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安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公开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这个信仰团体的迫害以来,被恶党直接操控的河北省怀安县“六一零”(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现改为“防范办”)、公安系统、司法系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不断。据不完全统计,这十二年当中怀安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有三人;被非法劳教的二十人;曾被劫持到洗脑班的至少四十三人;被劫持到看守所的一百一十一人;非法拘禁的一百七十四人;非法骚扰的七百多人(还不包括这七百多个家庭中的家属和亲戚受到的直接或间接的精神创伤、经济敲诈);经济勒索至少一百零四万八千零九十七元(包括被非法停发的工资),因被非法关押而受精神刺激导致死亡的一人、因此得精神病的一人、有家不能回,被迫在外流离失所的多人。

以下只是该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几个案例,但足以说明迫害之残酷。

1、王艳霞被恶警强行注射毒针,导致精神病

王艳霞,家住怀安县渡口堡乡渡口堡村。2000年10月1日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证实法,刚掏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打开,就被天安门恶警绑架。他们将王艳霞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又劫持到天津拘留所。去后恶警让量血压,检查身体,她拒不配合,恶警让吃饭,她就绝食,让说出姓名和住址,她也不配合。恶警见拒不配合,五、六个恶警按住强行给她注射了一支毒针,一会儿她就神志不清了。后来隐约记得被当地村委的人和派出所的人拉了回来。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回来后她神志不清,出现了精神病状态。痛苦的家人无奈,只好将她送沙岭子精神病院治疗。后来住院、看病前后折腾了七、八年之久,花费了四、五万元,给她和家庭带来了精神上重大打击、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好好的一个人被恶警迫害的不成人样。

2、女孩胡苗苗遭劳教所恶警施酷刑及性摧残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胡苗苗因给世人讲真相而被一司机诬告,怀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公安局副局长、法制科科长等人员在胡苗苗家中没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入室抢劫,还把二十五岁的胡苗苗非法劳教一年。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胡苗苗受到了酷刑折磨。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胡苗苗被单独关押,劳教所所长和狱警,指使女劳教人员罚她长时间站立,让女犯人捆绑、殴打她,进行摧残折磨。在狱警的授意下,女犯人宗东荣用膝盖猛顶胡苗苗的下体,致使她行走困难。因为伤势严重,又得不到正常的营养和治疗,在以后的几个月内她的身体疼痛难忍,不能直立行走。

在这种情况下,胡苗苗的父亲胡明亮应女儿的诉求,决心替女儿打官司。他为女儿聘请了律师,就女儿被非法拘禁、在劳教所遭酷刑等情况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营救女儿出来给女儿讨还一个公道。但在到达劳教所门口后,被怀安县司法所派来的截访人员哄骗上车,强行拉到了县公安局。当晚国保大队警察对胡明亮非法审讯。而后,把胡明亮软禁到距离柴沟堡镇四、五里地的李家窑村委会非法关押二十三天。期间,不让胡明亮和外界有任何联系。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胡苗苗的父亲胡明亮接到当地镇政府的通知去接已经非法延期了十一天的胡苗苗回家。但张家口市“六一零”和当地怀安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联合串通,又妄想将刚从劳教所出来的胡苗苗绑架到张家口市玉宝墩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此次参与绑架的人有:当地镇“六一零”主任武进;李家窑村会计李占山,和胡明亮是同学关系;还有两个司机和镇政府的两名女工作人员。最后,在胡苗苗的父亲和她弟弟的坚持反抗下,这些人只好把胡苗苗送回家。

第二天,当地县“六一零”主任钱进利又带着十来人去胡苗苗家骚扰,并威胁他们父女俩。

3、靠捡破烂维持生活的彭建业老人,仅有的二百元钱被恶警抢走了

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彭建业,无儿无女、靠捡破烂维持生活。二零零八年,当地公安局和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将他仅有的二百元钱抢走,说什么将来拘留他时“当饭费用”。

4、交通局运输管理站职工杨虎利夫妇被迫流离失所九年

杨虎利,怀安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职工;妻贾佃枝,柴沟堡镇计生服务站职工。他们夫妇俩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迫在外流离失所近九年;工资、福利数十万元被非法扣发;九年中夫妇双方亲属多次被骚扰。2002年,杨虎利被非法关押在怀安县第四屯洗脑班、张家口市沙岭子样台村洗脑班迫害40天。

