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 墨尔本举行反迫害系列活动(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在澳洲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游行集会,谴责中共十二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声援近一亿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等相关组织。

墨尔本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穿过市中心繁华商业街,图为领头的威武雄壮的天国乐团。
墨尔本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穿过市中心繁华商业街,图为领头的威武雄壮的天国乐团。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繁华商业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繁华商业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唐人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唐人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唐人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经过墨尔本市中心唐人街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展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展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展示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酷刑折磨
7‧20反迫害12周年游行队伍展示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酷刑折磨

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逾3400名。图为游行队伍展示其中的数位被折磨致死的同修。
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逾3400名。图为游行队伍展示其中的数位被折磨致死的同修。

从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出发,法轮功学员们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由威武整齐的天国乐团打头阵,沿着宽阔的Swanston大道绕行一周,途经唐人街后,返回城市广场举行集会。游行队伍打出“十二年对法轮功的屠杀和酷刑必须停止”、“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天灭中共,天佑中华”、“公开退党,解体中共”等众多横幅,声势浩大,沿途很多市民驻足观看,拍照留念。一位中国老太太看到游行队伍,不禁感叹:“都是江泽民惹的祸。”

7月20日晚,墨尔本逾百名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了烛光悼念活动,抗议中共迫害。
7月20日晚,墨尔本逾百名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了烛光悼念活动,抗议中共迫害。

七月二十日晚,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于中领馆前燃起点点烛光,悼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三千四百多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呼吁民众看清中共本质,制止迫害。暗夜寒风下,点点烛光摇曳不灭,法轮功学员们在草坪上静坐,他们身后是“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等中英文横幅。

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真、善、忍”是普世价值

澳洲国家公民委员会主席彼德‧维斯特摩尔(Peter
澳洲国家公民委员会主席彼德‧维斯特摩尔(Peter Westmore)先生在集会上发言

总部在墨尔本的澳洲国家公民委员会(National Civic Council,NCC)主席、该委员会主办的具有七十年历史的杂志——新闻周刊(News Weekly)的主要撰稿人彼德·维斯特摩尔(Peter Westmore)先生在集会上发言,他说,“真、善、忍”是普世价值,“每一个澳洲人都应该遵循的原则,但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却因此而被迫害长达十二年。这一迫害今天还在继续,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维斯特摩尔先生说:“这不仅仅是中国人关注的问题,令我震惊的是,这一迫害伸延到海外。在墨尔本,市议会受到中共的胁迫,将迫害输出海外。这是我们必须反对的。”

他说:“我们也看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只是中共大范围迫害国内百姓的一部份,我们不断得到有关中国人权律师被打压、民众抗议拆迁而被抓、被打、被杀、地下教会的民众被迫害等等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是希望让大家了解中共自六十年前夺取政权后就不允许民众对政府提出任何批评,中国人无法发出自由的声音,那么我们在这里,就必须为他们呼喊。”

“我认为在西方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站在中国受迫害的弱势群体一边。”

法轮功学员的遭遇:非法抄家、劳教、拘留

来澳半年的孙女士在集会上发言,讲述了她自己和丈夫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非法抄家、监视跟踪,丈夫也因此被抓进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她说:“海外对人权、对信仰的尊重能够让我得以站在这里发言,能够站在这里讲述我和我丈夫被迫害的故事,希望借此能唤醒那些还在被中共粉饰太平所迷惑的中国人,我并不希望你与我一样,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听进我自己的故事并且明白法轮功的真相。现在我丈夫仍然在大陆被监控着,无法得到出境的护照。我通过参加孩子在海外的毕业典礼来到这个大洋彼岸的自由国度,得以曝光这一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着的邪恶。”

刚来澳四个月的中国学生贾斯汀(Justin)写下自己与家人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在集会上委托他人用英文代念。贾斯汀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的家族受到了中共极权的残酷迫害。“我的二姨一家先后被关进劳教所、洗脑班。我的母亲为了逃脱追捕在中国南北方城市穿梭,居无定所。而我从小便一直承受着精神压力,无法与亲人团聚。自姐夫上访北京被非法判刑三年以来,中共邪党前后四次非法抄家,并非法劳教二姨与我表姐,我的母亲几年东躲西藏才得以幸免。邪恶行为之无耻,手段之恶劣,对于当时年仅十五岁的我来说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他谈到了四次被非法抄家的遭遇及自己也被校方审问、监视,并被革除职务的荒诞经历。他表示:“二姨一家在劳教所的经历,母亲的逃亡经历,以及我年纪轻轻在学校经历的这些非正常的事情,这只是众多身在大陆的法轮大法弟子所经历的一小部份。这些邪恶至极的事情,只有在当今的中国才会发生,并且还在继续。”

