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2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

  •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孙志萍被迫害经历

  • 黑龙江佳木斯市张凤华遭迫害事实

  • 吉林省吉林市六旬妇女张立先被迫害经历

  • 北京昌平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补充

  • 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妇女遭迫害的事实

  • 甘肃白银王更发、郭莲清夫妇遭受的迫害

  • 甘肃白银高喜荣遭四年冤狱迫害

  • 法轮功学员邹立芹遭迫害事实

  • 法轮功学员郭永生遭迫害事实

  • 黑龙江省宁安市陈富魁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温素洁被迫害经历

  • 南京线路器材厂人力资源部的孙克翔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徐伟仁

  •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孙志萍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法轮功学员孙志萍,女,四十六岁,山东省胶州市南杜村镇北杜村村民。孙志萍受到了内蒙古扎兰屯市务达哈气乡派出所及光明大队扎兰屯看守所图牧吉劳教所的联合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二年零七个月。被迫害期间,孙受到各种酷刑,详情如下: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孙志萍去乡村讲真相洪法,被光明村两名村民恶告,打电话叫来务达哈气派出所的恶警,当即将孙志萍绑架并劫持到扎兰屯看守所,被四名恶警非法审讯。

    在看守所,孙志萍只能睡在一个光板床上,把拖鞋当枕头,这种情况持续两个月。当时看守所只关押孙志萍一个女的,每天早上一个馒头,晚上一碗玉米渣子粥,用碱水泡熟的,吃后拉肚子,孙志萍只好用凉水把粥冲洗后剩下很少的饭粒,她在那里饿得体重减少四十多斤。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恶警又给孙志萍捏造了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然后将她非法劳教三年。他们将孙志萍劫持到内蒙古扎兰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到了这里,恶警狄凤荣、翟秋华、马红云就开始了对她的围攻,强行转化。孙志萍拒不配合她们几个恶警,她们就把她的手脚铐在床上,白天罚站,一夜只允许睡两三个小时觉,就这样连续折磨五天五夜,然后逼迫孙志萍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资料,把她单独关小号,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翟秋华、马红云、狄凤荣经常辱骂孙志萍。后来孙志萍被强行奴役,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每半个月逼迫孙志萍写思想汇报。孙志萍被非法关押二年零七个月后回家。

    孙志萍回到山东的家乡,又受到杜村镇政府及北杜村村委会高向东等人的骚扰。

    孙志萍在被劳教期间,她的丈夫也于第二年非法关押。孙志萍有一双儿女,当时儿子被冤枉入狱,被非法判四年徒刑,后来查清案子,她的儿子已在狱中度过二年半的时间,最后狱方向她的家人勒索了六千元现金,她的儿子总算放出来了。孙志萍的女儿因父母弟弟都不在家,半夜有地痞无赖敲门,吓得她不敢睡觉,孙志萍的女儿好不容易积攒了一千五百元钱也被人偷走了。


    黑龙江佳木斯市张凤华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张凤华是黑龙江佳木斯市的一位普通妇女。十五年前的她,患有脑供血不足、神经衰弱、手骨节疼、梗椎增生等疾病,还有月子里落下的脚后跟疼等。一九九六年,张凤华修炼了法轮功,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从此康复。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中共邪党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张凤华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种种迫害,她曾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遭受三个多月的折磨,导致旧病复发。

    以下是张风华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张凤华,家住佳木斯市,今年五十八岁。我曾患有脑供血不足、神经衰弱、手骨节疼、梗椎增生,原来月子里得的脚后跟疼等疾病都好了。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半个月后,以前身体上的疾病奇迹般痊愈。我的家庭变得和睦,使全家都受益。我感到这个功法太好了,一定要好好修,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一九九九年七月,恶党流氓的头子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发出密令对待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的某天,我没在家的时候,街道委员会的主任张金女到我家,她抢走了一本法轮功书籍大法书和一套师父法像。

    还有一次,张金女伙同几个不法人员闯入我的家中,当时我没在家,他们威胁我丈夫,我丈夫被迫交出一本《转法轮》和几张师父法像。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家人一直不得消停,她经常到我家骚扰我,她总问我的行踪,看见我就问:去哪里了,都做了什么等等。有一次委员会主任张金女拿了一张白纸,让我在纸上写我的名字。丈夫怕他们经常来我家里骚扰我,于是,就商量我写完就没事了。当时我没多想,就写上了名字。晚饭后,我想起这事,一张白纸写上了我的名字,如果他们要借此造什么假可不行,不能给他们造假的机会。第二天早上,我去委员会主任家,把我前一天写上名字的白纸撕掉,并告诉她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绑架