在样台村洗脑班,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屋里有监控器,还有本单位“陪教”看着,屋门从外面反锁,走廊有警察24小时把守,比监狱看守还严密。吃饭由“陪教”把饭打回屋里,只有很少的一点儿饭菜。

每位学员给配一组所谓“帮教”。“帮教”轮番给学员灌输一些歪理邪说,甚至强词夺理,骂人、侮辱……。有些法轮功学员还被送到一间大屋,由10多人进行迫害:毒打、站凳子、不让睡觉、威胁等等。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遭受着严重的精神折磨与肉体上的痛苦。给杨虎利安排的所谓“帮教”中有校长、处长、“犹大”。他们多次对他做所谓“转化”工作,使用的都是威胁、辱骂、利诱等各种卑劣手段。然而都未能动摇杨虎利对法轮功的信仰。

5、女教师魏爱兰遭迫害,至今被非法停薪停职

魏爱兰,怀安县职教中心教师。她依法为法轮功上访却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魏爱兰依法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后劫持到张家口市驻京办事处。张家口市公安局副局长指使三个恶警将魏爱兰戴背铐罚站,毒打,用空调大风吹,折磨近七个小时。随后魏爱兰被怀安县公安局政保股的曲荣,冀文慧李建平绑架回当地。车行至左卫时,魏爱兰身上带的一百多元钱被抢走。并将她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多月。

之后,她两次被劫持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早六点,她工作单位、教育局、头百户司法所各派一辆车,将魏爱兰绑架至怀安县第四屯洗脑班迫害。魏爱兰只好以绝食抗议,六天后回到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魏爱兰在家中再次被绑架。在车上,当时的国保大队队长司晓明凶猛的狠煽了她十几个耳光,打得她口鼻流血。到公安局院内,又三次想将魏爱兰摁倒在地上,到办公室后又当着十多个人的面扇魏爱兰耳光。魏爱兰的面部当即被打的变形,肿的老高,面部淤血十多天才退去。她的右耳被打聋,左臂被董姓恶警拧的三天不能动,头皮疼痛好多天。他们先非法将魏爱兰在县看守所关押一夜,饭也不给吃,第二天将她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样台村法制学校,非法洗脑迫害。

魏爱兰反迫害,绝食,身体被折磨的非常差。恶警强制给她输液,输葡萄糖。四天后,在魏爱兰几近昏迷状态下将她送到张家口新华街医院抢救十八小时。其间使用不明药物,使她小便失禁,尿道肿痛,出现病危状态。为推脱责任,她刚醒来,恶徒就让魏爱兰的家人将她接回,途中也没有任何医疗措施。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左右,刑警队胡姓队长带人越墙闯入魏爱兰家中,抢走全套法轮功书籍和私人物品。因当时魏爱兰外出,绑架才未得逞。从此魏爱兰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六月十五日中午他们又在中午翻墙而入偷窥魏爱兰的下落。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魏爱兰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柴沟堡镇附近的西洋河村向村民讲真相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村长诬告。遭渡口堡乡派出所所长李玉禄绑架,后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孟广云等人劫持至公安局。期间被非法审讯,并被勒索两千元。

这些年被迫害当中,魏爱兰被骚扰多达近二十次。被迫害的经济损失多达二十万元(包括被非法停发的工资)。

6、家庭主妇田桂芳曾被迫害致下身几乎瘫痪,无法行走

田桂芳,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镇人,只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功,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中共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两年),并遭经济勒索、侮辱、恐吓等迫害,给她的家庭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也使她及她的亲人都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2000年10月份,田桂芳和其他几个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依法上访,遭到北京警察的绑架,后由当地公安局人员接回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当地拘留所的一个副所长指使三、四个恶徒闯进她的监室,不由分说将她从大铺上拽胳膊、拽腿抬到另一房间里又将她扔在床上,又有五、六个人摁住她的头、腿、胳膊,从她鼻子里插管子灌食。她被折磨的恶心、呕吐,吐出来的都是血。后来又被灌过几次。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绘画)

