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系列设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一直在非法关押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下是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设施和手段。

“入监队” “攻坚办”

对新挟持入监的炼法轮功的人要在“入监队”进行所谓的“严管学习”,被强制背“监规”,不写所谓的“转化书”的不“下分”到各个监区,每天身体保持正直坐在那里“坐板”,不能随便走动,名为“反省”实为体罚,强行长期在硬板上坐,有的人臀部都坐破了,直到所谓“转化”。

公主岭监狱专门设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的办公室──“攻坚办”,张亚权曾任科长,此人40来岁,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主要凶手,现已调到劳改局搞文艺工作 。现在以宗明军为首的教育科办的洗脑班在监狱长刘永安的授意下以看录像为名,名为“教育学习”,却让人长时间坐在小窄条的凳子上不让动变相体罚,稍有微词拿着电棍言语恐吓要挟,甚者动手打骂,又以提前释放为诱饵威逼利诱,用尽心机进行强制转化,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转化”法轮功学员若干名可直接提到科级获得爬升资本并可得到若干奖金 。

“教育科”、洗脑班

所谓的“教育科”是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这个所谓“监狱文明警察”的宗明军,平时就想升官发财往上爬,他在二监区当管教时就收受犯人的钱财,每天要犯人伺候他,对犯人伸手就打张口就骂。当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公主岭监狱开始,宗明军就积极参与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以此来捞取往上爬的资本。后来因为不光彩的事被调到五监区二中队当管教,此人邪行不改,依然迫害法轮功学员。2010年5月又钻进教育科,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教育科”有九个成员。每个人的背后都是有“来头”的。其中一个就是某市一反贪局长的儿子、被判刑七年的杀人犯,居然进入教育科。

宗明军在五监区时有两名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不参加劳动,他就把两名法轮功学员铐起来,用电棍电。宗明军在公主岭监狱搞迫害邪劲十足,他之所以能够当上教育科长,与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是分不开的。自从宗明军当上教育科长后,更加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他们认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次强制转化中法轮功学员蔡福臣的被迫害致死一案与他有直接关系。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坐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坐

监狱在教育科私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这里遭到迫害。每天早晨八点从各个监区过来,下午四、五点回去,坐在长约二十五厘米宽十厘米,高约二十厘米的小板凳上,一动不让动的坐着,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声音大得使人头晕脑胀。教育科坏人威逼转化。一旦写了他们要的东西,就可以坐大凳子,一个星期不声明重新修炼,就可以回去。每次洗脑到期都逼迫写心得体会。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犯人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臀部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臀部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有白山市法轮功学员崔国荣,五十九岁,被蒙上双眼,捆绑在椅子上快速旋转,把人转的晕头转向再把电棍插入肛门电,然后硬把住手强制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签名。

法轮功学员史连如被捆绑住,再把电棍绑在身上放电,直到电放没有了为止,第二天接着还电。

桦甸市法轮功学员王小虎,在洗脑班白天坐小板凳,晚上关进小号,犯人看着不让睡觉。曾经连续遭到七天这样的迫害。

按照“上面”的规定,用4个犯人24小时轮流值班(晚间也不睡觉),非法监视学员行动,就是上厕所也时刻不离的监视,对不愿配合邪恶要求的犯人,一方面用罚分(若干分可换得减刑)押号等手段逼迫其不得不参与监视,挑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另一面又以监视法轮功给予奖分为诱饵,利诱拉拢,使得犯人死心塌地的助纣为虐。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与别人说话,只允许同四个“监视人”接触,也不允许说与信仰有关的话,不许学炼法轮功,更不允许同炼法轮功的人接触,并要求每天向警察上交详细的监控记录。

不准家属见人、期满再转押

对不放弃信仰未“转化”的人,不准家属接见,或强迫家属到街道及当地的“610”开身份证明,只有身份证不行。而且证明要一月一开,不然就不让见,从而达到不让接见以封锁迫害消息的目的。即使拿来证明监狱还要从管教,监区长,狱政科、教育科、监狱长一共5个人签字后,拿着签字的通知才能见到,百般刁难,有一个不签字的都见不到。冗繁的程序经常使有的家属被刁难见不到亲人,千里迢迢怅然而返时常有之。非直系亲属更是根本就不让见面,直系亲属见面也是隔着一面大玻璃通过两端的电话说话。

