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与真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已经修炼四年了。在过去几年里,我一直在纽约的大纪元办公室工作。过去的一年中,通过学法、对师父的坚信以及与同修们的合作,我可以靠在大纪元做广告销售工作来维持我和太太在曼哈顿的生活。

师父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远隔重洋啊,很难得和大家见一次面。但是呢,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

我修炼以来一直都很缺乏正信,而且直到最近,才明白了什么是一个真修者,我也才对师父有了信。

二零零九年来到纽约参与英文大纪元的工作,并持续经历了每日的魔难后,我的修炼和信念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与这个干扰作战,并努力找出自己的不足以抵抗魔难。直到有一天我认真的审视自己。我意识到自己在修炼中有所求——我并不是因为想同化真善忍、助师正法而真修自己。我变的懒惰,摇摆不定,仍然心有所求并充满对常人生活的欲望。我觉的我只不过是在完成任务,但并没有真修自己的心。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一讲的时候,这段话跳入我的眼帘:“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

师父谈到真修弟子和真修的问题。他在整本《转法轮》中多次使用“真正的”这个词。例如“真正的修炼”,“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和“真正按照我们心性标准的要求去做”。对我来说,真修来自于心,修炼不是谁逼着我要做的事情,而是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理从而愿意去做的。它来自于我们对做一个好人的渴望,同化大法的渴望——它来自于你想要改变自己的心回归善良的那种渴望。

明白了这一点帮助我找回修炼中的神圣感并帮助我纯净了自己的心。虽然在这一方面我有了较大的突破,我还是有许多身体和思想上的干扰。通过交流和向内找,我意识到在我整个的修炼过程中,我从未严肃的对待发正念。我错过发正念的点儿,常常胡思乱想而且我从来不在四次发正念之外再多发正念,我对此又是象完成任务一样。

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因果关系的例子。我的理解是师父为我们修炼圆满提供了所有的条件。有那么多次我请求师父帮助但是却感觉不到师父的回应,然而事实上我并没有使用师父已赋予我的能量。在我用心修炼并集中精力发正念时,我的整个环境都发生变化了。

在二零一零年第三个季度英文大纪元做了一些管理方面的调整并把发行模式由原来的付费日报改为免费日报。这种新的模式非常的成功,我们的报纸在纽约真正的成为一股力量。纽约人一直以来只能获取那些发布耸人听闻消息的低质量免费报纸,但是自从去年英文大纪元的出现,纽约人感到了意外并对这份报纸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的销售小组在过去的一年里经过了很大的锻炼,我真的感到我们找到了一些很棒的合作方式以使我们形成一个整体工作并且产生很大的影响。

去年我们由两个全职的西人销售员和一个全职的销售经理组建了一个销售团队。我们这个团队在销售经理的领导下运作,我和我的同事都听从经理的安排并接受培训,所以我们开始拿到广告订单了。我们会把我们给客户打电话的录音记录下来,销售经理听这些录音然后教我们如何改進技巧。这是一种很好的合作。

保持了几个月的良好业绩后,我们开始增加新的销售人员,过了一段时间,形势发生了改变。我们不再象以前那样频繁的做销售培训了,同时我们对销售经理产生了负面的态度。销售人员之间产生对经理的批评和负面看法,我看到了我们销售小组的环境朝错误的方向发展。同时,我对和自己共事的一位销售员渐渐产生了不满,后来我意识到那是妒嫉和竞争的心态。起初我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妒嫉,因为我的销售业绩比他的好,我为什么要妒嫉他呢?这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讲到的:“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

我看不起这位同修的能力,所以我总想比他强,加重了我们这个环境中的妒嫉心。除了各种执着和负面想法之外,我们小组不再互相交流,大家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日渐紧张。

