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走出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师尊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勉励我们:“当我看到你们的心得体会,或者听你们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都能够知道你们所有走过的历程。每一个人修炼的过程都可以写一本书,有的是你们自己知道的,有的是你们还不明确的,不知道的,还有背后的其它的因素的原因。等你们圆满了之后,你们会看到每个人所修炼的过程就是你们自己建立威德的过程,那个时候才能看出一个生命的伟大。”

一、喜得大法 福从天降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三十六岁的那年,一场车祸差一点要了我的命。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后,能吃能喝却不能动:脑震荡后遗症、胆结石、内痔外痔、十二指肠溃疡、支气管炎、鼻子嗅不到、耳朵听不见、日夜失眠、卧床不起。折磨的我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三十八岁那年我喜得大法、福从天降。随着学法炼功,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我又生龙活虎的站起来了,成了一个非常健康、快乐的修炼人。我身心的变化在当地影响很大,乡亲们说:“我们这里出了个‘破脑袋神仙’”,很多人因此走入大法。

在行政部门当领导的丈夫也很支持,当他遇到身体不好的、神情忧郁的熟人、朋友,他都会劝他们:“快去找我老婆学法轮功”,那一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祥和、美满的时光。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所说的“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二、证实法 走出自己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邪灵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打压法轮功。单位办党员学习班(本人当时是党员);株连丈夫不能提升;学校逼孩子上思想教育课。整个空间场都弥漫着邪灵不好的因素与物质,真象天塌地陷一般。宇宙在正法,大穹在重组,单位也在改制。正象师父讲的那样:“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我该何去何从?面临着抉择。

当我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神奇的健身功效、高尚的精神境界和超常的科学理念,明白了大法的洪传是在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时,我坚定了对“真、善、忍”的信仰。我橫下一条心,走师父安排的路,跟随师父回家。我领悟到: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大法弟子站出来维护这个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天职。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手写不干胶贴,叫女儿教我用手机编发信息,(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安全措施,就是直发)写信、面对面讲真相、用一体机做资料自己去送等方式来维护大法,我不放过救人的每一次机会:办公室、会议室、工作餐、宴席上,都要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目地是让世人不要轻信谎言,更不要对大法犯罪,应该了解真相、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家被七台警车包围,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国安、派出所几十人将我和同修绑架。我记住师父讲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只讲大法的美好。

我给政法委书记讲自己出车祸,几乎成植物人,通过学炼法轮功,恢复到现在这么健康的神奇事例;讲自己通过修心性,怎样不多吃不多占,为他人着想修炼的故事。最后,政法委书记问我:“你们的师父对萨斯病是怎么说?”我说:“我们的师父没有明确讲这件事,但是我们的师父讲了天灾人祸是警示人类、善恶有报的法理。”(当时还没出师父讲这个问题的法)“迫害修炼宇宙大法的人是会遭报应的。”他当时就说:“只怕是有报应。”(他本人就信佛)并说:“只要你不上北京,你爱怎么炼就怎么炼。谁都不敢迫害你,谁迫害你,我找他负责。”

当时的“六一零”头目要单独审讯我。我说:“你不能迫害我,也不能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你迫害其他大法弟子,天灾人祸第一个遭报应的就是你。你如果迫害我,我出去第一个就把你上恶人榜。”他说:“你还会电脑?”我说:“我不会,我会找人帮我上。”他吓住了。他问我:“你们师父的经文怎么来的?”我说:“救人的资料满天是,你们捡了就立功;我们捡了就坐牢?”他自语说:“那也是。”

副区长说:“炼法轮功是政府不允许的,是高压电,不能闯。”我说:“我一身的病都好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不说句公道话?我能不维护他吗?你们不是亲眼见证了我学大法以后身体康复的奇迹吗?”他无语。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胃里翻出不好的东西,吐浓痰带血、头痛、抽筋。他们怕出问题,把我转移到宾馆,“六一零”头目要背我,我不要他背,也不要其他人扶。我是用手爬上四楼的。派出所所长炒了好菜,我不吃,我要回家吃饭,并说:“你们让我出去,我就好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两天就回家了。

