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在神韵和新唐人项目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夏威夷大法弟子不多,师父却给了我们最珍贵的机会,让我们通过神韵和新唐人的项目救人。面对师父的信任,我尤其感到自己修炼上的不足和师恩浩荡。这种感恩的心情,也使我多看一看自己正面的收获及在正法修炼中的提高。

今天从两方面交流:协调神韵中的修炼体会及办新唐人的一些感受。

1、信任同修-修去“担心”

四年来协调神韵项目,从不会到熟悉,在不断与同修磨合的整体修炼过程中,有多少师父的慈悲呵护。修炼上的收获益深。

神韵是师父给我们的救人及修炼机会;同时,协调人的责任重大。协调人的错误,在法上的偏离会给项目带来重大的损失。从四年前初次承担起神韵协调的角色时,我就明确认识到,只有在法上,用正念去做,才能救人。

有时我想,信师信法易,协调别人难。深想来,协调难实是因为没能真正做到信师信法。

任何一个项目,如果协调人和参加者不能相互信任,都会给项目带来负面的影响。对我来说,协调神韵也是在信任同修上的一个修炼过程。我想每个协调人都面对同样的修炼课题:有的时候信任同修容易,有的时候就难。而难,实际是因为自己没有修到那儿,慈悲心不足,不能向内找。

先说容易信任的。虽然大法弟子少,但第一次办神韵,同修让剧场满场,让我看到正念的力量。几年来,他们凭着一颗颗对师对法的纯洁的心,发资料,介绍神韵,卖票。有的要工作,要学习,但是把所有其它时间都用在神韵上。作为协调人,看到如此全身心付出的同修,我只有感动。只有法和师父能把我们在常人中看似平常的弟子推至神圣;只要在法中,我们就无所不能。

当然,也有不协调的,或我协调不了的。这时我会心里不舒服,担心会对神韵救人有负面影响。师父早就说过,“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转法轮》)“如果辅导员做好了,学员做好了,这个环境大家谁都没有矛盾了,那谁高兴了?魔高兴,我不高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在矛盾中修,这是大法修炼必须要面对的,是提高的好机会。

既然知道这样,我为什么担心?神佛会这样担心吗?我的担心有一长串:有矛盾,想法不在法上,不配合,不参加学法,等等。当我想办法促進学法交流,但效果不好时,心里会有不言的抱怨,而不是首先想:这是让我修啥?其实,当我看到什么心里不舒服时,自己不也在同样方面需要提高吗?自己“有目地”的希望同修怎样不也是执著吗?问自己最担心的是什么,还是怕整体状态会影响神韵救人。

我发现在同修之间,很多矛盾也是出自同修的担心:“你怎么能这样?这会影响我们的项目!”作为协调人的我,更容易这样去想。试想一下:如果我没有这样的担心,是否对同修会更慈悲些?与同修交流也少带些自己的观念?

这种担心,我想还是因为容量不足,在法上不踏实,修炼不成熟。担心,就是不稳,不如意;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师父告诉我们:“你们是经过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关于小说《苍宇劫》》)“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洪吟二》〈如来〉)。

由于旧势力的干扰,邪恶的破坏,我感觉我们修炼上好象随时准备与邪恶的交战。这种状态也波及到对同修态度的强硬,项目协调上的不安全感和防备状态。现在,在旧势力的干扰少之又少,神韵救人的障碍主要来自大法弟子的不配合及固守的观念时,我想神韵整体协调更要注重圆容和内修。

现在,当自己的“担心”冒头时,我首先清除这不正的念头。然后想办法与同修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修自己是无条件的;越是救人急,越要修自己。我努力抓住并去掉自己的一切观念,包括“修炼人应该怎样”,甚至“我希望你提高”的念头。只存善念,只修自己。 “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

我不再以自己能做什么而喜,而是更加看到自己的局限及修炼上更高的要求。同时我也更加珍视同修。几年来办神韵中与同修共呼吸,在他们真、纯的行为上,我看到他们每个人做的比我好的地方;在他们为众生得救的喜悦中,我看到他们的了不起,看到师父的慈悲和法的博大。

2、增加容量-修出“如意”

当协调人要多吃苦,多承担,脑子里要装那些想不清做不完的事,所有这些,不正是师父赋予的绝好的修炼提高的机会吗?这里我建议同修:要修,就多承担!承担了,你会发现你要多付出,要学会以法为重,以整体为重。承担了,师父就会帮你加大你的容量 。

四年前第一次协调神韵,除了对神韵和师父的相信没别的了,什么经验也没有。听师父说我们没有经验没关系,神知道;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第二年,有了些经验,但是走每一步都感到要费很大的力,有无形的阻力;整体上也好象在付出努力却不见效果。知道状态不对,但不知怎样改進,真是无奈。想到修炼:如果也在努力,却不能圆满,怎么办?记得那天在商场卖票,对这个萦绕在心的问题突然有了一个坚定的答案:我要一修到底!这时,我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感谢师父帮我拿掉了又一个执著。

