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险境 不是肥缺

给西昌市“六一零”副主任及所有“六一零”人员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近得知,原为西郊乡派出所所长顾某,刚被“升”到西昌市“六一零”任副主任。为帮你全面的了解你现在所在位置的真相,不至于在被蒙蔽中做出令自己将来后悔莫及的事,我们给你写这封信。

俗话说:兼听则明。静心看一看此信,相信能给你带来有益的参考,使你在今后能趋利避祸,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不知道你对“六一零”的底细知道多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使你到了这个位置上。“六一零”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凌驾公、检、法之上,类似于中央文革小组的非法组织。

到今天,中共各级机构特别是“六一零”系统中追随江氏迫害法轮的人,已面临日趋临近的清算和审判,近日海内外盛传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死亡,事实上不管其已死,还是在苟延残喘,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在国人心中早就死了,全国各地民众燃放鞭炮庆其死亡蔚然成风,江泽民的死亡成了一个要用鞭炮助兴的事件,这的确是民心所向,老百姓希望江泽民早死,因为集古今中外邪恶于一身的江泽民双手沾满无辜善良者的鲜血。

那么江泽民一手组织的“六一零”将面临怎样的下场和结局呢?在“六一零”这个位置上干过多年的很多人对“六一零”最后的结局都嘴上不说但心知肚明,很多人早就在找退路,很多人早就在尽力撇清迫害中的干系─--收集上级“六一零”的罪证以便为自己将来开脱,很多人都在尽量远离迫害,甚至用一切方便保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

那么,在这个时候担任“六一零”的职务,如果不知内情,如果不清醒,甚至踌躇满志为权为利想干一番“事业,那么你就如同跳上了一列马上就要堕入万丈深渊的死亡列车,或跳入一艘顷刻就要被万丈巨浪吞没的四面进水的破船,并且把自己牢牢绑在上面。

顾某,你面临的是一个很多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险境,而不是什么升官发财的肥缺啊。邪恶党魁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说“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如今过去十二年,法轮功却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离中国大陆最近的香港、澳门、台湾人们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公开炼功),法轮功著作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全球公开发行,近年来国际社会鉴于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纷纷颁发各项褒奖。迄今(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各界颁与的各类褒奖(包括奖状、奖杯、奖牌、奖旗等)合计一千六百八十四个,通过支援的决议案共三百一十四项,支援信函累计一千一百五十四封。 “真、善、忍”已成为普世公认的高尚理念。

而江泽民、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则被三十多个国家起诉,声名狼藉。资料显示,因对法轮功学员施以群体灭绝、酷刑,和其它反人类犯罪,迄今为止,在美洲、欧洲、澳洲、亚洲等多个国家,中共官员受到起诉的案件达五十多起。在美国,除了中共党魁江泽民被起诉外,前北京市长刘淇,原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中国科学院“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郭传杰,原武汉广播电视局局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原吉林省委副书记、甘肃省委书记苏荣,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赵志飞等均被起诉,其中刘淇、夏德仁、郭传杰和赵志飞在缺席审判中被法官认定罪名成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

目前,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正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气,全面突破中共邪党一言堂的新闻封锁,将所有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诽谤,以及欺骗、坑害几代中国人的事实真相曝光于天下,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至少有六千人被非法判刑,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中共用于洗脑的酷刑有上百种──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电击、各种刑具毒打、地牢、水牢、死人床、上绳、野蛮灌食、冷冻、暴晒、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等。在中共的“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至少34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二零一一年七月初)。还有无法统计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秘密活体摘取器官贩卖。这场对公义正信的迫害,也在拷问每个人的良知。迫害中中共江氏集团触犯了《国际法》,中共自己的《宪法》、《刑法》等各种法律,犯下了滔天罪行。

你知道吗?在中国大陆,“六一零”这个位置很早就被称为“死亡位置”。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在整个“六一零”苟延残喘不多的日子里,你所做的一切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如果你为名利、或为所谓“工作职责”非要做出的一些所谓“政绩”来,那很可能就要成为不久被追究的罪行!

