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南京市下关区“爱心家园”的画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江苏南京下关区臭名昭著的所谓“爱心家园”(人称“黑心家园”),其前身为二零零三年上半年设立于南京下关区公安分局东边的唐山路17-2号小平房内的下关区洗脑基地,是非法秘密关押、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私设监狱。

这个所谓的“爱心家园”,强行劫持法轮功学员,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进行灌输洗脑,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邪教做法,可见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

一些被劫持到这个“黑心家园”的人,在中共的洗脑和欺骗下,被中共扭曲了正常的心智,失去了鉴别善恶的能力,成为背信弃义的犹大、中共的打手。中共邪教把人变成鬼。

为了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封闭严密的洗脑,对他们实施精神控制,二零零九年五月,在下关区委“反邪教协会”(实质为中共邪教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邪恶机构,以下称“邪会”)主导下,该洗脑基地经过大半年的时间,扩展规模,改头换面,演变成拥有电视、电脑、电教的“教育”、娱乐等硬件设施齐全的“家园”, 摇身一变,自诩为“爱心家园”。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为扩大活动场所,该洗脑基地从唐山路的小平房搬迁至南京下关区建宁路118号一所铁路学校的旧址内。

自从挂上“爱心家园”的招牌,下关区洗脑基地的迫害体制更加完备,迫害手段更加阴险邪恶、隐蔽毒辣,不但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更为严密残酷的洗脑,还以此为平台,迷惑、控制大批所谓的“志愿者”(被欺骗、吸收进“爱心家园”洗脑班活动、甚至充当犹大的邪悟者),将他们培养成“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打手,并不惜对他们加大投入,实行更为严密的全方位操控和所谓的“关爱”,将他们紧紧困死在那里。

一、变本加厉的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

下关区“六一零”歹徒和打手们,由其头目程东晓幕后策划或亲自出马,经常在光天化日底下抢人,将法轮功学员从家里、单位、街上等处骗走、抢走,再投进这所私设的黑监狱内关押,与外界完全封闭隔离(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揭开南京下关区“爱心家园”的真面目》)。

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或监狱等处没“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回来,“六一零”骗子也想方设法、用非法手段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爱心家园”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和洗脑。

然后,在“六一零”歹徒控制下,一群所谓的“志愿者”,实质的犹大轮番上阵,强售其奸,胁迫、威逼、甚至体罚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法轮功,逼迫“转化”。除了犹大之外,“六一零”歹徒专门分工,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采取恐吓诈骗、软硬兼施的手段强逼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资料、音像,写符合他们要求的“认识”,对他们实施有步骤有计划的洗脑。如遇到法轮功学员反抗,则任意体罚和施加暴力,没有任何法律条规的控制与道德底线的约束,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是名符其实的黑监狱、洗脑黑窝。

“爱心家园”洗脑班的经营者、下关区“六一零”主任程东晓阴险伪善,原本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地痞流氓,八六年就曾因流氓行为被群众抓获,受到单位记过处分,没脸在单位呆下去,最后只得找关系调离。这个痞子后来被邪党看中,成了官场人物。他见钱眼开,官迷心窍,利用职权在南京八卦洲买地盖别墅,在下关区三汊河占地盖小楼。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这个邪恶之徒“如鱼得水”,先后当上了南京下关区“六一零”副主任、主任,其流氓贪婪的本性更有了施展舞台,妄图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上司的赏识,进一步往上爬。早先,郭秀贞(男)任下关区“六一零”主任时,程东晓还是副主任,那些被劫持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由程东晓派人强行绑架进去,抓人手段比黑道还黑,到家里拖人,在街上抢人,完全是一群地痞流氓在撒野。(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8/11/10)《南京下关区“610”头目程东晓的劣迹》)

《南京日报》肉麻的吹捧他,实在是为他多年来不遗余力绑架、关押、残酷折磨及“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收集、准备罪证。

据悉,犹大李美珍和马爱玲等目前在“爱心家园”洗脑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跳的最凶、表现最恶毒,斑斑劣迹令其遭世人唾骂和谴责。李美珍,栖霞区人,住燕子矶一带,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后,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马爱玲,下关区人,曾被非法判刑,后被非法关进南通监狱,在南通监狱被“转化”后,被“六一零”利用,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法轮功学员中间流传的“筷子事件”,可以见证犹大李美珍的劣迹:

大约二零零一年,某洗脑班(可能是栖霞区洗脑班,详情待查),“六一零”恶人将一双筷子塞进法轮功学员(曾经是李美珍的好朋友)的两个鼻孔内,向上顶,直到塞不进为止;李美珍根据恶人交待,将二只筷子顶紧,抓住不能放松,然后叫朋友转过身去,面对着墙,离开一点距离站立好;这时,恶人对着法轮功学员的后脑狠命打去,霎时间二条血龙急速下冲,恶人得意的扬长而去,留下血流满地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人在痛苦中挣扎,无人过问。至今,这个被李美珍“转化”迫害过的“朋友”仍然有心理创伤,躲在家里面不敢出来。希望南京法轮功学员帮助受害者搜寻、曝光“筷子事件”中的恶徒。

犹大沙银根(男),常州钟楼区人,原是一名警察,在方强劳教所被“转化”后,积极参与所谓“帮教”,二零零五年,他“应邀”来南京市租用在新联机械厂伯乐宾馆内的洗脑班参加“帮教”迫害,将被“帮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擅自用暴力虐待致残,“六一零”担心这样弄下去会出人命,承担不起,遂赶紧将帮凶沙某送回常州,并竭力为其遮掩。

犹大孙志海(男),南京东南大学副教授,哲学博士,积极为“爱心家园”洗脑班“上课”,他为其内部刊物《心灵驿站》积极撰稿,还将自己邪悟后写的东西装订成册让人传阅,向人宣传、兜售。

此外,史秀华、孟照梅等都一直是“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积极份子。

这些邪悟者现在都是“爱心家园”洗脑班的骨干和打手,我们可以想象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将过着怎样暗无天日、身心遭受摧残折磨、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禁闭生活!

二、“爱心家园”洗脑班对所谓的“志愿者”实行全方位的操控和洗脑

除了“教育”、“转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爱心家园”洗脑班还利用邪悟者被强制“转化”后的精神空虚、心理落差,营造所谓的“家园”,实质是全方位的实施精神、行为、信息和情感控制。可见中共是一个进行精神控制的邪教。

首先,“爱心家园”洗脑班除了依旧设置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个个小“监房”、还另外设置有会议室、谈心室、影视室和图书室等,为邪悟者营造继续接受洗脑的场所和氛围。在环境布置上,特意醒目的设置一“专栏”,在红“心”下挂上所谓“志愿者”的彩色人头大照片,企图进一步实施精神控制。还设置有七名所谓“志愿者”组成的组委会,对邪悟者步步的分层次展开控制。这些所谓的“志愿者”不仅有下关的,还有南京各区县、甚至外省市的,大多都是从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方强劳教所、南通女子监狱、各地洗脑班等处高压“转化”后,再被哄骗而来。

“爱心家园”洗脑班每天安排犹大值班,每周固定设置三到四次交流活动日,所谓“自助互助”、巩固稳定思想,在“爱心家园”洗脑班宽松自由环境的假相中全盘控制这些“志愿者”,及时发现他们隐藏的问题和可疑的思想苗头;一旦发现有人动摇、开始清醒、想反悔,立即采取措施,软硬兼施,利用“爱心家园”洗脑班的邪恶氛围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另外,在此基础上,设定不定期不定专题的交流,将典型问题拿出来专门探讨、解决;周末有时请佛教、心理学、传统文化、中医养生等方面的所谓专家举办讲座,以文化形式进一步对邪悟者洗脑和精神控制,放弃佛法修炼。

“爱心家园”洗脑班不但阻挡这些人走回修炼路,更是利用他们到处实施洗脑,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以程东晓为代表的下关区“六一零”统一安排,对犹大们洗脑、布置任务、安排邪恶的工作计划,让犹大组长负责,对犹大细致分工:有的负责暗中拉人、将法轮功学员花言巧语骗到“爱心家园”洗脑班做所谓的交流,参加所谓的活动,不知不觉走上邪路,也成为所谓的“志愿者”;有的两三人一组,负责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散布邪说,实施有部署的开放式所谓“帮教”;有的由“六一零”统一组织去南京女子监狱、南通女子监狱及省、市各类洗脑班散布邪说,完成“六一零”交给她们的“帮教”迫害任务。“爱心家园”洗脑班成立不到两年,这些“志愿者”就帮助“六一零”到各地“帮教”迫害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胁迫、欺骗放弃了修炼。

此外,“爱心家园”洗脑班还聘请“洗脑专家”当顾问参与各项活动并进行所谓“指导”,兜售洗脑经验(精神迫害手段)。臭名昭著、“帮教”迫害罪行累累的所谓“洗脑专家”、江苏劳教局教育处头目唐国防就是这个黑窝的顾问,其心狠手辣,挖空心思的所谓“研究”,具体实施所谓的“帮教”,迫害了无数法轮功学员(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的累累罪行》等文章)。还有一名顾问是鼓楼区委“邪会”头目、所谓的“洗脑专家”、文化局退休人员鲁阳春,此人来到“邪会”后,欢蹦乱跳,多方钻营,采访、收集、拍摄邪悟者信息,写文章、制作电视片等,专门诬蔑、攻击法轮功,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大唱赞歌。