对于执行迫害期满应释放的人,却要强行交与当地的“610”接人,“610”不来到,家属都见不着本人,监狱根本不出释放通知放人,有的出了监狱的门因不放弃信仰未写“保证书”又直接被当地“610”强行送到劳教所或洗脑班继续被关押迫害,连家都回不了。如史成斌,吉林人,出监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家都没回去。吉林的法轮功学员郑凤祥被吉林的“610”与江南高新派出所强行送到沙河的洗脑班,亲属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再次被绑走,连面都没见到。杨会永,四平人,恶警把他送到大门口交给了梨树县“610”和派出所及街道办。他们把杨会永带到梨树县朝阳派出所照像,还填了一张所谓重点工作对象(表),逼迫印下十指手印和掌印才放杨会永母子回家。

死亡指标、强制奴役

吉林省司法厅每年上面下达9个死亡指标(千分之三的比例),但是年年都超标,仅2010年一年就死亡30人,并且那里的犯人早5点起床,被要求将行李叠成豆腐块形状(名为整洁卫生、实为变相整人),不合格的会被罚分。至晚6点后才停止干活,收工或接见回来在警察监督下,直属监区的犯人动手进行大搜身,搜到钱和食品 一律没收,装入私人腰包。

没有周六周日,连法定的节假日都常常被强迫做奴工,其中三监区,六监区经常加班到晚八点,被强制劳动为的是给监狱创收之余年底警察可以多分些犯人的血汗钱。那里的饭菜只是维持不致饿死,已无营养可言,经常是陈化粮做的饭和没有油的菜汤,超市的物价也是远远高于市价,趁机盘剥犯人的钱。长期严厉管制的精神高压中,加上营养不良,劳动时间又长,很多人身体极其虚弱,造成免疫力下降患有肺结核的保守数有二百人,许多人因病房少住不上院。其中有法轮功学员刘燕龙,梁振兴,孔维华,林春值,孙镇,张为喜,郑凤祥,徐慧剑,滕伟强,潘志鸣也被诊断染上此病,他们多为瘦弱不堪,孙振,刘燕龙,潘志明的脚腿浮肿,苦不堪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监狱警察并不关心此事,相反还封锁消息掩盖事实。潘志明在确诊肺结核时,只剩下70斤的情况下仍被抬着送到监狱中,林春值,被五监区三中队长刘军在一监区时曾经用电棍电击,押小号折磨后免疫力下降诊断为肺结核并咳血。郑凤祥在公主岭监狱又因拒做奴工遭恶警电棍电击,长期压抑中患上此病。徐慧剑,进京上访被恶警毒打后被非法拘留30天,后又被绿园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监狱长期高压中原本健康的他被诊断为肺结核,曾多次咳血。梁振兴患病后也以其“不转化”而不予保外就医,直至含冤离世。

手铐、脚镣、腥臭的小号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公主岭小号的卫生极差,小号在监舍楼对面的小平房里,接见室东面,离地面以下半米左右,潮湿阴冷。小号单间有2米半长,宽2米左右,地铺半米高左右,固定床(大挂)固定在地铺上,恶徒常将法轮功学员固定成大字形绑在固定床上,脚镣是监狱自制的用16毫米圆钢制作的。一个小号内关押3名学员,每天被固定在大挂上24小时,不许动,如果动一动,两监控犯人就开口辱骂,拳打脚踢。被绑在固定床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小便2、3次,犯人不松绑,用小盆接着,然后把尿倒在学员身上,邪恶至极。

