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医生陈淑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榆树保健院妇产科医生陈淑杰,是一个用善待患者、拒绝红包的好医生。然而就因为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而屡遭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关洗脑班、酷刑折磨,被强迫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至今。 以下是陈淑杰自述遭遇的迫害经历。

我叫陈淑杰,吉林省榆树保健院妇产科医生,我因信仰法轮大法,曾三次被保健院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强迫放弃信仰,逼迫写五书。

一、一九九九年 保健院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监视出入。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报纸,电视、广播开始铺天盖地打压、造谣、污蔑大法。七月二十二日,保健院程向军副院长带领电视台2名记者带着摄像机开着车到我家去录像,企图让我攻击污蔑法轮大法,当时我不在家,休班外出了,才不了了之。从此以后,医院配合派出所经常来骚扰我,不是让写五书,就是让签字,家人非常担心我的处境。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放长假,孔庆国院长要求我无偿连续值班七天,怕我进京上访,不得私自串班、休班,超过1天的休班都得上报到孔院长那里,走出榆树市区就得派医院相关人员开车跟从、监视。当年春节我回父母家过年,我刚到家,医院副院长王伟光、保卫科长孙晓东等人就开车来我家,说我必须马上回医院,不能在家过年,遭到我父母反对和我严词拒绝后,王副院长给孔庆国院长打电话,才同意我在家陪父母过团员年。

二、二零零二年 保健院绑架关押我,非法剥夺我晋级考试资格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十六大前夕,保健院院长孔庆国指使孟凡荣找我签五书,如不写就送洗脑班迫害。当时榆树正在办洗脑班,费用一个月一千五百元,从工资中扣。为躲避迫害,于八月二十一日,我处理好我手头工作,把我的患者妥善的移交给我的同事,离开医院暂时躲避,单位领导带人就到我的住处蹲坑。期间,王春玲科主任及护士长王立敏撬开我的衣柜及办公桌所有抽屉找所谓的证据及和我联系人的电话。她们又拿我的照片去派出所举报我,企图让警察协助抓捕我,派出所查了查炼功人档案,说:她也没闹事,我们不管,你们回去吧。王春玲在压力面前,违背了做人的基本道德,为保全自己而出卖同事的行为,犹如文革再现。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下班时间,榆树市卫生局局长田兴有、保健院院长孔庆国及司机李继强,在榆树市医院门前我的住处附近,将我非法绑架,当时田兴有没下车,孔庆国和李继强下车后,追上我将我拦住,说有话跟我说,并让李继强将我强行拽到三轮车上,中途我想跳车走脱,李继强却死死抓住我胳膊不放。将我劫持到保健院,当我一到,就看到院里领导王伟光、王轶群及保卫科等人都等在门口。当时已是下午下班后的时间了,有的人说到家还没吃完饭接到电话就来了,如临大敌。孔庆国送走田兴有局长回来,非常得意,当着大家的面,跷着二郎腿说:“陈淑杰,我追对象都没有象追你这么费力”,然后呵呵冷笑。我讲真相,他不听,他说要保他头上的乌纱帽,之后他叫人给我准备了笔和纸,开始逼我写五书,被我拒绝后,他就派6、7个人(张大鹏、李继伟、王轶群、王春玲、王立敏、李全等)看着我,将我关在二楼一个办公室里,不许他们睡觉,将我关在里边,那些男同事就堵在门口玩扑克、喝酒。孔院说如果到明晨8点还不写,就直接送我到洗脑班,当时榆树正在办洗脑班,已经有几个人被绑架到那里了。有一好心人给我让出一把椅子,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早晨四点,我发现王轶群和另一个人堵在一楼门口,而且门已上锁,我为了抵制非法关押迫害,不顾生命危险,从二楼跳楼走脱。我走脱后,孔庆国恼羞成怒,强制晚上看着我的六、七名职工停止医院内一切工作,去我的住处蹲坑一周,从此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我不敢回家,与家人失去联系,家里找了我一个月,不知我的死活,这次孔庆国非法绑架关押我给我及家人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晋中级考试,我在流离失所期间,科主任王春玲把已发下来的晋级准考证送到院长孔庆国那扣压,当时我打电话要准考证,孔庆国说必须让我自己去拿,还说让别人捎去,他到考场也能找到我。暗示只要我去考试,他就能抓到我。还说“你都不上班了,还晋级干什么”。显出非常得意的样子。致使我无法参加这次考试,耽误我晚晋级八年。孔庆国超越职权非法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还常带人到我家中骚扰,这年的冬天,一天早上五点多,我家被子还没叠起来他带人就到我家去抓我,当时我没在家,使父母非常反感,又特别担心我。

