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去执著 圆容整体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我于1996年初得法,转眼已近15年了。大法中修炼,使我得到了身体的康健、道德的升华、心灵的净化,现将我的修炼体会向师父、向同修们做一汇报。

一、只有明晰法理,才能破除邪恶的安排

“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因对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法理上不是太清楚,甚至对什么是旧势力都不大明白,对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认识的不够清楚,未能彻底否定其迫害,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期满后,2003年春,从新汇入正法洪流中。回来后,因执著个人名利(执著于尽快上班,评职称),恶人借机刁难,迟迟不给安排。我深知,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一切都和自己的修炼有关,所以,我一方面向内找,看看自己有哪些执著,一方面大量学法,九个月的时间我把当时师父发表的所有讲法看了两遍,其中,“七·二零”以后的讲法看了不下十遍,把《转法轮》背了两遍,同时在所接触的人中,讲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的迫害。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哪些是旧势力安排的、哪些是师父所要的;我明白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个人圆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史前大愿。对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强加的迫害是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犯罪。法理的清晰,使我可以直面邪恶的洗脑阴谋。大概在2003年9月或10月间(时间已记不太清了),在洗脑班的同修得到确切消息,说单位下一步要送我去洗脑班,送信来的同修建议我出去躲躲。同修走后,我想来想去觉的不能躲,如躲的话,到哪里去、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躲,怎么办?和妻子(同修)切磋后,我们决定:不但不躲,我们应主动去讲清真相。于是我和妻子一起,找到了单位的610主任,揭露单位不但不让我上班、反而要把我送洗脑班的阴谋,指出这种无理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610主任不敢承认,并反复说,绝对不能这样。邪恶的阴谋破产了。随着认识的提高、执著的放下,2003年底,我堂堂正正的上了班。

二、人中体现的智慧源自师父的加持,体现的是大法的威德

邪恶对大法的迫害,毒害了无数的众生。为了救度世人,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我也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干起了自己从未做过、并且从来也没想做过的工作。做的过程中,时时体会到师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德。记得是2003年,我看了几个讲真相的录像片断,觉的如果能把这些集中起来做成一个光盘该多好啊!自己不会做,周围也没有会做的同修,怎么办?当时就有一念,一定能做成。于是我买了个刻录光驱装到电脑上,自己摸索着做,没成想一次成功。后来再做,每次都这么添加,添加时每个片断都要再次分析,耗时太长。我就对着刻录软件中的几个功能看,渐渐的我的眼睛落在了“映像”上,“我自己的盘能不能做成映像?”试试,又成功了。用“映像”刻录,大大提高了速度,我高兴的无以言表。如果不是大法的威德,可能吗?类似的情况还有好几次。

有一次编辑一个材料,需要把word文档转换成pdf文档,我手头有这款软件,但不会用,而那天中午还得必须弄出来。我试了几次不行。后来求师父帮忙,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结果就用这个办法做出来了,但当后来我真正学会用这个软件后,发现再用当初做出来的这个办法怎么也做不成了。我知道,因为这是大法的需要,而我自己也没有证实自己的想法,大法给我的智慧、师父对我的加持。

更使我记忆犹新的是打印师父的经文中,一开始不会用拼页,打不成书籍的式样。我请教了几个常人朋友,他们也不会。但我心里对此一直不忘。有一天,在单位打一篇材料,我突然发现这篇文档和别的两样,打出来一张纸分两边,页码也连不上,不是自己要的。当时我挺着急,嘴里还说谁给我捣乱,把我的文章给我弄成了这个样子。我進了“页面设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拼页”两个字。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我所要的打印经文的格式吗?这不是师父在教我吗!霎时,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通过这些事,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我们做的事是为了救度众生、只要我们能放下自我、证实大法,师父就会给我们帮助、法就会给我们智慧。

三、从被动协调到主动协调

未修炼前,我是一个生性比较散漫的人,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不愿别人太多的管我,而我更不愿意去管别人,追求的是一种逍遥自在的生活。2003年,从邪恶的劳教所出来后,因“七·二零”前参与过市辅导站工作,本市协调的同修有事经常叫上我一块商量,也就自然的参与到了本市的整体协调中。但在整体的协调中,我做的很差。

一方面,只要同修有事,法中需要做什么时,没人做的我就去做,这些年我给同修装过系统、教过技术、刻录过光盘、编辑过小册子、给同修改过稿、自己写过文章、刻过喷漆的模板、编辑过不干胶、做过真相币,至于说装MP3、电子书更是家常便饭。为此自己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打补丁的,没人干什么我干什么”(说这话时经常带有一种隐隐的自豪感)。另一方面,其实我做的范围有限,一般是同修找到我头上时我才去做,没人找时,就按部就班的做我自己的事,很少主动去为整体做什么。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时说“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对照师父的讲法,自己所作所为差的何等的远,而自己竟还有一种隐隐的沾沾自喜的心,想来真是汗颜啊!

同时,自己在整体协调中主动性也很差,参与协调只是局限在有什么事商量时,提出自己的看法,并承担一些具体事项,很少主动考虑整体上应该怎么去运作。即便在主要协调人因同修的指责而暂时放下协调工作、我市协调处于一盘散沙时,我也没有主动多做什么。后来同修们找到我,我才出来促成我市的整体协调工作。我市整体协调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不见起色,和我的安逸心、不愿管事、自由散漫的后天性格有着一定的关系。

近一个时期,我和另一同修担当起了我地的主要协调工作。我经常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就不愿做协调呢(同修多次找过我)?我常用的借口就是,有事大家一起商量,分什么为主为辅的呢!其实隐藏的就是自己一颗求安逸的心。在常人中,家中的事我很少管,都是妻子操心,用妻子的话说就是吃凉不管酸,过的是没心没肺的日子。而今这颗心我又把它带入了修炼中。有别人操心,自己可以不动脑子,让干什么干什么,表现上好象还挺配合,内里掩盖着自己的一颗不愿操劳的私心。我理解:大陆的协调人实际就是多跑腿、多操心的人,不但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最关键的是如何引导同修都能真正的明晰法理,从法中升华上来,不人云亦云,遇事用法衡量。我和同修们一起,切磋交流,找出那些热心、明法理、愿跑腿的人分片多跑,成立学法小组、打破间隔,加强各学法小组间的联系,鼓励同修多学法、多交流。初步建立了技术组、写作组,语音、短信讲真相小组也在积极筹备中。我们全市揭露当地邪恶的材料一起做、铲除邪恶“六一零”、洗脑班的正念一起发,有效的抑制了邪恶,破除了当地妄图给大法弟子办洗脑班的邪恶计划。

当然,我知道,自己修的实在不算好,只是常人中的学历高一点,好象对法的理解上还算明白,能做点事,好多同修认为我修的还可以,那只是看到了表面,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外面光。而实际上在这个光鲜的表面下,还有很多的执著,最突出的就是求安逸心,经常是早晨不愿起来,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修心断欲方面做的也很不好;对名的执著也还有(因自己在当地常人中原来有点名气),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中,偶尔也会泛起求名之心等等。这些都是我在日后的修炼中要修去的东西。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