长时间的折磨,致使法轮功学员身上臭味难闻。在恶警指使下,犯人还用塑料盆装满凉水倒在法轮功学员的肚子上,然后开始拳打脚踢,逼学员骂大法,不听他们的,他们就变本加厉的加重折磨。小号每天早晨只给一小勺大米粥,一小条咸萝卜条;中午一个二两左右的小馒头,一小勺菜汤(土豆、白菜);晚上一个小馒头,一小勺菜汤。法轮功学员每天忍饥挨饿。被褥常年不洗,腥臊恶臭,喝水,洗脸只能用便池中的一个水管。监狱有十多个小号,因为有臭味,看管小号的值班狱警不进小号内,只有打饭的犯人拿着小号的钥匙开小号门,打开受害者的手铐吃饭,脚镣不打开。长时间的固定身体,使受害者完全失去知觉,疼痛难忍,被折磨致残。公主岭监狱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小号,进小号就固定在抻床上。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五监区二中队:法轮功学员李德全,被关进小号,两手被水平铐吊,两脚戴上脚镣,同时被两只电棍电击。

曾被关小号的有:

四监区:学员沈立新是近来转来的,已经两次被关押小号,学员陈明显;学员张辉被关押小号多达两个多月。法轮功学员刘文涛、徐贵军,王小虎,高长锁、谢贵臣、赵国兴、李德全,金泰俊,孙振,庞世坤等被关入小号上大挂(固定床)等酷刑折磨。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上大挂固定,有的固定一个多月,身体被酷刑折磨的下肢瘫痪,四肢麻木,疼痛难忍。还有的被强行关押70多天,被迫害的人从小号出来时,头发很长,监狱恶警将他们转到其它监狱继续遭迫害。

小号的门是透风的,冬天刺骨的寒风中,有一法轮功学员金泰俊,延吉人,因坚持炼功被关小号,(期间陈怀宇、陈红宇为监区干部,因他兄弟俩对犯人极苛刻,犯人背地都叫他大坏,二坏)恶人将其四肢分别固定在床上,不给穿袜子,说是规定。2009年金泰俊的大脚趾在小号被活活冻掉,溃烂。已构成伤害罪的凶手却仍逍遥无事,回家后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金泰俊又被恶警劫持到龙井市看守所。

零六年四月四日,在公主岭监狱晚点号时,原公主岭看守队教导员赫庆国(后任伙房教导员,现任卫生科副科长)因付宏伟没报数被赫庆国大骂后押小号十七天。在小号,赫庆国领着其手下,包括小号的中队长徐海及其他管教,另有两个犯人(邱六子和大伟),把付宏伟用脚镣和手铐成大字形固定在冰凉的铺板上(小号没有暖气,一套薄行李,只能晚上用,白天拿出去)。这种刑罚是从二月六日开始专门为法轮功学员上刑设置的,以前没有过。前后对付宏伟用电棍电三次,每次都插到嘴和肛门里电。付宏伟在小号绝食抗议,多次被抬到狱内医院强行灌食。在小号里付宏伟要大便,看守管教不理他,逼他把大小便都拉到了裤子里。

法轮功学员高长锁,家住吉林省和龙市,60多岁,二零零八年底二零零九年初,法轮功学员高长锁被强行关押小号两次。第一次在小号固定大挂7天半,第二次关押小号固定大挂8天,两次共计半个月。高长锁在小号内遭受了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身体被折磨成伤残。每天被强行固定在床上,小便时犯人用小盆接着,刚便完犯人就把尿倒他身上。长时间的折磨,致使身上臭味难闻。恶犯不让高长锁吐痰,必须咽下去,咽不下去犯人就动手毒打。犯人把塑料盆装满凉水放到高长锁的肚皮上拔,拔完后把凉水再倒在他的肚皮上,然后开始拳打脚踢,并且口出狂言侮辱大法和师父,让他跟着一起骂,高长锁不配合,他们就变本加厉的加重折磨。每天忍饥挨饿,吃饭时打开高长锁的手铐,不打开脚镣。长时间的固定身体完全失去知觉,疼痛难忍,被折磨伤残。