三、二零零三年 我被绑架、酷刑折磨、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榆树市正阳派出所跨辖区到家住建设派出所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刘会君老太太家蹲坑,三、四天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一人,每个人都程度不同的受到毒打逼供,知道住址的都遭到了非法搜家抢劫,最后非法劳教十人、判刑一人。

我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去刘会君家被在那蹲坑的警察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因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石海林、陈立会、柴文革等恶警抓着我的头发将头往墙上撞,拳脚相加,怕让人听见我的喊叫声,前后换三个屋子毒打我。把我两手背铐,再向上拎手铐,向下拳击我的头部及后背,上下用力,手铐将手腕卡出深沟,卡破,手背发麻半年后才恢复知觉,手腕卡破的伤痕一个月后才褪掉。恶警对我非法搜身后一无所获,没收了一大串钥匙及电话本,至今未还。经历酷刑毒打,连续7个小时非法审讯,零口供仍将我非法关进拘留所。

在拘留所逼我们干活,捡土豆,擦玻璃搞卫生,一次我想走脱未成功,被狱警张福学及赵艳毒打,我的头发被拽掉一大把,我想把它留下来作为迫害证据,张福学看见了,命旁边的人赶紧抢下把它扔进厕所,另一同修为保护我也被打。在拘留所,恶警徐久飞没有任何原因拿起拖布就打郭淑学,拖布杆都打折几截,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徐久飞带着一帮狱警及在押人员进来,徐久飞指使一个被拘留的小伙子拿塑料管子打我们,小伙子不忍心下手,徐久飞对这个小伙子拳打脚踢,撵了出去,徐叫喊着“打死你们不违法,算白死,今年给拘留所7个死亡指标,要能完成,我还能升级呢!”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徐久飞叫人找狗屎要灌我们。恶有恶报,徐久飞想靠迫害法轮功升官,却患了肺癌而死。张福学也患了肝癌。为了眼前利益去伤害别人,最终害的是自己,给家人带来痛苦。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在拘留所我与其他同修一起集体绝食4天时,国保大队再次对我非法审讯,由齐立和自称是长春公安一处的恶警将我用羽绒服蒙住头拉到五棵树派出所进行酷刑逼供。路上只要我说一句话就打我的头,走一路打一路,我被蒙头不知被拉到哪里,把我拽到2楼,恶警用手铐将我两手从后面铐在铁椅子上,问我去刘会君家干什么,都和谁联系,还说有人供出我送了什么揭露迫害的表格,表格是从哪来的?还说这是长春一处。他们软硬兼施,参与施酷刑的有四个人,齐力是其中一个。两人一班轮流打,因我不配合他们,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将我两手用手铐从后面铐上,向上、向前压两臂,使极度旋转,使我疼痛至尿失禁三次,裤子尿湿了,就那么穿着。恶警打我耳光、嘴巴,用手打疼了就用拖鞋抽打脸、打头,穿着皮鞋的脚狠踹我前胸、脸,再用两层加厚塑料袋套在我的头上闷,憋的喘不过气来,昏过去再用凉水浇,然后再用塑料袋蒙上闷,昏过去再用凉水浇,反复多次。大冷天凉水浇透了我的衣服。邪恶警察用点燃的烟头熏我鼻孔,把点燃的烟往我的嘴里塞(燃着的一端),还说你们不是不抽烟吗?这下让你抽;使劲掐手指甲根部,钻心的痛,指甲变红后变成白色一直不退,直到长长后剪掉。用尼绒绳从后面肩部开始绑两臂,两手并起向上提,企图使两手从后面够后脑勺,使肌肉严重损伤。他们边打边说:“我们是长春公安一处的,就是网上说的打人最狠的,你不招就打死你,在这挖个坑把你埋上,死算白死。”还把他们的工作证名字捂上让我看,是长春市公安局字样。国保大队齐力亲自买的塑料袋,第一次买回来嫌薄,又去重新买加厚的。因长期不让睡觉,毒打稍一停,我就会昏睡过去,他们就浇水,用脚踢我的膝盖,踢得我反射性的一跳一跳的。将我铐在铁椅子上连续25个小时,不让睡觉,未给吃任何东西,期间用刑15小时。