“这样的活动非常有力度”

法轮功学员演示五套功法
法轮功学员演示五套功法

集会现场的功法演示吸引很多游客观看
集会现场的功法演示吸引很多游客观看

集会现场民众纷纷在呼吁制止迫害的签名簿上签名
集会现场民众纷纷在呼吁制止迫害的签名簿上签名

集会现场的真相展板吸引了很多游客驻足
集会现场的真相展板吸引了很多游客驻足

很多行人在集会现场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令人难过,希望迫害尽早结束。

五十多岁的珍妮说:“我非常不理解中国政府(中共)为什么要反对这么好的功法。‘真、善、忍’这样的标准是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会很乐于接受的。在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因为在法治国家什么事情都有法可依,不象中国政府(中共)可以这样胡作非为。”

墨尔本青年话剧演员马修(Jack W. Matthews)聆听了集会发言后在呼吁制止迫害的签名簿上签了名。他说,这样的活动非常有力度,让类似自己这样的、生活舒适优越的年轻人能了解到真相,“这些信仰的权利在我们这些西方发达国家的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但在中国,人们却因为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当权者试图铲除掉。今天很幸运能在这里了解到这些,这样的活动让人们思考,该采取什么行动来支持受迫害的民众。”

三十多岁的马休一直全神贯注地倾听集会上的发言,他从几年前就开始关注法轮功受迫害事件。问及感想,他颇为感慨地说:“这实在是太悲哀了!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指法轮功学员)会受到这样的伤害,太让人难过了。每个人都是人,每个人都应该受到人的待遇,享受做人的权利。”

来自苏格兰教堂的约翰说:“乐队(天国乐团)演奏得真棒,我刚刚还给乐队照了相。举办这样的活动太有意义了。我完全支持你们,希望这场迫害尽早结束。我们教堂离这里很近,我们十分支持你们所做的一切,谴责这种不人道的打压!因为我们信仰自由、信仰权利平等、信仰言论自由。在你们的国土上,你们的人民也应该可以自由地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应该自由投票、自由选举!”

华人:以前受到蒙蔽,现在不再迷惑

集会现场上很多华人驻足聆听发言,观看真相展板。不少华人在了解真相后,当场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与中共这个刽子手脱离一切关系。

来澳两年多的李女士在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当场声明退团、退队。她表示:“集会非常好,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原来我在中国都不知道这些,到了海外才知道。”

她很感慨地说:“以前学政治,背了很多,什么‘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等,可是到了社会以后,发现都对不上号,根本不一致,感到很迷茫。到了海外,发现这里是一致的。”

她说:“我以前是被蒙蔽了。原来看大纪元时报都不敢看,后来想看一看,一看就期期都看了,明白了很多事。都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现在真是不惑了。”

来澳半年的张女士表示,中国国内的宣传与国外完全不一样,一开始自己也相信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自焚真相。她说:“中共的历次运动都是这样。”

她表示:“原来在国内做生意,要打点很多关系,很累,很辛苦。现在在澳洲感到特别轻松,政府对什么人都一样,不象在国内当官的和老百姓等级非常分明。”

第一次看到法轮功反迫害游行集会的武先生表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自己在中国就很不理解:“中共污蔑法轮功,可是‘真、善、忍’哪里不好?我觉得倒是中国的公务员应该来好好学习学习。”

七十岁退党义工六年劝退一万四千人

墨尔本退党义工朱女士十二年来每年七月二十日都会参加中领馆前的烛光悼念活动,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完全是符合宪法的。这么多的修炼者被迫害了,而且直到现在迫害还在继续,我们当然要抗议到底。它迫害不停止,我们就不会停止对它的抗议。”她说。

