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美好源自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陕西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这么多年,真如师父所说,走的跟斗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的,有过关时的剜心透骨,有过不好关时的烦躁痛苦,但更多的是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步向前走,容心轻体,走在回家的路上。下面,我想和各位同修交流一下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大法带给我幸福与美好

在常人中,我有一份说的过去的工作,过着说的过去的生活,可我似乎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幸福是什么。上学,工作,结婚,生子;成功,失败,荣耀,耻辱,但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学的是文学,有时读到古人的文章,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人追寻人生的目地,可最终还是在迷茫与不解中辞世。

现代社会,真是非常让人失望。人的心机太多,人人活得都不如意,既紧张又烦躁。加上我意识到自己身上有许多自己都不喜欢的东西,妒嫉、狭隘、自私、暴躁,尽管自己意识到却无力摆脱它们,这是最让我绝望的。因为内心深处知道生命不应该是这样的,可自己想拥有的那种状态,想要的那种纯净的生活,太难找到。

一天,重病在身的妈妈拿回一本《转法轮》。妈妈看过之后,我也从头到尾看了这本书。从此,不知不觉间,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书中讲的失与得的道理,觉得活的轻松自在多了,我几乎不再对别人动恶念,即使别人伤害我,因为师父早给我讲清楚了因缘关系,所以我也能坦然承受。以前我心中经常不平衡,愤愤不平:凭什么在同一个单位里上班,我们一线的教师干的又苦又累,而有的人却轻轻松松的还不少拿钱。大法的法理让我明白:“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明白了这些道理,工作还是一样的辛苦,可我的心不苦了。修炼法轮大法让人的心灵安详、轻盈。

以前在单位里订资料都会给回扣,大家都拿,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可是学了大法后,知道不是自己的一分钱都不能要。于是我把回扣还给那些资料销售人员,并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我有工资,你们卖资料挣钱也很不容易的,这钱我不要。”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一位推销资料的人听到我这句话时所表现出的那种难以置信的神情。在当今的社会,伸手张嘴索要好处的人大有人在。后来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办了“三退”。

有一个同事曾经问我:“你们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我认真的告诉他:“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我知道了我该怎么活在这世上,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其实,修炼大法的美好又岂是这几句话所能表述的。感谢伟大的师尊传给我们这部伟大的法。善待他人,归正自己,洗净生命深处的泥尘,提升自己的道德,在生命的不断升华中,我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源源不断的幸福。

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

2007年,我家建了家庭资料点,我、妈妈(同修)、儿子(同修)都为资料点尽心尽力,同修们一年四季风里雨里发放资料,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欢快的运转着,我们共同合作,救度着一方众生。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修掉了自己的焦躁心、欢喜心、干事心、自以为是的心。从法上看问题,机器出毛病往往和自己的修炼状态有关。做的好的时候,都是自己法学的好的时候。没有师尊的加持,我们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除了制作真相资料,我也利用发真相短信讲真相救人。

去年年初,外地技术同修带来一个新的讲真相项目——发真相短信、拨打语音电话。我们地区的同修共同配合,有的负责编辑短信,有的负责将新得到的短信装到同修手机中,有的负责收集讲真相的电话号码,等等,经过一段时间,这个项目在我们地区渐渐成熟。

有一次,我教几个同修学习发短信。她们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学得都那么认真,其中有的同修平时根本不用手机,连最基本的收、发短信都不会,为了救度众生,却拿出认真的劲头,操作着手中的法器。

我主要负责编辑短信内容。我编辑的短信,大多来自正见诗苑,大法弟子的诗作,内涵好,艺术水平也不低,或隽永或轻快,或睿智或温厚,发自内心言大法好,苦口婆心劝三退,义正词严正告迫害者住手,传递着慈悲、善良与威严。在编辑短信时,我或用竖排,或用倒排,以突破邪党对短信内容的审查。

正在我進行的得心应手的时候,一次,一个同修给我提了几点建议:希望编短信时经过测试后再上传到邮箱;短信内容中最好能注明倒排或竖排,方便常人阅读;希望编一些通俗一些的短信,照顾文化水平不太高的老百姓。看到这封信,我的心里不是那么舒服。心想:我一天工作那么忙,还要负责做真相资料,为其他同修下载打印资料、传递U盘等,你还给我提这么多要求。不舒服归不舒服,我也知道我应该为法负责,上传可以发送的短信这是必须做到的。恰好那时我手里有未使用过的新机,我不断琢磨,总结出新的带测试的短信发送方法,教给其他同修,从那以后,我发到邮箱的短信一定都是经过测试确定可以发送的了。

人心让我对同修提出的其他建议不置可否,依然如故。直到另一位同修提出相同的问题,我才心里一惊。我这是干什么呢,不舒服、不配合,向内找,不就是那颗不让人说的心,觉得自己还不错,想让别人说自己好的心在作怪吗?师父是看我不悟,通过这样的方式再次点化我,我让师父操心了,我得实修自己啊。为法做事,就是要用心做到最好,没有什么条件好讲。

一次,我编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善恶必有报,只是迟与早。天必灭中共,及早‘三退’好。”这是正见网上的一首诗,这首诗我觉得挺适合讲真相,就编辑成真相短信。发出几组后,收到一条回信,那个人很恼火,回信说他自认为自己没做什么坏事,我发给他那样的短信是什么意思?信中还爆粗口骂了我。我再体会一下这条短信的语气,发现的确容易让对方误会。同修诗写的很好,可我照搬在这里就不太合适。我回他短信说:“抱歉。也许你误会了短信的意思,也许是我没表达清楚。我只是想告诉你,邪党作恶多端,早退了好。”回来后,我修改了这条短信的内容:“中共作恶多,善恶必有报。天要灭中共,及早‘三退’好。”最近学《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所以我说大家要理智的去做,不要只做表面,你想救人就用点心,不要做的太肤浅。”我对这个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我的确应该在短信的内容、语气、接收人群的心理方面多用心思。师父要的就是我们这颗心,提高的心,救人的心,用心做好三件事,这才是大法弟子的成熟表现。

现在,明白真相的众生越来越多了,以前打语音电话,很多都是听个开头就挂了,现在基本都能听上两三分钟。发真相短信,回信骂人的少了,有的回信说“谢谢”,还有的回信写一个字:“牛!”有个同修被非法关押,消息上到明慧网上,一天之内抓她的派出所警察就接到了近一百个来自国内国外的真相电话或短信,让他们感觉很震撼,很快就把同修放回家。这充份体现出只要大法弟子配合的好,在救度众生、证实法才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显示巨大的威力。

我的修炼中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如借口工作忙,炼功少;对自己家人同修说话不祥和;很多人心,安逸心、争斗心、名利心、显示心、妒嫉心等还不同程度的存在,现在曝光它们,要彻底修去它们,干干净净跟师父回家。

修炼法轮大法,做师父的弟子,是我这一生最幸福、最幸运、最自豪的事。师父的洪大慈悲,常常感动的我泪流满面。然而在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的众生被邪党毒害,不明真相,正一步步走向危险。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做着同一件事情——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是我们久远的誓约,那是我们神圣的使命。最后的一段路,让我们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做一个真正的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让师父感到欣慰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