我正赶上来月经,恶警不让上厕所,不让垫纸,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经历15小时毒打后,我的裤子因经血、尿、还有被他们浇的水弄湿了,混着难闻的气味。他们说要给我上大挂,我再不说就再去拷打刘会君老太太(已六十五岁)。此时刘同修已被非法提审并受酷刑而受伤。在我被恐吓、酷刑折磨神智不清时上了恶警的当,因说出住址而牵连了另外的同修,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在不让睡觉,毒打、上刑、强行逼供下,精神恍惚时齐立拽我的手按了许多手印(国保大队长张德清也在场)。要给我押回榆树时,还要给我蒙上,我无意中发现这是五棵树派出所时,给他们揭穿出来,他们才没再蒙我。我被非法提审回来。精神受到强烈刺激,因没有把握好而连累同修,我甚至感到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我被打的脸都变形了,右眼斜视,傻了一样,走路吃力,没人敢告诉我当时的样子,胳膊抬不起来,不能梳头,不能洗衣服,手连门都关不上。一年后胳膊都不能用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我在拘留所被关押十五天后,被转到看守所,在那里天天坐板,狱警张口骂人是家常便饭,非常下流,污辱人格,大家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所长宫铁带一群警察手持木棍、塑料管子毒打我们,劈头盖脸打,打倒后用脚踢,然后一个一个被拖出去灌食,灌浓盐水。在所长室,宫铁当着很多警察和男犯人的面用木棒打我们,把一同修打的脸色发青,浑身哆嗦,叫来狱医看,狱医却说:“死不了。”连看都没看就走了。我们拒绝穿号服,狱警唆使刑事犯打我们,狱警在门口看着,一次我被打的耳朵嗡嗡的,差点失聪,在看守所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挨过毒打。一天上边来检查,走到我们所在的号房时,我们要求向他们反映情况,根本没人理我们。三月二十八日,国保大队张德清,石海林、刘巡正、齐立等一群恶警要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往长春劳教。大家集体抗议不上车,被这群警察拳打脚踢,嘴被打出血的,手打破的,腿被踢青的,被打倒在地上又用脚踢的,把大家的行李都扔了,强行把人推到车里拉走,都没带行李。到长春市,劳教手续都是临时办理的,就这样这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我们根本没见到法制科的任何人,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未通知家属。大家都不签字。可见对待法轮功他们根本不讲什么法律,警察执法犯法,随心所欲的迫害。听家人说当时他们去公安局要人,一个警察张口要三万元钱,不然的话就劳教三年,恐吓家属,我家拿不出。后来托了人又去要人时又有一个警察说要一万元,我家没钱给他们,最后这些恶警还是让家人花了一千多元请公安局吃饭、唱歌,受尽酷刑后,我仍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 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到劳教所,进去就是派邪悟的人伪善的去问寒问暖,接近你,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就灌输邪悟的东西,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大约进去十多天时,因我不放弃信仰,狱警张丽红拿着电棍打在我的左臂上,当时就出了一个鸡蛋大的血肿,我胳膊当时就抬不起来了。回到工作间我亮出胳膊给大家看。后来每周一早上我都被提出去强行转化,王丽梅大队长用电棍电我的耳后、手背、乳房、颈部,都是比较不显眼的地方,连着电三周,有一次要把我铐在铁床上,然后电床,就在铐在床上之前,准备手铐期间,王丽梅电了我的前胸,因电流较大,我一下从这边床蹦到对面床边,差点摔倒,王丽梅还邪恶的说:“你别装,不然我电死你”。然后由狱警王丽慧按着我的手在思想汇报上写“劳教人员”的字样。直到非典流行时电棍才收起来。因为他们也被隔离了,轮流上班。还有一次因我给已被转化的学员传经文被发现,张丽红打了我几个嘴巴踹了几脚,还扬言要给我加期。