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她有好几次被冻的深夜回去后,腿、脚都抬不起来,走不了路。有一次,她的脸被冻的红肿,还流着脓水,正赶上家人来探望,一个姓贾的恶警却对家人说是“上火了”,一姓秦的恶警还煽动家人给她跪下求她“转化”,要么和她离婚。

2001年6月,田桂芳和其他几个学员又被唐山开平劳教所的大队长女恶警和其他几名男女恶警强行骗上车送往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连续迫害。刚进屋,她就被一个女恶警拳打脚踢一顿。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更残酷。犹大们在学员身边转来转去,每天都被逼迫背监规,进门喊报告,见到恶警得问好,吃饭前唱一首邪党的歌,吃的菜里有苍蝇,即使是冬天吃的冻白菜里也有冻死的虫子。平时不让洗澡、洗衣服,学员的身上都起满了疥疮,其臭无比。要不就让你洗冷水澡。白天还要去地里干农活。那里的恶警迫害人的手段很是残酷,常常半夜把学员拉出去施以酷刑,逼迫“转化”。

而且在被逼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时,人距离电视还不到一米,电视放的声音很高,震的人头痛,两眼被光刺的睁不开眼却不让你闭眼。身体必须保持一个姿势,除了上厕所,吃饭也很少离开。一天十六、七个小时都得在马扎上坐着。两个月下来,眼疼,视力下降,几乎看不见东西,两耳听不清,脑袋经常嗡嗡响作响,头晕,恶心,心跳不稳,下半身麻木,还经常抽筋,骨瘦如柴。

回来后的田桂芳由于下身被迫害的几乎瘫痪,骨头变形,大小便不通畅,体重只有七、八十斤重。

7、村民罗美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经济勒索

罗美军,男,三十六岁,河北省怀安县头百户镇一堵墙村村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已多次遭到当地中共邪党的骚扰、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罗美军为了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张贴了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陷。原一堵墙村书记李进明(现已死去),原头百户镇派出所所长王亚林,积极参与了对罗美军的迫害。他们对他非法拘留十五天。原怀安县公安局局长张志清,原国保队长曲荣等人对他非法罚款五千元;拘留所的王万富敲诈他二千元,之后,头百户镇及一堵墙村委会人员多次到罗美军家进行骚扰。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罗美军开车去怀安城进货,在一门市部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被一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怀安城派出所所长李彦文、警察侯国栋等人把罗美军的车包围,以查驾驶证为名,把他诱骗到派出所。对他进行搜查,把他身上带的几张真相资料和一百四十元真相币抢走,把进货的一千二百多元现金也抢走,并给他戴上背铐,铐在铁椅子上,劈头盖脸对他进行毒打。李彦文打累了,侯国栋接着打。然后把他拉到怀安县公安局照像,又送到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怀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孙永军等恶警对他非法罚款八千元后才放他回家。

罗美军的家人去怀安城派出所要回自家的汽车时,李彦文又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元,并把他车上刚买的一桶机油拿走。

8、恶警抽出马飞龙身上的裤带抽打他的脸

马飞龙,家住河北省怀安县西沙城乡东沙城村,以务农和外出打工为生。马飞龙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穷,但当地派出所、村委却经常上门骚扰、绑架他。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晚十二点左右,马飞龙在准备为客户装车送煤时,突然间以西沙城乡书记马瑞光、副书记王岩峰、派出所所长张万福为首的七、八个人闯入房间进行抢劫与行凶。恶警翻出一本《转法轮》书,扯下墙上的日历,而且蛮横的不许马飞龙讲话,同时一哄而上对马飞龙拳打脚踢。恶警用电棍将马飞龙电的“叭叭”响,将马家的暖瓶踢倒,开水烫伤了马飞龙的背部,更邪的是,恶警抽掉马飞龙裤子上的裤带,用它抽打马飞龙的脸。马飞龙的脸被打的红肿,鼻子淌血……最后又强行给马飞龙戴上背铐。恶警把马飞龙的手机也抢走,还威胁马飞龙的老板不许走漏风声。随后又把马飞龙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西沙城乡派出所恶警把马飞龙从看守所挟持到怀安县沙家屯洗脑中心迫害。洗脑中心铁门紧锁,戒备森严,不准法轮功学员自由活动,上厕所还得打报告。室内由两名“帮教”长期监督,室外由公、检、法系统人员轮流看守。在洗脑班,屡遭恶徒威逼写不炼功的保证,马飞龙没有配合,恶徒遂将他非法关押五十天。