因为“六一零”打压、针对的都是遵纪守法、诸恶不做的善良公民─法轮功学员,而不是你在派出所大多时候面对的偷摸扒窃,黄、赌、毒、贪的犯罪分子。而事实上“六一零”本身就是一个彻底的犯罪组织,其所做的一切践踏人权、严重触犯刑律的犯罪行为都使参与其中的人难逃其咎,如果你参与其中犯了罪,以后是不可能以工作为借口逃脱惩罚的。因为:

一、只要稍懂良心的人,就会发现,“六一零”就是在干犯罪的事:比如:“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班使之二十四小时失去人身自由,就是在犯绑架罪和非法拘禁罪等,因为你们有什么权力这样对待合法公民呢?谁赋予你们凌驾法律之上的特权呢?江泽民?中共?还是你们的所谓“上级”,到时它们都自身难保,更不可能为你们承担任何责任。你们知道在犯法而去做就是知法犯法。

二、中共的《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或许你们会说这是工作,是上级压下来的,我要保饭碗没办法,这也开脱不了你们自己,因为中共江氏集团早已为其犯罪找好了替罪羊,所有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从一开始就被中共及其江氏集团出卖了:参与迫害者必须自己承担责任。就是整个中共自身也正在面临着解体和灭亡的命运,所有为了眼前利益跟随中共作恶,却妄想最后得到中共保护的人,无异于水中捞月,最终要自食恶果。那些跟随中共一条路走到黑的人,只能是自己害自己,成为中共的牺牲品和陪葬品!

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将关系到你自己将来的幸福或不幸,为对你自己负责,希望你多了解法轮功及海内外的真相,不要被中共诽谤的谎言所欺骗,人想获得更多的利益并不是什么错,但任何人想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上捞“政绩”,发黑财,那只能证明这个人的短视和极度的不明智,因为即使短暂的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到时也是得不偿失,不用多久等待他的就是法律和天理的严惩,还有永远的深深痛悔。

下面仅例举在全国各地的真实事例,也许能帮助你和你的同僚们清醒: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刘京,“六一零办公室”专门为了迫害法轮功成立,类似于希特勒的盖世太保组织和“文革”时的“中央文革小组”权力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它的头目刘京得了癌症。

▲主管“六一零办公室”的长春市原纪检书记、政法委书记刘元俊,主管长春市公检法及“六一零办公室”。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法轮功,特别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刘元俊死心塌地追随江氏“杀无赦”指示,不到十天时间非法抓捕五千多人,造成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劳教,并使刘成军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刘元俊突然发病,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死于肝癌,时年五十四岁。

▲原长春市公安局局长“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田中林连累家人遭恶报,继他的两个弟弟被汽车撞死后,其老婆又得了喉癌,他的父母在不到一年内均死亡,市公安局的警察都说遭报应了。长春市公安局局长田中林是犯罪机构“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之一,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经其非法逮捕、拘留的学员有数百人。

▲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头目贾守田,不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遭恶报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说、不能手术,在极端痛苦的煎熬中,生不如死的挣扎了数月,于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死亡。死时脸部扭曲,人相皆无。

▲湖北黄冈市两任“六一零”主任先后遭报死亡。二零零五年二月,曾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后为黄冈市委副秘书长并分管“六一零”的张石明,四十八岁,突发心肌梗塞身亡。黄冈市第二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克武,上任第二年就患了肝癌,于二零零五年清明节前三天死亡。

▲树为典型的任长霞被撞死:被中共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车追尾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死亡,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其妹还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相信了!” 任死后的很长时间里,该市都没再出现过迫害法轮功的事情。

以上列举的仅是发生在全国各地恶报事例中的冰山一角,真诚希望还在直接或间接迫害法轮功者惊醒。更希望才到“六一零”的人员清醒,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一定要分清利与害,为自己和家人着想,莫在最后关头给中共当了陪葬,成了冤鬼!

关心你们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