在那里被非法奴役,不管年龄多大都得干活,做工艺品、小鸟等等,都是毛毛活或者乳白胶,气味难闻,在那里多数都血压低,起早贪黑,工作时间每天在十四、十五个小时。还有做广告页子,经常强迫加班到晚上十点、十一点,为劳教所创收。

四、二零零四年劳教期满再次遭保健院绑架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我经非人折磨劳教1年期满,保健院到劳教所接人,想直接将我劫持到长春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再不放弃信仰就再送回劳教所。因我提前一天走了,他们扑了个空,又到我家中进行欺骗,说是找我回单位上班。我父亲信以为真,告诉了我回来的日期,单位王轶群(院长)、保卫科长孙晓东带一帮人在车站守候。我刚从劳教所出来,还没到家见亲人面,在榆树个体车站就被直接劫持到卫生局。卫生局刘元库书记说明:按“六一零”指示要将我继续送到长春洗脑班(据说在长春白城卫校)继续洗脑。我坚决抵制后走脱。单位又被强制派车在我家去公路的路口蹲坑一下午,当天下午当地派出所到我家搜查两次。刘元库污辱我的人格,跟我家人说我精神不正常,两眼发直,傻了,以后也不能行医了,没有证,是他们三番五次对我进行迫害,并剥夺我考试的权利。

一个月后,我要求上班,医院院长王伟光、李振宇在“六一零”、卫生局指使下,威逼利诱我写了五书。做了最不该做的事。

五、二零零五 保健院配合“六一零”、建设派出所再次将我绑架到长春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在“六一零”书记李奉林与卫生局局长田兴有、书记刘元库蓄谋下,王轶群配合建设派出所两名警察,到弓棚子卫生院将我非法绑架,当时保健院在弓棚子卫生院下乡搞联合医疗,收救妇产科手术患者。他们没有说明任何理由,没出具任何证件,王轶群、保健院司机王新生和两名警察等四个人强行将我从办公楼二楼抬下来扔进车里,直接送到长春洗脑班迫害。途中王轶群不知接谁的电话说“我们已把人带到车上,正在送往长春的路上,那两个警察工作非常出色,非常好,您放心我们一定把人送到”。路上我要上厕所,他们怕我跑掉,拒绝停车让我方便。在洗脑班开始派来两个邪悟的犹大来转化我,被我严词拒绝再没来过。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维护基本人权,受到多次强行灌食、输液的折磨。因“六一零”后来发现绑架我的票子上理由不充份,第6天时保健院王轶群院长和“六一零”的白科长来洗脑班换票子,洗脑班没给他们换,还说这样的人给我们送来干啥?灌食时,他们将我的胳膊、腿绑在床上,七、八个男人按着我,往鼻孔中插管都插出了血还是插不进去,他们也不罢手,再换另一侧,插得我鼻子流血,口吐鲜血,鼻咽部也肿了,又开始给我输液,因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胳膊绑起来,还是很难输进去,第八天时他们发现我状态不好,就把我送到医大一院分院,在他们认为我快不行了的情况下,第九天时给我家人打电话,还想向家属勒索钱,家人来了说:要钱没有,我们做小买卖,自己还顾不过来,你们放不放人,不放我们就回去,我们没时间在这陪着,人扔在这,一切后果你们负责。他们怕我出事才让我家人接回。我妹妹给我存五十元钱让我买吃的,钱没花,走时要钱时,负责转化的警察沈泉洪不给。我回来后要求上班,医院王伟光、李振宇等又以所谓的“写保证、协议书”为要挟。不让上班,并被停发工资。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医院以写五书为要挟,强迫停止我工作,并停发一切工资等待遇。我多次找王伟光院长要求上班,他都推到卫生局,一直不让我上班已达九年多。