从那以后再办神韵,我从一开始就横下心:集中一切精力,不受任何干扰。

第一年办神韵期间,我只能单盘打坐。那时双盘还会痛,要用心去忍耐,而做神韵期间我没有任何多余的心的容量了。从此每年办神韵要做的事都会增加,但神韵期间我双盘打坐一小时越来越轻松了。前几年做神韵,我在工作单位常常是跑着的;在家里先生或母亲跟我讲话我常常回答:没时间听。今年,我们虽然只有不到二个月的时间推神韵,我却发现,我在工作单位不用跑了,也有了更多时间站商场。以前那长长的“事务清单”顾也顾不过来,记都记不清楚;今年,我似乎不再被那清单压得脑筋停转。

一次神韵之后,我跟一个同修就神韵期间出现的矛盾说了自己的想法。我当时感觉自己足够慈悲了,得到的却是激烈的指责。几年协调神韵,类似大大小小的风雨也不是第一次了。不平和委屈总会有,但我想到师父的讲法找自己,我对同修的怨气并没修掉,慈悲心不足,不愿改变自己,以修炼的名义压同修。这里,我要真诚感谢同修给我提供的修炼机会,对我的容忍,以及另一协调同修的帮助和提醒。

几年协调神韵,我从毅然决然、事无巨细,到今天意识到该有另外一种方式:溶于法中的一种喜悦,心系修炼的一种踏实;不再眼盯结果,多在过程中用心,多修自己多依靠同修。不是不毅然决然,而是更多向内修。从锋芒到内敛,从坚硬到包容,从忙碌到从容:同是正念,但是更踏实,更如意,离神更近些。

3、办新唐人-修出“玄甲军”的所向无敌

说实话,如果让我们自己决定是否在夏威夷办新唐人,恐怕我们会说“人少办不了”,因为要办就要对新唐人专业化及经济良性循环负责。但正法不随人意,但随神意;说不办的是人。师父把又一次机会给了我们:在新唐人总部的努力下,新唐人于二零一零年七月来到了夏威夷!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事呀,师父给这方众生又一个得救的机会。

下边介绍一下新唐人在当地的反响,及参与同修的认识。这里吸收了新唐人分台台长及制作组提供的信息。台长负责新闻制作;我主要承担市场销售。

当地华人有六万多,之前只有一个中文电视台,节目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是收费频道,用户有限。新唐人去年加入华纳有线电视数码频道,不另收费,给推广提供了有利条件。

担任推广的负责人对新唐人有极大的热心,在当地中文报纸安排了广告和文章。同修都积极参与了新唐人的推广。发传单,贴海报,这本来就是我们大法弟子的长处。新唐人收视用户增加很快。现在,我们可以告诉人们:新唐人是夏威夷最大的中文电视台。

今年初,我接到一个新唐人观众的电话,询问到哪里能找到法轮功。他说从“细语人生”节目了解到法轮功,想修炼。现在此人已在学法炼功。有时我们会遇到人们在讲到中国的事情时引用新唐人的内容,这时我们真是惊喜和欣慰。中国人当中也有负面反应的,但是,他们在看,在议论。只要他看,他就会改变,他头脑中的邪党毒素就会被逐渐清除。

除了继续推广外,新唐人还要有节目制作和市场销售,长远的目标是要良性循环。这对于大法弟子少的夏威夷来说是最大的考验。目前我们建立了一个制作组,每周给新唐人总部提供一个新闻。制作组在此过程中技术和信心都在迅速提高。同时,电视节目制作也是个深入社区、与众生结缘的过程。最近一次州长公开会议结束时,很多媒体围住州长采访,我们的制作人员挤不進去,在外围等待。这时州长突然离开其它媒体的围绕,来到我们摄像机旁。听说是新唐人华人媒体,州长说他已经听说过,并欣然接受了采访。最后,州长祝贺新唐人当地分台成立一周年。

制作组的体会是:只要我们出去做,师父就给我们安排与众生结缘的机会。多在社区出现,这是让更多人了解新唐人的有力办法。

市场销售刚刚起步,我目前基本是“光杆司令”。我曾希望其他人能负担销售。也听其他销售员讲,销售没有全职做很难。今年初,当面对市场销售的需要时,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快速在修炼上提高。要做,我首先必须打破“我没有时间”和“销售需要专职做”的想法,用师父在《转法轮》中“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存在”的法来鼓励自己,把自己放大,放成神!我不是早会背《洪吟二》〈师徒恩〉中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吗?为什么不去欣然实践?

最近签了第一个广告合同。合同虽小,但给我很大启发。用户说希望与我们合作,因为他“看到新唐人的前景”。作为大法弟子,自己不是更应该看到并坚信新唐人的前景吗?

如何把神韵和新唐人都做好?自己的常人工作也到了必须加强的时候了。我不知道怎样兼顾好,但相信应该有一条可走的路。我能想象到需要的是个什么状态:是溶入法的那种专一,如意;那种坦荡,无邪。我仿佛能感受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所向披靡的气势,唐太宗麾下“玄甲军”的所向无敌。我告诉自己:这是师父给我们的宝贵机会,不能推出去!

结语

我们都知道自己多么幸运,能在正法时期修炼。随着证实法项目的忙碌,同修之间的矛盾,仿佛得法时的喜悦不再,力不从心的压力及人心人念时时萌动。我自己也在这种疲惫的阴影下笼罩过。写此交流,希望能尽快摆脱这种压抑的物质,找回喜悦和佛性如意。

个人认识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