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党社会的“法律与权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记得那是二零零六年临近中国新年的一天,一群恶警突然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对我家进行了抄家、搜查,而后对我老伴说,你们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去哪?”“去派出所”。我问“什么事?”他们说核实些情况,到那,你就知道了。我老伴说:“我什么也没做错,我没犯法,我不去。”

他们要强行带走我和老伴,老伴被逼撞了墙,当场晕了过去。这些恶警毫无怜悯之心,一人拽一只手、一只脚,把她塞进了车,送去了医院。经抢救苏醒后,只剩下老伴一人,恶警都离开了,直到晚上,我老伴才一人回家。

我被绑架到“六一零”,一名恶警说,你是否参加了集会,我说没有,接着就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六一零”的恶警问我,“为什么抓你?”我说“不知道。”他就又恐吓,又引诱,要我承认什么集会。我一口否定没有参加,他不再问了,将我关进了看守所。

二十多天后,“六一零”恶警对我说,你被劳教了。我问:“为什么?你们有什么证据吗?有人有物证明我有罪吗?胡乱判刑,有什么法律依据吗?”他不回答我的话,只对我狠狠的说:你不说照样判你。

十天后,我被送进了劳教所,大概一个多月后,我在劳教所收到了决定书,决定书上写的是我同某人非法集会,被劳教二年六个月。二人非法集会,不可笑吗?!

通过这些,我才真正的认识到邪党鼓吹的所谓的“法制社会”不过是愚弄世人的幌子。中国的法律法规是给百姓家定的,法律不是平等的,还有比法律更高的——权力。邪党的“六一零”组织可以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可以不用任何公检法等程序,只用口头就可以决定百姓的命运。

为什么恶警那么丧心病狂的抓捕大法弟子呢?记得我被送进看守所那天晚上,一个人在警车上问恶警,“你们年底抓这么多人,有奖吧?”“嗯。” “多抓一个奖多少?”“多抓一名法轮功奖一万元。”问:“哪那么多人呀?”“可抓可不抓,就抓。”因此,有的大法弟子莫名其妙就被绑架了,被劳教了。让人真正了解邪党鼓吹的“法制社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