云县法轮功学员杜兰蕊两次到缙云县“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组织)要求拿回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她在中共恶警威胁下、违心写下的所谓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悔过书等“三书”,未找到“六一零”的人。于是杜兰蕊就将自己的要求贴在“六一零”办公室门上,并签上名字。“六一零”相关人员因此恼羞成怒,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清晨绑架了杜兰蕊,并将其关押在缙云县拘留所。

黑龙江大庆市恶警姜立新等人被人指问为什么抓捕法轮功学员石晶时,其回答的理由竟然是“有人报警说石晶家总来人”。石晶的亲友感到愤怒:石晶的父亲刚去世不久,母亲又是半身不遂,亲戚朋友常来看望怎么就成了罪过?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家就不能来人?

流氓的嘴脸

河北唐山路北国保大队的一名女恶警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好言相劝竟无耻地说:“给我也退了,给我五千块钱,我就退了。”

为了给河北省承德市的大法学员佟多丽施加压力,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对其开办的幼儿园进行骚扰,这些人把写有“此幼儿园停办、令此幼儿园的孩子送到×× 幼儿园”的纸张发给幼儿家长。佟多丽发现此事后立即制止此行为,并质问他们是哪里的?是干什么的?但却没人回答。后佟多丽警告他们:“你们再这样做我就去告你们!”他们才离开。过后经调查核实,这些人是双滦区所谓的“社会力量办学管理”办公室人员,他们是受双滦区教育局指使的,而双滦区教育局又是受区“六一零”、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挑唆的。

吉林省白山市恶警劫持着赵庆元,闯到他家非法抄家。之后要将赵庆元绑架走,赵庆元不配合,恶警殷玉凯一把抓住赵庆元的头发强行按倒在地,郭世胜顶住赵庆元的要害部位,对赵庆元大打出手。众邻居上前制止恶人行恶,几个恶警非但不听劝阻,还公然当着赵庆元家人及周围邻居的面,一起疯狂殴打赵庆元,后又打电话叫来几个恶警,把赵庆元抬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赵庆元的女儿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恶警毒打,便上前拦挡也遭到警察的殴打,强行带到派出所后。恶警拿法轮功师父法像让赵的女儿骂,赵的女儿说我不骂,怕遭天谴;恶警又拿一只狗让骂,赵的女儿说我是好孩子,我不骂。恶警没达到目的,问孩子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不骂人,并软硬逼迫孩子签字才肯放她回家。

六月一日下午,河南信阳市公安恶警为绑架法轮功学员姚少云,伙同浉河区恶警八、九个人与信阳市职业技术学院李为江,在上课期间绑架了姚少云的丈夫吕维宽(未修炼法轮功),并抢走了吕维宽的手机和钥匙。六月七日,吕维宽被放回家后,精神失常,用力猛击自己头部。他被送去医院抢救,医生打针时,他紧张的问打的是什么东西?端水给他喝,他问水里下什么药了吗?只有他孩子给他的东西,他才敢吃。基本可以确认,在迫害期间,恶警给他食物下药,以及给他注射了破坏神经类的药物。

广州法轮功学员连信群被绑架后,先是被绑架到白云区嘉禾派出所,后被转至白云区看守所,体检时因高血压被退回嘉禾派出所。警察用老虎凳折磨她(不能随便活动、站立的铁椅子),不让她喝水,她来例假透出裤子了也不让上厕所。第二天,六月十一日,连信群被警察拉至广州市第八医院进行详细体检,结果血压高至230,嘉禾派出所警察还是奉命再把她绑架至看守所,最后因看守所拒收,警察才把她拉回派出所。期间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她一直被迫坐老虎凳、戴手铐。后来警察看她真的不行了,才让家人来担保她出去。家人不愿意担保,最后警察逼她家人交了一千元(没开收据),才让连信群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狂妄的叫嚣

四川代市镇恶警王安远将曾祥连老人绑架后,不但上前就拿手铐将老人铐上,而且破口大骂:“老子把你脑壳砍了!把你每个月一百元生活下了!”

河北省丰润区法轮功学员邓秀艳被绑架后的第二天,家属去杨官林派出所问非法翻墙的借口,他们说与派出所无关,是镇里的决定。十七日上午,邓秀艳的几位家人又去杨官林镇政府想问清为什么又非法跳墙抄家,杨官林镇政府信访办人员叫嚣说:“以后隔三五天就去一次。”

湖南怀化的王誉杰被绑架后,尽管恶人如何欺骗殴打,就是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为此,她屡遭折磨,而且恶人威胁她:“不写就给你药物下饭里,叫你生不如死”、“送你去精神病医院或劳教判刑”。

六月二十一日早上七点多,深圳恶警开着刘晓光的车把刘晓光绑走的,绑到哪里却没人知道。恶警还放出话说,“谁要是打听刘晓光的下落就抓谁。”刘晓光只身一人在深圳,他的父母就这么一个儿子,可能至今还不知道他被绑架的消息。

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大庆东湖分局警察姜立新、齐亚文及一陈姓警察,闯到乘新二小区,欲绑架法轮功学员石晶。当时石晶没在家,恶警遂非法抄家。这时石晶闻讯回家,一见此景,质问恶警为何抄家、有无搜查证,陈姓警察称“抓你们不用搜查证”,遂强行将石晶绑架走,连鞋都不让她穿,当日将她劫持到大庆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辽宁省喀左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频频迫害无辜百姓,抓了人就向家属勒索钱财,五千至一万元钱不等,还公开叫嚣:“给一万的,以后不再找了,给五千的以后还得找(指再抓捕迫害)。”

山东潍坊寒亭外国语学校徐建华在寒亭南孙的转化班(原南孙司法所)期间,晚上恶人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对徐建华大打出手,特别是闫峰山,他为了不叫别人看见,把其他人都支走,为了不让摄像头拍到,他撕着徐的头发,把他从屋里拖到院子里,拳打脚踢,一边打着一边叫嚣着,“哼,我可以抓你,劳教你,判你的刑,也可以放你回去,我就是把你害死了,你怎么着吧?”

综观以上这一出出恶剧、丑剧、荒诞剧,不由得为中国大陆的亿万民众担忧,为国家担忧,最恶的人用最恶的手段迫害着最善良的人群。然而天道昭昭,上天不会让人间成为邪恶逞凶的乐园。民众在觉醒,中共邪党的恶行已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它正在民众的唾弃中和汹涌的退党大潮的涤荡之下土崩瓦解。尤其是近日首恶江魔头的死讯频频传出,神州大地正在响起阵阵鞭炮之声。在此,希望那些仍在蝇头小利的诱惑和中共谎言蒙蔽下参与迫害的人们,快快弃恶从善,机会转瞬即逝,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的一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0/五六月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例概述-244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