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十三年走过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退休的中学教师,今年六十二岁。一九九八年七月初在大陆喜得大法。得法前,十年中速效救心丸没离开过身。心脏病、高血压、胃病、腰椎间盘、心肌缺血……使我整天疲惫不堪。回顾十三年走过的修炼路,我体会有三点。

信师信法,坚定实修

记得第一次炼功前的晚上,师父就管我了,师父在我腹部下了个法轮,而且给我调整身体。从得法炼功那天起,我从来没有徘徊,师父的法我越学越爱学,我的世界观都在变,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每天早五点到七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七点半到九点半参加集体学法。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

修炼不久,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无病一身轻。按我同事的说法,我的脸色不是灰黑色的了,有光了。我越来越年轻了,生活、工作从此充满快乐。师父是我的救命恩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同化大法,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得法后,我时时不忘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事事按法的要求做,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不计较个人得失。在个人利益上,我能看淡。走到今天,我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仅举两例。例一,知识份子成堆的地方,都把职称看的较重。我在八九年就被评为中学中级职称,很多同龄人都很羡慕。按正常情况,九四年就能定中学高级,因为我迷于常人中,九三年就用业余时间经商,抓钱。所以九四年后,一到职称评定就有举报我的匿名信。九八年修炼后,我注重心性的修炼,业余时间不再经商抓钱,本职工作兢兢业业。九九年听领导说举报我的匿名信又多了一封,说我炼法轮功。我只是一笑,没动心。单位同事都说我心真宽,结果闹心的职称在二零零零年初就解决了。

例二,我有两个女儿,过去我脾气急,他们受我的影响,上完初中就厌学了,都没上高中。修炼前,我常为孩子的学习烦心,随着我放下对情的执著,一切顺其自然,两个女儿先后都大学本科毕业。大女儿在国内教书,小女儿在美国一家大公司中做会计,他们工作、生活、家庭都很美满。很多朋友都羡慕我命好。我说:“法轮大法好,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对大法、对师父造谣诬陷,修炼环境被破坏,我很痛心。但我从来没有动摇信师信法。上班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背着《论语》、《洪吟》,见到昔日同修时常边走边交流,只要有师父的新经文,我就抄下来,让更多的同修都能看到。拿到真相资料就在身边亲朋好友中传阅。我时常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记得一次我想如果我有《风雨天地行》和《伪火》的光盘该多好,我会让有缘人都看到真相。第二天这两张盘就出现在我家奶箱中。这里要强调的是,我从奶箱中只取过这一次奶。一段时间这两张盘随我走了不知多少家。面对邪恶的迫害,无论是单位领导还是街派出所警察找我,我都不配合,不写三书。在考验和过关中,我耳边常响起师父的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在讲真相中,我有惊却无险。

做好三件事,抓紧救众生

师父多次讲法中强调,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二零零五年初,我来到美国,第一次在法会上见到师父,我高兴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暗下决心,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因国内当地资料不足,我又不会电脑,家中人不修炼,我放下怕心,带着百份真相资料,五十张《九评共产党》光碟回国。在师尊的加持下,一路发正念,平安到家。我与当地同修一起传《九评》,半年内我劝退了几十人。

二零零六年初,我又来到美国,边带外孙女,边做三件事。因女儿住在公寓里,向国内打电话不方便,我一年三退的数量仅几十人。我心里着急,想走出来讲真相,阻力重重。记得二零零七年初,我想参加DC本地的交流会,女儿女婿不支持,说我是探亲来美国的,只要我去,他们就报警,并说走出房门就别進来。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我的使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突破自我,迈出一步,第一次参加了DC地区的交流。

我找到了自己对情的执著。师父说:“当你真的是慈悲众生的时候就不会再有情来困扰你了,而且所有牵扯到情的家人也不会再说你对他们无情了,也不会再因为感情问题发生冲突了。讲来讲去还是自己要提高的问题。”(《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当天女儿把我接回家,我与她進行了认真的沟通,讲大法给我带来的变化,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大法弟子在国内遭迫害的案例,讲沈阳苏家屯活摘器官的罪恶,并告诉她,我来美国不是图安逸,不只是探亲,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今后周末我要参加证实法的活动。

话说开了,环境也宽松了,二零零七年三月,我打国内电话,讲真相,劝三退人数比零五、零六年的总和还多两倍,每天都能劝退几人。记得有一天,到同修住的老年公寓理发,半天就劝退了二十多人。

师父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人类现在不相信这些事情,不久慢慢的人类就会明白了,一切都会逐渐的明朗化。在不久的将来,世人都会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人。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再精進》)。

师父的讲法一直是我行动的指南。我把国内自己的同学、老师、校长、同事、领导、学生、亲朋好友、新老邻居,列了一个几百人的名单,不漏下一个有缘人,每天只要有机会,就打电话。我常自问,三件事做好了吗?真相讲清了吗?

二零零八年我第一遍背完《转法轮》。现在无论多忙,我都能坚持每天学一讲法。

在修炼过程中每当消业我都看作是好事,几次出现高血压症状,我认为这是假相从没放在心上。去年四月我先生在国内突然中风,嘴歪、脸歪,在网上他对我说,你看我都这样了,你还不回来。我说只要迫害停止了,我一天不在美国,现在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抓紧医治。我没有为情而动心,一心做好三件事,抓紧救众生,一个月后他的中风症状完全康复。到目前为止,我已劝退一千八百多人。

严格要求自己,助师正法

师父在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中说,“‘助师正法’ 不是一句豪言壮语、假大空的话。其实我只是说了几个问题,不信法的事还很多。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千万年的等待……;作为一个学员,你来世的唯一真愿……;作为师父,在正法中能不能救了你与众生,成败都在此一劫了。”我连续读了几遍,深深感到修炼是严肃的。这一年多,看到听到同修的修炼状态,我时常感到自愧不如,越学法越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如显示心、欢喜心、怕心、求安逸心、依赖心……感到很惭愧。仅举几例。

DC有一位七十岁的同修,英语有限,学几句,讲几句,经常在国会、中使馆附近发传单讲真相;中国大陆有很多文化不高的大法弟子,建立了一个个家庭资料点;国外有位退休教师,每天打电话劝三退五十人,几年如一日。而我挂在嘴边的话是,出门没腿,不会开车;向政要讲真相没嘴,语言有障碍;电脑又不会,总是难字当头,这哪象个修炼的人。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转法轮》)

这一年多来,我脑子里常浮现出“整体”、“用心”、“精進”几个字,放下自我,严格要求自己,在同修的帮助下,上了DC大法弟子交流的网站,只要是佛学会提出的建议,我都想办法去配合,圆容。如神韵卖票,整体发正念,接力发正念,去周边城市纽约、芝加哥推广神韵,发特刊,拨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周末我就去航天馆炼功,发真相资料。有时为向游客讲清真相,我随着游客走出一站多地。现在一天在航天馆能促三退十几人甚至更多。

去年我主动作亚裔社区服务中心的义工,为五十名华人登记做妇科免费检查,并与她们交朋友,讲真相。其中有几人办了三退。今年DC神韵演出后,我开始发英文大纪元报纸,每次从二百份,增加到四百份,现在与一位同修一起发六百份。家人常问我累不累,我说: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让我们珍惜修炼的机缘。越到最后越精進。走好最后修炼的路,迎接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伟大时刻,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修炼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二零一一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