多人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张辉,吉林省安图县明月镇人,被非法判刑六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三监区,因抵制各种不公正待遇和奴役劳动,遭狱政科恶警刘海洋毒打,多次被三监区恶警教导员王吉庆(现在在狱政科管外诊与保外就医有关的事)关入小号折磨。年仅30岁,172厘米的个子,体重140多斤,是一个身体非常健壮的小伙子,被监狱长期关押折磨,内脏受到严重损害,监狱拖延治疗时间,不给保外就医,2009年期间内,恶警陈怀宇、陈红宇将绑在床上的张辉拿电棍电,毒打,套塑料袋不让睡觉,张辉受尽折磨后,回来身体健康状况急速下滑,免疫力急下,直至二零零九年四月,医生发现其肠胃都已发黑断裂、无法救治,张辉最终被迫害致死。

王恩惠,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榆树沟乡东榆村人,原大队会计,法轮功学员,在经历中共恶人的多年严酷迫害后,又被非法判刑四年,曾被非法劳教,被绑送到公主岭监狱后在康复监区的105号监舍。在2010年正月初二,他坚持炼功与包夹的犯人言语不和,恶犯张臣(长春人)、冯龙(松江河人)、迟双义蜂拥而上将其活活打死。王恩慧家人赶到公主岭监狱时公主岭监狱谎称王恩慧得急病一小时左右,没等送到医院就病亡了。王恩慧家人看到王恩慧身体皮肤颜色严重变色,手腕部有明显被手铐或绳索铐锁的勒痕,期间他还遭受了什么折磨不得而知。王恩慧家人要对遗体拍照,在场的监狱恶警极度紧张。而事后三名主犯竟不承担任何责任,在狱方偏袒下杀人犯仍逍遥无事,王恩慧家人在公主岭监狱的催促下,不得已将王恩慧遗体火化。家人仅取回了之前给王恩慧存的400元钱,捧着王恩慧的骨灰回到扶余县家中,留下精神不十分健全的妻子和女儿,生计维艰。

梁振兴
梁振兴

梁振兴,长春人,2002年10月被挟持到吉林监狱,2005年被挟持到铁北监狱,2006年被挟持到四平监狱,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2009年12月又把梁振兴转到公主岭监狱非法关押。2010 年4月12日下午是梁振兴被迫害关押的六监区探视日(六监区大队长刘海涛曾非法关押过多名法轮功学员小号),梁振兴家属探视遭野蛮拒绝,后几经周折见到梁振兴,他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走路困难,说话声音沙哑。4月25日狱方通知家属,梁振兴在公主岭市中心医院住院,初步诊断休克、右侧胸腔内积液、两肺继发性肺结核伴空洞伴炎症、两肺间质性炎症样改变。家属来到医院只见梁振兴吸着氧气,打着吊瓶;脚肿的象馒头,脚脖两侧有皮下渗血并带有血泡、经常流水。医生用药物经常敷上一种外用药;前胸后背出现皮下出血留下的红印,右眼几乎失明,痛苦的直咬牙。被迫害的致生命垂危,于2010年5月1日上午十时左右在公主岭中心医院含冤离世。

在监狱中,一个叫庞世坤的人,(黑龙江大庆人,因经济问题入狱,被判无期徒刑),在狱中学了法轮功并坚信不疑,周围犯人看到他学功后的变化都说学法轮功使人的心态变好了。在狱中庞世坤常接济别人,宽容大度,口碑极好,因坚持炼功被恶警王景龙多次关押小号在小号中依然坚修不已。庞士坤曾绝食抗议迫害,后来被转到四平英城监狱。因为长期迫害身体状况恶化,在吉林省公安医院含冤离世。

姜啸天,97年前在狱内学的法轮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因维护信仰拒不在“保证书”签字被关押小号,恶警让姜啸天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把他整天吊挂在监狱大门上。种种非人折磨,最后把姜啸天折磨的精神失常。但监狱恶警们还不放过已精神失常的姜啸天,用各种对待精神病患者的手段来对付他,那些犯人经常把姜啸天绑起来,用木棒毒打,还逼他抽烟等等。有炼功动作,就会招来拳打脚踢,一顿暴打。由于长期的酷刑折磨中因压力大导致精神恍惚异常。二零零二年,姜啸天刑满释放回家不久,就含恨离开了人世。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中共暴政下,一个人仅仅想拥有做好人的权利就这样被扼杀了。朗朗乾坤下,公主岭监狱至今在作恶。怎能让他们继续毫无人性的为所欲为?