    修炼法轮功后,我无病一身轻,我和家人都看到了,我学法轮大法后,受益无穷。可如今这么好的功法,却受到政府的无理打压。我想,我应该到政府部门去说明: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

    二零零零年初冬,我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当时不允许任何法轮功学员到政府部门上访。火车刚过长春,火车上的乘警把我们六个法轮功学员都骗到餐车上,由三位乘警看着。到沈阳站下车,把我们非法关押在沈阳车站的一间小屋,坐了两宿一天,没吃也没喝,还不准我们说话。在这里非法关押了十几个人,分别来自长春、吉林、双城等,谁也没给乘警报姓名和住址。

    第二天,佳木斯“六一零”的邪恶之徒陈万友和四个区长来了。永红区姓史的区长把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一起。我想到哪,都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在火车运行的途中,人多时,我把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打开,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在我后面一位姓杨的法轮功学员也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向阳区来的人警察对这位姓杨的法轮功学员连打带骂,我举的条幅被永红区姓史的区长抢走。

    在火车上,我选在上铺睡,我在上铺炼完静功后就睡觉了。夜间醒来,看守的警察都睡着了,几位法轮功学员在火车进入某地车站后,悄悄地都下了火车,我买了车票回家。(有的法轮功学员又买了车票,进京继续上访。)我所在的那一节车厢里面,全是各地因上访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

    长虹派出所入室抢劫

    为了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晚,我去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在散发的过程中,被一个邪恶的警察司机(佳木斯郊区分局的司机)劫持了在长虹派出所。

    一个大眼睛、尖下颌,约五十岁左右的警察,非法提审我。他问我,给人家送这些资料干什么?我说,救人。一个长得又高又胖,约三十多岁的警察,听我说这话就拿纸卷来打我的脸。

    做完笔录后,长虹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到我家抢劫,抢走五十多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一本《转法轮》。之后,我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

    如人间地狱的佳木斯看守所

    几天过去了,家人来看守所看我,并劝我配合警察,不然会判我七年。我丈夫对我说:不就写两个字吗,写完就回家。我说:“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你们别听他们的谎话。”

    一个月过去了,姐妹来看我,劝我写上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就可以回家了,我告诉她们:“我这条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我一生都不能离开法轮大法的。”

    由于被非法关押迫害,我无法正常炼功,我头晕,神经麻木,大便失禁。号长看我这样每天让我躺下休息。看守所检查身体,结果血压计的指针指到了最高点,狱医吓了一跳。不久前,法轮功学员李凤华被迫害成高血压病,死在看守所。看守所怕我死在里面,三天后,把我放回家了。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在看守所里吃的是盐水煮白菜,几片菜叶,没有一点油星。顿顿吃窝窝头,每天还收二十无钱的伙食费。十七八个人睡在十几平米的地方,连厕所都在屋内,蜷着身子睡觉,夜间上厕所起来后,再回来就挤得没有地方睡了,连脚都没地方放。

    回家后听家人说,我被劫持后,家人给检察院院长三千元帮忙要人,没办成仅返回了两千元。后来又找一高个和一矮个的警察和一记者去看守所要人,被勒索了一万两千元。

    邪党做恶多年,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现在老天要惩罚邪党,天灭中共在即。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不明真相的人们被邪党欺骗,做他们的陪葬品,为了救度更多善良的人们,我们才坚持不懈的讲真相,真心的让世人明白真相、自救,希望人们珍惜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在退党的大潮中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吉林省吉林市六旬妇女张立先被迫害经历

    张立先,女,六十岁,吉林省吉林市江南长光小区市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张立先受到江南长江街派出所、向阳派出所、向阳街道、沙河子洗脑班以及吉林市看守所的联手迫害。张立先被非法关进洗脑班一次,被抄家一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详情如下:

    大概在二零零三年五、六月期间的一个早晨,长江街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开车到张家敲门没敲开,邻居说:“可能没在家。”警察就走了。事后别人说:派出所在楼下蹲坑好几天要抓张!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晨八点,张立先买菜回来刚一开门,向阳派出所伙同向阳街道(书记周平、王春梅、娄主任、邢××,参与者),在派出所长的带领下,一帮警察像土匪一样闯进张家,非法搜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以及录像、录音等大法资料,并强行将张绑走。在绑架去洗脑班的车上,看到围观的众生,张大喊:“法轮大法好!”派出所的副所长吴××大叫:“你再喊就把你的袜子脱掉把你嘴堵上!”张不顾恐吓,继续大喊:“法轮大法好!”派出所的副所长吴××就用手捏住张的嘴,一直到洗脑班。

    到了洗脑班,张不下车,副所长吴××就唧唧歪歪的一脚一脚踹张的后背,最后将张强行拖下了车,一直到半个月后,张的后背还都是紫黑色的大脚印子,看到的人都说:“记住他的警号,告他!”

