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三進派出所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各地派出所在“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成为这场迫害中最邪恶的场所,在中共的洗脑下,其中的一些警察对大法和大法学员怀有仇视的心理和观念,在对待大法学员的具体行为上也就极其残暴。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和学法的不断深入,我逐渐认识到:这些单位的人员是受中共蒙蔽最深、受迫害最重的众生,也是最可怜的。在讲真相救众生中不能放弃他们,同样要抱着慈悲心救度他们。

弟子有个这个心意,师父就为我安排了救度机会,就有了我三進派出所讲真相的经历。

(一)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家学法,突然進来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是派出所的,我认识他。他说那几个是六一零的。我请他们坐下后,他们说没什么事,到你这里来看看。接着问我现在还炼吗?每天在家都干什么?我嘴上说我身体很好,啥病也没有,但心里怦怦跳——因为桌子上放着两本真相小册子。这个怕心一动,过来两个人拿起小册子看着问:“这是哪来的?”我说前几天進城人家放车子里的。他们不信,就到处翻找,在其它屋里找到了我的大法书和资料。在这样的情况下,怕也没用了,正念反而出来了。他们接着问我:“书为什么不上交?”他们就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

开始我有点怕心,不愿去。转念又一想:这不是向他们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有师在,怕什么?一路发着正念到了派出所。到了那里他们继续问我书是哪里来的,还说说出来就没事了。我想不能配合他们,要给他们讲真相,就说:“我家以前是炼功点,几十号人都在我家学法炼功,很多人一身病都没了,谁都知道大法神奇。我过去眩晕、胃痛、腰痛,七、八种病,吃药打针花了国家很多钱都没用,生不如死。但是我看看书,炼炼功,不到半个月病全好了,你们说这书神不神奇?我们炼功人都知道,对大法书要尊敬爱护,谁毁坏谁有罪,大家炼的好好的,你们不让炼了,这书怎么办?我就要保存好。这是天书,他叫人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现在都反过来了,做好人反而有罪了,而那些贪官污吏反倒没人管……”

有个人还劝我:坐下慢慢说。我又揭露了官场腐败,道德下滑等现象,说的他们无言以对,最后他们商量一下就把我送回家。

(二)

第二次,是夏天的一个晚上十点多钟,发完正念,我就带着资料和不干胶出去了,一连做了三个庄子。在第四个村,发的还剩两个小册子时,突然一辆轿车迎面开来,到我跟前停下了,下来两个人问我是哪个村的?接着在我身上乱翻,翻出了那两本小册子。我说:“这是救人的书!”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一路上我给他们讲着真相,发着正念,一点也不怕。

到了派出所一个警察搬把椅子叫我坐下,七、八个人围着我,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我一看这阵势,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说:“我是出来救人的。”他们说:“救什么人?”“救好人。”接着讲大法的美好,神奇,还讲:“小册子里是教人去病健身,做好人的,别人看了,信了,病就好了,这不是救了他吗?”接着说了小册子里几个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胃癌的故事和其它的几个例子。

他们都静静的听着。有一个人说:“你夜里出来散传单是犯法。”我反问他:“犯什么法?你们说从宪法到刑法,哪一条规定炼法轮功犯法?有,你们拿出来念念看。根本就没有。江泽民独断专行,打压法轮功,他在利用你们在执法犯法。”我又讲了一阵子,这时有人问我:“这小册子里的‘三退’是什么意思?”我说:“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连‘三退’还不明白?我给你们讲讲。‘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为什么要‘三退’?因为共产党干坏事太多了,掌权六十年,残害死了我们中国百姓八千万……”我从土改、镇反、反右一直讲到文化大革命,六四和迫害法轮功,又讲了共产党的无神论,反天反地反人民,还讲了“藏字石”等。最后说:“就因为中共作恶多端,天要灭共产党,你是党团队员,是它的一份子,不退出不都得跟着一起被灭吗?大法师父慈悲救人,你们‘三退’了就能免去灾难。自从出了《九评共产党》,从中央到地方已经退了八千多万了……”我接着又讲了中共的腐败,道德下滑的社会现象。还举了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和河北恶警何雪健强奸女大法弟子得阴茎癌的例子。

最后说:“我劝你们该清醒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反而把共产党搞垮了,不要再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了!”

他们只是听,没一个说话的。我想我该讲的都讲了,就坐那儿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找自己的不足。这时所长过来说:“大爷,要炼功就在家炼吧,八十多岁的人了,夜里别出来了,碰着摔着不好。”我说:“谢谢你们的关心,要是大法弟子不出来,怎么救人啊!得出来,你们也要往长远看,为自己留条后路了!”最后他说:“大爷走吧,我送你回家。”

(三)

第三次是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的上午九点多钟,我去赶会发资料,发完资料回来的路上,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我跟前,下来两个人,二话不说就翻我的车子,没翻出什么就硬把我弄到他们的车上,把我拉到派出所。

我知道他们翻不到啥,心里也不怕,一路和他们讲着真相到了派出所。一个警察问我的名字,我说:“谁不认识我?我是炼法轮功的,有什么罪吗?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他不说,我说:“为啥连名字也不敢说,是不是怕把你曝光?”他想从电脑里找法轮功有罪的文件,我想:上次给他们讲真相,有关江泽民要杀他们那段还没讲,这次是来补这一课的。就说:“你别找了,根本就没有,那些大法官比你知道的多都拿不出根据来。”我看办公室还有五、六个警察,就把香港《前哨》周刊上登的江泽民承认自己镇压法轮功是愚蠢的讲给他们听,并说:“其实你们是受迫害最深的,你们真可怜,到时候脑袋掉了都不知是怎么掉的。”他们都听着,我就把零四年江泽民被告到国际法庭后,海外网站上传说江泽民派人到海外,想和法轮功谈判,许下条件说,只要撤诉,他可以杀多少警察做赔偿的事说了。我说,要是真的,法轮功当然不会干: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和中共干的,共产党就是反复无常,擅长卸磨杀驴这一手,它大势已去时,就把责任都推到下面,让你们这些人当替罪羊。你们可不可怜!”

这时有人从我车子上翻出一张光盘,是关于“四二五”的,我就讲了万人大上访的真相。那个人出去了,我就发正念,向内找,请师父加持,过了好一会,他回来了,态度也变了,还找来我们村大队书记。就这样大队书记接我回了家。

这三次到派出所是救人,也是帮助我去怕心,提高心性的。谢谢师父的点化,感谢师父的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