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优秀教师李丽文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的小学教师李丽文,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到吉林市“六一零”的绑架、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六一零”恶徒徐铮贤、杨炳文等再次闯到学校企图绑架李丽文,李丽文及时发现,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李丽文,女,五十多岁。她曾经体弱多病,家庭困苦,背有十几万元的外债,生活苦不堪言。李丽文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身体健康了,改掉了粗暴的脾气,不再打骂、挖苦学生,拒绝家长送钱送礼,她所教的班级在全乡同年级考试总能排前三名。学生家长对她的口碑非常好,特别是在铜匠小学,只有她带的班级学生是两位数,谁也不转走(其它班学生一般都转学了,人数很少)。在家中,李丽文悉心照顾、赡养八十八岁的婆婆,为家族分担重任,亲属、左邻右舍都说她修大法后变了一个人。然后这样的好人,却屡遭迫害,不能正常上班,无法平安的生活。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李丽文在家门口被绑架、抄家,直接迫害人是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派出所的钟伟等三人。李丽文被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四十一天,在头十几天,医生发现她肚子里长了瘤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需要尽快住院手术。可长春路派出所所长不让家属接人,在勒索了家属一万多元后,仍将她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所幸因身体原因被劳教所拒收,李丽文才又回到家。回家后去解放军四六五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回家吧,不能手术了。李丽文明白自己得了什么病了。回家后一个多月不能自理,后来坚持炼功,身体恢复的能坚持上班了。孩子们看到了三个月不见的老师都哭了。

即使这样,吉林市船营区“六一零”还是不放过她。在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船营区“六一零”头子徐铮贤、杨炳文、张某带领欢喜乡派出所的六、七个警察直接闯入李丽文所在学校到班级绑架人。一开始徐铮贤采用欺骗手段,让李丽文上车里唠唠,然后把人绑架走。后见李丽文没上当,就直接耍流氓手段威胁李丽文:“要不去就开除你的工作。”吓得学生围住李丽文大哭起来。在学校操场上、校门外停着几辆警车,让学校师生不能安心工作学习,扰乱了学校正常秩序,影响很坏。整个事件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李丽文正义的抵制下,徐铮贤带人灰溜溜的走了。这一天老师们被搅的无心教课,学生无心学习,李丽文的心脏病又被刺激的犯了,被家人接回家。

十年的时间内,李丽文被迫从远大小学调到下洼子小学,又到吉兴小学,后到铜匠小学。初到铜匠小学,每天上课都得让别的教师监视着。校方虽然承认李丽文工作出色,但评优秀教师却不能。在评特高极教师时,又以她炼法轮功为由不能选她。这次被迫害后她又被调到虎牛沟小学,区“六一零”徐铮贤、杨炳文又命令校长不许李丽文进课堂,学校缺老师上课,只好花钱外聘教师,也不敢让李丽文进课堂。校长只好安排她到食堂切菜、干零活。

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一天,徐铮贤、杨炳文又带人闯到虎牛小学。李丽文正在操场上巡视,徐铮贤、杨炳文没经过校方也没出示任何证件,将李丽文绑架到船营区沙河子乡小光养老院洗脑班,威胁她不放弃信仰就劳教、判刑。洗脑班把十几个法轮功学员每人隔离关在一个屋里,两个人监视着,不许离开屋子半步,彼此不许见面,就门缝都用纸糊上,走廊里是警察二十四小时站岗,大铁门旁边二十四小时有人守着。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几个帮教人员(李合举、刘双慧、王淑兰等,“六一零”聘用他们每天开工资五十至一百元不等)说个不停,诱导、欺骗、恐吓、脏话都上来,把李丽文迫害的出现严重心肌缺血、高血压,一天午后差点昏死过去,经一番抢救才过来。

家里八十八岁的老父亲,八十七岁的婆婆担心极了,几次去洗脑班要求见人,恶徒们都说不写决裂书、悔过书不让见。直到一天眼看人不行了,洗脑班才让单位领导去见人,还要求协助他们强迫“转化”,连一警察也看不下去了,说:“人都这样了,就是杀人犯也得先看病啊!”洗脑班这才放人。

回家时李丽文是由两个人拖着上楼的,人瘦得不象样了,几天后才能行走。两个多月后她又带着病上班了,每天下班要先躺半个小时,才能起来吃饭。

就这样,“六一零”的徐铮贤、杨炳文还不放过她,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上午,徐、杨带着船营区教育局主任刘某等五、六个人闯到学校企图绑架李丽文,幸亏李丽文及时发现而走开,绑架未得逞。这帮人在学校内大肆搜查,找不到李丽文就威吓校长、老师,大概一个多小时才离开,严重扰乱了学校的正常工作秩序,所有人都气愤,却敢怒不敢言。现在李丽文下落不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