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尊说的做才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本地老年同修中,有几位三件事只做二件,大多是怕心作祟,觉的在家炼功、学法、发正念比较“安全”。殊不知这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师父早就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那么,在讲真相时出现“危险”,说明是我们的心态有问题,如果一味躲在家里走不出去,也会被旧势力抓住把柄進一步迫害。本地老同修甲的经历足以说明这一点。

一天同修甲到我家来,对母亲(同修)说她过年那阵子提水时把胳膊摔伤了,当时坚持不去医院,不贴膏药,没出现什么问题,但胳膊就是疼,而且疼的很不正常,满手臂串着疼,针挑锥刺一般,疼的她睡不着觉。因睡眠不足,一学法、发正念就困,持续这种状态已经半年了。我、母亲和同修甲三个人一起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

发正念时,我看到老同修甲的影子好象是个男人的样子,又听到有个声音说:“她欠我账!”我天目没开,看不到它,于是在心里对它说:不管她欠不欠你账,她现在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这时候来讨账,不单是和她过不去,是和正法过不去,你要安分点儿,将来自有善果;要还捣乱,必然自取灭亡!发着正念,我的头突然疼起来,睁眼一看,原来老同修睡着了。于是我发正念清除让她主意识不清醒的邪恶,但没起作用,只好停下来把老同修叫醒。

我们意识到单纯的发正念可能不能治根本,于是和老同修甲交流了一下,帮她向内找。我问她摔着的时候想到师尊了吗?她说没有,当时想的是:“坏了,坏了,胳膊断了。”摔倒后爬起来,抱着胳膊叫苦好久,压根儿没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中午她女儿下班回来,她还委屈的对着女儿大哭起来。我说:这大概就是根本了吧,一念不正认为自己摔坏了,但你坚决不用常人的医疗手段,所以师尊保护了你,肉身没出现问题,但你心性上的漏洞被钻了空子,才出现这不正确状态。

找到了问题,我们又发了一次正念,这次感觉轻松不少,我以为问题解决了,那个来讨账的邪灵应该也已离开,就没对老同修甲提这件事,怕她会害怕。没想到过了几天,她打电话来说还是疼的厉害。我感觉挺受打击,母亲鼓励我别泄气,并邀请另一同修去老同修甲家继续帮忙发正念。

这天我们三人一齐到了同修甲家,四人共同发正念,我脑子里翻江倒海,静不下来,但其间也和那个讨债的邪灵对了话。我质问它:你想和大法为敌吗?它振振有词的说:她又不做事(指讲真相),我耽误她什么了?我一下子让它噎的说不出话来,但心里也来了火气:嘿!你还有理了!幸好此时师尊给予智慧,我很快反应过来,继续质问它:她这是一时的状态,你干扰的她学不成法,境界提高不上来,她更做不了了!正念发了半个小时,发完后我们开始交流,我提到了发正念中的所见,老同修甲才讲出了自己的心结:原来她还出去发点儿材料,后来她去向协调同修要材料时,以为协调同修想给她一部机器让她自己做资料,她就害怕了,从此再不敢要材料了。

这事我们清楚,曾经听协调同修提起过:当时协调人是想给老同修甲一个印章,是让她用来往钱上、纸上或者墙上印证实法的字用的,是老同修误会了,以为是要给她机器做资料。我对甲说:你要明确自己的使命,你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承受魔难的。

我们四人又发了一次正念,虽然我看不见,可我感觉到那个恶灵在恶狠狠的瞪着我,但已经很弱了。大概因为我们找到了根源,师尊也不许它再干扰了。我义正辞严的对它说:你瞪什么?!我们是同修,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看到她的症结,当然要告诉她。本来还想和它对对话,突然有了一念:你不配和我说话,我不理你!于是静下心来发正念。发到最后,我们三人(除老同修甲)都听到“啪啪啪……”一阵响,象风吹塑料窗帘的声音,母亲睁眼看了看窗户,窗帘纹丝儿没动。母亲当时就想:走了。果然,从那天起,老同修甲的胳膊不疼了,只是还有点儿酸,但已无大碍了。

由此可见,旧势力并非因为你讲真相而迫害你,相反正由于你不做证实法的事它才有借口迫害!有些老同修不出去,还拿着大法为自己去病健身,拿着大法当药使,这种利用大法的心是很危险的,因为即使在旧势力眼里,也把那些只想得到不想付出的看作是最坏的生命!什么叫安全?躲在家里不出去,倒是不会有被抓的可能了,可是让旧势力抓着理把人迫害的病的爬不起来甚至离世,这就叫安全了?!尤其是老年同修,有可能生命本身就是延续来的,更容易出现生命的问题。我想我们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迷,师尊让我们讲真相,并不是为大法付出,都是为自己做的。想要达到绝对的安全,就要听师尊的话,好好修炼,做好三件事。

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