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身抵触正法的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从小就喜欢标新立异,总想一鸣惊人,做什么爱耍小聪明,不守规矩,喜欢侥幸,在以前觉的这是自己的优势,不是人云亦云,有自己独到的一套行事方式。但是随着修炼的深入,我发现这种观念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没得法前不知道真理是什么,所以对于人世间的种种学说总觉的自己不必被其约束,但是学习了宇宙大法后,这种想法就障碍了自己无条件的同化法。因为以前一直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总是想特殊化,总想寻找一种优越感,别人要遵守的自己不必严肃的对待;所以有时候喜欢浑水摸鱼,喜欢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喜欢投机取巧。修大法后,这种观念一直在阻碍我真正的信师信法,对于大法要求的标准总是不能够完全遵照执行,总是要打个折扣或者别出心裁,老是认为自己特殊,所以对自己的要求可以放松。

自己严肃的仔细的剖析一下,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抵触正法的成份,这个成份就是刚才提及的变异的观念,当然这个东西掩藏的非常的深,自己都意识不到,就是说这个东西是旧的生命所共有的,为私的为我的东西,比如说想特殊想侥幸,对别人要求要高、对自己可以宽容等等。

表现出来就是不能完全放下自我,在放下执着的时候总是会有所保留,在修炼中把自己认为不重要的先放下,对于自己喜欢的,执着的自己就迟迟不放,或者老是藕断丝连,拖泥带水,甚至从法中找出各种借口、理由来掩盖自己的不正,说白了就是在躲避正法。在人这儿的表现就是又想成神成仙,但是人的东西我也想带着不放,或者尽可能的保留自己的喜好。这其实就是私的表现,但是往往难以察觉,因为这个变异的东西隐藏的非常的深,贯穿到非常高的层次,如果不是细心的分辨是很难看清的,这也是自己在每次过关中总是拖拖拉拉的原因,因为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会主动的把这些已经认识到的不好的东西放下的,实际上严格的讲还是没有分清自我,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把这个变异的东西错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份了。

总想用自己的小聪明,用自以为“独特的高明的与众不同”的方法巧妙的躲过正法,改变标准,降低标准,因为我“聪明”,我有本事,有能力,所以我有特权,我可以特殊,我可以不用按照正法的要求去做,虽然不敢这样明确的去说,但是表现出的行为就是这样的。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不敢面对罢了。所以一谈到信师父,信大法,都觉的自己是非常的信,谁要说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信自己心里都不高兴。但是仔细的想想,别说行为上达不到了,自己的内心根本就没有想完全按照正法要求的去做,而这一点是人不愿意面对的、更不愿意承认的,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嘴上说:“我非常的坚信大法”,那只不过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罢了!

以前自己对这些根本没有意识到,因为自己有些执着反复出现,久拖不去,所以静下心来好好的把自己的思想理了理,看清了这些自身抵触正法的因素;虽然这个东西隐藏的很深,人的一面也不愿意面对,但是真正的理性的用大法来衡量的时候,一下子就看清了问题的实质,长时间困惑自己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而那些变异的物质随着我认清它的时候也被消除了,感觉一身轻。

以上是自己对照法向内找的一点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