“爱心家园”洗脑班除其头目程东晓、“六一零”人员、聘请的黑心顾问外,还从社会聘请退休的教育工作者充当犹大头目。目前,“爱心家园”洗脑班所谓的“志愿者”达四十多名(含外省市人员),“六一零”还在妄图对外不断吸收、不断提高所谓“志愿者”的参与度。

“爱心家园”洗脑班的头目就是下关区“六一零”主任程东晓。由此可见,“爱心家园”实质就是“六一零”策划的产物。“爱心家园”洗脑班还以“关心”为名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和所谓的“志愿者”配备医务人员,用药物进一步对他们进行控制,让他们进来容易出去难。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爱心家园”洗脑班被医务人员强行打针后,回家很快过世。

下关区“六一零”除了利用这个“家园”从活动安排、布置任务、组织体系等方面对所谓的“志愿者”进行有效的思想监控,还时刻注意对他们的情感投资。

“六一零”人员以伪善的面目,利用人情、小恩小惠等笼络犹大,犹大们当一天差,值一天班,“六一零”给他们开一天工资,并免费提供午餐。平时节假日还给犹大分发福利品;经常组织所谓的“志愿者”到处旅游、参观,美其名曰“学习”;或搞家庭聚餐,把“志愿者”家属、孩子都请去免费聚餐,大把大把的花着纳税人的钱,一些家属吃了嘴软,也开始配合“六一零”。“六一零”还别有用心的组织这些“志愿者”参加国家推荐的多种健身气功的学习、训练、比赛等,进一步堵死他们的回头路。

这就是“爱心家园”,以所谓“关爱”为幌子,用吃喝玩乐引诱、笼络人心,以“外松内紧”的形式把一大批所谓的“志愿者”禁锢在那里被“六一零”掌控、利用,为“六一零”服务,它似一把阴毒、无形的软刀子,让那些邪悟者在邪悟的路上越走越远,并伺机让那些学法不深的法轮功学员落入这个陷阱。

为扩大社会影响,“爱心家园”洗脑班在创办之初,还出笼了名为《心灵驿站》的内部刊物,由“六一零”歹徒程东晓任编委会主任,下关区委“邪会”及黑心顾问鲁阳春、唐国防把关。该杂志不但内部交流,还向法轮功学员散发、在社会上到处散发,其魔爪从南京伸向其它地区、甚至外省市,从修炼人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甚至一般世人,进一步恶毒诽谤法轮功、毒害法轮功学员、用谎言蒙蔽世人。

上述的种种恶行和骗术,只有在中共统治的大陆才大行其道。在任何正常的国家,公民都有信仰自由,政府根本无权耗费纳税人的钱财,劫持公民进行洗脑、欺骗、诱惑。由此可见中共的邪教本性。

三、青睐“爱心家园”洗脑班的中共官员在国外的狼狈下场

就是这样一个“黑心家园”,得到了“六一零”与中共“邪会”高层人物的青睐,中共“邪会”李安平、程宁宁两个副秘书长先后走访“爱心家园”洗脑班,将其视为样板,对这些所谓的“志愿者”们寄予“厚望”。程宁宁更是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三次到“爱心家园”洗脑班。

