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凤多次遭绑架折磨 目前仍陷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今年六十岁的牡丹江市林业广播电视大学图书员陈金凤女士于2009年8月被非法判刑6年,目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这已是陈金凤第二次被关押该监狱,2004年至2008年她就曾被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迫害。此前,2001年1月至2002年10月她被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关押迫害。2003年陈金凤曾被爱民区国保大队恶警以凶残的酷刑折磨。

以下是陈金凤女士的自述。

我叫陈金凤,女,出生于1951年2月10日,住址: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东祥伦街,36号楼。单位:牡丹江市林业广播电视大学,职务为图书员。

2000年到北京上访,遭绑架折磨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做的是最正的,面对邪恶对大法的诬陷,诽谤,我于2000年10月11日去北京证实大法。10月5日早8点至9点,我在天安门对面地下通道行进时,被一群警察阻截,搜身,强行押到汽车上,(这时已有数量汽车上押着众多大法学员),其中有一名大法学员满面是血,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一名女大法弟子被两名警察反扭着胳膊、大义凛然的向众多世人讲着真相,这时开来数辆警车,冲散人群,开始戒严,人们被驱散了。

我被押到北京一个看守所,那里已经容不下人了,又被转到北京郊区怀柔看守所,那里也押满了大法弟子,院子里众多大法弟子被雇佣来的社会青年反扭着胳膊贴墙,头被按到九十度(叫飞机式)站在一边的便衣,骂着,踢着,吊着,抽着大法弟子。尔后又一个个提审大法弟子,我被提审到第三审室,里面坐着两名年轻警察,其中一名恶警给我铐上了手铐,用一条毛巾绕过铁铐,往前用力拽,拽倒后用脚踩着手铐,一边骂着大法师父,一边撕着大法书,叫我九十度大弯腰,腿不准打弯,从下午1时左右——到晚7时左右,送回监号已不能行走,由两名便衣架着关到一人单间,那里有几名便衣看守,他们说,赶快交待,否则对你没好处,我们是雇来的,没办法,为了钱嘛。

2000年10月10日被牡丹江驻京办事处610两名便衣押到办事处,押送中将我身上的700多块钱挥霍掉,还买了一箱苹果吃。10月11日晚把我们约十名大法弟子押送牡丹江,被自己居住派出所带回。管片警察派两名女人搜身,没搜到钱,气急败坏的打我几个耳光,侮辱大法,骂着大法,把我身上的电话卡揣进了自己的腰包,连夜把我送到第一看守所。

2001年1月至2002年10月被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关押迫害

2001年1月19日左右,一大早将被关押在看守所部份大法学员秘密押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戒毒所每天拉出去强行转化、洗脑,不许学员相互说话,抢夺大法书,直至2002年10月10日被放回家。

2003年被绑架,遭酷刑折磨

2003年4月29日,我在牡丹江军分区附近发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到向阳派出所。向阳派出所不由分说,强行押走我。没多时,爱民区国保大队赶来一群便衣,其中小个子崔某一看到我就恶狠狠的骂道,他××的,又是你,便一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上,其中一人脚踩着我的头,四肢反背,脸朝地折腾了一会,又将我押到爱民区,戴上脚镣、手铐套在一张铁椅上,开始施暴,因是“五一”前夕,酷刑室已被关闭(在三楼),一楼没有行刑工具,一个小眼睛的瘦型便衣买来芥末油,塑料袋,给我灌上芥末油套住头,憋到窒息松开,再灌,接下来把我双臂反背到铁椅子后面,几名警察前后同时拉、拽(他们叫五马分尸),我顿时头脑一片空白,失去了记忆。

在拉、拽的同时,其中有一人在我身后用电棍电我的“合谷穴”,待我恢复过来,又把我拽起来,几个人同时用掌一侧用力砍我上臂肌肉部,立时青紫一片,手抬不起来。那个小眼睛出主意的恶人说把她反吊,因没有吊环,他们又将我的头用我的外衣包住,反扣在两张桌子上(脸朝下),两只小腿放至桌子的边缘上用劲往下压、血流不止,至今还留下伤痕。由于灌芥末油留下的后遗症,胸部、腹部、食道胀满,不能躺卧,重的时候甚至背过气去,不能咽食,只能喝点汤。在国保大队被盛孝江、杨涛、崔某等施暴后,30日把我投入到看守所。(绑架后国保大队一伙恶人抄我的家,抄走录音机、大法书、大法录音带和生活费)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一年四个月)送往女子监狱,女子监狱拒收(体检不合格)返回看守所,所长于世龙大发邪气,将我衣服扒光,涂药物,戴上手铐、脚镣,定位在铺上的地环上,不让大、小便,身体每况愈下。之后于2004年9月4日又将我非法手段强制投入哈女子监狱。

2004年至2008年被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在女监九监区(集训队)2006年10月份左右,因为炼功,被九监区大队长吕晶华戴手铐、脚镣反扣在床上,以至造成心律加快,生活不能自理,于2007年初转到十监区(医院)至2008年4月29日回到家。

2009年再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至今

回到家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2009年4月30日在牡丹江北山体育场,开往八达方向汽车站十字路口处,对世人讲真相被世人举报牡丹江地明派出所,时间约下午3—4时,被地明三名不知姓名的警察绑架后,晚8点30分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因不配合照像,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被看守所所长,人称戴老虎强行戴镣定位,铐在铺环上。因不穿囚服,值班员郑秀丽指使,她们用脚猛踢头部至晕厥,心脏用肘重击后疼痛多日,呼吸都困难,不敢用力,最后加重至痉挛,走路都困难,被郑秀丽用针扎手。2009年8月末左右爱民区法院秘密在看守所私设公堂,非法判6年刑。

2009年10月9日非法押送哈尔滨女监十一监区“攻坚队”后,在2010年1月29日转十监区(医院监区)至今。

我坚持信仰、说真话几次被非法判刑。十年来,我单位牡丹江林业电大校长王××,非法停发我全部工资并开除公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