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進了法轮大法。在这十几年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利用共产党公开迫害法轮功时,我是我们地区的辅导员,旧势力为了间隔我和同修,让派出所警察给我造了一些谣言,同修不敢和我接触,我家也被街道监控,派出所、政法委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来干扰,家人被搞的十分紧张。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简直让我喘不过来气。但在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点悟下,我把心一横,发出一念:就是死也要炼“法轮大法”!从那时起,我就经常给我丈夫和孩子们讲修大法的好处,我是亲身受益者,最有发言权。这样全家都支持我、理解我。

坚定正念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政法委的人来到我家,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五十多岁,他们说我挺年轻,不象有这么大年纪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炼的嚒!这时电视正在演一出讲人要良心,善、恶有报是天理的故事,我就用人的这层理,指着电视跟他们讲:我没炼法轮功时一身病,单位的人都知道,你可以去问一问。炼法轮功后我身体全好了,精神状态也特别好。我说:你要是有病,到医院看好病,别人问你,你这一身病怎好的?你是不是得说我是哪个医院的哪位大夫给我治好的?我这一身病是李洪志师父给我治好的,是法轮功救了我。人得有良心,法轮功是学真、善、忍的,教人如何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做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你看这电视剧演的还是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的故事呢,俗话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法轮功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我不炼法轮功就得病死。你们把我带走不让我炼和在家不让炼是一回事,左右都是死,所以我也就不怕了。于是我把衬衣衬裤装在背包里,准备跟他们走(那时学法不深,不知道否定旧势力),他们一看就说:你真是炼功受益者,那你就在家炼吧。从这以后政法委再也没有来过我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

在黑云密布的那几年里,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或《明慧周刊》都是很不容易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让孩子建立了一海外电子邮箱,国外的同修能及时的把师父经文或同修修炼心得体会文章发到电子邮箱里,由我下载编排。有一次刚下载完《明慧周刊》,孩子就把电脑系统从做了一遍,第二天派出所警察领了两个人来到我家,说他们是市里专门管网络的警察,要来查电脑。他们查了老半天也没查到什么。他们走后,我问孩子怎么想到要重做系统,他说我觉得电脑速度好象慢了,我就重做了。我知道这都不是偶然,全是在师父的安排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的这一关。我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

恢复学法小组

二零零二年师父发表了《北美巡回讲法》。读后我就想要把学法小组恢复起来。我与一个同修切磋交流了对集体学法的重要性的认识后,我俩就把学法小组织起来了。学法认识到,一个人、两个人走出来学法,不算走出来,这个地区学法小组都恢复,才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就一个一个的找同修唠。有了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不被干扰,能保证学法质量,碰到什么问题在学法小组切磋切磋就能解决。我们又按着同修们住的远近,帮助同修组织起学法组。在这过程中有辛酸、有甘甜,有人心有怕心,每当这时我就跟同修们在法上切磋,使大家都能在法上共同提高。特别是,有了学法小组,做证实法的事就比较容易,明慧网有什么要求,只要通知各个小组的协调人就可以通知大家去做,做起事来步调统一,力量就大。

我是关着修的,什么也看不到。可有一次,在学法小组学《转法轮》,突然看到书上的每个字都金光闪闪,把我的整个身心都溶在大法的法里中。这是师父在鼓励我。那天我们学了三讲。

我们知道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我们就应该责无旁贷的按师父要求去做。现在我们地区每个时间段都能找到学法小组,在我们这个地区每个星期都有一次大组学法,每个星期有一天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同修们都能把学法放在首位,大家都知道学好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资料点遍地开花

二零零二年,我们资料点的同修遭到迫害,我就和另外两个同修承担起我们地区的真相资料的制作。我们没有复印机,只好利用私人关系,今天给送点菜明天送点水果到复印社去复印。那时警察经常到复印社去检查,复印社的人说:“大姐,你别来了,我真害怕。”我说好,但我还是得去。只是在复印的价钱上从来不计较。后来想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应该买一台复印机。同修知道我有这个想法就告诉我有机器。这样,一个大资料点恢复起来了。后来我又买了彩色扫描、复印、打印一体机。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师父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把大资料点解散了,我请同修给我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那时我有怕心,不敢上网,就从同修那拿底稿回家印。现在想起来真后悔。后来用优盘做资料,我这朵小花慢慢的开了起来。

我经常跟同修切磋关于做资料这方面的问题,有想做资料的,我就帮助买电脑,买打印机,帮助同修安装系统运行。大家对电脑都是一窍不通,连鼠标都不会拿,我就手把手的教,从开机、关机、复制、删除,都是从零开始,一个问题得教好几遍,有时教会了放下几天又忘了。