“爱心家园”洗脑班的所谓顾问鲁阳春,曾拍摄过歌颂邪党的“革命”电视片,二零零五年鼓楼区委“邪会”成立之初,他劲头十足,重操旧业,欲拍摄邪悟“转化”者所谓回归社会的纪实片,为邪党迫害法轮功涂脂抹粉。中共“邪会”副秘书长李安平得知后很感兴趣,表示全力支持。在“爱心家园”洗脑班组委会张丽宁、孟照梅等配合下,鲁阳春甚至以欺骗、隐瞒的手法,“先下手为强”,私自拍摄多位邪悟者的生活镜头,制成专题片,将她们做成典型,吹嘘和标榜“转化”、“幡然醒悟”后的“幸福”生活,借以恶毒攻击、造谣诬蔑法轮功,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歌功颂德。此片得到了中共“邪会”的高度关注,秘书长王渝生亲自担任总监,副秘书长李安平担任出品人。李安平还先后两次到鼓楼“邪会”听取汇报。这部炮制出来的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弄虚作假的充斥邪党“假、恶、斗”的电视专题片还被确定向中共“邪会”(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成立十周年“献礼”,再次恶毒的散布世纪谎言。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至三日,因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追查的中共“邪会”副秘书长程宁宁伙同中国心理学学者王文忠、中共陕西省委“六一零办公室”特聘专家陈青萍,以回避法轮功的欺骗手段获准在国际会议上发言后,七月一日,其以“爱心家园”洗脑班为依托,以南京下关区唐山路17-2号小平房内的下关区洗脑基地(“爱心家园”洗脑班旧址)的场景做图片展示,大言不惭的做所谓的“研究报告”,恬不知耻、信口雌黄的讲述所谓的“关爱、转化”,被当场穿帮、揭露出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两天后,“追查国际”发布通告,追查中共“邪会”打手王文忠、程宁宁、陈青萍,“追查国际”代表汪志远说:他们都是实施群体灭绝的罪犯,罪责难逃,即将面临法庭起诉,其后果如二战时的纳粹医生最后被审判定罪一样。如不及时悬崖勒马,揭露黑幕,将功赎罪,争取最后审判时从宽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中共邪教一手遮天,把一切对法轮功学员的肆意关押、强制洗脑、体罚摧残等等恶毒迫害都标榜为“教育、感化、挽救”。当程宁宁等邪党徒惯常也如在国内一样撒谎,在国际上宣称“关爱、转化、教育”时,人们看到的是伪善外表下的一个个丑陋无比的灵魂,妄图吹嘘“爱心家园”的阴谋在美国败露,这些邪党徒弄巧成拙、哑口无言、最后狼狈而逃。

下关区洗脑基地不但用“爱心家园”这个漂亮的外衣,掩盖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精神摧残的真相,还打着这个幌子蛊惑人心,迷惑、欺骗很多世人,利用不明真相的社会媒体如《南京日报》、《扬子晚报》等参加他们的所谓“爱心”活动,为其制造声势和社会舆论,还将黑手越伸越长,从下关区延伸到南京各区县,再从南京市延伸至江苏省,并由省内向省外扩展,向内蒙、云南、浙江、深圳、武汉、天津、重庆等地“传经送宝”、交流吹嘘“帮教”迫害经验。然而,不论它怎么粉饰装扮,都改变不了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事实和其私设监狱、暴力洗脑班的本质,都改变不了其罪责难逃的命运。

所谓的“爱心家园”就如同恶鬼的画皮,其背后是丑恶和凶残的“黑心”。

在此也善劝那些“六一零”人员,早日停止作恶,改邪归正,善待法轮功学员,明辨是非,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再借着“爱心家园”这张画皮招摇撞骗、行凶作恶;也希望那些参与“爱心家园”的所谓“志愿者”赶快清醒,回头是岸。


以下是“爱心家园”洗脑班部份成员信息:

“爱心家园”洗脑班头目、下关区“六一零”头目:
程东晓(头目13245875966、13815866819、025-58591551)

下关区“六一零”人员:
杜宏程(15996258175)、范杰刚(15951831812)、丁利民、潘言俊等
黑心顾问:鲁阳春、唐国防

医务人员:
犹大头目(被骗来的退休教育工作者):
乔哲俞(邪党书记)
何成浩(政协)
李书珍(女) (人大代表)

所谓“志愿者”:
蔡静、陈美如(男)、陈素琴、丹林、范崇峰、冯春富(男)、葛某、胡佩红、李桂莲、李美珍、李妍霞、林海静、刘武堂(男)、陆奎宝(男)、马爱玲、马兰、孟照梅、宓美珍、倪某、潘传大、庞茜、彭某、彭文龙(男)、裘国林、沙银根(男)、石翠芳、石皎洁、史秀华、孙美霞、孙世侠、孙秀琴、孙志海(男)、吴桂芳、夏菊芬、相红、谢国庆(男)、叶伟(男)、俞洁、岳佩莹、张丽宁、张玉兰、周美霞、紫皓等四十三人。

“爱心家园”洗脑班内部刊物《心灵驿站》:
期号:二零一零年第二期(总第五期),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出版
主办:“爱心家园”洗脑班
编委会主任:程东晓
编委:杨秋明 杜宏程 乔占瑜 张丽宁 史秀华 冯春富
顾问:鲁阳春 唐国防
编辑出版:心灵驿站编辑组
摄影: 陆瑶翎
地址:南京市下关区建宁路118号“爱心家园”洗脑班
邮编:210015
电话:025-83605646
电子稿箱:njxlyz2009@126.com
苏出准印JSE-1002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