    在张被绑架的当天早晨六点三十,张的妹妹(没有炼功)去单位上班,走到单位门口,突然从车上下来两名警察,不容分说的就给她戴上了手铐,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下午才放回家。

    在张被绑架的当天,向阳派出所剪断了张家的电话线。张家长期被监控跟踪。

    张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被非法绑架至洗脑班,七月二日晚十点多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后,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释放回家。


    北京昌平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补充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大约在二零零一年底或二零零二年初,北京昌平看守所又有一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很多学员都不报姓名,绝食反迫害。

    一名北京的四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绝食多日,被恶警指使的四、五个普犯强行拖出监室,摁倒在同道的地上强行灌食,这名法轮功学员强烈反抗野蛮灌食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名姓胡的男狱医大声训斥,并殴打抽嘴巴,这名姓胡的狱医,态度恶劣,没有医德,参与了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一天这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四肢抽搐,深夜被送去医院抢救,后来这名学员的鼻子被野蛮灌食弄破,就被恶警带到外面医院输液,在她被迫害的走路都困难的情况下,还被戴上手铐和沉重的脚镣,这名学员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指使的一名身材高大的男普犯,用手拉着这名学员的脚镣,使其身体倒悬在地上拖着走,这名学员在被非法提审时还遭到被恶警抽嘴巴、强迫摁倒罚跪、同时掐住口鼻不让喘气等迫害,后来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转到昌平区的“洗脑班”和北京劳教所迫害。

    还有一名五十多岁东北地区的女法轮功学员,也被强行野蛮灌食迫害,在她被迫害的心脏出现问题时,还被非法提审,她不配合,就被几个人连拖带抬强行带走,后来被扔在监室外同道冰冷的水泥地上躺着,很长时间没有人管,当时正是北京的冬季天气非常寒冷。

    还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是昌平本地人,也遭到野蛮灌食、输液等迫害,在她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被非法劳教劫持到北京劳教所继续迫害。

    北京昌平看守所当时的生存条件非常恶劣,就是在冬季每天只是在吃饭时给一点热水每个人喝水都不够,只能喝自来水,洗漱都是凉水,伙食级差,很多普犯都买看守所卖的其它食品或订餐,看守所警察用这种方法变相迫害法轮功学员。

    另外,据当时在昌平看守所的一名警察讲,在二零零零年左右外地大批法轮功学员来京上访期间,北京昌平看守所和其它北京的看守所一样几乎每天都要接收几十名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大多都不报姓名,受到各种酷刑迫害,有的后来被转送到其它地方继续迫害。

    目前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还没有被揭露出来,希望广大法轮功学员和世人,都能积极参与揭露邪恶的迫害,不管是当事人还是知情者,哪怕是一件小事,也应该把它写出来,彻底揭露曝光邪恶,早日停止这场迫害。


    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妇女遭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这里讲述的是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骚扰迫害的故事。

    这位法轮功学员是一位农村妇女,虽不识字,可从年轻时就爱追求真理,总是找不到,心里不畅快,身体也不舒服,患坐骨神经痛二十年,吃药、打针,到处求医问药,也不见好。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她去学法轮功,当听别人念书时,觉得好象什么时候听过一样,尤其大法要求学员按“真、善、忍”做人,她心里亮堂了,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理。从此她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坐骨神经痛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她依法去北京上访。不料刚到北京,就被警察截住,强迫上了一辆大客车,车沿街道转了一宿,第二天被送回保定。满城县公安局赵玉霞、张震耀把她劫持到满城县武装部,强迫她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白龙乡派出所的景洪池、徐会来,乡政法委书记高会坤等人把她拉到乡政府,当天傍晚,有把她送回武装部,在那里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非法拘禁七天后,被高会坤等人送回家中,他们借机敲诈五十元的所谓的车费。

    回家后,乡政府人员张水(满城县西龙门村人)几乎天天上门骚扰,还抢走一本大法书,并且一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如“四月二十五日”、“七月一日”、“七月二十日”、“十月一日”等)甚至一天去她家骚扰三、四次。有一次,乡政府的三人闯入她家,叫她去乡里,并威胁说不去就拿一百元钱,要不就拾掇东西,她被迫在路上借了一百元给了他们才走。几天后,张水又叫她去乡里,她到乡里刚进门,蔡涛、高惠坤、袁越军三人就吼着让她把门关上。