9、村民牛运莲被不断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怀安县西沙城乡东沙城村村民牛运莲,九六年因病学炼法轮功。修炼前身患神经衰弱,浑身是病,没有一处不难受的,活得非常痛苦,家里跟着也不得安宁。得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再也不用打针、吃药、输液了,全家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的晚上,她从地里锄地回来,做好了饭刚要和家人吃饭,突然来了两辆汽车和一群不法之徒,强行把她绑架到怀安县第四屯村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他们强迫牛运莲踩大法师父的像,说侮辱师父的脏话,逼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看污蔑师父的录相。牛运莲不配合,他们就不让她回家,还把她当成敌人、罪人,吃饭、上厕所都有包夹跟着,白天还要灌输诽谤、侮辱师父的一些脏话,如果不愿意听不愿意看,就会被不法之徒殴打。关押二十多天后,又把她非法关押到张家口市法制学校(实际上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洗脑的临时监狱),每天被锁在房间里见不到太阳,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一直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逼她写所谓“三书”,威胁说不写三书就送劳教。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牛运莲外出去串门,被宣化派出所的赵立辉、左云斌、姚玉建、李建国等不法人员绑架到宣化派出所,期间连打带骂,关押一天不给吃饭。后来又被怀安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司晓明、西沙城乡派出所的张万福、乡长马瑞先、村委会的张恩军等人绑架到怀安县公安局,敲诈一千五百元后才把人放回家。第二天司晓明等人在夜间七、八点钟来她家抢劫,什么也没抢到就气急败坏的把她和她的姐姐又非法关押了十六天。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西沙城乡派出所的张万福、副乡长王岩峰等不法之徒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私闯民宅,抢走她家的接收机、大锅、师父讲法光盘、大法书、炼功带、挂历等私人物品。每天还来家骚扰恐吓家人。七月二十五日早上,怀安县公安局的人、西沙城乡派出所的张万福、乡长马瑞光、副乡长王岩峰等人闯进她家,给她戴上手铐,抢走师父法像、mp3一个,把她扔到车上绑架到公安局,强行按手印后送到张家口非法关押半个月,之后又把人关押到县沙家屯洗脑班迫害半个月,最后家人被敲诈二千五百元才将人放回。由于连续的迫害,回家后牛运莲四肢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10、王俊花只因讲真相就被非法冤判六年

王俊花,女,四十六岁,家住怀安县柴沟堡镇,于二零零九年被万全县中共法院非法冤判六年,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至河北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早八点左右,王俊花去万全县旧堡村散发神韵晚会光盘,旧堡村邪党治保主任薛廷宝不问缘由,上去对王俊花一顿暴打,之后王俊花被万全县国保副大队长荣斌等人绑架。恶人非法从王俊花身上抢走她家门的钥匙,并伙同怀安县公安非法闯入她家实行抢劫。后又秘密开庭,被万全县邪党法院构陷六年冤狱,事后才通知家人。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王俊花被劫持至河北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份,王俊花因给世人讲大法真相,被诬陷,在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俊花修炼前体弱多病,自从修炼后,身体疾病全无,以大法真、善、忍的准则做好人,常年侍奉卧病在床的公婆。在邪党的不断迫害中,六、七十岁的年迈父母双亲一直生活在不安中,时时在为女儿担心。目前,听到女儿被邪党法院构陷六年冤狱的消息,一家人更是举目无助。本来就体弱多病的双亲,把泪都哭干了。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到年节,家人更是思念她,时时为她的境况忧心忡忡。

