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功获新生 山东蒙阴教师被中共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左右,山东临沂蒙阴县法轮功学员王吉秀(女)、张明侠(男)在县城工业园五路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张明霞家中遭恶警抢劫,大法书籍、家用车被恶警掠走。张明侠被恶警迫害过程中过度惊吓,突发脑溢血,现在蒙阴县医院抢救。王吉秀被关押的地点不详。

小学教师修炼法轮功,腰椎盘突出痊愈

王吉秀,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刘庄联小小学教师,五十四岁左右,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患有类风湿关节炎、颈椎骨质增生、心律不齐、胃炎、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尤其九五年患“腰椎盘突出”后,整天直挺挺躺在床上,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只能靠年迈的婆母伺候(丈夫在外地工作),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病痛中煎熬。

九六年王吉秀喜得大法,修炼不久身体得到清理,全身疾病不治而愈。她整个人脱胎换骨,白白胖胖的,神采奕奕。她的变化给家庭带来了喜悦,家人们变的轻松了,有说有笑。大法给了这个家幸福,给了王吉秀新生!

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蒙阴县“六一零”歹徒殴打、折磨、勒索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的这十二年中,在大法修炼中获得重生的王吉秀遭受了中共邪党对精神与身体的严重摧残。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导演了一出“自焚”骗局,栽赃陷害并嫁祸法轮功。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喧嚣及歇斯底里的揭批,目的很明确,也很简单:最大限度的煽动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五十多年来被恶党操控、洗过脑的平民百姓的心中从此装入对法轮功的敌视。

王吉秀,作为一名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决定到北京向政府官员们讲清事实,让他们了解真相,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日她只身一人踏上去北京的列车。

二零零一年邪恶铺天盖地,大有天塌之势,哪里有法轮功学员说话的地方。尽管天安门广场布满了便衣和恶警,但“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此起彼伏,随之不断有法轮功学员被抓。王吉秀也不例外,正月十四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抓捕后关进铁笼里,不给吃喝。后被蒙阴公安恶警从北京押送回到蒙阴,在蒙阴县“六一零”(位于下岗一条街老职业中专校园内)遭受残酷迫害。

抱镣酷刑图
抱镣酷刑图

刚进蒙阴县“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邪恶头子类延成等人便指使打手们用手铐把王吉秀的双手和双腿在腿弯处交叉着铐在一起。王吉秀站不起来、坐不下,只能头朝地、大弯腰站在地上,且不时地有“六一零”打手在旁边训斥、打骂。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王吉秀,你看谁来了?”王吉秀没抬头。恶人见她没抬头,勃然大怒。只听“嘭”的一声,一只穿皮鞋的大脚凶猛的踢在她头上。从此以后,县“六一零”房思敏等恶人指使打手们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一天罚站十几个小时。几天后王吉秀被折腾的拉肚子,多次要求上厕所,打手们不予理睬,一打手还冷嘲热讽的说:“你不是能忍吗?你还是忍着点吧!”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大、小便全撒在棉裤里,寒冬腊月天,其中的滋味可想而知。因为不让上厕所,王吉秀不再吃饭。县“六一零”副主任邢献英、小头目房思敏等一群恶人以她不配合工作为由加重迫害:邢献英凶狠的连续抽了她很多耳光,房思敏等一群恶人对她拳打脚踢,象踢皮球似的把她踢来踢去,头撞到水泥墙上,疼的她死去活来。之后几天里,她再也不能动弹了。

约二月初三,县“六一零”恶人找来大夫,经全面查体后大夫说:已经不行了。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怕承担责任,通知王吉秀的家人把她送进医院。

她回到家中身体仍极度虚弱。即使这样恶徒们也不放过她。县“六一零”洗脑班勒索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原桃墟镇副镇长邪党暴徒莫光利等人上门索要罚款,说是上北京得罚款一万五千元。因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王吉秀的丈夫要求把桃墟镇拖欠教师的工资单据顶上,莫光利硬是不同意,说什么“各账各算”。王吉秀的丈夫被逼无奈,借遍了同学、朋友的钱才交上桃墟镇一万五千元罚款。县“六一零”洗脑班勒索了五千元“保证金”后仍不罢休,逼迫王吉秀再去“六一零”洗脑班“转化”,否则“劳教”并开除王吉秀丈夫的工职。