    邪党人员接二连三的骚扰,使她生活不得安宁,无奈在二零零零年她把大法书放了起来,不学了。她以为这样就不被骚扰了,可乡政府的人仍隔三差五上门骚扰,并且她的身体又跟没学法前一样了:腰疼的几乎干不了活,还得吃药。于是她把心一横,又从新学起了大法。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蔡涛等六、七人趁她家中无人,翻墙入室,擅自拆走她自家的卫星接收器。同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她去易县独乐乡康庄村讲真相,被受中共谎言蒙蔽的百姓恶意举报,被独乐乡派出所三名警察硬拽上车,拉到派出所,把她先后铐在木桩上、大门上和晒铁上。傍晚被审问,之后被易县公安局连夜送易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强行照相。家人探视时,被敲诈三百元作为伙食费才让见。她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所谓的保证金二千五百元、填表费四十元,生活所需费二十元,共计二千八百六十元。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凌晨四点三十分左右,有四个邪党人员(其中一女子,四十多岁)破门而入,并对她嚷嚷着:“走,走,走,到乡里。”将她强行绑架,拽到车上,拉到满城县神星镇刑警队,而后被劫持到满城县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后,送县拘留所。在此期间,邪党人员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大法书、法像、卫星接收器。她在拘留所被强迫干活,非法关押到第七天时,她刚干完活,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叫出去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拽到车上,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体检时,邪党人员不顾她血压高达二百多,仍强行非法劳教,劳教所队长刘子巍恐吓说:“你还炼,说给你加半年就加半年。”她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才回家。

    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家里的生活重担落在她丈夫一人身上,孩子结婚也不能主持,甚至她年迈的老父临终前也未能见上她一面。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乡政法委书记李敬东、村干部董兵武、殷群闯入她家中,抢走一本大法书。


    甘肃白银王更发、郭莲清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法轮功学员王更发,是甘肃省白银市一三三煤田地质勘探队职工,一九九四年退休,今年七十二岁。妻子法轮功学员郭莲清,六十八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最后把王更发和老伴郭莲清多年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劳教迫害。

    王更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长期从事驾驶员工作,所以身体状况非常差,落下了许多病,如胃病、坐骨神经痛、腰肌劳损、肩周炎、鼻炎、痔疮等疾病。通过炼功全都好了,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王更发老伴郭莲清也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得法前,她的身体非常差。有顽固性头疼病、肾炎、颈椎骨质增生。特别是一九九一年二儿子在部队殉职后,郭莲清又增加了两种疾病:一种是神经衰弱,一种是心脏病。心脏病的药老是不离身,一不小心就休克了。但修炼后,这些病都不治而愈了,使其尝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以江氏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王更发等法轮功学员都觉得大法这么好,为什么要被打压,为此,白银市平川区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北京和平上访。回来后,平川公安局国安科以张光得、孙杰为首的恶警把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戒毒所。恶警孙杰还打了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最后把王更发和老伴郭莲清,还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诬判一年劳教,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王更发在体检时,因身体不合格,他们只好把王更发又拉回来,郭莲清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七大队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七大队教导员李晓婧、高天丽非常邪恶,法轮功学员每天干活完不成任务时,轻则罚站,重则吊铐、挨打、关禁闭,每天都要逼迫看邪恶的宣传书。不“转化”,不让睡觉。

    二零零二年,平川公安局恶警孙杰、张广得闯入王更发家非法搜查,砸门,撬锁,抢走大法书籍若干,并把王更发绑架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在他们一无所获时,企图将王更发关到平川看守所。王更发不听从他们的安排,在临出门时,王更发一头撞在了墙上(编者注:这种自残行为,不是法轮大法的原则“真、善、忍”所倡导的,是法轮功学员在不承认中共迫害时的个人行为),当时就昏了过去,结果看守所不收,没办法又把王更发送回家。这样王更发被“取保候审”两年间,恶警孙杰经常伙同单位保卫科长寇徐均经常到王更发家骚扰。

    有一次,平川公安局恶警来王更发家乱翻,把王更发藏在天花板上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给抢走,单位在保卫科长寇徐均的驱使下,扣发了王更发的工资,共七万余元,造成了王更发生活上的困难。这帮恶警还不罢休,又对王更发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将王更发非法判了三年劳教,送平安台劳教所。不久,王更发平安的从平安台劳教回到家中。