六、二零零五年十月再次遭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和同修李凤芹正在苏玉财、杨秀华夫妇家听师父讲法,国保大队韩玉廷 刘巡正 、柴文革等多名警察非法入室将我们四人绑架。当时齐力在楼下的警车里。因我拒绝上车并喊法轮大法好遭到国保大队柴文革打耳光,脚踹等。将我们直接关进看守所,在那里我们集体绝食抗议非法绑架关押,都被拉出去强行灌食,灌的是玉米糊和浓盐水,李凤芹被灌食后腹痛剧烈,夜不能眠,痛苦的直哼哼。给他输糖、盐水,一点都不能缓解,生命垂危时,张德清等勒索家属二千元钱才放人,未开任何票据。被绑架前原本健康的李凤芹回家后到长春医大救治无效离世。我在绝食期间,他们把我绑起来给我灌食、输液。我坚决不配合,拒绝非法迫害,他们灌不进去。看守所向公安局报告说我的状况很危险,公安局长还邪恶的说:“牛、马都能灌进去,人怎么灌不进去?”后来绝食9天时环城医院来人给我们检查身体,我当时心动过速,严重脱水,11天时在师父呵护下,在同修加持及家属强烈要求放人。张德清等人在我快不行了的情况下又强行勒索家人二千元钱才放回,没有任何票据。我的家人知道我在看守所的状况,觉得我不会坚持几天了,手机昼夜不敢关机,随时都在等我的消息,在这场迫害中家人承受着煎熬,远远超出我的承受。

在这场迫害中,迫害我的有警察。也有我昔日的同事。你们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比一般人还要清楚,你们迫害好人,你们就是有罪的人了,千万不能再干这样的事啊,老天看着哪!你们得给儿孙后代带来多大的灾难!是你们的工作也好,是什么命令也好,但你们千万不能超出你们的良知、做人的本性啊。路是你们自己走的,上天堂、下地狱自己做主,也要多为后代着想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抹杀不掉的,人做事天在看,每个人做的好事、坏事老天可一笔一笔的记着哪!哪家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只因为做好人,遭到这么严重的迫害!!人间的理、天理都不容的。我的本意是希望每个人都好,都能看清这场迫害,早日明白真相,让良知冲破偏见,坚守自己的良知善念,将功补过,共同抵制这场迫害。愿你们将来都能平安度过劫难,不给自己留下悔恨和遗憾。

榆树邮编 130400  区号0431
榆树保健院地址:华昌街25号
王伟光 院长 13504396699  宅83982525
李振宇 副院长13364511403
王轶群 副院长 13596010002  宅83627010

榆树市卫生局:
局长 赵德斌  13504495588  宅83633588
副局长 刘元库 13364642008  18943057722  办83656693
医政科 陈立民 18943057771  办83647769
王迎春     13630510288  宅83959966
张权成  13756826668   宅83626462
李海宽  13364642016  83670081
张洪志  15844165822  宅89020219
王中侠   13504491829  宅83647769
高祥鸣   16894791800  宅83658799

政法委:
书记赵国军 办0431-83800001、宅0431-83613979
副书记“六一零”头目李奉林 办0431-83800003宅0431-83630197 13756570561

公安局:
姓 名 职务  办公电话 内线 宅电   手机
刘宏双局 长 83618101 8201 82353456 13904394478
高广野政 委 83618102 8202     13353265678
梁占彬副局长 83616558 9801 83615888 13904390156
陈 涛副局长 83618106 8206 83640889 13364511066 15904409386
李建国副局长 83618107 8207 83806999 13364511509 15904408889
宁延生副局长 83618103 8203 15904408839 13341490003
王有泽监督室主任83618105 8205 88201566 13904390001 15904408899
倪志启指挥长 83618198 8109 83624266 15904408806
刘东海副局长 83619901 8108 13214498888

国保大队
范洪凯 83618238 15904409088
闫崇杰     13364511552
李 笑     15904408883
杨树才     13844950510
石海林     15904409005
齐 力     15904409007
韩越廷     15904409009
李春和     15904409012
倪春光     15904409162
李再臣     15904408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