三、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二零零三年,有两位夫妻同修在外地做真相资料被绑架,劫持到劳教所被迫害的很严重。老妈急得直哭,同修正在切磋如何营救?有同修提出利用法律手段,向劳教所的检察室交“起诉书”,正愁没有人去送。(当时做这样的事的同修不多)正好我去了,我想起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碰到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的,也许是我应该去救人、证实法、修自己。我就主动提出我去送。

我和她妈妈来到了劳教所,一進门就遇到一位邻居(邪恶),我们彼此都很惊讶,我问他在这干啥?他骗我说:“我在这進修。”(其实是卧底)他问我来这干啥?我说是来看同修。并给他讲了真相,希望他能选择善待大法弟子,能帮助这位被迫害的同修。他伪善的答应,拿出电话来帮我联系,其实是和我本地的“六一零”联系,妄图绑架我(本地的“六一零”找到我家,我丈夫担心了一晚没睡。)。他“热情”的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迫不及待的问我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其他同修的情况。谈话中,他邪恶的那一面暴露出来,象审犯人一样的问我。他的阴谋被我识被,我就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妄图迫害我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最后,他见问不出来啥,就灰溜溜的吃饭去了。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接见了同修,加持了她的正念,平安返回。

四、破除病业干扰

二零零八年,邪党为了搞所谓的奥运,在全国各地新一轮的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学法小组就有一名同修被绑架。那天我营救同修后,开始头晕、发烧,我向内找:是否是没有向律师讲清真相。接着我找律师讲明了真相。回家后,三天三晚发高烧,第四天牙痛、头痛、抽筋。就象天上打炸雷、扯闪电般的痛,十七秒钟痛一次。丈夫、儿女都吓坏了,要马上送我去医院,我坚持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发正念。

晚上六点钟回家,丈夫问我:“好了吗?”我说:“好了。”(其实还痛的很厉害)他不相信的说:“如果今天晚上你头不痛了,能睡觉了,我就给你师父磕一百个头。”我说:“好,走着瞧。”说完我就走到师父法像前,上一炷香,给师父磕头,求师父加持,不允许旧势力再迫害我。如果是该我承受的,去留由师父安排。接着躺下来听《济世》、《普度》、听师父讲法。不到两小时,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十二点起来发正念,发现全身衣服被汗水湿透,全身象脱掉了一层壳样的轻松。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承受了,在我身上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早上,丈夫见我没事似的,他真的给师父上香磕头。我又溶入到营救同修、营救众生的正法洪流中去了。

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出现严重的身体不舒服,不是病业的反映,大多数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的干扰,表现形式是病的形式,好象是以前的病业复发,其实质是钻我们没修好的空子,造成假相,如果我们被它迷惑,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多学法,法理清晰,就能识破“病业”假相;多发正念,解体邪恶生命的干扰;同时我也悟到一定要信师信法,在过“病业”关的过程中也是对我们信师信法成度的检验,如果我们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就一定能顺利的走过来。

五、开朵小莲花

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就有自己解决资料来源的愿望,首先从明慧网上了解到的是一体机,那时我投入资金叁千元,后来慢慢的添置了电脑、喷墨打印机、刻录机。通过不断的摸索,小册子、不干胶、光碟都会做了,不仅解决了自给自足的问题,还可以给少部份同修提供,成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每天看着我的机器欢快的工作,一张张光碟,一本本真相小册送到世人的手中,象股股清泉,洗涤着人们头脑中对大法不理解的污垢,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的心中对大法对师父充满了感激。

我体悟到,一个修炼者只要能做到用法的标准对照,并真心、用心去修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如果没有师父的大法度化我,今天自己还是一个在情海中苦苦挣扎的可怜生命。是神圣的大法解救了我,改变了我,净化了我。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如果不珍惜与大法同在的这段美好的时光,怎么对得起师尊的苦度,怎么对得起对我们抱有无限希望的一切生命。所以我们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