在教大家的时候,我都要求认真做笔记。有的会一点电脑的就认为我教的不对,有时想太麻烦,不愿意教了,又一想同修想做资料,我就应该把我会的毫无保留的教给大家,让所有的小花都盛开,那才是“遍地开花”啊。我们每个学法小组几乎都是一朵小花,能供给大家所需的真相资料,包括刻录光盘。我们地区懂技术的学员少,我就把技术这部份承担起来,虽然我对电脑并不是那么精通,我等于也是现学现教。我体会到,在这过程中是师父手把手在教我。对电脑的技术名称我不懂,当我遇到难题,师父就帮我,让我用鼠标点一下这个,点一下那个,问题一下就解决了,我要的结果就出来了。每当电脑或打印机出现问题同修来找我时,我就让同修静下心来学学法,然后向内心找一找自己,之后再修机器。这样真会做到手到病除,有时不用修机器自己就好了,这样例子太多。

久而久之,人心就出来了:自己做点真相资料不愿意给这给那,同修来问问题,不耐烦,怕麻烦,怕耽误时间……。我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向内找到是名心在做怪,怕吃苦,没有慈悲心,不能帮助同修,拿大法在做人情交易等等,显然这些都是旧宇宙为私为我属性。大法是严肃的,是救人的,不是你哪个人的,只要能救人,吃再多苦也是无所谓,比起师父为我们付出的辛苦,我这点苦算什么?明白了法理后,同修只要来问我,都会做到不厌其烦,会毫无保留告诉同修。我知道我的智慧、我的能力是师父和大法付于我的。现在我能上网发表三退名单,能下载同修们要的真相资料,能刻录所有真相光盘,能做大法书、做精美护身符,编排小册子。我发现我编排的资料比较简单,没有同修编排的精美,以后我要更加用心去做最好的。

打字对我这个六十多岁的人来说,是比较困难。后来同修给我一个用鼠标写汉字的软件,对我们老年同修来说真是太好了。

每当上网看到关于技术方面的资料,就把它下载下来,存在移动硬盘里建立一个文件包,遇到技术问题就到这里面去找,很方便。

面对面讲真相

每次出门,我都带着真相资料,遇到有缘人就讲大法的美好,“三退”保平安。有一次给我的同事讲“三退”,从我的身体变化,讲到天灾人祸,讲到“三退”,她埋怨说:你怎么到今天才告诉我?她做出举着拳头的架式问我:“是不是这样退出?”我说不用,你心里真心想要退出中共所有组织就行,剩下我帮你做。她说:你快给我退出来。我看到她一定是期盼了多少年了,今天终于等到了,得救了!

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了一位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他说我身体挺好,没怎么变样。我说我一直炼法轮功,他说信仰什么都没错,但你们法轮功是在搞政治,要推翻共产党。我说:共产党是西来幽灵。不是法轮功要推翻它,是共产党自己在打倒自己,建党以来搞多次运动,每次运动都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挑动群众互相整,冤死了八千多万人!现在只要是当官的就贪,官匪勾结,天灾人祸,社会上人与人之间都充满好勇斗狠,肆意残杀的现象,这样的党,人不治它天也要治它。每个朝代都讲万岁,这么腐败的党,它能万岁得了吗?就象这一年四季,你停留在哪一个季节也不行,因为这是历史的规律。我又讲到“藏字石”,讲到法轮功祛病健身,讲到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使人的道德能够回升。讲到最后,他听明白了,说:把我这个党员帮我退出来吧。我给他一个护身符,让他经常念上面的字,他连声说:“谢谢!”

有一次丈夫骑摩托车带我去农村,回来的路上,我戴的帽子突然掉了,我下车去捡帽子,看到地上有堆地瓜秧,我就想摘点地瓜梗,丈夫说人家不让我俩在那呛呛,这时来了一个男的,我问他可不可以摘,他说你摘吧,我们不要了,你往里走里边有好的。这时他媳妇也过来了。我跟他们唠起法轮功。他说我什么也不信,但我知道人还是善良点好,我就顺着他的善,告诉他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是教怎么做好人的。接着我又讲天灾人祸,善恶有报,讲常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还举了几个得福报的例子。农村人很淳朴,一讲就通,俩口子都退出少先队,并且把他们家电话留给了我。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的,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我。

在这里感谢师尊慈悲苦度,师父您辛苦了!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时刻记住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把后天形成观念和执着都修下去,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与责任,精進、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