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你们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你们在哪方面走对了、走正了,关着的门就得开,路就会扩宽。无论哪个项目,一路都是这样过来的。打不开的局面是配合不好、重视不够造成的。人心挡住了你们自己的路,所以一路走来老是磕磕绊绊的走不好、麻烦不断。”

我们不仅没有把配合放在首位,我们不再交流,不再培训,不再支持我们的销售经理,还有许多显露出来的执着没有在同修间交流讨论,从而挡住了我们的路。后来在开春的时候,我们中的一位全职销售人员走了,另一位去了另一个部门。

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它其实不该发生,同时也说明学员之间互相不配合与不向内找将会毁掉一个环境。我也感到这位同修的离开很大程度上跟我对他负面的想法和对他形成的压力有关。我想起来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过的话:

“所以在你们用常人之心争论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他们看到真相的时候,叫你争论你也不会争论了。”

我明白了我必须立即扭转对同修产生的任何负面想法的重要性,我看到了那些想法的破坏力。

在我从事全职销售工作的同时,我和太太每天晚上也做几个小时的电脑工作,所以我们有足够的钱支付每月的开销。我知道到了某个时候,我就必须在正信上有一个飞跃,用销售报纸广告的提成就应该可以养家。

我意识到现在是正法时期,我们所做的事情极为重要,我们必须有突破。没有时间让我们仅仅在维持销售额打平、得过且过的状态上徘徊。大纪元在正法中应该起到一个重要的作用。所有的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正法中都应该起到重要的作用。明白了这一点并认识到我在这件事情上的责任后,我知道如果我辞去常人的工作并坚信师父,师父会给我安排我所需的,那是五个月前,师父一直在全力的帮我。

上个月我们的销售小组打破了有史以来英文大纪元的销售记录。我觉得这归功于这几件事:我们彻底改变了原来的环境,现在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各自的执着和困难,紧密配合,互相出主意,在每天早晨开始工作之前進行每日的培训。我们有了一个非常密切温馨的工作环境,各自敞开心扉。

我觉得我们的心性到位时,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体我们都可以有巨大的突破。六月份,我们开始我们每个月的培训和制订个人销售目标。在我们的每日培训开始后的五天内,我们的销售额就已经达到两万美元。天空似乎打开了,电话不停的在响,潜在客户给我们发回电子邮件;好象有一股有利于我们的潮流奔涌而来。这和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分不开,有因有果。

我们在一个周三制订了销售目标,我请求师父帮助我到周末的时候销售额达到六千美金。我把这个数字牢牢印在脑子里。到星期五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我没有可销售的对象了。我想起几个月前,在我们办公室附近几个街区的一位老先生差点跟我们签了一个很贵的广告。我认为每一个在大纪元上做广告的客户都是在正法中摆放他们的位置,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在久远以前都发誓在我们的报纸上花很多的钱以帮助证实大法。这一念牢牢的占据我的心,我在周五的傍晚前去见了这位老先生。

我和这位先生洽谈了两个多小时。其间有些事情看起来不是那么有利,但是我在心里不断的对这位先生说:“这是你的使命,这是你的命运,这是你在正法中的作用”,而且无论他说什么我都牢牢守住那些念头。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我手中握着一张六千美金的支票回到了大纪元办公室。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对师父的坚信并不让那些信念溜出我的头脑,师父就安排了这一切,正如我所期望的。这是见证大法威力的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在这个过程中认识到,我们在拉广告的过程中接触众生,这不仅是救了他们,也让他们在我们用报纸救度众生的形式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卖出越多广告,我们就能印刷更多的报纸从而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有时候我担心广告客户在我们的报纸上登广告后是否能有回报。当你从救度他们、让他们在正法中起到他们的作用这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那种担忧就完全不存在了。

总而言之,我在英文大纪元工作的历程给我带来的改变超乎我自己的想象。我们的报社有一个神奇的以大法为中心的环境,我感到如此的荣幸和无限感激师父让我成为这个如此棒的团队中的一员。

谢谢您,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二零一一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