    二零零五年,老伴郭莲清因去农村讲真相被平川公安局恶警刘俊瑞等人送进了白银看守所,平川法院非法诬判郭莲清四年,送往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进行迫害。白银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张明,审判员:牛彩峰,代理审判员:藤文祥,书记员:刘伟。在邪恶的黑窝里,每天都逼迫听他们的邪恶宣传,写“思想汇报”,不听不写就被吊铐、挨打、关禁闭、还不让睡觉,当时一个邪恶科长朱红,一个教导员孟宪茹最坏,经常让包夹犯人打法轮功学员,真是邪恶至极。

    二零零八年恶党的奥运期间,搞的非常紧张。四月二十日下午七点多,公安局的恶警刘俊瑞带五、六人到王更发家,不分青红皂白到处乱翻,撬门砸锁,翻了个底朝天,从王更发家抢走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一套新唐人电视台接收装置,一个手写板,一台德生收音机,过塑机一台,一部MP3,一个大订书机。并将王更发绑架到平川看守所,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平川法院对王更发进行非法审讯,并诬判三年。但王更发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堂堂正正的从平川看守所邪恶黑窝闯出。

    公司名称:甘肃煤田地质局一三三队
    公司联系人:吴明俊
    公司电话:0943-6633772
    公司地址: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白银市平川区宝积镇化工南路
    公司邮编:730913
    队长: 金进平


    甘肃白银高喜荣遭四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法轮功学员高喜荣,甘肃省白银市一三三煤田地质勘探队职工。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遭非法拘留和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四年冤狱。

    高喜荣修炼法轮功以前,满身是病,如糖尿病、胃病、神经衰弱、头疼,每天都要吃很多的药,也没有好,还练过许多气功,都没有用。一九九六年,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吃过药,一身的病全没了,身体特别好,真是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以后高喜荣就到处去洪法,丈夫也走入修炼的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都想不通,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所以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到了那里一看,满广场都布满便衣,根本不让人说话。他们第二天就回来了,到家后,一百三十三的保卫科长寇徐均把他们报告给公安局恶警孙杰、张广德。高喜荣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高喜荣和一法轮功学员到乡下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平川区国保大队头子刘俊瑞把他们俩绑架到白银看守所。平川法院诬判高喜荣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四年,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在送他们的途中,恶警刘俊瑞没有人性的说:“叫你们把牢底坐穿,叫你们家破人亡。”

    在高喜荣被非法关押时,老伴承受不住压力,也放弃了大法修炼,后来得了小脑萎缩,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甘肃省女子监狱有“×教科”(注: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有个科长叫朱红,特别邪恶,天天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以达到“转化”的目的。还天天晚上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每天都叫他们十二点才睡觉,早上很早起来干活。有个叫孟宪茹的恶警,天天加班加点的叫法轮功学员干奴工。

    公司名称:甘肃煤田地质局一三三队
    公司联系人:吴明俊
    公司电话:0943-6633772
    公司地址: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白银市平川区宝积镇化工南路
    公司邮编:730913
    队长: 金进平


    法轮功学员邹立芹遭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邹立芹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光华派出所副所长陈雷等两警察抄家绑架,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到兴隆看守所,二十多人挤在两条板床上,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关押。邹立芹家人并遭勒索:陈雷六千元,身体检查费五百元,公安局长朱某一千三百元,都没有收据。邹立芹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再次被爱民分局国保大队三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六楼,被勒索五千元。


    法轮功学员郭永生遭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郭永生二零零二年被阳明光华派出所陈雷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等地方共两个半月,并被勒索一千五百钱元。


    黑龙江省宁安市陈富魁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初,黑龙江省宁安市法轮功学员陈富魁因挂真相横幅在哈尔滨市被绑架,遭受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四年,他在哈尔滨监狱被迫害身体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不会说话。

    二零零五年,陈富魁又从哈尔滨监狱被劫持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四年期满时被家人接回,后半身不好使,说话困难,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温素洁被迫害经历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温素洁,女,五十八岁,多次遭前郭县国保大队县“六一零”镇派出所、拘留所、吐拉毛都派出所的联手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温素洁被非法关押拘留所五天,被抢走大法书两本,答录机,录音带各一件,还有师父像片,真相资料,勒索现金五百元,并强迫温素洁按手印。二零零八年吐拉毛都派出所恶警还到温家中强迫签字。


    南京线路器材厂人力资源部的孙克翔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徐伟仁

    七月十四日,南京线路器材厂人力资源部的孙克翔复印了一封非法逮捕徐伟仁的通知书,并说声称要停发徐伟仁的退休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