在洗脑班遭迫害,被迫离家出走

在高压强制中她被迫回到县“六一零”洗脑班,受到了比肉体迫害更阴毒的精神摧残。每天被逼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看后要写揭批大法的材料、写决裂书。在高压迫害中她违心的流着泪抄写了一份揭批材料。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房思敏等恶人逼迫王吉秀再去“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

四十多天下来,这强大的精神摧残使她精神近于崩溃,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房思敏等恶人仍不放过她,她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精神摧残,不得不流离失所。

在朋友家避难半月后回到家中,被水利局一位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王吉秀再次落入魔掌。恶警将她抓到县“六一零”洗脑班,被小头目房思敏带一群打手将她左手紧挨着地面铐着,强迫她蹲在地面灰渣上。恶徒们边拳打脚踢边骂,逼她说出这些天藏在谁家?王吉秀被铐在院子里灰渣上冻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晚上她逃离了魔掌。

此后四年的工资被县“六一零”扣发,蒙阴县桃墟镇刘庄联小小学的几位校长因恶党的“连坐”政策无辜受到处分。

二零零八年底再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半左右,王吉秀正巧在蒙阴县信用联社退休职员张荣秋(58岁左右,王吉秀的表姐)家串门,刚要回家做午饭时,突然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王伟率领一伙歹徒(大约十几名)从张荣秋家中强行劫持带走,不由分说就把她表姊妹俩用警车带到了蒙城派出所。然后从抢夺去的小手提包里拿走了王吉秀家的钥匙,在她的家人都不在家的情况下抄了她的家,到处翻得乱七八糟,非法抄走了《转法轮》、师父法像、学法用的电子书和炼功用的mp3等。

当天下午,由县公安“六一零”头子张咏和蒙城派出所小头目杜中太等人非法审讯。王吉秀没有配合他们,只是善意地向他们讲自己炼功以来的身心受益情况。晚上,张咏把她非法关押在蒙城派出所办公室内部用铁丝网靠墙围起来的半间冷房里冻了一整夜。由于她当时正处在闭经前大流血的特殊时期,已流血七八天了,那天晚上由两个小警察押着去楼后院里的厕所去换纸八九次。可是,第二天,张咏就不顾王吉秀身体因多日大流血、又挨了一整宿的冻已很虚弱这一实际情况,而把她押送到了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继续迫害。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的全体人员先后轮番上阵软硬兼施,轮流对王吉秀进行洗脑转化。王吉秀不为他们所动,只是抱着救度他们的慈悲心耐心地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及自己得法后身心的受益情况。三四天的迫害和身心的疲惫加上拉痢疾,使得原本流血过多的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心跳过速。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王吉秀强烈要求回家休养,否则后果由临沂市“六一零”负全部责任。临沂市“六一零”怕承担责任,只好通知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来接她回家。于是,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房思民带着王吉秀的丈夫,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把王吉秀从临沂市洗脑班接回了家。

临放王吉秀回家时,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的头子还恬不知耻地说什么“我们可没打你也没骂你”,可见恶人迫害好人是多么的心虚。

王吉秀的小手提包里的二十四元钱和七八个护身符,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王伟等非法劫持时强行抢走,回家前她的丈夫被非法敲诈两千元现金。


蒙阴县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及有关单位:
蒙阴县区号:0539,邮编:276200
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彭波,办公电话,4273690,手机,13583997936
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德路,办公电话,4271456,手机,13953954910
县公安局局长室
张元学(局长),4818801,13705397128,4818901
徐田民,4818802,13605396853,4818902
边大勇,4818803,13905392102,4818903
徐浩,4818804,13905392066,4818999
王在恩,4818805,13905392066,4818905
单传和,4818806,13953993981,4818798
刘道玉,4818807,13905490861,4818907
熊淑同,4818808,13905392206,4818908
秦洁,4818809,13002794358,4818851
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4811681,13953958936
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淑爱,4811681, 13173095056
县“六一零办公室”秘书李倩,4811681,13563907787
县“六一零办公室”小头目房思民,4811681,13853931001
县公安“六一零”
张咏,国保大队大队长,是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13953906866,(张咏之妻包秀芹手机号码13355025658,张咏之侄手机号码133355025658)
刘合砚,国保大队副大队长,13954993678
姚兴东,13854946741
刘兆国,13864989419
蹇家峰,13864989618
焦永红,13188704360
李勇,13053964018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打手王伟,手机,13563979797(王伟父母王建忠、叶丽华13905490860,现住蒙阴县公安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