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栾桂荣和家人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栾桂荣女士通过修炼,得以祛除严重的风湿病。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栾桂荣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之后被迫离职。她丈夫是佳木斯劳教所的警察,因为给法轮功学员送生活用品和衣物,受到牵连和刁难,于2001年去世。以下是栾桂荣女士的自述。

修炼法轮功,严重类风湿痊愈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未修炼前,曾患有严重的偏头痛、类风湿、颈椎病。特别是类风湿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身体多个部位总是冒凉风,手指各骨节冒凉风的同时也又伴随着难耐的疼痛。炎热的夏季我也穿着厚厚的绒裤,从不敢奢望穿裙子,为治好病我几乎跑遍了市区各医院打针吃药收效甚微,病痛让我尝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我才三十几岁,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啊?

可喜的是我得到了大法,在大法的修炼中我知道了有病的根本原因,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不再悲伤怨天怨地,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在单位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推销厂里化学糨糊的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推销出去的糨糊比以往多了一倍,而且我经常一个人推车出去送货,凡事尽量为别人着想,我的表现得到了厂领导和同事的认可。

在我不断提高道德水准的过程中,折磨我多年的疾病全好了。我丈夫在佳市劳教所食堂工作,我修炼法轮功的初期他并不相信大法,通过我身体的变化,尤其看到夏季我能穿裙子了,丈夫也感到了大法的超常,开始支持我学大法。

进京上访,被迫离职

1999年7月20日以后,法轮功被中共无端的疯狂迫害,作为一个大法修炼的受益者,我要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的当天我就到天安门去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前的武警强拉硬拽拖上车送到佳市驻京办事处。佳市永红公安分局的去人把我接回来直接送到看守所,22天后我母亲被勒索了两千元钱,我才获得自由。回家后,单位领导怕受牵连影响他们的前程强迫我放弃工作,并罚款一千元,不仅如此,还让我填表说是我自愿离职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丈夫受牵连

迫害最严重期间,佳市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其中有的人没有任何生活用品及换洗的衣服,所以有人托我丈夫给某法轮功学员送点生活用品和衣物。我丈夫当时并没有发现要送的东西有什么不妥,后来所里有个警察非要翻看送的这些东西,结果看到在衣服上面写了“坚定”两个字被举报了,劳教所领导多次找我丈夫“谈话”小题大做给我丈夫施压。不长时间我丈夫的工作就有了变动,所领导让我丈夫在两个去向之间做选择:一个是去管法轮功,另一个是带劳教所的男犯人去外面干活。丈夫回家与我商量怎么办?我说:“迫害好人的事咱们不能干,就选第二个吧。”这份工作属于自负盈亏性质,挣钱了就开资,不挣钱就不开资。就因为发现在衣服上写了两个字,不但要调换我丈夫的工作,还要让他干工资没有保障的活。工作上的反差,同事的不理解,给我丈夫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他变的烦躁、易怒,经常无名的发火。我理解他在中共的暴政下无处说理,无处伸冤的苦痛。凡事我尽量做的好一些,以此来缓解丈夫的压力,但我丈夫由于被无理的株连迫害,给他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伤害,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好。

在一次劳教所公务员考试时,谁都有考试资格,就没有我丈夫的指标,不许他参加考试,我丈夫找领导说理,领导说:“你能弄到指标你就弄,弄不到也没办法。”可想而知我丈夫当时是什么心情啊?2001年我丈夫终因不堪忍受劳教所对他的种种不公,导致脑病加重离开了人世,年仅38岁。

丈夫被中共间接迫害死了,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为了我十三岁的儿子能够继续读书,为了生存我四处打工,以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着这个家。本来我和丈夫都有工作,共同承担起这个家完全可以生活的很好,只因丈夫给法轮功学员送了点生活用品,只因我要做个好人,就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

然而,佳市友谊路派出所、居委会协警并没有因为丈夫的冤死而放过我,三天两头去我家砸门,妄图迫害我,我的儿子被这一次又一次的骚扰吓的精神紧张,唯恐我出事没人照顾他,直到现在儿子从来不敢轻易给外人开门。

结语

借此机会,我想劝告所有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再听从中共的邪恶摆布,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为了你们家人的平安幸福,多多了解大法的真相,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千万不要再去迫害好人,如果你们真能做到,你们就是为自己开创一条走向美好未来的绿色通道,当法轮大法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时,你们会为你们今天的选择而感到自豪和庆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