11、李月枝遭劳教所迫害,被迫绝食七十天生命垂危

李月枝,怀安县怀安城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月枝去北京证实法。后来她被当地怀安城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公安局,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期间,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还向家人勒索了五百元。最后,李月枝还是被他们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劳教所里,李月枝和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受到非人的折磨:普犯毒打、恶警给上酷刑、电击。恶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三书”就对他们使用酷刑。左右一面一个铁环,恶警把李月枝的双手铐在铁环上,几天几夜让她蹲在地上,站不起来,也不让坐,还用电棍电她。边电边威胁让她“转化”,最后导致她的脚崴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恶警强迫李月枝去劳教所的菜地里背土、掏厕所,在草坪里任蚊虫叮咬。恶警还把她每天都关在密室,指使普犯对她拳打脚踢。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她没有妥协,为反迫害,开始绝食。在绝食的七十天中,恶警每天都对她进行灌食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劳教所才让她的丈夫把她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张洪发带领四个人闯入李月枝家,将她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样台村洗脑班迫害。这几个人把李月枝铐在暖气片上折磨,她反迫害绝食十几天。有一次去厕所的路上,她一下栽倒在地,洗脑班的参与人员才将她用“救护车”送到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她从医院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此后在外给别人当保姆以维持生活。十一月份的一天,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派出所的段福昌、杨建兵等人又将她绑架到宣化派出所,后转回当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李月枝绝食十几天,他们把她劫持到县医院进行灌食迫害。李月枝坚决不配合,他们无法灌食,只得通知怀安城镇派出所的段福昌等人将李月枝送回家。

12、李如芝被劳教所迫害,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李如芝,六十二岁,是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镇人。炼法轮功前她曾患类风湿性关节炎,手心和手背都痛、头疼、头晕、神经衰弱睡不着觉,靠打火罐维持生活,走路腿沉抬不起脚,每年的医药费最少三、四千元。一九九六年七月份修炼法轮功后,很快身体恢复健康,走路一身轻。

二零零一年的冬天,李如芝在外贴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劫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六日晚上偷偷的又把她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刚进劳教所,恶警对她进行全身搜查,接着就是一顿毒打。第二次,一个彪悍的防暴男警察穿着大头皮鞋从她的后背用力踹了一脚,李如芝马上被踹趴下,接着又踹她的腿。第三次,恶警李晓梅、牛丽指使上海的一个女吸毒犯王菲菲对着李如芝的耳朵如同凶猛的狮子般大声吼叫,震的李如芝当时就感觉头晕目眩,失去知觉倒在地上。这两个女恶警马上喊狱医过来抢救,狱医给她灌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当她慢慢缓过劲儿时,全身开始抽搐。一直到现在,李如芝的手还在颤抖,连筷子都拿不稳。

女恶警马丽用手铐将李如芝铐住拉到另一个房间里,马上跟着进来了男恶警方鲍、赵二江,女恶警牛丽、李晓静以及两个普教把她强行的按在墙根,由两个普教把李如芝的两个胳膊拉直,把鞋袜都脱掉后,方鲍、马丽各拿两根电棍开始电她的脚、腿,最后在脸上、眼上、嘴上乱电。他们怕她喊叫曝光他们的邪恶,就把李如芝的嘴用胶带从头后一直缠过来,缠了六、七圈,而后又在她的脸上乱电。由于满脸的疥疮化脓,被他们电的脓水乱溅,惨不忍睹。最后,两个普教又把李如芝抬到男恶警赵二江的房间里继续迫害。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春天,一个王姓恶警指使犹大把李如芝弄到西楼的一个房间里迫害。他们把她两手拉开,用手铐铐在铁环上,不论白天、晚上都要直立坐着,不准睡觉。当她打瞌睡时,犹大就用书打她的脸。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恶警们的迫害下,李如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她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后,恶警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把她接回。

13、邢玉莲老人被恶警惊吓,三日后含冤离世

怀安县柴沟堡镇法轮功学员邢玉莲,女,六十岁左右。邢玉莲修炼大法前患高血压,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好。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邢玉莲正在亲戚家,突然当地派出所警察闯进来,将邢玉莲及其他人绑架,而后邢玉莲被勒索一千元才回到家。邢玉莲因受到警察恐吓、惊吓,旧病复发,三日后含冤离世。家中亲人披麻戴孝,去和恶警评理、讨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4/河北怀安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44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