仍被关押在公主岭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部份名单:

一监区有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付宏伟;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赵国兴,白山市法轮功学员崔国荣;

二监区有吉林市九站法轮功学员厉建伟,四十八岁;白山的滕伟强;马平,男,48岁,家住吉林省吉林市,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二监区五中队。

三监区有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刘宝春,张喜国;五监区:长春法轮功学员杨峰,四十七岁;袁宏飙。

四监区: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刘丕军。

六监区还有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刘江,四十八岁,郭云庆,吉林的徐桂军,舒兰的刘文涛。

七监区有法轮功学员永吉县水利工程局杨春满;蛟河市法轮功学员邱宝和,五十八岁;康复监区有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宏伟、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刘延龙,延边州法轮功学员林春植。吉林市化纤厂法轮功学员张洪伟,三十五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张栋,四十八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王小虎,五十九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张倍奇。

吉林省劳改局电话:

0431-82750568, 此电话是门卫值班室电话号码,通过它可以查询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经查证狱侦处的沈吉祥的电话是0431-82750547,那么在 0431-82750501至0431-82750568(值班室)间就是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号码。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邮政地址和电话:

吉林省公主岭市1002信箱 邮编:136100

电话区号:0434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监狱长 安平:6282001 6289753 宅电:6452267; 副监狱长刘永安6282002,苏宝臣宅电:-6201399 副监狱长 付国栋(主管保外就医的):6282003  宅6287043

副监狱长 陈忠斌: 6282004 宅电:6288637

住宅电话:刘海洋 6287869 刘兵 6285255

马文义 6229137 张亚权15699529988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电话总机号码是:0434-6287281 0434-6289063

将总机号码拨通后有语言提示:请拨分机号,查号拨“0” 分机号码:

2001 监狱长 安平; 2002 副监狱长 苏宝臣,刘永安; 2003  副监狱长 付国栋; 2004 副监狱长 陈忠斌;

再拔分机号2005、2006#等依此类推,就可拨通公主岭监狱各科室和各监区的电话。

宗明军(此人新任教育科长 ) 13894425138教育科6329;

二监区监区长;李晓平。四监区监区长王晓东 三监区监区长陈红宇六监区监区长刘海涛

五监区:赵延田(队长) ;七监区:王宝奇(队长) ;

康复医院:赵利民 ;教育科:宗明军(科长);公主岭岭东派出所:孙魏(所长) ;办公室:李德贤 范宏林;门卫:杨继昆 ;狱政科 科长室 6289254 6254 ;

一监区 :监区长 6286601 6601 ;接待室 6286162 6162 ;管教室 6286051 6051

二监区:监区长 6286602 6602 ;管教室 6296282 6282 ;刑罚科 科长室 6286616 6616 ;

三监区 :监区长 6286603 6603 ;;纪委 监察室 6286036 6036 ;管教室 6286283 6283 ;教育科 科长室 6286180 6180 ;管教室 6286293 6293 ;

四监区 :监区长 6286610 66610 ;施教中心 6286183 6183 ;管教室 6286504 6504 ;狱侦科 科长室 6286192 6192 ; 西大门 6286337 6337 ;卫生科 科长室 6286131 6131 ;

五监区:监区长 6286605 6605 ;管教室 6286205 6205 ;狱政医院 院长室 6286612 6612 ;

六监区 :监区长 6286606 6606 ;管教室 6286076 6076;劳动管理科 科长室 6286135 6135 ;

七监区 :监区长 6286407 6407 ;管教室 6286207 6207 ;管教室 6286507 6507; 看守大队 队长室 6296229 6229 ;中心岗 6286231 623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