自二零零五年以来,朱女士至今已经劝一万四千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她表示:“我几乎每天都出去,有时候到中领馆对面炼功、给路人讲法轮功真相,大概两、三个小时,接下来再去唐人街讲真相两、三个小时,有时回到家再给中国大陆打真相电话。现在退党的人数激增,人们对共产党的本质越来越清醒地认识了,也不惧怕它了。对于共产党历次搞运动迫害老百姓,中共的存在对我们国家的危害,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这些民众都认识得很清楚,也不愿做它的陪葬品,不能跟它一起遭殃。所以最近以来,一般每天都能劝退三十多人,多则六十多人。”

追查国际:追查迫害罪行 匡扶人间正义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樊先生表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墨尔本每年七月二十日都会有这样的反迫害活动,让更多的人知道,因为迫害现在还在中国进行着。同时我们也要告诉共产党内的人,作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我们的使命就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那些追随共产党的人,最好离共产党远一点,对本人和他的家庭都有好处。现在从报道来看,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凶手遭报的很多,这些例子网上都有。”

他说:“十二年以来,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民众越来越多,很多人在了解真相后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支持。不过也有些人不明真相,跟着共产党起哄,认为法轮功怎么样,其实他们讲出的话挺可笑的,比如说,共产党说你们法轮功是×教,那你们就是×教。要知道,是不是×教,不是由哪个党派来决定的。还有的人说法轮功搞政治,整天在这里发传单,搞集会游行。其实说这话的人并没有真正了解法轮功。十二年以来,法轮功在反迫害中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停止迫害,只要你共产党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就一天坚持这样的和平抗争。法轮功为什么要揭露共产党的罪行呢?就是因为它迫害污蔑法轮功,那么就把中共为什么这么做也原原本本揭露出来。”

“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类良知和正义的迫害”

曾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中共抓捕过的墨尔本法轮功学员栾爽女士表示,今年参加活动的感受既振奋又沉重,“十二年来,通过法轮功学员对中共政权这场惨无人道迫害的揭露,已经有将近一亿的中国人退出了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个邪恶的组织,很多人都觉醒了,这是我很高兴的一面;很沉重的一面就是毕竟它的迫害还没有停止,在中国的监狱里还关着无数的法轮功学员。”

她说:“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修炼法轮大法的,感到大法非常美好神圣,但就在我修炼两个多月以后,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权开始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迫害的邪恶可以说是空前绝后。所有的电视台、电台、报纸全是清一色地污蔑法轮功。我当时在深圳一家公司里上班,我就告诉家人不要看这种污蔑宣传。看到迫害的这种宣传气势,就能想象得到法轮功学员将会受到怎样的迫害,那个时候可以用一句话形容,整个天都是黑的。媒体舆论导向都是对法轮功的构陷和污蔑。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因为名誉上要抹黑法轮功,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接近法轮功学员,那个形势非常严峻。七月二十日那一天,全国各地所有的政府机关就开始抓捕法轮功学员以及法轮功辅导站的负责人,抓进监狱开始酷刑折磨。七月二十日以后,就陆续传来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致残等各种悲惨的消息。”

她含着眼泪说:“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今天已经整整十二年了,这场迫害每一天都在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等于是对人类良知和正义的迫害,因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共产党对这样好的人进行打压。这些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并给社会、国家以及世界带来美好,却被中共这样惨无人道地迫害。现在被迫害致死的、核实到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千多人,被关进监狱判刑以及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十二年了,我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因为中共存在一天,善良的人就会受迫害一天。我呼吁所有的人起来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华人学生:修炼法轮功 没有青春叛逆期

二十三岁的华人学生斯农(Snow)在悼念现场表示:“我从小就跟着妈妈学法炼功,小我七岁的弟弟也学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迫害,那时我十一岁,当局不让看书不让炼功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妈被公安局抓走了,后来找人通过关系才放出来的。来到澳洲,觉得这里比较自由,能够公开地修炼法轮功,觉得真好,挺激动的。”

她还说:“我从小就照着《转法轮》书上说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从来不会做不好的事,从小到大爸爸妈妈也不用多操心。很多其他的孩子青春期的时候会有叛逆,不听爸爸妈妈话,我没有叛逆期,因为《转法轮》书上说要做好人,逆反心理都不应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