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在北京证实大法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和本单位同修大姐切磋交流,想到自己以前重病缠身,是师父让我在大法中重获新生,师父与大法被诬陷,身为弟子,必须去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只是面对六岁的女儿,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及丈夫的情难以割舍,心中很不忍。就在我决定好,离家关上防盗门的瞬间,心里轻松了,同时身体也发生了质的变化,抬起脚来有离地的感觉,一路飘着来到了火车站,很顺利的来到了北京。

日走百里不觉累

当时的北京城,气氛恐怖,扫地风刮得很厉害,而且经常是小旋风掀起阵阵尘土,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好在当地的同修帮我们租了房子,并与我地早到的同修联系上,我们晚上学法炼功,白天出去发资料。初到大城市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开始时与同修大姐结伴出去发资料,我对大姐说:“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如果走散了怎么办?”大姐说:“我们是来证实法的,还能被这点事难住?”我们就开始進楼道发。大姐一个单元,我一个单元,发完就走,一个楼一个楼的发。发着发着,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真走散了。我心中不安,怎么办?我能回到住的地方吗?我还有一些资料没发完,转念想:师父会帮我的,没有问题,我是从宇宙大穹来的,小小地球这点事难不住我。就继续发,直到天黑才发完。这时才想起我在哪呢?该怎么回去?抬头一看已到住地附近了。我忙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把我送回来!

从这一刻起,我更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看护着我,我开始独自出去发资料。每天带两千余份,天不亮就走,天黑就回来。也不知走了几条街,过了几个立交桥,就知道,多发资料,快发资料,让世人早些看到,明白大法是好的。没有想过走了多少路,到过什么地方,只知道今天朝这边走,明天朝那边走。不管怎么走,都能在发完资料时,师父把我送回家。一次无意中谈起我路过那里,看到什么了,同修说,你一天走这么多路啊!拿起地图看了看,一算一百多里呢。我说不能吧,我自己一点都不感觉累,只是奇怪北京的鞋真不耐穿,几天前刚买一双鞋,鞋面好好的,鞋底就没了。

发资料时遇到的几件事

一天跟往常一样出去发资料,来到一栋高楼前,我上到最上层向下派发,发到三楼时,还没等我靠近门,门打开了,一个大叔探出头来,我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怎么办?我就想:我是神,他是人,他看不见我。果然那个大叔向上看看,向下看看,就是看不到我。还自言自语说:“真奇怪,明明听到脚步声,怎么没有人啊?”然后回到屋里,门没有关上,留了一个缝。我想你也是有缘人,我不能落下你。我就把资料插到门缝里,转身下楼。那个大叔拿到资料高兴地说:“我说有人吧,我没听错吧,真是法轮功呢!”

一次我走到一个小区,是个四合院。我就从里往外发,当发到外面楼时,一个居委会大妈看见我,她堵在楼梯口,恶狠狠地瞪着我问:“你是干什么的?”我一点也不慌,笑着说:“看朋友。”她继续盯着我说:“她叫什么?住几层楼?”我想我不能被她缠住,得赶快离开。往外一看,外面有几个人正在打电话,我知道被发现了,转念一想,我又没做坏事,做的是好事,况且我有师父保护,不怕!我得走。这时大妈发现我要走,上前一把抱住我。她长的又高又壮,力气也很大,勒得我动弹不得,喘不过气来。我想我是顶天立地的神,怎能被你捆住。身子一晃,就把她甩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瞪大着眼望着我,大张着嘴巴,可能也奇怪,瘦弱的我怎么有那么大的劲啊?我正视着她,厉声说:“你算什么?你不配知道我做什么!”边说边大步的走出大门。后面乱作一团,这时警车在我身边驶过,我加快脚步离开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我到街上发资料,那时候北京街上人很多,给人的感觉是除了大法弟子就是便衣、警察,市民很少。看看周围的人,都象便衣,到处乱转,眼睛贼眉鼠眼的盯着你,我想,我就是来助师正法的,也不能因为便衣多就不发资料啊。于是请师父加持:我发资料,让恶人看不见。就这样我一个不落的往街边的自行车筐中放,他们真的看不见我。我发着发着,看到前面空地上一片自行车。我可高兴了,能发很多呢,赶快发吧。我头也不抬,快速的发着,等发到头,抬头一看,跟前站着一个大个子的警察,我乐了,啊,发资料发到警察跟前了?我对他点点头,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走出十几步回头一看,那警察还愣在那里,而这个地方还有四五个警察,三辆警车,而我当时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了自行车!

这样的事很多,我知道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能来去自如,如意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正念走出看守所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所在地的资料点被破坏,我暂时失去资料来源。我想不能浪费时间,就买了油漆往电线杆上写真相标语。几天后被警察发现,并绑架至北京丰台看守所。看到里面有很多同修,都在背法,交流似乎很安心,并说是自己的难就承受,我认为这种状态不对,就与同修交流说:“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应该尽快出去。”同时在心里求师父:“师父阿,我法学的不好,也背不出来,也不会象其他人一样谈体会,我就会发资料。求师父早点叫我出去,我不能在这耽误时间啊。”一边就绝食反迫害。开始时也能闻到饭香味,感到饿,后来睡梦中,师父给我吃了一颗似豆子状的东西,就再也闻不到饭香,不感到饿了。

警察非法审问我,我就跟她们说我以前是如何的疾病缠身,修大法后如何的身心健康,我迫于无奈抛家舍业進京上访,住的是桥洞,吃的是拾的烂菜叶,为的就是来说句公道话。她说:“你乱写乱画也不对啊。”我说:“你给我指条路吧,我还没走到信访局,就被抓起来了,哪有讲理的地方啊?”警察无语,其中有个警察还流泪了。她们此后都对我很客气。

绝食几天后,看守所给我检查身体。我平时身体很好,一说检查身体,我身体象要爆炸,心要跳出来。医生吓坏了说:“这样的人你们还关着?”言外之意,我有生命危险。此后警察交接班都要叫我站起来,表示我还好。我很奇怪,感觉自己很好,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而警察却很紧张。第十一天的时候,我觉的我要走了,就把东西整理好,同修问我干什么呢?我说我要走了,果然下午我顺利地走出看守所。

修炼中,我遇到很多神奇的事。每当回想起来,无比的幸福和自豪。也激励着我不断的精進。回想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也唯有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报答师恩。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